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中了此毒,纵有绝世武功也无计可施。 

这就是二哥的目的吗?黑堡之主纵然不死,也再不是他的对手。 

「慕然知道,不要紧,我们慢慢想办法。风良和风奇怎样?」 

「他们没中毒,外伤也不要紧,虽然内伤颇重,但只需将养一段时间就无碍了。」 

「多谢你们。」 

唐繁又道:「毒是苏慕华所下,也许他会有解药,我们要不要——」 

我摇头,别说二哥没有解药,就算有,我也不能去找他要。 

莫可文叹道:「要是东篱在话,或许会有办法,他——唉,他总说情之一物,最是伤人,自己偏偏老是——」 

唐繁也黯然不语。原来他们都看出了东篱的感情,怪不得从未问过东篱为何离开。 

我默然片刻,道:「大哥快醒了,我去看看。」转身疾步离开。 

夜色笼罩,走在铺着青砖的小径上,疏影横斜,如水的月光在上面淡淡洒满清辉。 

那夜也是这样的明月,东篱在月下轻吟:「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 

他说:「每次看到明月,我都会想到这首词,都会想着有一天能和你一起,再不用问『人何在?』了。」而现在我不在他身边,他又在哪里吟唱呢? 

东篱—— 

※※※ 

清晨一睁眼就看到大哥的脸,他正静静地看着我,目光深邃而温柔。 

他知道了天衣教的事了吗?知道我的身份了吗? 

从他的眼睛里,我看不出。 

我伸了个懒腰,嗔道:「天都这么亮了,一会儿他们都会来,大哥也不叫我,要让慕然出丑吗?」 

大哥宠溺一笑:「我看你睡得那么香,舍不得叫。何况你半夜才睡,就是叫你,怕也醒不了。」 

原来大哥知道我昨夜出去过,我拢了拢头发,不好意思地笑:「我去找唐繁他们问问情况。」 

大哥笑道:「我又没怪你,解释什么?」 

我嘟起嘴:「谁叫大哥小气,爱吃醋,我怕你多想。」 

说着扶他坐好,小心地为他束发、净面、换衣?? 

大哥非但不感动,反而取笑:「我的然儿什么时候这样勤快了?你从前可是恨不得吃饭都要人喂。那个时候你——」 

我瞪他,这样伺候他还要说风凉话,敢说我懒,我哼了一声,用力擦他的脸,大哥痛叫一声,连连告饶,我不禁大笑起来。 

大哥伸臂抱住我。他怕我担心他的伤,又在哄我高兴。 

我蹲下身,把脸贴在他胸前,轻声道:「等大哥的伤好了,再喂慕然吃饭好不好?大哥也要这样伺候我,还要——」 

大哥突然伸手掩住我的嘴,看向门口,我忙起身。 

「堡主一定甘之如饴。」唐繁端药进来,冲我眨眼。 

这家伙竟敢偷听,忘了安平王府的教训吗?想到安平王府那次,我脸上一红,不敢再看唐繁,转头道:「风良、风奇,你们的伤还未好,怎么也来了?快坐下。」 

他们依言坐下,楚风良道:「三少爷的病好了吗?」 

「早好了,只是着凉而已。唐繁为了引出你们,撒了谎,害你们着急了。」 

我边说边接过药碗,吹凉了些,递给大哥,大哥一口喝下,又递还我。 

「可不是,堡主急死了,一得到消息,当时就伤口崩裂,后来唐繁找到我们,一再保证三少爷没事,堡主还是不肯相信。堡主对三少爷——」 

大哥看他一眼,他立时噤声。 

我笑了,楚风良还是怕我会负了大哥,时时都要为大哥说话。 

莫可问笑道:「风良不必操心,三少爷那日知道堡主有事,立时和苏慕华决裂,还吐了血,确实病得很重,可见——」 

我和唐繁同时猛咳,莫可问忙住口已是不及,神色讪讪。 

楚风良惊道:「你和他决裂?」 

楚风奇担心地看着我。 

大哥一把拉过我,瞪视唐繁,目光如刀,一字一字地说:「你说他没事!」 

唐繁退后一步,仰天长叹:「天,为什么我如此命苦,总是被好友陷害?」 

我扑嗤笑出来,轻抚着大哥的手:「我真的没事,大哥知道慕然一伤心就会生病,但是很快就会好。」 

「东篱已将你治好了不是吗?为何又会发作?」 

我看着大哥,轻叹:「可问都知道了,难道大哥不知?」 

大哥定定看了我片刻,伸臂抱住,紧紧压在胸前。我听到唐繁他们轻轻退了出去,关上门。 

「大哥,别这样抱我,你的伤——」我低声抗议,却不敢挣扎。 

大哥没有动,我叹道:「大哥,放开慕然好不好?要不让我来抱着你。」 

大哥松开手,我扶他躺好,又挨着他躺下。 

良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可能是有太多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也可能是怕一开口就破坏了这一刻的幸福。 

「大哥,这些日子我好想你。」我忍不住开口,手无意识的轻抚着他,「真的好想??」 

我埋首在他颈窝,喃喃地说着。 

大哥一声不吭,渐渐的,他的身体开始绷紧,呼吸也粗重起来,终于他压着嗓子叫:「然儿。」 

「怎么了,大哥?」 

我抬头才看到他眼睛里的火焰,不禁轻笑出声,大哥脸上微微发红。 

「大哥,你答应我几件事,我就帮你。」 

大哥看了看我,轻轻点头,脸更红了。 

「第一,我知大哥有很多事想问,我不会瞒大哥,也不会骗大哥。但是要等适当的时候才能说,大哥先不要问好吗?我保证不会让大哥等太久。」 

大哥点头,这世间哪里有永远的秘密。我叹了口气,忍不住想如果当初二哥不瞒我,不骗我,现在会怎样? 

「第二,请大哥不要怪二哥,黑堡也不要报复他,他现在已经很艰难了。」 

武林盟主也不好当,尤其是这个时候。二哥要对抗天衣教,大哥那些朋友对他也充满敌意,再加上我的绝情,他恐怕是焦头烂额,举步维艰。 

大哥睁开眼看着我,微一点头:「我会交待风良,还有唐繁和可问他们。」 

「第三,我们回黑堡后,请大哥让我来对付段铭枫,我绝对不能放过他。」 

大哥挑眉,深邃的目光闪了一下,坚毅的双唇轻扬,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好。」 

我粲然一笑,手滑进他的衣服,在敏感之处轻捏了两下,俯身在他耳边吐气:「第四——」 

大哥抽一口气,抓住我的手,咬牙道:「然儿,你又故意的整我是不是?到底还有多少条件?」 

我轻咬他的耳垂:「这是最后一条,我担心大哥的伤,所以一会儿大哥不许动,也不许出声,我可不想点大哥的|穴道,大哥现在没有还手之力哦。」 

大哥迟疑了一下,我坐起身拉开自己的衣衫,笑道:「大哥怕我么?大哥的身体这样,慕然心疼还来不及,哪敢搞鬼?」 

大哥又抽了一口气,眼中的火焰越烧越旺,终于点头。 

我轻巧地解开他的衣衫,小心避开伤口,贴上去,感动地亲吻,抚摸。这两天像做梦一样,这一刻才有了真实的感觉,大哥就在我身边。 

他的肌肤比从前粗糙了些,却一样有弹性,手感极好。我的手抚过他英俊刚毅的脸颊,形状优美的锁骨,宽阔温暖的胸膛,还有那柔韧的腰身,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探去。 

大哥的呼吸越来越粗,眼神也渐渐迷离,禁不住轻吟出声,又赶忙咬牙忍住。 

黑堡之主露出这样软弱和诱人的表情,让人好想欺负,我为自己的坏心羞愧,却忍不住想看他更诱人的表情。 

我握住他的坚挺揉捏抚弄,大哥咬住嘴唇,全身肌肉微微抖动,急喘几下,却垂下眼帘,还是不出声。 

好坚强的意志,明明身体火热,胯下坚硬如铁,还真的能不动,不出声,可是这意志让我好没成就感。 

我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又是懊恼,大哥在这方面都守信呢,活该难受。 

我轻吻他的唇:「大哥,我准你出声,不过不能大声哦。」 

他竟然还是一声不吭,浑身却已大汗淋漓,我不忍再逗他,柔声道:「别急,大哥,我这就帮你,你可以出声,别动就好。」 

放弃羞耻和矜持,我俯身含住他的欲望,尝试着吸吮了一下,大哥终于叫出声来?? 

※※※ 

翌日清晨,我坐在院中一边仔细研究唐繁辛苦找来的解毒方法,一边熬药,风良一瘸一拐地凑过来。 

「三少爷,堡主的毒真的无药可解了吗?」 

我拿扇子在火上扇了两下:「也许吧。」 

「怎会这样?那堡主的身体还能恢复吗?」风良坐在我身边,拿过我手中的扇子。 

「大哥的身体会和从前一样,只是若勉强运功,怕是——」我要了摇头,「风良也不要过于忧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 

「三少爷,堡主的伤还是次要,风良求你,再不要离开堡主了?他为你——」风良顿住,眼中竟浮上水气。 

我叹了口气,自己的确素行不良,也难怪风良不信我。 

「风良,虽然大哥一个字也未提,但我想得到这些日子他有多苦。也知道他不准你们和我说起,尤其是二哥害他的事。但是我都猜得到,你们伤成这样,那一战的惨烈可想而知,大哥不愿见我伤心而已。二哥他——唉,我怎么说你都不会原谅他,不说也罢。风良放心,无论如何,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大哥了,请风良信我。」 

楚风良喜动颜色:「我信,只要三少爷在身边,堡主不会武功也没关系。堡主今天可是春风得意呢,还是三少爷最厉害,妙手回春啊。」 

我笑,风良倒是对我很有信心,不过眼神和口气不对,怕是暗中取笑我吧。 

我看着他,正色道:「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大哥,从现在开始换我来保护他。」看到风良脸上的欣慰和眼中的得意,我缓缓笑开了,他顿时紧张起来。 

「所以,风良,现在你归我管,我要你做一件事,你最好马上开始做,否则的话——」 

「咳咳咳,胸口好痛,风良该回房了,请三少爷原谅。」他连扇子也来不及放下,起身就走。 

走得满快,看不出伤的那样重,只是干嘛龇牙裂嘴的,这家伙,腿上有伤还敢用跑的,我坏心地在他后面大声加上一句:「风良真是聪明,我想要你做的就是,回——房——休——息。」 

只听「碰」的一声,这一跤摔得还真实在。 

「楚大侠你怎么了?快来人啊——楚大侠摔倒了,快去叫长老。」 

「风良,就算你伤的重,也不会连走路都摔跤吧。你干嘛这个表情,那里不舒服?唐繁,唐繁,快来看看风良。」 

?? 

我小心地回房,把熬好的药递给大哥,大哥一口气喝下去,问:「风良又哪里得罪你了?」 

我关门,干笑:「好吵啊,这些人大惊小怪的,影响大哥休息了。」 

大哥叹口气:「风良有伤在身,然儿就别再戏弄他了。」 

他怕我没有分寸会伤到风良,真是的,我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吗? 

我拿开药碗,抱住他,笑道:「大哥,风良说大哥今天春风得意,说我妙手回春呢。」 

「你就为这个欺负他?」 

我轻咬大哥的唇,手滑进他的衣襟。 

「这还不够吗?他冤枉我呢,我是让大哥春风得意,可是,不——是——用——手。大哥说,他是不是该罚?还是——大哥更喜欢我用手。」 

「你——」大哥瞬间连脖子都红了,我吻住他的唇不让他开口。 

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 

「堡主,风良没——天啊,怎么又是我——楚风良,你敢害我,给我出来。」 

一个人影冲进来,又急速冲了出去,倒是知道把门关上。大哥瞪起眼,我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个唐繁,我敢肯定,这次是他故意的。 

 

 

 

第三章 

 

一个月后,我们启程回黑堡。 

楚风良和楚风奇的伤都基本好了,大哥也行动自如。唐门和丐帮事忙,大哥没有要唐繁和莫可问相随。 

这些日子,天衣教的逼的很紧,二哥和段铭枫都无暇顾及我们,我知道这是东篱在帮我,东篱走后,忆君来过一次,送来一些珍贵的伤药,我给东篱写了一封信,托忆君带回。 

信中没有提大哥的毒,我已欠他太多,大哥是我的责任,不能再麻烦他了。何况,连唐繁和莫可问都能看出来,大哥又怎会不知道东篱对我的感情?大哥的骄傲必定让他宁愿武功全失,也不愿接受东篱的帮助,我又何苦让大哥难受? 

二哥这个武林盟主的确是举步维艰,唐繁和莫可问虽答应不为难他,可是也决不肯帮他,何况天衣教并没有针对唐门和丐帮。 

记得东篱说过,二十年前的大难,也与天衣教当初太过激进,招致各大门派嫉恨和害怕有关。所以东篱对与当年之事无关的门派,都以怀柔的策略为主,甚至有时会出手相助。所以这次天衣教的名声并不太恶,也有很多门派支援。 

这样二哥就更难了,对手如此强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