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强上酷哥哥-第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珩哥哥,你一点也不想我吗?”楚楷瑞还没有从肚子里出来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没有那个那个哦……
“莎莎……可以吗?”他的声音随着她的动作而哑了下来。
“楚珩哥哥,我想要你了……”楚楷瑞都两个月了好不好?不再说话,叶莎莎直接扑上去。
(六)
倔强的人有时候就有这点不好,经不起别人随便说一两句话激一下。哪怕是说那句话的人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女儿也一样。
在儿子满八个月,经常一个人自在地在地上爬来爬去之后,叶莎莎同学经不过女儿那句:“妈妈,你不是说过生了弟弟后去考学位的吗?是不是忘记了?”重新拿起课本上语言学校去了。
可是,可是,她好舍不得那个可爱的小娃娃啊!他安静而不黏人,根本就不像这对双胞胎小时候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唔,楚珩哥哥,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辛苦?”站在学校的门口,叶莎莎拿着课本不甘心就这样走进去了。
“没关系的!我照顾得来,去吧,等会要迟到了,下课我跟宝宝来接你好不好?”唉,哪怕她没有上学,孩子不是一直都是他在带吗?
“楚珩哥哥,那你说宝宝会不会想我?”哪怕真的要迟到了,她还想再磨蹭一下,就是不想进去那么快就对了。
“莎莎,听话,快点去上课,我先带宝宝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家,今晚煮你最爱吃的菜好不好?”三言两语把那个还想耍赖的小女人推进学校门口,冷亦寒快步走回车上,对着她摇摇手开着车走了。
再不走,她一定会懒着又跟回去了!他也没有多想让她上学了,但是她天天在他的耳边说一定要考个学位,那就去吧!
虽然知道她也不过是喜欢说说而已,不是真的有那么想读书。
经过几个月的恶补,叶莎莎同学终于通过学校的入学考试,顺利复学去了。
虽然已经是27岁的高龄,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可是,东方人身材娇小,在那些牛高马大的西方人眼中一向看不出年纪。没有人相信她是一个27岁的女人。
所以,追求者当然不可能少得了!虽然她手上总是戴着那个代表着已婚的戒指,那些人怎么就是不长眼?
可是,叶莎莎一向不理会那些人了,更何况以她跆拳道八段的功力根本没有人能进得了她的身。
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当然逃脱不了她的魔掌,可是,要是有的人只是以一种很平和的方式接近,那叶莎莎想打也打不下手,拒绝也拒绝不了,可真的是烦透了。
“Angelia,这个是我亲手做的蛋糕,送给你。”站在学校大门口等她的楚珩哥哥来接的叶莎莎想不到今天她跑得这么快还是没能躲得过金发碧眼的Alan的纠缠。
“Alan,我已经结婚了,也有孩子了,你能不能不要让我困扰?”真不明白外国人的思维啊,她已经表示过无数次了,他还是不远不近地以这样的方式靠近她。
“Angelia,我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而已。这个蛋糕你可以拿回去给你的孩子们。”Alan英俊的脸上笑了笑。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来自东方的女孩子,那么可爱而充满着活力,虽然她不止一次表示过她已经结婚了,可是,结婚了也可以有自己的交友圈不是吗?
情侣做不成连朋友也不行?东方人不是这么的含蓄吧?
“那我就代我的孩子们谢谢你了。”叶莎莎终于接过那个精致的盒子,什么叫胜情难切啊!如果他只是会胡搅蛮缠的话她一个过肩摔就能处理他了,偏偏不是啊!
真不知道以前她读大学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么人追,反而现在好了,年纪增长了,孩子也有了,惹来一堆苍蝇。
“那今年的圣诞舞会我可不可以邀请你做为我的舞伴?”Alan笑得更开心了。
什么?舞伴?有没有搞错?她叶莎莎哪会跳舞啊?跟她来两招还差不多。更何况她对跳舞这种运动一点也不感兴趣好不好?
虽然下个星期就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学校每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她是不可能参加的,她要在家跟她的楚珩哥哥还有两个宝贝一起过呢!
“对不起,打扰了。我的妻子可能没有时间参加你们的舞会了!”一个优雅的男声帮叶莎莎拒绝了。
“楚珩哥哥,你怎么来了?”叶莎莎听到熟悉的声音马上兴奋转过身子扑到他怀里,也不管他手上牵着那个刚会走路不久的楚楷瑞是不是有站好了,更管不上手上的蛋糕是不是要压坏了。
“来接你下课,不开心吗?”
伸手把她总是容易乱的头发往脑后拢了拢,他轻笑。
“妈……妈……抱……”小小的楚楷瑞现在还只能发单音,伸出胖胖的小手要抱。
“宝贝,想妈妈了没有?”直接把手上的蛋糕塞到男人的怀里,叶莎莎弯下身子抱起儿子猛亲,然后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抱着儿子走人,剩下的问题留给男人们吧。
“我们回车上,然后一起去接哥哥姐姐!”大学放学比较早,通常冷亦寒都是来接她后才去接双胞胎。
叶莎莎这句话是对她的楚珩哥哥说的!
“你就是Alan?”冷亦寒看了一眼被叶莎莎塞到手里的已经有点变形的蛋糕盒,然后抬头看着那个还在留恋地望着他的女人远去的身影的男人。“你是Angelia的丈夫吗?”Alan同样也用打量的目光看着这个身材欣长,面容冷峻的东方男子。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是Clarence,幸会!”
“Clarence?”会是那个建筑设计业的那个Clarence吗?Alan的脑子转了一轮,他也是学建筑的,怎么会不知道Clarence这个名字在行业内代表着什么呢?
再仔细地打量着冷亦寒,同样来自东方,难道真的是同一个人?Clarence这两年几乎没有接过案子,所有想得到他设计稿的都是由‘C&Y’工作室而出。
虽然他不接案子,但是‘C&Y’工作室却越来越有名,因为所有的设计稿都会有Clarence把关,没有人担心会有不满意的地方。
他还听说‘C&Y’工作室是Clarence跟他的妻子两个人的名字组合而来的,但是他所思念的佳人不是叫Angelia?
“没错,‘C&Y’的Clarence。很感谢对内人的欣赏,但是我不希望日后她受到干扰。还有,我们的孩子不喜欢吃蛋糕!”
冷亦寒把手里的蛋糕盒塞回还没有反应过来的Alan的手里,不再理会他走回车上,他的妻子跟孩子都在等他呢!
Angelia竟然就是建筑设计大师Clarence的妻子,这个消息真是太让人惊讶了!直到他们的车子从他眼前开过,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一个是他崇拜的偶像,一个是难得让人心动的佳人,该怎么取舍啊?
**
这本是一个一家五口温馨的晚餐时间,却因为少了某个人的吱吱喳喳声而少了些什么一样。
楚珩哥哥是在生气吗?叶莎莎咬着筷子,望着那个正在照顾学吃饭而总是弄得满桌都是饭菜的楚楷瑞,动作很轻,诱哄的声音也很低,眼里的温柔也没有少。
可是,她怎么觉得他好像就是在生气了呢?自从下午从学校接她回家后,他就有点不一样了。
做饭,煮菜,督促双胞胎写作业,然后照顾楚楷瑞,还切好了她最喜欢吃的水果,一切好像都跟平常一样,好像又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
“妈妈,你干嘛盯着爸爸看不吃饭?”叶瑞汐终于发现妈妈的不对劲了。
“我有吗?”叶莎莎狠狠瞪了一眼叶瑞汐,这死小孩老是掀她的底。而听到母女对话的冷亦寒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抬起头对她们无奈地笑,他只是小心地擦着楚楷瑞嘴角的油渍。
“怎么没有?我都看到了。”叶瑞汐不服气道。“爸爸,是不是?”
“汐汐乖,快点吃饭。”冷亦寒头也不回地道。
“爸爸,那等弟弟睡着后,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玩昨天那个游戏?那一关好难过哦!”叶瑞汐趁机撒娇道。
平时睡觉前的时间,爸爸的时间都被妈妈占完了,因为妈妈总有各种各样的作业问题要爸爸解决。真不知道妈妈的脑子是什么做的!
“好!”某男人很爽快地答应了。
“笨蛋!”叶睿翔看了一眼叶瑞汐轻轻吐出两个字后起身:“我吃饱了!”
“你才笨。爸爸,我最爱你了!”这次,叶瑞汐没有生气地要与叶睿翔争吵。她有爸爸帮她,还怕打不过吗?
“楚珩哥哥……”叶莎莎正想抗议,他今晚要帮她写报告了,怎么可以去打游戏?可是,他却只是把也吃好的楚楷瑞从儿童椅上抱起来,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上楼去了。而叶瑞汐则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跑上去了。
咦?这是什么情况啊?楚珩哥哥竟然不理她?望着这满桌的碗,嗯,好吧,想到今晚有事求他,她就勉其为难地收拾一下吧!
天气寒冷的冬天,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真是一种绝顶的享受。
叶莎莎随意地擦着头发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楚珩哥哥设计的浴室配置真的超舒适的,干湿分离,还有那个大大的按摩浴缸,每天她都喜欢在里面泡好久舍不得起身。
松软的毛巾随便擦了擦湿湿的头发,就抛到一边,翻出自己的课本,趴到床上,对着那厚厚的一本书直皱眉;翻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英文,看到她就觉得头大。还要写长达五页的报告后天要交呢?
没有楚珩哥哥帮她,她想破脑子也写不出来啊!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九点了,他怎么还不回来?那两个小鬼应该就早睡了才对吧?
正想着要不要去找他,房间的门打开。不用回头,光是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已经知道他回来了。
“楚珩哥哥……”叶莎莎不理会自己湿湿的长发直直朝那个衣柜方向走去的男人跑过去,他不理她,那她理他总可以了吧?
“我要去洗澡。”没有伸手抱住她,冷亦寒打开柜子拿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换洗衣服要去冲澡。只是那一头湿湿的长发沾上他背的那一刻,他的眉头轻皱了一下,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没有他在一边看着,连头发也不会自己吹干。
“楚珩哥哥,我来帮你拿衣服。”叶莎莎从他的手里抢过衣服,笑得一脸谄媚,“这种事情以后让我来做好了。”
冷亦寒望着她,不说话。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觉悟!不让他在后面收拾就好了。
“楚珩哥哥,我帮你洗澡好不好?”叶莎莎凑上前,一手拿着他的衣服,一边踮起脚尖勾下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莎莎……”他终于叫她的名字了,可是,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你不是还有一份重要报告要赶着写吗。”他摸了摸她圆圆的脸蛋,温柔地说:“那就快点去,写完早点睡觉,要不明天又要起不来,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可以自己洗澡。”从她手里拿过自己的衣物,施施然往浴室而去。
怎么会这样?叶莎莎直接傻眼,愣了好几分钟;为什么一向宠她没边的楚珩哥哥哥哥今天竟然这么不上道?平时他巴不得她说要跟他一起洗澡呢?为了这个报告,她都全部已经豁出去狂撒娇,他居然不明白?
怎么可能不明白?他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这个混蛋!
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在最后一次走到床边时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课本拿起来往地上重重地一甩,她气冲冲地走过去“刷”地一下拉开浴室的门,看见他浑身赤裸地站在淋浴间洗澡。
他的身体她虽然已经见过无数次了,但乍见那一瞬间她的脸蛋还是红了,不过也只是红一下而已,反正她被他里里外外看光、摸透,她看回他来,也不吃亏吧?
大步跨进去,拉开那面玻璃门,刻意放软声音:“楚珩哥哥。”
温热的水打湿了他的发,顺着脸庞一路往下,流淌过赤裸的身体,在清澈的水幕中他抬眸望着她,清俊的眉眼在水泽中更显文雅,褪去了文明的包装,他的身体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野性美,一块一块都是结实的肌肉,一颗颗透明饱满的水珠凝在肌肤上……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好渴,好想扑上去一粒一粒帮他舔掉。
灼热的视线滑到他的手臂,她最喜欢他的手臂!尤其是在某种激动的时刻,他会一把抱起她抵在墙上,一口气……那时,他的肌肉一股股地绷起,充满力量与不可思议的美;她承受不住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摸索着那块块的肌肉,紧紧地掐,娇声地喊……
想到他们之间的激狂与爱欲,她眼眸朦胧,微微地靠在玻璃门边,心跳得厉害,腿有些微地发软,努力地咽了咽口水,才找回一点点的理智,忆起自己进来的目的;有求于人的时候总得温柔一点吧?
“楚珩哥哥,我来帮你擦背,好不好?”
冷亦寒定定地望着她,沉默片刻后终于开口:“莎莎,擦背在泡澡的时候比较好。而且我已经洗好了,你先出去好吗?”而且他现在在冲澡,她要怎么帮他擦背?
“那我帮你放洗澡水。”可惜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叶莎莎不甘心如此放弃,穿过他的身旁就要去开水。
“莎莎,不用了!我马上就好。”像是知道她的目的,冷亦寒拉住她的手。
“呀……”地板上虽然是防滑的瓷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