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的手带着灼热的渴盼,在我腰部柔软的地方揉捏,一股酥麻的感觉倏地蔓延到全身,我咬住下唇才抑制住将出口的呻吟,惊慌道:「大哥,你欺负慕然生病吗?」 

大哥手一顿,无奈坐起身,不甘心地抓起我的手抚上他膨胀的坚挺:「那我怎办?」 

一向沈稳的大哥居然露出像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嘟着嘴、又可怜又可爱的表情,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吧,否则肯定恼羞成怒。 

我垂下头,用尽全身力气才憋住笑,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那么,就让——就让我——」突然转头大叫:「唐繁!出来!」 

大哥一愣,我迅速出手袭上他的|穴道,却觉手下一滑,知道不好,忙收招,双手已被大哥抓住。看着大哥挑起的眉和似笑非笑的嘴角,我心中一寒,糟糕,他这种人,怎会两次上同样的当? 

正要求饶,却听「砰」的一声,一人冲进来:「三少爷怎知我来了?东篱叫我——」话未说完就愣在当地,呆呆地看着我们,正是唐繁。 

我吃惊地睁大眼,终于知道什么叫歪打正着。 

大哥迅速扯被覆上衣冠不整的我,低吼:「出去!」 

唐繁似猛然惊醒,飞快跃出,大叫:「你们竟不栓门就——东篱害死我了。」 

东篱,东篱,唐繁怎生得罪了你,要被这样陷害,这下他不被大哥扒皮拆骨才怪。 

我越想越好笑,浑然忘了现在的状况,直到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笑够了吗?」 

我一惊,抬头对上大哥危险的眼,不禁大叫:「救命啊——」 

 

 

 

 

 

 

第八章 

 

转眼到了段王爷驾临的日子,一早王府就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大哥,慕然不想去。」 

我扯着大哥衣角哀求,唐繁的长舌比风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天的事之后,我怎么好意思见人? 

「再这样会闷坏的,然儿不想去看看热闹吗?」大哥一边为我着衣,一边轻声诱哄。 

「当然想,可是那天——都怪大哥,让慕然没脸见人了。」说到那天,我又羞又气。 

大哥不以为然:「他们本来就知道,有什么可别扭的?」 

「知道是一回事,可是那日是唐繁看到——」 

大哥咬牙:「唐繁那个家伙,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哼,最好不要让我看到。」 

「大哥,慕然不去好吗?我就在这里等大哥回来。」我搂住大哥的脖子摇晃。 

「不行。」 

「为何不行?慕然一点儿也不闷,求求你,大哥。」我摇着大哥的手臂。 

「我说了,不行!」 

他的口气很是恶劣,我惊讶地抬眼,每次我一哀求,大哥即使知道是假,也大多会妥协,就算不肯让步,也必温言劝解。只有事关二哥时,才会这样断然拒绝。 

我收起硬挤出的眼泪,叹道:「二哥又做了什么?」 

大哥手一顿,「他几日前突然不知所踪。」 

「你怀疑二哥会到这里来?」 

所以这三日来他时时守着我。 

「郡主出嫁,全城庆贺,势必混乱,他一定会来。然儿须和我形影不离。」 

我无奈点头。 

大理的迎亲队伍终于到了,我们随着安平王爷在王府门口相迎。 

那段王爷果然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怪不得凤郡主不顾兄长反对,一定要嫁给他。 

显然,安平王爷对他还是很不满,一见他就皱起眉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全仗东篱从中调和,才使场面不至尴尬。 

段王爷的随从由洛阳太守相陪在外厅款待,东篱将段王爷迎入内殿。 

落座之后,东篱为段王爷一一介绍在座诸人,却独没有提我。 

段王爷奇道:「东篱,这位是谁?为何面罩轻纱?」 

不等东篱回答,我起身施礼:「在下苏慕然,是东篱的朋友,今日得见段王爷,真是三生有幸。祝王爷和郡主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段王爷点头:「原来是东篱的朋友,很好。」 

我从容落座,在桌上玩儿起手指,大哥握住我的手,我笑了笑,低头喝茶。 

段王爷眸光一闪,笑道:「安平王爷一向可好?」 

安平王爷懒散地说:「托段王爷的福,还没死。」 

东篱忙起身上前:「段王爷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东篱敬王爷一杯。」举杯一饮而尽。 

「好,我与东篱饮了此杯。」 

段王爷也干了一杯,二人相顾大笑。 

东篱躬了躬身:「从此安平王府和大理是一家人了,日后还请王爷多多照应。」说着伸手去握二哥的手,指间似有亮光一闪。 

我大叫:「不要!」急冲向前,却被大哥一把抓住,跌回他怀里。 

段王爷急速缩手,侧身躲开东篱射出的细针,随即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几步之外。 

我长吁一口气,担忧地看着他。 

二哥,你明知他们处处防范,竟还是来了。你易容成段王爷虽是好计,怎瞒得过东篱?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安平王爷赞道:「好功夫,要在如此近的距离躲开东篱的暗器,当真不易。你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苏慕华吧?」看了看我,又道:「本王可是久仰大名啊。」 

二哥利落地取下面具,微微冷笑:「原来号称『小诸葛』的沈先生喜欢暗箭伤人。怪不得当日慕然说,沈东篱诡计多端,让我不要靠近。」 

东篱含笑看我一眼:「原来慕然如此看我,我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呢?」 

我取下覆面的纱帽,涩然一笑:「东篱如何看破二哥的伪装?」 

东篱反问:「慕然又如何看破?」 

我微微低头,轻道:「慕然不必看。」 

大哥抓着我的手一紧,二哥看着我柔声道:「我知。」 

东篱点点头:「苏盟主的易容毫无破绽,东篱久未见段王爷,一时未能看破。」 

「那东篱何时得知段王爷是二哥所扮?」 

「府门处。」 

「府门?」楚风良讶然道:「你竟在门口就已得知,你如何得知的?」 

其它人也都露出诧异之色。 

我叹,当初在金陵城他也是在门口就认出了我,东篱,什么伪装你都能一眼看破吗? 

东篱眼波一闪,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当时我们全都站在门口,只有慕然面遮轻纱,大理来人莫不好奇打量,只有段王爷眼光也没扫一下,那时我就有所怀疑了。」 

莫可问沈吟道:「这么说,东篱在介绍时漏掉三少爷,是在试探他了?看你的举动我也有所怀疑,可是他有问到三少爷,也没露出丝毫异样的情绪,你又如何确定?」 

东篱看着我,笑而不答。 

我不禁叹气:「二哥若继续视而不见,便是心虚,若问起则必会看我,目光一对,东篱便可看出端倪。这是必输之局,除非他是真的段王爷,不是二哥的易容术不够高明,只因为对手是东篱。」 

东篱含笑点头:「慕然不愧是东篱的知己,看陌生人与看至亲至爱之人,眼神总是不同的,隐藏的再好,也会有破绽,这的确不怪盟主。」 

安平王爷把酒杯一顿:「苏慕华,你此举已构成大罪,本王不管你此来所为何事?若想用段铭枫那小子威胁本王,怕是行不通,我正不想将妹妹嫁给他。」 

莫可问道:「苏盟主惹上大理段氏可谓不智之极,请盟主速放了段王爷。」 

二哥冷然一笑:「我不会伤他,只要你们让慕然跟我走。否则郡主大婚,新郎失踪,安平王府也会颜面尽失。王爷忍心让郡主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吗?何况大理侍从都随段王爷进了安平王府,若段王爷突然失踪,或许大理还会认为是王爷故意施计害了段王爷,谁叫王爷与段王爷素来不慕,如此一来,可不仅仅是颜面问题了。」 

「你竟如此歹毒?」安平王爷怒道:「小然儿,你喜欢的竟是这样的人吗?」 

我低头不语。 

二哥道:「若不是你们苦苦相逼,又怎会如此?当年慕然为我得罪了黑堡和安平王府,今日我为他得罪天下又有何妨?堡主,你怎么说?」 

大哥紧握着我的手,直视二哥,缓缓道:「你要怎样是你的事,我不会让然儿跟你走。何况然儿也并不想跟你走,你看不出来吗?我以为在嵩山你就该知道,看来是我高估你了,你实在没有丝毫自知之明。」 

二哥脸色一变,看向我:「慕然?」 

我心一颤,大哥,这次是你在逼我了吗?你逼我做出选择,要么再次背叛你,要么让二哥死心。而我的选择却只能在你不放手的前提之下。大哥他再温柔也是强势的,怎能允许我三心二意? 

若我说想跟二哥走,你固然不会放过我,二哥为我只会更加不择手段,他一怒之下,若伤了段王爷,必然得罪安平王府和大理段氏,倘若因此害了郡主一生的幸福,甚至造成两国交恶,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而若我说不想跟二哥走,就算他万念俱灰,放了段王爷,可他自己,他自己会怎样呢? 

「慕然,」二哥颤着声音唤:「你当然想跟我走对不对?」 

我挣开大哥的手,上前一步:「二哥真的要这么做吗?慕然不信,我爱的二哥,温良纯正,心肠最好,断不会这么做。」 

二哥脸色一白,惨笑道:「温良纯正,心肠最好,慕然还相信二哥是这样的吗?若温良纯正的代价任人欺辱,而巧取豪夺却反而能得到一切,那么我也会——」 

「若如此,二哥就真的失去慕然了,慕然宁死也不要二哥这样为我。」 

二哥的脸更白了:「慕然要二哥怎样?」 

我缓缓跪了下去:「慕然求二哥,放了段王爷,也放了自己,二哥十几年来,都是为我担心、忧虑、痛苦,费尽心机,又何尝有过真正的轻松快乐,现在我再没有生命危险,二哥何不放眼天下,做自己想做的事,做我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二哥脸白如纸:「我想做的事就是和慕然一起,现在慕然不再需要二哥了吗?慕然希望二哥离开吗?慕然要将二哥忘记了吗?」一连三问,一字一泪。 

我哽着声音道:「二哥好傻,难道二哥不在身边,慕然就会忘记二哥吗?二哥永远都是我最重视的人,只会更牵挂,更思念。要二哥离开,是因为二哥本不该做守护慕然的家禽,而应该做振翅高飞的鹰。二哥素有雄心壮志,却因为我而没有机会施展,现在二哥身系整个武林,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你。只要能经常听到二哥的消息,看到别人提起二哥莫不钦佩敬重,那么不管在那里,不管做什么,慕然都能获得幸福。」 

二哥悲声大笑:「不错,慕然当然不会忘记我,就如我也不会忘记慕然一样,慕然永远是二哥唯一的宝贝。如果离开能让慕然幸福,二哥离开又有何妨?」 

我含泪而笑:「是二哥的幸福才能让慕然幸福,二哥要时刻牢记。」 

二哥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去了。 

他并没有变啊,还是最疼我,最爱我的二哥。 

我默默看着二哥消失的地方,良久无言,直到一双手臂从后面圈住我。 

我站起身却没有回头:「我不想看到你,大哥。」泪滑落。 

大哥身子一震,却将我揽紧,苦涩的声音道:「我知。」 

楚风良上前道:「三少爷,此事怪不得堡主,他是为你,你总不能一直这样摇摆不定。既然总要有个了断,那么拖得越久大家就越痛苦。现今那人自愿离去,一场大祸也得以消弭,三少爷又何必——」 

「自愿?」 

我笑,看着方才二哥站立之处,那里还有他洒落的泪痕,「二哥怎会自愿离开,是我利用他的感情逼迫于他,不管我的姿态多么诚恳,语气多么哀婉,话说得多么动听,终是逼走了他。二哥怎忍心见我跪地相求,他不走又能如何?」 

莫可问道:「不管怎么说,三少爷已做出选择,再伤心也是无益。」 

「选择?我怨的不是选择,而是——」我再笑,退开一步,朗声道:「大哥,慕然能有别的选择吗?」 

「不能,我不会允许你有别的选择。」 

「是啊,我别无选择,那大哥又何必让我选?」 

安平王爷叹道:「那是因为慕诚知道,你必不忍心见你二哥犯下滔天大罪,也只有你能将伤害降到最低,慕然的确做到了,安平王府感激不尽。」 

我无话可说,我帮了他们,却伤害了二哥,他们的感激就是二哥的痛。但是,二哥的痛与泪他们又怎会在乎?二哥离去时的背影是那么孤单和苍凉,天下之大,他要去哪里啊? 

唐繁轻咳了一声,道:「既然他走得并不甘愿,那会不会又对段王爷不利?」 

「不会。」我断然道:「因为段王爷根本不在二哥手上。」 

「你说什么?」楚风良惊道。 

「那他在哪儿?」莫可问急问。连一向无话的楚风奇也挑起眉。 

我看向沈东篱,他有好一会儿没开口,必是知道了什么。 

东篱缓步走来,叹道:「慕然如此聪明,当知情之一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