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下我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更糟糕的是,我的住处被毁,只能住大哥那里,而大哥这些天好像没事做一样,天天陪着我,结果可想而知。我仰天长叹,万分后悔去挑逗这个禁欲两年的闷骚之人。 

半月后传来消息,冬儿产下一子,母子平安。 

我们高兴得饮酒庆祝。大概是酒能壮胆,楚风良终于敢和我说话了。 

他走过来,未开口先深施一礼:「三少爷,风良若有得罪之处,请三少爷千万不要介意。风良在这里赔罪了,日后若风良所为欠妥,也请三少爷告知才是。」 

我困惑地眨眼:「风良此话怎讲?你这些天都不理我,慕然还以为那里得罪风良了,正要请风良告知呢。」 

「哪——里,我只是太忙了。」 

「那风良不是因为我陷害你而怪我了?」 

楚风良咬牙干笑:「三少爷谦和有礼,纯良如玉,怎么会陷害人?」 

「那我就放心了。」我点头:「那么,风良一定知道大哥那日为何生气了,告诉我可好?」 

楚风良面色大变,小心的看向大哥:「风良——不知。」 

大哥拉过我,那起一块糕点堵住我的嘴:「调皮,别再欺负风良了。」 

楚风良长舒一口气,这才恢复了惯常的风流倜傥:「堡主,一切都准备好了。」 

「什么——事?」 

我努力把糕点咽下去,差点噎到,大哥拍着我的背递过水杯,我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才好些。 

楚风良憋笑:「我们去安平王府。」 

「太好了,」我欢呼:「又可以见到东篱了。」 

这些日子闷死了,好怀念有东篱相陪的时光。 

「你很想念沈东篱吗?」 

腰上突然一紧,耳边低沉醇厚的声音一样好听,却微含咬牙切齿的意味。 

糟,我忙收敛:「大哥,记得东篱走时说,他会在安平王府恭候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轻雷嫁妹。」 

「凤郡主要出嫁,我怎么不知?嫁给谁?」我一迭声的问。 

大哥笑而不答,我看向楚风良,他的眼神似乎黯淡了一下,笑道:「这个人与安平王爷素来不慕,王爷很是不满,又无可奈何,故不愿宣扬。三少爷绝顶聪明,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好个楚风良,还敢给我打哑谜,我笑:「原来是大理段王爷,与姐姐倒是郎才女貌,我们何时出发?」 

「三日之后。」 

我兴奋的等待,心想终于可以一偿夙愿,好好的游玩一番,不用担惊受怕,不用躲躲藏藏,却传来又一个消息,二哥已夺下落岫山庄,正要参加武林大会,参选武林盟主。 

当年父亲以绝对优势夺得盟主之位,几年间就一举瓦解了横行无忌的魔教,被武林中人钦佩敬仰,几乎奉为神灵,可是不久他就退隐江湖。以后历任盟主都是浪得虚名,得不到武林人士真正的拥戴,苏常青成为江湖中不变的神话。 

江湖传言,落岫山庄二少爷丰神俊朗,武功极高,行事颇有乃父之风,是此次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 

我们按时出发,当初设想的一路纵马飞驰,观赏天下美景,游览名胜古迹,却变成心神不宁地窝在车里发呆。 

出发三天还是四天了?武林大会不知何时开始?二哥会赢吗? 

二哥的「嫁衣神功」应该练成了吧。自废武功异常凶险,也极为痛苦,那些日子,二哥一个人必定很难熬吧。 

二哥可曾想着我?可知道我已经—— 

车帘突然掀开,我不想说话,靠在座椅上假寐。感觉一只手轻触到我的脸,我反射性地的一缩,只听大哥沈声道:「停车!」 

我一惊抬眼,见他脸色难看,不由心中一怯,低下头去。 

大哥深深看了我片刻,叹道:「我们还有时间,去泰山吧。」 

※※※ 

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六月二十八,天下武林豪杰齐聚泰山,等待朝贺新任武林盟主。 

今日正是六月二十八,一早我们来到泰山脚下,很多武林人士在这里留守,听说各门各派的首脑大多在昨日就已上山。 

我们都不愿易容,他们三人是不屑,我是怕热。但是我的容貌太过引人注目,只好沿用东篱当初的方法,轻纱覆面。武林中性情怪僻之人本就很多,倒也无人见怪。 

一行四人来到山口,不想这里竟有人把守,要有现任盟主的请帖才可上山。 

我拉拉大哥的手:「大哥,我们有没有请帖?」 

「有」 

「那就行了。」我松口气。 

楚风良嗤笑:「那是给黑堡堡主的,武林中一有大事就会发请帖给堡主,虽然堡主很少参加。三少爷不知吗?」 

大哥不愿暴露身份,这请帖是不能用了,倒是我问的蠢。 

好个楚风良,竟然取笑我,我转转眼睛,拉住他的手,柔声道:「风良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楚风良惊恐地退后,躬身道:「承蒙三少爷看得起,风良这就找一张来。」 

说着抬脚要走,却在突然停下。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只见对面小路上走来一人,锦衣华服,风度翩翩,是个风流公子一般的人物,却流露出一股清雅的贵气。 

那人也看到我们,快步走来,「堡——苏兄,二位楚兄,你们也来了。」 

他有一双斜飞的凤目,神采湛然,可见非寻常人物。 

大哥微微颔首,楚风良拱手道:「唐兄,来这么晚,不想当武林盟主了?」 

唐,难道竟是蜀中唐门的唐繁? 

听说此人是唐门的骄傲,武功极高,尤其是暗器,堪称天下第一。他要和二哥争盟主之位吗?蜀中唐门,精于用毒,二哥他—— 

我的手不自觉地攥紧,手心渗出汗来,大哥皱眉,握住我的手。 

来人诧异地看我,见大哥脸色不善,忙转开眼,笑道:「你楚兄都不当,我当然更不能当了。」 

不当啊,我舒了口气。 

楚风良悄声说:「堡主不希望暴露身份,有劳唐兄带我们上山。」 

「求之不得,唐繁深感荣幸。」 

于是一起上山,楚风良和唐繁在前,大哥拉着我的手居中,楚风奇在后。 

一路上到处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人人争着和唐繁打招呼,显然他交游很广,却基本不认识大哥。 

可是我也注意到有几个人,看见大哥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待要过来,楚风良一摆手又退去了,装作不认识。 

看来虽然黑堡从不涉足武林纷争,但江湖中也有很多黑堡的人。二哥,你就是练成绝世武功,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对付黑堡恐怕也不易。 

唐繁走着走着,突然回过头问:「堡——苏兄,这位是?」 

楚风良道:「这是我家三少爷,想来此处看看热闹。」 

唐繁笑道:「我还奇怪你们怎会突然来到这里,原来是苏小弟——咳,是三少爷要看热闹。三少爷,唐繁有礼了。」 

我微笑,拱手施礼:「不敢,慕然见过唐大少爷,唐大少爷的威名,慕然可是耳熟能详,万分景仰。」 

「慕然,你叫苏慕——」他的眼睛突然睁大,看向大哥,勉强笑道:「三少爷不必多礼。」 

苏慕然这个名字,这两年江湖中人可谓无人不知,我又笑:「唐大少爷叫我慕然就好,以唐大少爷的本领,为何不去争武林盟主之位?唐大少爷如若出手,必是手到擒来。」 

「慕——咳,三少爷,别理楚兄的话,我这点儿微末本领,难登大雅之堂,岂敢妄想盟主之位。听说这次盟主之位呼声最高的是落岫山庄苏慕——咳,那个,武林大会早已开始,我们须快些上去。」 

来到山顶,武林大会已然过半,我们站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看,这里没什么人,虽然远一点,视线还不错。 

大哥看我有些喘,让我靠在他身上,轻抚我的背。唐繁也没去唐门的所在,反而跟着我们,看见大哥的动作,又是一惊,再次打量我,却没说话。 

台上有两个人在比武,我无心看,极力在人群中搜索二哥的影子,没有找到。 

突然一阵喝彩声,一个人已被摔出场外,台上那人向四周拱手。由于太远,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也看不清他的长相,似乎是个个子不高的中年人。 

我看向楚风良,他笑道:「昆仑派掌门崔定桓,近年来在江湖颇有名望,武功极高,如无人上场,他就赢得和现任盟主动手的机会。若能取胜,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了。」 

我刚要说话,又一阵喝彩声传来,凝神一看,是二哥以一个十分优美的姿势跃到场中。 

我猛然站直身体,待要上前几步,却被大哥拉住,靠回他身边。 

台上已动起手来,崔定桓剑光如雪,气势如虹,招式刚猛异常,迅捷无比,一出手就引来一阵喝彩。二哥却没有拔剑,闪转腾挪,让足了三招才反击,第一招震开了那人的剑,将自己的剑也扔掉;第二招对掌,那人退了三步,二哥稳如泰山;第三招,那人势如猛虎,和身扑上,去突然摔倒在台上。 

二哥轻松获胜,我还未来及为他担心,甚至没有看清他如何出手。 

场外先是静了片刻,然后是雷鸣般的叫好喝彩声。 

大哥握着我的手紧了一下,楚风良皱眉,楚风奇双眼一玻В品编溃骸负霉Ψ颉!埂

我笑了,的确是好功夫啊,能够力战群雄,扬威天下,二哥,我该为你高兴吗? 

如此一来,再无人上场。 

片刻之后,现任武林盟主武当掌门空静道长出场,似乎和二哥寒暄了几句。然后开始过招,空静道长的太极两仪剑法,大开大合,看似绵软,却隐含着凌厉的攻势。二哥空手相对,姿势轻盈美妙,潇洒从容,却只守不攻,十招一过,双方突然同时跃开。 

场外又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历久不衰。 

唐繁道:「空静道长自愿让贤,倒也聪明,不想苏慕华竟有如此武功。」 

果然,只听群雄喊道:「苏盟主盖世神功」?? 

「恭喜盟主」?? 

「苏盟主当之无愧。」?? 

二哥站在台上拱手答谢,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想是意气风发吧。 

我垂下眼,黯然道:「大哥,我们走吧。」 

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去,二哥似乎也正向这边看。 

我轻唤:「二哥。」声音在喉咙里转了一圈,也不知到底有没有说出来,眼泪却涌出。 

二哥似乎身子一僵,随即拔身而起,跃过众人的头顶,向这边飞掠过来。 

与此同时,大哥紧紧拉住我,转身向山下而去。 

耳听二哥的声音传来:「慕然,是你么?」竟是以浑厚的内力发出,那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漫山遍野的响。 

「慕然,是你么??是你么??是你么??」 

二哥终是没有追上来,他毕竟是新任的武林盟主啊。 

武林大会,变故迭生,这下江湖上的各种传言怕要沸沸扬扬了吧。 

※※※ 

从泰山下来后,大哥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路上都不肯理我,也不再和我住在一起,知他心中不快,我却不愿开口。 

楚风良对我也很不满,几次暗中出言讥讽,看我没反应,便也不再说。 

唐繁原来也是东篱的好友,便与我们一同前往安平王府,他倒是和颜悦色,但被大哥眼刀一杀,也缄口不言。 

于是,我终日一个人坐在车中。 

「三少爷,请用饭。」楚风良把饭菜放下转身就走。 

徐徐的清风吹的窗帘扑啦啦地轻响,温暖的阳光透进来,我呆了片刻,拿过饭默默吃了两口,再也咽不下,把碗放到一边,将头埋入手臂和双腿之间。 

半晌我抬起头,自嘲地笑,拿过饭菜用力吃起来。 

快到开封的时候,我病倒了。 

大哥焦急起来,埋怨我身体不适,为何不早说,我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大哥叹了口气,将我揽进怀里,还是那样温暖坚实的胸膛,我突然哭起来,心中暗恨自己的软弱,却控制不住委屈的眼泪。 

大哥轻拍着我的背:「别哭,别哭」。 

这人只会说「别哭,别哭」吗?笨死了,想到这里,不自觉又想笑。 

「大哥,」我终于止住泪水:「不要不理我,好吗?大哥不理我,慕然心里好难过。」 

大哥拭去我脸上残留的泪:「再不会了。」 

唐繁医术颇精,楚风良请他来为我诊治。但那里只是个小村镇,没有什么药,只得随便抓几味吃了,尽快赶往开封。 

到开封时,我的病越发的重了,浑身滚烫,不停地发抖,大哥抱着我不敢稍离,决定暂时住在开封的登云客栈,那是唐门的产业。 

大哥坐在床上,让我半靠在他身上,不情愿地拿下我的面纱,我想笑,却冷得打颤。 

唐繁看到我愣了片刻,被大哥一瞪,忙转开脸去,专心诊治。 

唐繁医术果然精良,我的病来的快,去得也快,两日后就能下床了。到第四日除了身体还有些无力外,已大好了。 

我闷得发慌,又素闻开封繁华,恳求大哥带我去转转。 

大哥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