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强上酷哥哥-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干嘛?阿其,我有让你这么的惊讶吗?”副驾驶室里的男子转过脸,熟悉的眼与他对上了。
“上车再说了!”不等官之其说什么,陆飞扬已经把车窗开关按下,慢慢地关上。
叶睿翔把自己的奖杯放好站起来,看到怀里那张只印有手机号码跟名字的名片,咦?人呢?他要这个名片做什么?
顺着那个与他相撞之后就留下一张名片就走的人望过去,叶睿翔刚刚收好的奖杯再度落地。可是他没有马上去捡,只是看着那辆已经走得不见踪影的车子发呆,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张名片。
在车窗缓缓关上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
那个他应该称之为爸爸的男人!
入夜,灯火阑珊,霓虹闪烁。晚上十一点的时间,对于过惯夜生活的人来说,现在刚刚开始。
老地方,老朋友,一杯一样的酒。可是,却还是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寒,这次回来不走了吧?”透过透明的酒杯,骆安辰望着那个一脸不知在深思什么的男人。
他真的没有想到,寒这次会跟飞扬一起回来了!
“靠,他要是敢走,公司我也不管了!让他倒了好了!”官之其的抱怨声最大的。冷氏倒下之后,寒跟他重组新的建筑设计公司。
本不过是玩票性质的,却不知道,这些年在业界越来越红火,生意接到他不想接了。何况官家这边也是催得紧!他一个人劈成两半都不够用。
哪来的美国时间去管那么多啊!只要不倒闭就好。可是,他越是希望他倒闭,它偏偏就越红火。
存心跟他做对就是了!
“阿其,有这么痛苦吗?”站在窗边的冷亦寒终于回过头,手里拿着酒却不喝。这些年,走过了太多的地方,也许是该留下来的时候了!
“你不在当然不知道我的苦了!”官之其这下更夸张了!怎一个苦字了得啊?
“你的苦?恐怕是藏在怀安公寓的那个小美人吧?”骆安辰心知肚明地笑笑道。谁会知道,在女人堆一向无往不利的官六少竟然搞不定一个小女生,为了让人家接受他,还把人家关了起来。
“骆安辰,你信不信,我只要跟洛宁说……”官之其刚提到“洛宁”两个字,本是老神在在的骆大少竟然瞬间变脸了。
“官之其,你***嘴巴给我放老实点!”“嘭”一声,本是拿在手上的杯子已经被他重重地放在桌面上。
“啧啧,我有说什么吗?要说我会等到现在才说?我不过是提醒一下你而已。”洛宁可是他从小看一起长大的表妹,哈哈……没想到现在却是骆安辰的死穴!
“你们真是够了!”一向少言的陆飞扬不理会两个在吵闹的好友,起身站在冷亦寒的身边。“寒,他们都为了一个女人要发疯了。”
发疯吗?如果能有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己为之发疯,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冷亦寒垂下眼没有应声。
“还在想她吗?为什么不去找她?”寒的心事,做为他多年的好友,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飞扬,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七年了,他们分开七年了。在那么长远的岁月里,他一个人行走在世界各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对她不闻不问。
只因他知道,她一定会好好的,那就够了!当初他明知会伤到她,却依然要去做。伤了她,也痛了自己!自己酿下的苦果吧!也只有自己吞了。
时间在流逝中,他的痛他的苦却半分未减!可是,他没有想过回来找她。当初伤得那么深,该怎么去弥补?
也许,不见才是最好的!
也许,她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不是吗?当初她才十八岁,那么的小。很多东西在岁月的沉淀下,也许早已不一样了。
包括人、事,包括爱。
如果去找她,得到的却是她已罗敷有妇呢?当年对爱那么狂热那么执着的小女孩啊,已经长大了!
他现在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
没有关系,那往后的岁月,还是一个人过吧!哪怕心再孤寂又如何?他早已经习惯了。一杯烈酒下肚,却丝毫感觉不到它的苦与辣。
“只要你想,会有不可能的事情吗?”寒到底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那个女孩没有信心?
“飞扬,不谈女人。喝酒。”
“喝酒。”陆飞扬弯了弯嘴角。
“妈妈,你认识一个姓官的男人吗?”母子三人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后,叶瑞汐小朋友洗好澡后,已经先睡觉了。
坐在床边看着女儿因为睡着小嘴微微张开,像粉色玫瑰一样娇嫩的脸颊因为熟睡而泛起红晕,她的表情变得温柔。
正想过去隔壁房间看看儿子睡了没有,没想到他自己倒是跑过来了,而且一过来就问起这样的问题。
“宝贝,怎么了?”抬手细心地为女儿拉好薄被,将室内的冷气调高,让气温更舒适。叶莎莎示意儿子到外面去谈。
七年前回到老家后,开始因为自己一直心绪不佳,后面又有了孩子,所以跟官之其他们的联系渐渐少了。加上她怕官之其会知道孩子的事情,所以,在有一次与他通过电话后,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一听到他的声音会让他想起一个人,心太痛了!
官之其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她就换了号码。反正后面除了欢心,她就再也没有跟他们有过联络了。
是不能,也不想!可是,儿子今天怎么会这么忽然地问起这件事情呢?
“没有啊。妈妈,我想问你一件事。”
母子两人来到外面的沙发后,叶睿翔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撑起下巴看着自己的妈妈。
“什么事,问吧!”伸手揉柔儿子短短而柔软的头发,唉,真的是越看越像那个男人。可惜,他没有机会见到了,明天他们就要回家了。
“你知道爸爸在哪里吗?”
“啊?”叶莎莎从来不知道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
虽然她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关于她跟那个人之间的事情。从他们懂事开始,她就跟他们讲关于他们爸爸的事情,讲他们的认识,讲他们甜蜜在一起的种种,当然,那些不适合的就不用说了。
他们很乖,知道爸爸妈妈的事情后,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问起要爸爸的事情,除了有时候她会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发呆之外。
可是,儿子怎么会忽然问起来了呢?
“宝贝,你想有爸爸吗?”叶莎莎小心地问道。这些年,上班,照顾两个孩子已经占去了她全部的时间,哪来的时间去看别的男人?更何况她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再去爱别的男人,不是不相信这个世上没有爱情了,而是她的心已经装不下了。
她一直都以为,这辈子,只要两个孩子快快乐乐地成长就可以了,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孩子会跟她提爸爸的事。
也许,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想有一个男人陪伴着的吧?父亲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她的儿子是不是也渴望一个父亲?那她要怎么办?
那个男人已经跟别人结婚了,他们之间不再有可能!可是,血缘是怎么也抹不掉的。
可是知道了又如何?
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是天与地之间这么的遥远!
七年的时光,犹如手中一把泥砂散尽了,却也回到路的原点,只是她已不是原来的她,他也不在是他,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他呢,应该也是孩子的父亲了吧?虽然他一直是她孩子的父亲。
七年了!足以让当初海枯石烂的恋人在朝夕相处后演变成“七年之痒”的老剧情。
七年前改变不了的事实,七年后依然如此。
七年前,她的爱狭小得只剩下占有,只想自私地独自拥有他一个人。所以她虽然理解他要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的原因,可是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七年后,她已经想明白了,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她已经可以慢慢接受,爱一个人真的不是想要他的生命为代价的。
“无所谓了!”小家伙在看到妈妈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到深思再到无奈,唉,“不过,妈妈,如果有爸爸的话,你会不会开心一点?”
记得去年过5岁生日的时候,妈妈在为他们吹完蜡烛后说是要去洗手,结果却看到她在窗台望着夜空发呆。
他悄悄地问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外婆,妈妈怎么了?外婆说,也许在想他们的爸爸吧!
他知道他们的爸爸也在这座城市里,如果妈妈真的想爸爸的话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人小鬼大。晚了,睡觉去吧!妈妈只想你们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了!”叶莎莎把儿子拉过来,狠狠地在他可爱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这个小家伙,虽然只比叶瑞汐大几分钟,可是却比她成熟很多。
“妈妈,好多口水了!”叶睿翔伸手把妈妈刚才亲过的地方擦掉,都不明白女人为什么总喜欢亲人家的脸?在家里,妈妈跟外婆是,以前在幼儿园的时候那些小女生也是,烦都烦死了。
“死小孩,敢嫌弃你老妈?看我揍你!”
“妈妈,不要以大欺小了!”叶睿翔飞快地闪开妈妈的魔爪。开玩笑,他虽然很厉害,可是毕竟年纪还小,哪比得过这个跆拳道不知道升了多少级的女魔头啊?
“那就快点睡觉。明天早点起来回家!”
“妈妈,可不可以再玩两天?”叶睿翔从三岁后第一次这么乖的过来牵过妈妈的手询问道。既然妈妈不愿多谈爸爸的事情,那不如让他去弄清楚吧!
他不是想要爸爸,只是想让妈妈开心。如果见到爸爸,妈妈真的可以开心的话!
“你们还想玩吗?”叶莎莎低下头看着儿子满是期待的小脸。儿子很少很少会跟她提要求,她怎么能拒绝呢?
“当然想了。”叶睿翔笑得一脸的灿烂,“妈妈,我们再玩两天好不好?”
“好。”叶莎莎爽快地答应!正好,她也可以见一见欢心!
“妈妈,那我去睡了!”看到妈妈又想低下头亲他,小朋友马上躲开。
“叶睿翔!你给我多亲一下会死啊?”难得的温情一刻就被他这样破坏了!气死了!
“叶莎莎,你不要再过来!我跟你不客气……”
“叶睿翔,我倒是要看看,要怎么对我不客气!”敢威胁他老娘?偏要亲!
“啊……”
那个一进入梦乡就睡得像猪一样的女儿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已经的两母子吵翻了!
“叶莎莎,你真的是……你怎么可以这样……”骆欢心带着自家才4岁的宝贝儿子出来会见那个七年前回去后就没有回来过一次也不许她去找的好友,本以为应该是一个开心而激动的见面的。谁知道,竟然是这样?
开心是开心了!激动也激动了!可是,可是……要不要这样的刺激人心?
当那两个漂亮可爱得让人想狠狠捏一把的小家伙出现在她的面前,齐齐地听而喊“欢心阿姨好”时,她的眼珠子差一点就没掉下来。
几乎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叶莎莎竟然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生了两个这么大的蛋?这,这让她情何以堪?
倒是已经成为她正式老公的骆以辰很镇定地伸出手与那两个小家伙握手,然后主动带他们到儿童游乐区玩好让她们慢慢地叙旧。
“欢心,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他知道……”也不想以此来要挟他什么。叶莎莎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冰凉的水,一口饮尽。感觉清凉的水液顺着喉咙一路往下,一直沁到心里,抚平了她的某种情绪。
“莎莎,你有没有想过,要跟他见面?”骆欢心看了看那几个玩得正开心的小朋友,如果冷酷寒知道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做了人家七年的父亲,会不会气得要掐死莎莎?
这些年跟她通电话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要把当年发生的事情跟她说,可是,每次她刚想说的时候,她就阻止她说下去。
怕她是为了不想伤心,所以她就顺着她的意没有说。可是,她的软心肠却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欢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打扰他的生活。”抿嘴笑了笑,叶莎莎的眼里有一抹沉郁闪过,不过很快,被她掩盖住了。
此时的叶莎莎跟七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一身利落的出行装,微卷的长发盘随意地绑在后面,
只有额边细细的散碎胎发衬得她脸蛋越发晶莹,眼睛依然明亮有神,鼻子挺直,嘴唇泛着健康的光泽。
当年的她活泼而生气十足,每天都可以听到她爽朗的笑声,现在的她开朗依旧,却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韵味在里面,却也更有吸引力。
“可是,孩子……”
“欢心,孩子我可以一个人带了这么久,接下来的时间依然可以。”话虽这么说,可是,昨晚听到儿子忽然提到那个男人时,她的心还是漏跳了好几拍。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欢心不忍心看好友就这样过下去,孩子们长大了,她呢?要一个人面对空空的墙壁说话吗?
“打算?”叶莎莎轻笑出声。“要有什么打算?有了这两个宝贝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他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不是吗?”
人生哪有迈不过去的坎呢?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吧?
只是,为什么一想到他跟他的妻子跟孩子在一起的样子,她的心里酸酸涩涩的感觉又在心底泛开了呢?
“如果,他还是一个人呢?”骆欢心小心翼翼问道。
“啪”一声,透明的杯子已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