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aitxt
笑嫣然 by 等闲

 

 

 

第一章 

「红—酥—手」,低沈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一字一字,似在喉间玩味一番再吐出,接着是一声低叹,我的手被轻轻执起。 

我抬头望月,月光如水,冷月无声。 

「竟美成这样。」 

温润的唇落下,在手背上滑过,一遍一遍。 

我没有动,甚至没有恐惧,这一天迟早会来,不管怎样逃避和自欺,我虽愚鲁却还看得清事实,而天性懒惰,所以不愿浪费力气去挣扎。 

强者不是都喜欢征服吗?那就让他征服吧,我不吝于给,在无法保有的情况下。 

温润的唇来到耳边,霸道的手已抚上胸前的敏感,有些刺痛,也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我闭上眼,微微勾起嘴角,我亦不吝于笑,在无法哭的时候。 

「张开眼,看我。」 

声音越见低哑,带着些许耐人寻味的磁性,紧贴着我的身体紧绷起来,呵呵,谁能抵御我的笑呢?即使冷酷如他。 

「大哥。」 

张开已蒙上水雾的眼,面前的人有着飞扬的眉和深邃的眼,五官深刻,完全继承了苏家的好相貌。单论长相,此人甚至比二哥更为出色。 

二哥——我颤了颤睫毛,心头浮上八个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笑容不自觉地加大,再加大。 

火热的身体压上来,好重,我难耐的扭了扭身子,换来猛然的抽气声:「小东西,你想把我逼疯么?」耳畔的喘息越来越急,身上一凉,柔软的碎片飘落床下,残破如我的明日。 

望进他的眼,这应该是毫无防备的时刻,我在里面读到赞叹和迷恋,还有让我心惊的幽晦凝然。 

他亦紧盯住我的眼,双眼轻微一玻В羌淙窭墓饷⑸凉系氖纸舻搅钗椅薹ùⅲ鹑鹊募嵬Φ衷谟拇Γ匆环ⅰ!

「啊——不要——」 

我忙敛起嘴角的笑意,睁大的眼瞬间染上惊恐,晶莹的泪在眼中凝聚,滑过如玉的脸颊,然后,尽力挣扎。 

该害怕时就要害怕,像我这样的柔弱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怎能不流泪呢?既然无法逃开,少受些苦也是好的。 

我亦不吝于哭,在需要的时候。 

何况还有什么比眼泪更能惹人怜惜呢? 

「大哥,我——好怕,求你,大哥,我——」 

「我的宝贝儿,」腰上的手放松了些,抵着我的坚挺稍稍后移。 

「这般美丽的唇合该配清泉般动听的声音。」宛如叹息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的唇被覆上,宛转纠缠,放开时我已全身瘫软,只有喘息的力气。 

腰被坚定地抬起,火热的坚挺一寸寸深入,缓慢而执拗,我只觉脑中「轰」的一声,下体如被撕裂般的痛。一瞬间,所有的血液似被抽离,又狠狠向上撞去。视线渐渐模糊,所有声音都已远去,神志却不肯稍离,甚至愈发的清明,灵魂彷佛脱离了肉体,成为独立的存在,静静地注视这一切。 

宿命吗?无法抗争吗?笑意浮现,黑暗淹没了一切。 

※※※ 

醒来已是一室光亮,我咬牙坐起,衣饰完好,身体清爽,显然已处理过了。要不是某处疼痛难当,浑身酸涩,肌肤上满是纵情的痕迹,还以为那只是一场恶梦。 

终于过了这一关,心中竟觉放松,自嘲一笑,常被骂作「无耻贱货」的我确实没多少羞耻之心。 

我,苏慕然,落岫山庄庄主、前武林盟主苏常青的私生子。据说我娘原是三夫人的丫环,引诱主人生下我后,竟下毒加害大夫人,被大夫人赶至最偏远的院落,不久即疯了。二夫人可怜我们母子,让贴身仆人黄妈照顾我们,母亲和黄妈相继去世后,更将我接到身边教养,那时我六岁,二哥慕华十岁。 

一个月后我见到了所谓的「家人」,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 

那天二哥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大厅,骄傲的说:「爹,弟弟好漂亮。来,弟弟抬起头。」 

我抬头,乖巧地笑,大厅一下子安静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记事起每个见我的人都是这样,目瞪口呆。 

六岁的我已尝过人间辛酸,疯了的娘会打我,越哭打得越狠,但是只要微微一笑就可以让她停手,那时她会捧着我的脸,呆呆的看,会抱我,轻怜蜜爱,会笑,美丽无比。所以我害怕时笑,紧张时笑,疼痛时笑,不知如何是好时也笑。 

第一次看到父亲,只是觉得他比我想象中更好看。他看我的眼神很专注也很复杂,六岁的我不懂,现在回想仍然不懂,事实上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从未读懂过父亲的每一个眼神。 

我从容下跪,磕头,却不敢上前,更不敢开口叫「爹」。 

「贱种!」,父亲身旁雍容华贵的妇人狠狠瞪我,「谁让他来的?」 

「大姐,他毕竟是夫君的骨血。」二夫人说完,走到父亲身旁,在他耳旁说了些什么,父亲点头。 

大夫人愤然离席。 

二夫人笑了,优雅而娇媚:「好,我以后就有两个儿子了。」语气中充满欢欣和慈爱,眼神却告诉我,她,也同样讨厌我。 

三夫人垂首而坐,未曾开口。 

那天父亲认了我,赐名慕然,却从未亲近。大夫人所生的姐姐亦不曾理我,二哥说是因为她嫉妒我的容貌。 

念及二哥,心中一痛,唇边的笑意不自觉地加深。 

「三少爷,你终于醒了。」翠儿进来,欣喜地叫。 

翠儿长我一岁。十岁那年不再和二哥同住之后,一直是她跟着我。 

我看着她手上的饭菜,顿觉得饥肠辘辘,才忆起昨晚好像也没吃什么。我向她微笑,想下地,可是刚一动就觉全身绵软,无力支撑,差点摔下床去。 

翠儿忙扶住我,竟哭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还不快伺候我吃饭,饿死了。」声音干涩,好难听,苏慕诚说我的声音像清泉,这下成了枯井,我又笑。 

翠儿反而越发哭得厉害,看着我的笑容竟会痛哭的,翠儿还是第一人呢。这丫头,真把她宠坏了,我无奈摇头,靠着她叹气,看来还要饿一会儿了,可是,嗓子也痛呢。 

「好翠儿,先给我口水喝可好?你的眼泪虽然像下雨一样,可是也不能用来解渴啊。」 

翠儿哭声一顿,「少爷,你都——还有心情说笑。你——你怎么能什么都不在乎呢!」 

她义愤填膺,拍案而起,可怜把全身力量靠在她身上的我,一下子摔落床下。 

一声痛还未呼出,已被抱进温暖的怀抱,「啪」的一声,翠儿被甩出门外,铿然落地的声音让我心头一震。 

随着关门的声音,我重新被放置在床上,抬眼对上深邃的眼眸,暗道可惜,这么好的相貌,却因气质阴沈,削弱了他的神采。 

经过昨夜,该怎样呢,惊恐万状?跪地求饶?痛哭失声?或是寻死觅活? 

可是我太累、太饿、也太懒,做不出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何况,那些做法对冷酷的人恐怕毫无用处,何必自讨苦吃? 

我笑:「大哥,看来只好请你喂我吃饭了,先来那碗汤可好?」 

其实我的伤痛还远未到不能自己吃饭的地步,只是懒。 

吃饱了,我满足的叹息,不得不承认,苏慕诚喂饭的技术不错,这样阴沈倨傲的人伺候起人来非但没有一丝的不情愿,还如此耐心,真是难得,我是不是该感激涕零? 

我这个大哥还真奇怪,离家十二载,从未回来,而回来后仅一个月就逼走了二哥和二夫人。 

是为家产吗?三年前父亲突然留书出走,将落岫山庄和所有生意都留给二哥,三年来二哥经营得有声有色。可是他将二哥逼走之后,只是派其随从楚风良去打理,自己看都不看。 

是为娘亲出气吗?当年父亲走后,大夫人大闹了一场,却被二夫人气的狂吐鲜血,到女儿家养病去了。 

那么他夺得家产之后是不是就要将大夫人接回?想到大夫人的狠辣手段,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二哥那天受了一掌,不知怎样了。 

二哥自幼习武,人人都说他是练武奇才,父亲留书上说:「慕华武功尤胜我当年,江湖上已罕有敌手??」可在苏慕诚手上竟未走过十招。二哥在武学上颇为自负,还从未受过如此挫折和羞辱,这次怕要难受了。 

好困,我哈欠连连,眼前的人只是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却不说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这人不怎么识相呢,也难怪,从来不须看人脸色嘛,不像我。 

「大哥,我好困,想睡了,可以吗?」语气恭敬而亲昵。 

「你的身体——」苏慕诚皱了皱眉,叹道:「睡吧。」却不离开,反而在床边坐下,挑起我一缕发丝,在手指上缠绕把玩,眼神专注而温柔。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吗?我笑笑,翻身径自睡去。半夜醒来发现睡在他怀里,后背紧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他的手臂揽在我腰间。 

这样也不错,虽已是春光明媚,北方的山谷还是夜凉如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天然的暖炉,岂有不用之理? 

『暖炉』微微一动,我忙闭眼继续睡,听得耳畔似有叹息。 

※※※ 

第二天醒时苏慕诚已离开,翠儿也回来了,却绷着脸不肯理我,冷眼看着冬儿为我洗脸、梳头、更衣。 

「三少爷,你的头发真好。」冬儿是苏慕诚找来伺候我的,年纪不大却聪明伶俐,人美嘴甜。 

「怎么个好法?冬儿说来听听。」 

「又黑,又亮,又软,像丝绸一样滑,还有——,哎呀,我不会说,反正就是好。」 

我微笑,翠儿的脸色却越发难看了。 

「三少爷,你长得好美啊。」 

我含笑摇头:「男人怎么能说美呢?」 

「真的,我从未见过像三少爷这样美的人,刚开始还以为看见仙人了,把腿都捏肿了。」 

我奇道:「为什么?」 

「看是不是做梦呀。」她娇俏地歪头,眼睛眨啊眨。 

我大笑:「冬儿,你真可爱。」 

「啪」的一声,翠儿拍案而起:「三少爷,二少爷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忘恩负义,你怎么对得起二少爷?」 

我叹,傻翠儿,昨天的亏还没吃够吗?人在屋檐下啊,还当是二哥在的时候吗? 

「翠儿姐姐,你不能这样对三少爷说话。」冬儿挺身而出,神情温婉,语气诚恳。 

「滚开!」 

「翠儿姐姐,你不要这样,三少爷——」冬儿为难地看我。 

我拍拍她的手,笑了笑,「没事,这丫头被我宠坏了,你先出去。」 

冬儿点头:「三少爷,不要罚翠儿姐姐好吗?我想她不是故意的。」 

担忧地看了看我和翠儿,她转身出去,轻掩房门。 

我立刻抓住翠儿的手,压低声音:「大声哭。」 

翠儿一愣,我大声道:「别以为我平日里宠着你就无法无天,敢这样对我说话,当我好欺么?」 

「哇——」翠儿大哭起来。 

「太过分了,今天定不饶你,跪下。」我沾水在桌上写:无人知你有武功,我安排你尽快离开。 

翠儿摇头,继续哭。 

我抬手打她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巴掌是让你懂规矩。」 

写:二哥受伤颇重,恐有性命之忧。何况在这里你我互相牵绊,更无法脱身。 

翠儿愣愣点头,泪如雨下。我笑了,将杯中水全倒在桌上,翠儿一脚将桌子踢翻,随即跪下。 

门「砰」的一声打开,冬儿冲进来,苏慕诚的贴身下属楚风奇站在门口。 

「三少爷,您没事吧。」冬儿满脸担忧。我摇头,这丫头倒真像是关心我,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风奇见过三少爷。」 

「楚二侠有何事?」 

「主人有朋友来访,须亲自接待,叫风奇跟您禀报一声。」 

「知道了,多谢。」 

「属下告退。」 

居然派威名远播的楚氏双雄之一来「保护」我,真有面子。 

楚风良精明能干,楚风奇冷面冷心,二人十几岁就已成名,是江湖上有名的少年英雄。当年二哥还将二人的事当床边故事讲给我听。如此人物,竟臣服于苏慕诚,二哥,你毫无胜算啊。 

「三少爷,翠儿姐姐只是一时胡涂,您原谅她吧。」 

还有这冬儿,也非等闲之辈,比翠儿聪慧多了。二哥隐瞒翠儿的武功,派她保护我,她武功虽好,却无甚心机,以致我多年来有苦说不出。这用人上二哥也远不如他。 

我拉起冬儿的手:「冬儿刚到山庄还没逛过吧,我带你走走。」 

「好啊,可是您的身体还没恢复。」 

「没事,躺太久了,有些闷。」 

「那我们就去前面的花园吧,不太远,风景也好。」 

「好,走吧。」 

「三少爷,带翠儿姐姐一起去,好吗?。」 

是放在身边监视吧,我微笑点头,这丫头,如果不是苏慕诚的人,倒真是个良伴呢。但是现在这样的人在身边,可要处处小心了。 

刚到花园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声。 

「天啊,落岫山庄绿柳依依,风景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