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九章 

 

晚宴之时,安平王爷和东篱恳切地挽留我们,大哥答应等郡主大婚后再走。 

第二天,风奇回来,说没能找到二哥,我不由担心起来,二哥不会离开太远才对,以黑堡的消息网,以风奇的能力,竟找不到他? 

风奇道:「三少爷放心,二少爷武功罕有敌手,不会有事。」 

我点头,想他或许还有事向大哥禀报,于是说去找东篱,走了出来。 

东篱没在,却见到了那个段王爷。 

段铭枫,这是老天不肯饶你,我也没办法。 

段铭枫见到我很高兴,热络地道:「小兄弟也找东篱?他不知去哪儿了,我也正想找他。」 

我沉着脸,转身就走,他飞身拦住我,笑道:「小兄弟莫走,我有话说。」 

这招欲擒故纵,真是百试不爽。 

我停下,寒着脸瞪视他。 

他无辜地笑:「小兄弟对我有所误会,那天我不是要看你的热闹,我——」 

我冷冷开口:「我不想听你说,也不想看到你,请你让开。」 

他长吁了一口气,笑容愈发魅惑:「小兄弟肯和我说话就好。我一见到小兄弟就喜欢的紧,郡主叫你小然儿,我也叫你小然儿可好?」 

我气结,绕过他要走,他身形一晃挡在我面前,我急忙收脚,改变方向连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咬唇苦恼地站在当地。 

他朗声大笑:「原来一个人生气的样子也能这么美。小然儿,让我陪你说说话好不好?」 

我冷笑:「我不要你陪,你到底想怎样?」 

他作委屈状:「你明明对别人都很温和的,为何唯独对我这样?我好伤心。」 

我不耐烦地道:「我管你伤不伤心,别再烦我。否则就是自讨苦吃。」 

「为小然儿吃苦也是难得的福分,小然儿要怎样才肯消气?我让你打我好不好?」他诞着脸仍旧调笑。 

我哼了一声:「这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他慷慨的拍拍胸脯,笑道:「来吧,我不后悔,只要小然儿别打我的俊脸就好。」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含笑看了他片刻,突然拍向他胸口,他倒真的没躲,还是一脸愉快的笑容,就是用这笑容哄骗二哥的吗?就是用这笑容嘲弄二哥的吗? 

手掌已触到他的衣襟,他竟然还沈得住气,轻挑眉梢看着我。是啊,打上又何妨,大理段氏护体神功何等厉害,我又怎能伤得了他? 

手贴在他胸前,却未吐内力,我咬牙瞪了他片刻,喟然叹道:「算了,原也不该怪你。」黯然收掌,走到一边,缓缓坐下来。 

他大笑着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姿势狂放而潇洒,又轻轻落到我面前。 

「我就知道小然儿不舍得打我,这回消气了吗?笑一笑好不好?我免费表演给你看呢。」 

我不禁笑了:「段王爷都是这样哄骗女孩子的吗?可惜我是男人。」 

「可是小然儿比任何女人都美。」 

我却怔怔流下泪来,喃喃道:「那又如何?我仍然是男人,这是无法改变的。大哥——」 

段铭枫不再说话,蹲下身,轻轻擦去我的泪,好温柔的眼神,好温柔的动作,不愧是情场高手。 

我向后一缩,躲开他的手,用力吸气,勉强笑道:「我没事,大哥对我都很好,只是我,只是我——」 

他坐在我身边,自然地揽住我的肩,柔声安抚:「只是你并不喜欢对不对?你大哥不肯放你走吗?可怜的小然儿。」 

我一惊,惶恐道:「你别这样,大哥会不高兴。」起身要走,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诚挚道:「别怕,我帮你。」 

我嗔怒地看着他的手,他讪讪放开,突然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马上又换上疏狂傲然的笑容。 

「我能帮你,小然儿,你的心愿我都能帮你实现。」 

上下审视了他片刻,我笑了,执起他的手:「大理段氏最有名的功夫叫『一阳指』吧,段王爷必是个中高手,不知段王爷用那只手指呢?」 

他目光一闪,笑道:「小然儿想学吗?我可以练给你看。」 

我抬手连点他几处大|穴,谦逊道:「慕然班门弄斧了,大理段氏点|穴功夫天下第一,让王爷见笑。」 

他微微苦笑:「小然儿太小心了,你已用药封住了我的内力,又何必点我的|穴道呢?你方才就可以打我,我不会还手,为何却要下药?你是在那时下的药吧?」 

「不错。」我笑道:「王爷护体神功厉害,慕然怕手疼呢,这样慕然就不怕了。」 

他朗声笑道:「我真该死,怎么能让小然儿手疼呢?」 

还笑的那么愉快,当我不会下手吗? 

我轻轻拿起他的右手食指:「若王爷得罪的是慕然,慕然不会记恨,可是王爷偏偏——」微一吐内力,「卡」的一声轻响,我笑道:「王爷恐怕不能练『一阳指』给慕然看了。」 

他倒硬气,一声未吭,额上已然见汗,却还笑道:「日后再练也一样,只要小然儿想看,我随时愿意。」 

我加深笑意,拿起他右手中指:「听说大理段氏有一门绝技叫『六脉神剑』,要用到六根手指呢?也请王爷日后再练给慕然看如何?」 

说着毫不犹豫地折断,他脸上汗如雨下,笑容再也做不出了,目光却出奇的晶亮,牢牢盯着我的眼睛。 

「没想到,小然儿这么美,这么聪明,看起来又这么柔弱,心却是如此强悍狠辣。怪不得东篱说我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这次连我都不禁躲开他的视线,咬咬牙,又执起第三根手指。 

「不错,我只对喜欢的人心软,对王爷嘛——」待要用力,却听一人叫到:「慕然不可。」 

我笑,毫不犹豫的折断,再回头看去,东篱站在门口,见我如此,叹道:「放过他吧?」 

「就依东篱。」我退后两步,找了把椅子舒服地坐进去。 

东篱解开段铭枫的|穴道,放一粒药在他口中,然后察看他的手指,轻声责怪:「我告诉过王爷不要招惹他,你却偏不听,自讨苦吃了吧?」 

段铭枫却不说话,只是用莫测的目光看着我。 

我倒了杯茶,悠闲地喝着。 

此人果然不简单,日后须离他远些才是。今日之事,也是他活该,本来就憋着一口气,他偏要撞上来,对我百般调笑勾引,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这点苦头算便宜了他。 

我抬头,见他还在看我,冲他微微一笑:「王爷,别人的东西还是不要看的好。」 

他也笑了,忽然抬手一点,只听『哧』的一声,我手中的茶杯已碎裂,茶水洒满前襟,我笑了,又拿起一个茶杯,从容倒茶,轻抿了一口叹道:「功夫是好功夫,只可惜了这么好的茶。」 

他眼中闪过钦佩,缓缓道:「这是小然儿想看的『一阳指』,我左手也会。」 

「怕是比右手更强吧,那么王爷是故意让二哥擒住你的?」 

「我们还会再见面,下一次我要小然儿为我心软。」 

他一笑起身,矜持地欠了欠身:「多谢东篱。」说着缓步向外走去。 

我笑,冲着他的背影道:「慕然很喜欢王爷,也会想念王爷的,但仅限于王爷的手指。」 

他身体一震,头也不回地大笑而去。居然还能如此潇洒,现在我倒是真的佩服他了。 

东篱哭笑不得,揉揉我的头:「你啊——,让人气不得又恨不得。」 

我掸了掸衣襟上的水:「那人的伤不碍事吧?」 

「大概三个月后就没事了。」东篱摇头叹气,皱起眉头:「慕然,方才你为什么不躲,若是真的受了伤可怎么好?让我担心死了。」 

我苦笑:「你都没能防住他出手,慕然那里躲得开?只是故作镇定罢了。」 

东篱郑重的点头:「我都不知他功夫如此好,慕然惹了他,今后再不要见他了。」 

我谄笑着拉住东篱的衣袖:「东篱为何对我那么好?我伤了安平王府的娇客,东篱不怪我吗?」 

东篱宠溺一笑,拿出一件衣服给我,柔声道:「换上吧,小心着凉。」 

我低头看了看:「还是算了,一会儿就干了,不然我那个小气的大哥看到会不高兴。」 

东篱也不强求,收起衣服,揶揄的眼神扫了我一眼:「你很在乎他生气吗?」 

我眨眨眼,嘿嘿笑道:「事实上,我喜欢看大哥生气,不过得是我气的才行。大哥生气的样子很可——」 

「咳、咳、咳」东篱突然咳嗽起来。 

我耸然一惊,忙道:「我也该回去了,出来一会儿,还真想大哥呢。」一转身,大哥果然站在门口,微玻ё叛郏嫔蛉缢!

我惊喜交加地叫:「大哥怎么来了,慕然正想你呢。」 

「咳、咳、咳」东篱咳得更厉害了,低声道:「太假了,而且他都听到了。」 

我垮下脸:「为何不早告诉我?」 

东篱笑道:「你不是喜欢看他生气,现在他好像生气了呢,慕然高兴了吧?」 

我苦着脸道:「大哥生气,代表我就要遭殃了。」 

「还不快过来!」 

一声令下,我马上飞奔入怀,可怜兮兮的叫:「大哥。」 

大哥一句话不说,拉起我就走,回到房中,将我往床上一放就扑过来,扯下我的衣服。 

我抗议地叫了一声:「大哥,你又没关门,会被看到。」 

大哥却拿出一件衣服扔给我:「换上。」 

我脸一红,原来是我想歪了,很快换上。见大哥脸色还是不好,于是抱住他的腰轻轻摇晃:「大哥,大哥。」 

大哥拉开我,危险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你让他摸你的脸,让他搂你的肩,对他那样笑,还——」 

我一惊:「大哥怎知——,大哥一直在旁边对不对?」 

大哥只是瞪着我,我愤然道:「那个混蛋,敢调戏你的然儿,大哥一定很生那人的气,慕然已经替大哥狠狠教训他了。」暗道侥幸,幸好没有太出格的动作,否则—— 

大哥还是一脸严肃:「还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说我小气,说喜欢看我生气,我生气的样子怎样?」 

「我不是——」见大哥眼一瞪,我心虚低头,「大哥本来就小气,爱吃醋,大哥生气的样子也的确很可爱嘛。」说罢一头扎进大哥怀里,不敢再抬起。 

却听大哥笑起来,轻抚着我的背说:「消气了?心情好了?嗯?」 

「嗯。」他的胸膛随着笑声微微震动,我点头,专心感受他的有力的心跳。 

「然儿对他也真够狠的,以后我可要防着此人了。」 

我撇嘴:「那是他活该,谁叫他欺骗——」想起二哥,又不禁黯然。我教训了那人又如何,伤二哥最深的是我啊。 

大哥托起我的脸,目光闪烁:「要是有人伤了我,然儿会不会也为我报仇呢?」 

我傲然道:「除了我谁能伤得了大哥?难道大哥要让慕然害自己吗?」 

大哥拧眉:「然儿还会伤我吗?」 

我大笑,猛地搂住他的脖子:「再不会了,要是有人胆敢伤了大哥,我会让他一生一世不得安宁,痛苦一辈子。」 

大哥愣了片刻,默默收紧双臂,把我整个人圈在怀里,良久才道:「我本不想问,但是——,你对我和慕华,哪一个更——」 

「不必说,我明白大哥的意思。」我掩住他的唇,抱歉的看着他:「对不起,大哥。我也问过自己,可是仍然不知道对大哥和二哥哪一个爱得更多。但是我知道,我对你们的感情是不同的。」 

大哥屏息道:「怎么个不同?」 

我沈思了一下,幽幽开口:「对二哥的好是不由自主的,我情不自禁的会事事为他考虑,为他担心,总想保护他,不能忍受他受到委屈和伤害,即使知道二哥武功极高。但我却从不担心大哥,和大哥在一起似乎什么也不用想,只要在大哥怀里就很快乐,甚至有时想故意气气大哥,整整大哥。」 

见大哥又皱起眉,我抿着嘴笑:「气过之后,我也会负责哄的。」 

大哥捏我的脸:「小东西,就喜欢欺负大哥。」 

我握住大哥的手,轻轻摩挲着:「不管二哥做了什么,我都能原谅他,不会恨他,一样会对他好,即使是伤害了我。但是要是大哥对不起我,伤害我,我可能会恨死大哥,似乎大哥就应该对我好一样。」 

我看着大哥,吸一口气,又把眼光转开,颤着声音道:「那天二哥走了,我心痛难当,可是——,如果是大哥离开,我怕要心碎了。」 

大哥身体一震,埋首在我颈窝,半晌无语,环在我腰上的手臂收紧到近乎痉挛。 

我转头亲吻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轻拍他的背, 

良久,他抬起头:「然儿对我心软吗?」我点头。 

「再不可以对别人心软。」他顿了一下,又加上一句:「除了——你二哥。」 

我含泪笑了,用力再点头。 

大哥深深看着我,慢慢的嘴唇贴上来,先是轻轻含着我的唇,用舌尖细细描绘,渐渐的,越吻越是火热,手也不规矩的伸进我的衣服。 

「大哥,不要。」 

我尽力阻挡挣扎,大哥却不肯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