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苦笑:「是啊,大哥爱我,不会杀我。那么等到二哥拥有了战胜他的能力,慕然就可以欣然回到二哥身边了是不是?二哥当慕然是无心之人么?还是二哥认为慕然天生便朝三暮四?」 

「不,我没有,我也是无可奈何啊。」二哥痛苦的闭了闭眼:「慕然仍是怪我骗了你,是不是?你心里只想着他了吗?十二年的朝夕相处,慕然都忘记了吗?」 

十二年的情深意重变成这样,原来都是我的薄情健忘。 

我想大笑,眼泪却先流了出来。 

当初楚风良说:「反正你心里还是向着那人,堡主对你的好,你都可以视而不见。」不想今日轮到二哥说同样的话。 

我用尽全力逼回眼泪,直视着他,断然道:「二哥对我的好,慕然永远不会忘记,二哥为我吃的苦,慕然纵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二哥,当日在安平王府慕然所说的话确是肺腑之言。二哥骂我也好,恨我也好,慕然今日必须离开,没有人可以阻拦。」 

二哥默然看着我,神情伤痛而坚决。 

段铭枫抚掌大笑:「好气魄,我倒要看看小然儿要如何离开?」 

我紧紧抓住东篱的手臂,看着二哥,平静地问:「大哥他,还活着吗?」 

二哥脸色稍变,瞬间又恢复如常,淡然道:「慕然此话怎讲?」 

大哥知我在此,断不会不来。就算不能赶到,黑堡的人也会来才对。有机会伤他的只有二哥,我一直要他不要恨二哥,不要伤害二哥,却是害了他。 

我的手不自觉的攥紧,直至痉挛,东篱默默握住,温柔地安抚。 

我看向段铭枫:「这位段王爷是帮凶吧,所以方才他才会说一见如故,合作愉快。」 

段铭枫抚掌大笑:「好个聪明的可人儿,怎么得了?我越来越喜欢小然儿,简直是迷恋了。」 

二哥昂起头:「不错,是我伤了他。我恨他,若不是他,你我又何至如此?慕然要为他报仇吗?慕然若要杀我,二哥无话可说。」 

「不是这样的,二哥!」 

我摇着头,双腿颤抖得几乎站不住,泪眼朦胧中,生平第一次对二哥使用了激愤的语气。 

「没有他,二哥就不会骗我了吗?没有他,二哥就不会利用我了吗?如果这一切都为我,为什么最后却伤了我。慕然不是怪二哥,也不会恨二哥,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二哥若不肯放,慕然死在这里倒也省去诸多痛苦。」 

二哥面色惨白:「你竟然以命相胁,还说不怪我,不恨我,你分明是恨我入骨了。」 

我咬牙不说话,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恨二哥,但是今日却是真的怨恨他了,我的每一句话,虽婉转恳切,又犀利如刀,既伤他至深,又让他无法反驳。 

当初我说,不管二哥作了什么,我都能原谅他,不会恨他,一样会对他好,即使是伤害了我。现在我却做不到,只因为他害的是大哥。 

当初大哥问我,「要是有人伤了我,然儿会不会也为我报仇?」 

我说:「要是有人胆敢伤了大哥,我会让他一生一世不得安宁,痛苦一辈子。」 

那时只当说笑,却原来是我的真心话。 

情到深处,原来是如此的自私,没有道理,没有顾忌,不惜一切。就像当年对二哥一样。 

大哥如有事,我该怎么办哪? 

不,他一定没事的,他是武林中人人敬仰钦佩的黑堡之主,哪会那么容易就死? 

东篱扶住我:「慕然,他不会有事,我陪你去找他。」 

我感激地笑了笑:「大哥当然不会有事,他那样爱我,怎么会让我伤心?」说罢当先向外走去。 

二哥怔怔站在当地,没有拦我。 

却听段铭枫悠然道:「他或许真的还未死,如果小然儿跟我走的话,我说不定会救他。」 

 

 

我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即使你一定会救他,我也不会跟你走。若大哥没事,我或许不会杀你,若大哥有丝毫意外,你的命不够偿还。」 

段铭枫笑道:「既然无论如何小然儿都会对付我,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 

我刚要开口,却听外面人声嘈杂,紧接着涌进一群乞丐,当先一人净衣白面,神态可亲,正是莫可问。 

「可问,丐帮消息灵通,你怎么来得这么晚?该罚。」 

东篱拉住我的手,一股柔和的内力从他的手心传到我的手心,我胸中撕裂般的疼痛顿时一消。 

莫可问冲东篱抱歉一笑,转头看着我道:「三少爷可好?」 

我微笑点头,他转身向二哥和段铭枫抱拳:「我和东篱约在此处喝酒,原来盟主和段王爷也在,真巧。」 

二哥冲他微一点头,痛楚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终于转身走了出去。 

段铭枫不理莫可问,施施然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笑道:「小然儿,你的脸色很差,可别生病哦,我会心疼的。东篱,小然儿,我们后悔有期。」说罢潇洒的一摆手,转身而去。 

我抚脸冲东篱笑道:「真的——很差吗?」 

东篱猛地抱住我,急切地道:「慕然,不要这样,你的身体不能过于伤心。」 

我摇头,想说句「没事」,张开口却一口血涌出,染红了东篱的衣袖。 

 

 

第二章 

 

莫可问安排我们下榻丐帮邯郸分舵。 

五天了,莫可问发动丐帮全力找寻大哥和楚氏兄弟,竟是一无所获,黑堡也全无动静。东篱已没有话来安慰我,莫可问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我坚定地道:「大哥一定还活着。」 

东篱拉住我的手:「慕然等着他,他当然不会有事。」 

连东篱都不信呢,他们大概以为我情之所系,只往好处想。 

我笑道:「东篱,不用担心,我很清醒。大哥虽然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但是出了这样的事也该有人知道。现在连消息最灵通的丐帮都不知,显然是有人封锁了这个消息。」 

莫可问道:「是苏慕华和段铭枫吗?他们暗算堡主,当然不会想让人知道,封锁消息也是正常的。」 

我摇头:「黑堡的情报网何等厉害,堡主失踪,怎会不知?二哥虽是武林盟主,怕也难以瞒住。段铭枫狂妄的很,可能都不屑去隐瞒。而且——」 

东篱把药拿给我:「而且可问没有找到风良和风奇,说明他们和慕诚在一起。苏慕华和段铭枫再厉害,也不可能将他们三人一并杀死。他们只要有一个人走脱,就会传遍江湖,黑堡立刻会展开行动。」 

莫可问猛地站起身来:「不错,现在黑堡没有任何动静,难道封锁消息的是堡主自己。那就是说他们还活着。但是,堡主为何要隐瞒?难道他——」 

我点头:「大哥他们一定伤的很重,二哥和段铭枫武功既高,势力又大,大哥和风良、风奇一伤,黑堡群龙无首,堡中也无人可以对付他们。大哥想要黑堡保存实力,才会封锁消息,这样二哥和段铭枫就无从下手。」 

「那我们要如何去找他们?」 

我摇头:「没有办法。二哥是武林盟主,有天衣教的事忙,应该无暇顾及大哥。只有继续盯紧段铭枫,不让他有机会害大哥。」 

莫可问点头:「也只有这样。我们先找到唐繁,堡主或许中了毒。」 

东篱扬声道:「我们不必找,他已经来了。」 

就听唐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东篱和三少爷现身江湖,我怎能不来?」话未说完,已经来到屋内。 

莫可问打了他一拳:「你这家伙是何时来的?干嘛偷听我们说话。」 

唐繁让过他的拳头,先向我问候,才道:「我一进邯郸城,就看到可问,于是没有现身。几天来我暗中跟随段铭枫,未发现任何异状。」 

「你也没有发现。那么他一定知道我们盯着他,没有任何动作,难道是他确信大哥的伤好不了,不必追杀,只要要拖住我们,大哥就——」 

说到此处,我胸中大痛,猛咳起来,将喝下的药全部呕出。东篱忙扶住我,轻拍我的背。 

莫可问道:「那么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堡主,否则——」 

唐繁皱眉:「他们那么会藏,要怎样找呢?」 

东篱扶我躺好,正色道:「唐繁,放出消息,说慕然病重,恐将不治,然后继续暗中跟随段铭枫。可问,集中丐帮所有力量,严密防范落岫山庄和各大门派。」 

二人愣了片刻,欣然点头,领命而去。 

东篱轻抚我的头:「对不起,慕然,我们只能冒险。」 

「我知,让大哥自己现身虽冒险,却是最快的办法。他得知我病重,一定会来,除非,除非——」 

东篱拭去我的泪,我抓住他的手,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他。 

东篱一震,缓缓抽回手:「慕然要我动用天衣教的力量?」 

我闭上眼,轻声道:「算了。」 

大哥毕竟是苏常青的儿子,东篱肯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为他了,我又怎能再逼他动用天衣教的力量去救仇人的儿子。 

过了片刻,却听东篱叹道:「我答应你,但是慕然要答应我,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想,乖乖喝药,乖乖在这里等。」 

我又哭又笑,抱住他叫:「东篱,东篱。」 

东篱笑道:「好了,你的身体不宜大喜大悲,今后也不要太过纵情。我再去给你弄些药来。」 

「嗯。」 

看着他的身影从门口消失,我默默流下泪,东篱,东篱,如此深情厚谊,慕然今生要如何报答? 

又是几天过去,全无消息,我不问,却不能不想。 

东篱陪着我,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几度欲言又止,表情是出奇的凝重。 

他要跟我说什么?似乎是很严重的事?但每次都长叹一声,岔开话题,我心中更是不安。 

「慕然,你该喝药了。」 

东篱微笑的神情真是好看,如果没有药碗就更好了,我嘟起嘴:「一清早又要喝药,东篱,你的药太难喝了,我怀疑东篱是故意整我。」 

但是,有言在先,不敢不喝,我深吸一口气,仰头喝下,然后不停的哈气:「苦死我了。」 

东篱大笑,拿出一块亲手做的糕点给我。 

我放进嘴里含着,又香又甜又酥,都舍不得咽下去,闭上眼慢慢享受。 

「以前喝药时,风良也会拿糖果给我。」 

不知他们怎样了?我犹豫一下,终没有问。 

「慕然放心,我刚得到思君的消息,说他们已脱险,不日就要到了。」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兴奋的抓住东篱的手猛摇。 

东篱笑了,笑容里却满是苦涩,叹口气,温柔怜惜将我拥入怀中,久久不语。 

我也不再说话,闭上眼,默默靠着他,眼泪无声滑落,慢慢的竟然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枕上的泪痕犹在,身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暖,空气中也满是他清雅的菊香,但是我知东篱已经走了,再不会回来,也没有留下只字词组。 

他终于没有将要说的话说出口,就这样黯然而去,东篱—— 

惆怅感伤之间,忽听箫声响起,仍是悠扬低徊,曲意缠绵悱恻,却略显无力。 

「大哥!」 

我几步冲了出去。 

大哥靠着院中的柳树,拿箫的手竟微微颤抖,看到我,站直身体,目光闪动之间,他缓缓笑了。 

我急奔上前,在他面前停下。 

大哥好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圈儿,眼中布满红丝,脸色灰白,印堂发青,显然中毒很深。可是为何还是一样的英俊迷人? 

我伸手轻抚他的脸,喃喃道:「大哥是真的,不是梦,对不对?大哥,你骗了我好多次,让我空欢喜了好多次,我不信你了,我——」喉咙似被什么哽住,手下温暖的触感让我泪如泉涌:「大哥,再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大哥伸臂抱住我,还未开口,就缓缓滑倒。 

「大哥——」我扶住他,恐慌大叫,唐繁急忙跑过来诊断:「不要紧,堡主只是晕过去了,这对他是好事。他受伤如此重,竟能撑这么久,真是难以想象。」 

莫可问叹道:「堡主是见到三少爷,终于放心,才肯晕倒吧。哪像那两个,明明没有堡主伤的重,却一直昏睡到现在。」 

我看着大哥,含泪而笑。 

※※※ 

夜已深,我看了看熟睡的大哥,悄然起身。 

宽敞庄重的大厅,灯火通明,每个人的神色都很凝重。 

「三少爷,堡主外伤内伤虽然都很重,但都可治,只是所中之毒我从未见过,也无法可解,对不起,请恕唐繁无能。」唐繁一脸愧疚地看着我。 

我摇头苦笑,大哥中的毒叫『情根深种』,是当年三夫人所创,记载于给我的《毒经》之上,却没有给出解法,只说无药可解。 

此毒不会致人死命,只是一运功就会发作,发作时毒气侵入全身静脉,痛苦万状,无任何的药物可以缓解。就如缠绵入骨的情,不可控制,不能阻挡,所以叫『情根深种』。 

中了此毒,纵有绝世武功也无计可施。 

这就是二哥的目的吗?黑堡之主纵然不死,也再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