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刚到花园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声。 

「天啊,落岫山庄绿柳依依,风景秀美,可这花园也太差了吧。风良,这是些什么花?怎么好像杂草似的。」清亮悦耳的女声,还带有些许豪爽之气。 

「不知道,看起来像是野花。」清朗的男声,是楚风良,这姑娘是谁?竟要楚风良来陪。 

「哈哈,怎么有人在花园种这些?」 

翠儿脸色大变,冲进去斥道:「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 

「大胆,风良,这丫头是谁?」 

唉,这傻丫头,还那么冲动。 

这个花园叫「然园」,是二哥让我解闷儿用的,原是不许人随便进的,如今物是人非,倒让人取笑了。里面当然没什么名贵花草,因为我懒,不好养得都死了,不过这儿却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我看了冬儿一眼,她立刻上前:「凤郡主,楚大哥,翠儿姐姐是我的朋友,她不认识你们,言语冒犯之处我代她赔罪了。」 

翠儿却不领情:「谁是你的朋友?你们都出去。」 

「好猖狂的丫头,敢这样对我说话,风良,这是你的失职了。」 

楚风良也动怒:「冬儿,还不把这个无法无天的丫头带下去。郡主,这儿实在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还是去看王爷他们下棋吧。」 

我不愿见他们,忙向一旁躲,却忘记自己的身体状况,一下子摔倒在地,倒成了众目睽睽。 

「三少爷。」翠儿、冬儿一起冲过来将我扶起。 

「见过三少爷。」楚风良躬身施礼,那凤郡主却直直看着我,眼睛眨也不眨。 

我含笑点头:「楚大侠不必多礼。」 

「冬儿,三少爷身体不好,你怎能让他出来?还不快扶三少爷回去休息。」 

「等等,三——少爷?怎么可能有这么美的男人?你是——」回过味儿来的凤郡主挡住去路。 

我微笑颔首,躬身行礼:「在下苏慕然,素闻凤郡主容貌出众,武艺超群,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苏慕然,你是慕诚的弟弟?怎么没听他说过。我要是有这么漂亮又斯文乖巧的弟弟,一定天天带出来炫耀。慕然,干脆你当我弟弟吧?」 

快人快语,这郡主倒是个妙人儿,我但笑不语, 

「郡主,你饶了我们吧,冬儿,快扶三少爷回去。」 

「不行,我要定这个弟弟了,我去跟慕诚说。走,慕然,我带你去见我大哥。」 

凤郡主冲上来要拉我,被楚风良和冬儿拦住,三人竟动起手来。实际上只有郡主进攻,偏她武功很高,二人无奈之下才迎上去,竟也一时无法脱身。 

「好玩,看招。」风郡主开心大笑,越打越急。「慕然,看姐姐大发神威。」 

真是绝好的机会,我低声说对翠儿说:「趁乱走,现在!叫二哥不要回来,我会去找他。」 

保重,我冲翠儿一笑,大喊:「不要打了。」趁他们三人同时出招之际,闭着眼冲进战圈,他们都盯着我,而翠儿易容术一流,出去应当不成问题。 

「三少爷!」 

「慕然!」 

「风奇!」 

?? 

「啪啪」几声之后,冬儿和楚风良倒地,应是收招太急所致,而楚风奇竟挡在我身前硬受凤郡主一掌,剎时一口鲜血喷出,一时几人都呆住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楚二侠你没事吧?」 

我赌楚风奇会救我,我赢了。 

楚风良和凤郡主马上为他运功疗伤,冬儿跳起来飞快地跑了出去,是去找苏慕诚吧,轻功不错。 

※※※ 

「然园」所在原是一个小湖泊,我7岁那年被人推下去,差点淹死在这里,二哥一怒之下将其填平,筑起围墙,其后竟成了我们独享的天地。二哥不准任何人进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一起种的,从未假手他人。10岁那年,我病得快死了,二哥抱我在这里坐了一夜,我奇迹般的好转,却被宣判终身不能习武。这些年二哥太忙,我太懒,什么时候这里竟如此荒芜了。 

「三少爷,你怎么在这儿,你哭了?」 

「冬儿,都是我害楚二侠受伤的,怎么有脸见大家。」 

楚风奇伤的不轻,其实凤郡主出掌并不很重,只是打中的部位不好,临近要害。 

「这怎能怪三少爷?何况楚二哥已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三少爷不要自责了。」 

「为什么我总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我宁愿伤的是自己。」 

「三少爷,快别这么说。楚二哥内力深厚还伤成这样,如果这一掌打中您,恐怕有性命之忧,那样凤郡主会内疚一辈子,主人也会伤心,他那么疼你,你忍心让他如此吗?我的好少爷,再不要这样想了。」 

好个冬儿,比花解语。 

「可是,楚二侠他——」 

「楚二哥也很高兴能救了三少爷。」 

「我想去看看楚二侠,好吗?」 

「可是——」 

「好冬儿,答应我吧,否则我不能安心。」 

「可是——您得先擦擦眼泪才行,三少爷伤心的样子,我看了都难受,主人得多心疼啊。」冬儿俏皮的眨眼,我破涕为笑。二哥,翠儿,你们要平安啊,我一定会去找你们。 

楚氏兄弟住流风居,属大夫人的势力范围,虽然离二哥的轻云居不远,我却从未进去过。 

这里除苏慕诚、凤郡主和楚风良外,还有两个人在。坐着的那个剑眉虎目,英武不凡,气度威严尊贵,眉目间和凤郡主有几分相似。旁边站立之人白衣胜雪,面容是少见的俊美,举止潇洒淡然,气质飘逸出尘。 

看到我,二人几乎同时眸光一闪,都有惊诧之意。 

「大哥,」我站在门口,目不斜视,对那二人视而不见。 

「过来。」苏慕诚对我伸手。 

我还未抬脚,一袭红影已挡在身前。 

「小然儿,你的眼睛红红的,谁欺负你了,姐姐给你出气。」 

小然儿——,这位郡主还真会叫,是天性豪爽,还是真的一见如故? 

我垂头不语。 

「你还敢说,不是你胡闹,风奇怎会受伤,三少爷怎会难过?」 

「楚风良,你讨打,要不是你拦着我认弟弟,什么事也没有。」 

「请——莫要再吵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楚二侠——」 

我喉咙哽住,深深吸了口气,谁都看得出我在拼命忍住眼泪。 

坚实的手臂揽住我,苏慕诚瞪二人一眼,将我带到楚风奇面前。 

我低着头,满脸愧疚:「楚二侠,谢谢你救我,对不起,我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楚风奇面色有些苍白,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淡:「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三少爷没事就好。三少爷可否知道翠儿姑娘刚才离开了?」 

「我知道,之前她曾表露过离开之意,我同意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还未来及向大哥提起。」 

楚风奇不再说话。 

「主人,翠儿姑娘一个弱女子,孤身行走江湖,无依无靠,非常危险,您看是不是派人将她找回,或是护送她走?」 

「是啊,三少爷一定很担心翠儿姐姐。是不是?三少爷。」 

冬儿和楚风良还真是好搭档,现在所有人都看着我。 

我默默看着苏慕诚,若我说是,他们就有借口将翠儿抓回;若说不是,就显然是我故意放翠儿走的。说什么都是错,又何必说,翠儿自求多福吧。 

「她自己要走,我们不必管。以后然儿跟着我就好。」 

我刚松口气,又不禁苦笑,不是要我形影不离吧,我可没本事从他眼皮底下逃走。 

「不行,我要小然儿跟着我,你虽是他大哥,也不可以将他藏起来。小然儿既已认我为姐,我就要照顾他。」 

我失笑,何时认她为姐了?她是要故意激怒苏慕诚,还是真的替我不平? 

「小然儿,姐姐带你游山玩水,闯荡江湖好不好?」 

「凤儿,你还没闹够吗?」威严的声音一响,凤郡主立时噤声,看来很敬畏兄长。 

「慕诚,你好像忘记介绍我们。」 

我恭敬地施礼:「安平王爷威名远播,沈先生智冠天下,慕然虽离群索居,亦常听闻,何须大哥介绍。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仰慕已久的传奇人物,让慕然惭愧之极。」 

「好啊,」安平王爷抚掌大笑:「怪不得凤儿说什么也要认弟弟,这个弟弟我认下了,这是本王从小戴的,送慕然当见面礼。」 

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块碧绿的玉石,放到我手上,竟是暖的,上写「轻雷」二字,是安平王爷的名字。 

暖玉本已难得,何况还写着王爷名讳,这个礼物太重了,我望向苏慕诚。他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我也要送,小然儿不准拒绝。」 

最后,凤郡主送我一件天蚕软甲,轻薄如羽翼,却是护身至宝。沈东篱送我两棵雪莲子,可解百毒。 

※※※ 

回到轻云居,偷眼看去,苏慕诚的脸色不太好,我将那几件礼物放到他面前:「大哥,麻烦你明日还他们,慕然实在受不起。」 

苏慕诚面沈如水,目光幽深,突然用力圈住我,迅猛而热烈地吻我。腰几乎被勒断,嘴唇好像破了,我强自忍耐,前日的记忆涌上,不禁颤抖起来。 

他猛地放开我,看我片刻,脸色渐渐缓和:「别怕,别怕我,宝贝儿。」 

又是宛如叹息的低醇声音,温润的唇留连似的在我眉尖眼梢处游移,须臾转而向下,落在唇上,用轻柔而亲密的方式吻着。 

我退后一步,强自镇定:「你不高兴么,大哥?是为翠儿的离开,还是方才——」我咬了咬下唇:「明日将礼物退还,我以后不见那些人便是。」 

「慕华吻你,你也退开吗?你为翠儿竟不惜性命!很好。」 

他语气平和,却泛着冷,二哥走后,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知他已动怒,我低头不语。 

「你从来没问过慕华的情况,告诉我,你担心他吗?想他吗?」语气越发森冷。 

我抬头,直视他的眼:「我非常担心,也很想二哥。不曾问你,是因为你答应我放过他,我相信你,而我答应留在你身边,也请你——相信我!」 

我的语气坚决,铿锵有力,眼中却泪光浮动。 

苏慕诚看我良久,深邃的目光几乎穿透我的眼,然后抱住我:「对不起,我嫉妒,他保有你近十年,我却藏不了十天,这一点我不如他。」 

「好像有酸味呢,大哥,你连朋友都不放心吗?」我笑,尽量让语气轻松。 

「因为是你,我无法放心。不准对别人这样笑,你的笑,会让人失去理智。」他开始解我的衣服,看来今晚是逃不开了。 

他的手抚上我的胸部,向下探去,身体随之压下。 

「然儿,对不起,那天太粗暴了,今晚我会补偿你??,宝贝儿,我的宝贝儿??你让我发狂呢??别怕??我不会再让你受伤??」 

平日里寡言少语的苏慕诚,这个时候却如此多话,我含笑主动吻上去,堵住他的嘴。 

粗暴和温柔都无所谓,都昭示将要到来的漫漫长夜,只是他,和二哥都叫我宝贝儿…… 

 

 

第二章 

 

好累啊,十几天了,苏慕诚真的将形影不离的原则贯彻到底,吃饭睡觉不消说,现在四处游玩要我相随,处理事情要我相陪,饮酒下棋要我相伴,就连切磋武艺也要我看。唉,这样下去,连半分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啊。 

落岫山庄宽阔的演武大厅,凤郡主和楚风良正在比试武艺,打得不亦乐乎,冬儿陪着安平王和沈东篱说话。我揉着酸涩的腰叹气,嗔怒地看了看身边的人。 

修长的手伸过来扶住我的腰,轻轻地捏,带着笑意的声音随着热气拂过耳畔:「累了,嗯?」 

我退后一步,警告地看他一眼,尽管可能山庄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也不愿让别人看到这种暧昧的画面。 

苏慕诚低笑出声:「宝贝儿,你瞪人的样子真可爱。腰痛吗?不如我们回去休息。」 

「不,不必,我没事,安平王爷和郡主是贵客,我们理当相陪。」 

我忙陪上笑脸。休息?他的休息只会让我的腰更酸痛。 

「不累吗?亏我昨夜还拼命节制,怕我的宝贝儿累坏了,看来今晚可以试试??」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高深莫测的笑。 

「大哥就会欺负我。」 

我气呼呼地背过身,却被他抱了个满怀,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落得只能气喘吁吁地靠在他怀里,换来他得意的笑。 

这些日子,他的心情很好,这和我的乖巧有很大关系。 

翠儿的事让我知道,任何的动作和心机都瞒不过他。他未加追究,是不想和我弄僵吧? 

是啊,以二哥的武功机智都溃不成军,何况是足不出户,见识浅薄的我。所以想要瞒过他,唯一办法就是不瞒。 

这些天来,我完全放下心防,以真心真情待他,没有虚假的笑,没有刻意的哭,没有任何的小动作,目光只追随着他,不靠近除他以外的任何人,就像,就像对二哥一样。 

可是,在某些时候,看着这个阴沈冷静的人在我面前露出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