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穑俊

段铭枫不走了,反而一脸凶恶的逼近:「你来干嘛?看我笑话吗?你不怕我了吗?」 

我大笑:「段王爷,你现在武功不如我,该你怕我才对,你最好小心一点,我对讨厌的人可是不会留情的。」 

段铭枫咬牙道:「那就试一试好了。」 

我摇着手笑道:「别,算我怕你还不行吗?我说段王爷,你还是笑起来的样子比较正常,现在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说罢喘了几口气,这个混蛋,累死我了,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又拍了拍旁边的大石。 

段铭枫犹豫一下,坐下。 

「你不是讨厌我的笑吗?」 

「是挺讨厌的,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这个人的笑容真是讨厌,有一天我一定让他笑不出来。」我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随手划着。 

「是吗?你第一次见我就讨厌我了,真不公平啊。」 

「你呢,你第一次见我时想什么?」 

段铭枫凝神沈思,却不说话。 

「不敢说吗?段王爷脸皮那么厚,怕什么?」 

段铭枫突然笑起来:「小然儿,你就这样劝解我?你要是关心我,应该温柔一点才对。」 

谁关心他,我打了个冷颤:「我方才说错了,你还是不笑的好。」 

段铭枫却笑得更大声,凑近我道:「小然儿冷吗?要不要我帮你取暖?」 

我踢他一脚:「好啊,马上去生一堆火来,我要冻死了。」 

「我哪会生火?为何不是你去?」 

「要不是你无缘无故跑出来,我现在正靠在大哥怀里烤火,哪里会在这挨饿受冻?」 

「无缘无故?你还真会说,是你不停的招惹我。」 

「我招惹你你就上当啊,看你挺聪明的,怎么这么笨?」 

「你——」段铭枫一顿,黑暗中目光一闪,忽又笑起来:「小然儿可以靠在我怀里取暖,我没意见。」 

这人还真难缠,根本不值得同情,真想狠狠揍他一顿,方才干嘛头脑一热追出来,自讨苦吃。我在这咬牙,他却只是笑。更过分的是居然站起来脱下外衣,真的伸手要抱我。 

我不禁火冒三丈,跳起来冲他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到没有力气挥拳,坐到一边捂着胸口喘气为止。 

半晌,段铭枫慢慢爬起来,递过外衣:「披上吧,小心着凉。」 

我一愣,不禁脸上一红,原来他是要把外衣给我披上,却被我一阵暴打。 

看着他鼻青脸肿,委屈万分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段铭枫冷哼一声,看我笑得不气不接下气,也不禁笑了。 

好半天我才忍住笑,他看着我,目光炯炯:「和解了?」 

我不理他,转身就走,段铭枫跟在后面,口中念念有词:「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折断了我三根手指,害我中毒,还要被师兄骂,你害我——」 

他突然停下脚步,语气变轻。 

「我还怎样害你,怎么不说了?」 

段铭枫叹了口气:「你害我把你放在心上,时时想着,可是你却恨我,讨厌我。」 

「那是你活该!」 

段铭枫笑不可抑:「小然儿生气的样子真是好看,我都看不够,怎么办?」 

我皮笑肉不笑:「段王爷笑起来的样子真是欠揍,等我有力气时你再笑好吗?」 

段铭枫悠然道:「我发现小然儿嘴硬的时候心却软,嘴越甜心就越狠,是不是?」 

我闻言一怔。 

他又道:「有时候你的笑容会让人心酸,为什么会这样?小然儿吃过很多苦是不是?师兄说只有在苦难中长大的人,才会有那种笑容,才会有那种机智。我以前不知道,还欺负你,也难怪你恨我。你可以继续恨我,可是我以后会对你好。」 

我沉默了片刻,回头看着他。 

「段王爷,你不是这样的人,骗骗疼你的师兄还可以,可你骗不了我。装可怜是行不通的,想感动我也不可能。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也不是你的本性,你就该是狂妄的,你有狂妄的能力,你就该是骄傲的,你有骄傲的本钱,继续做你玩世不恭、狂妄任性、犀利狡诈的段王爷吧,你不必为任何人委屈自己。」 

段铭枫也沉默了片刻,深深看着我:「你既知道我在演戏,为何还要来找我?」 

「如果你不说那些话,我或许还会陪你演下去。可是——听了你的话,我真的有些感动。很可笑是吧,明知是假的,可是当别人说到心坎里,还是忍不住辛酸。段王爷,你只是说说而已,你不了解什么是苦难,却让我感到难过,我没有办法陪你演下去。」 

「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否则也不会这样——」 

我叹了口气:「当初在安平王府见到你,你是无心的,毫无顾忌的,你不关心任何人,所有的人在你眼中都只是供你取乐的玩偶,我很气愤,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能够高高在上地欣赏别人的痛苦,于是想要把你拉下来,想要欣赏你的痛苦。那时我就错了,事实上我只是用你来缓解我的愤怒和痛苦。后来发现你并不是如我所想的纨绔子弟,你有心计,有智谋,有能力,拥有傲视一切的本领和俯仰天地的气魄,所以你也是寂寞的。」 

段铭枫苦笑:「小然儿把我说得这么好,让我很不适应呢。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喜欢我?我现在有心了,已经不能高高在上地欣赏别人的痛苦,因为我为你而痛苦。」 

「所以说我错了,我不该把你拉下来,因为我不可能爱你,我打击了你,也同时解除了你的寂寞,让你把我放在心里,这是你我共同的悲哀。」 

段铭枫仰天长笑:「不错,在安平王府你伤了我,我没有生气,反而欣喜若狂,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永远不会放开你,即使和你缠斗一生我也认了。我可没有觉得悲哀,为你,即使是痛苦,我也甘之如饴。终于有一个人能让我关心重视、抛不开放不下,费尽心机却得不到,小然儿,你说我能放吗?不仅不能放,我还要紧紧抓住,你等着我缠你一辈子吧,我可是不择手段的。除非——你爱上我,说不定等我腻了就会放开你。」 

我笑,这人还真是狂妄得理所当然。 

「不过,以我对你越来越着迷的程度,可能永远都不会腻呢。小然儿,你要怎么办呢?」 

遇上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办法?我仰天长叹:「老天爷,来一个雷把这人劈死吧,要么干脆把我劈死,否则我要头痛一辈子了。」 

段铭枫又是一阵大笑:「小然儿,你怎么能这样可爱?」 

话未说完就听见一阵像是雷声的巨响,我们互看一眼,同时大笑。 

有时候可敬的敌人比朋友更难得,有这样的一个人,我也不会寂寞了。那响声是焰火,原来竟快要过年了。这大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我,也变了。 

※※※ 

回去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他们几人都在等。当我披着段铭枫的外衣,而段铭枫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跟在后面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我是一脸笑意,段铭枫却一脸的暧昧。 

大哥阴沉着脸,看我片刻,一言不发把衣服还给段铭枫,将快冻僵的我揽进怀里。 

楚风良喃喃道:「好奇怪。」 

楚风奇虽然没有说话,却皱眉上下打量我们。 

杜长亭心疼的看着小师弟,又不好说什么,只有连连叹气。 

看到他的表情,我又忍不住捧腹大笑,段铭枫也笑,却是龇牙裂嘴,便笑边抽气,还不时偷眼看我。这人玩上瘾了吗? 

却见杜长亭松了口气:「他们总算和解了。」 

我和段铭枫互看一眼,又同时爆出大笑。我蹲下身去,笑的肚子都疼了,段铭枫则笑得坐在地上不能起身。 

大哥抱起我,看他英俊的脸上如罩了一层寒冰,目光辛辣似有火焰跳动,我才知不好,刚要装出可怜相博取同情,却听杜长亭又道:「两个都是宠坏的孩子,这样做朋友多好,总胜过互相伤害争斗,得放手时就放手啊。」 

我搂着大哥的脖子又笑起来,任大哥寒着脸把我拖上楼,扔在床上,我都无暇顾及,只听外面段铭枫的声音隐约传来:「大师兄,求你不要再开口,我不行了,哎呀,肚子疼,笑死了??」 

然后大哥森冷的声音传来:「段铭枫让你高兴成这样吗?你明天不用起床了。」 

※※※ 

一路相安无事,除了段铭枫时常把风良气得七窍生烟,除了杜长亭经常一脸正经地说出爆笑的话考验我的肚皮,除了大哥经常吃醋让我下不了床,除了我再次不小心又把段铭枫揍了个半死?? 

半个月后我们来到岳阳,住在一个清幽的院落,两天之后找到了那个杨廷彦。 

按理说应该高兴,我却没由来的不安起来。 

「毒手之王」并不难找,为何以情报网闻名天下黑堡竟不知?还是大哥知道却不想找他解毒。似乎有什么不对,心中满是迷雾,我却不能拨开。 

那杨廷彦是一个清瘦冷峻的中年人,一双深邃的眼睛,凌厉的眼神似乎能洞察一切。杜长亭表明身份和来意,却没有提我和大哥的身份,杨廷彦一口答应,将我们让进屋里。 

但是当他替段铭枫诊治时却突然脸色大变,问道:「这毒是何人所下?」 

杜长亭忙问:「是否可解?」 

杨廷彦眼中精光大盛:「何人所下?」 

杜长亭看我一眼刚要开口,段铭枫忽道:「说来惭愧,我和这位兄台一同外出,回来时却同中此毒,都不知是何人、何时所下。」 

杨廷彦沈思片刻,道:「我不解此毒。」 

杜长亭道:「请前辈看在大理段氏的面子上——」 

杨廷彦厉声道:「若不是大理段氏于我有恩,你们哪里还有命在。快滚!」 

「前辈,你——」 

「滚!」 

杨廷彦竟是丝毫不讲情面,将我们赶出门外。杜长亭在屋外恳求了半天也无用。段铭枫上下打量我,不知在想什么? 

我突然有些紧张,紧紧抓着大哥的手,却不敢看他。这人难道和三夫人有关,他可知道我的身份?大哥也知道了吗? 

杜长亭走过来叹道:「按说不应如此,三少爷,你的这个『情根深种』之毒有什么——」 

「杜大侠!」 

「大师兄!」 

大哥和段铭枫同时开口,却已然晚了。 

房门突然打开,杨廷彦几步冲到我面前,厉声喝问:「这毒是从何而来?」 

我恭敬地说:「是晚辈自己炼制的。」 

「不可能,快说!」 

看他声色俱厉,我不禁退后一步,大哥伸臂揽住我。 

风良和风奇双双抢上,杜长亭忙拦住:「不可,杨前辈没有恶意。」 

我站直身体,冲杨廷彦深施一礼:「的确是晚辈自己炼制的,我没有必要欺骗前辈。」 

杨廷彦哼了一声,冷笑:「我最恨人撒谎骗我,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模样,竟如此大胆。」 

说着一把扯下我的面纱,好快的身手,我不及躲闪。 

他一看到我的脸却突然呆住,浑身颤抖,喃喃道:「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你是——」 

我叹,他一定认识我的父亲,看他激动地样子,想是当年和父亲很熟。 

我在大哥手上写「不要讲话」,然后问道:「前辈可是认得先父。」 

听到「先父」两个字,杨廷彦身体一震,神情大恸。 

「看到你,我还以为他仍活着,原来,原来——二十几年了,他若活着,他若活着——」说着竟流下泪来。 

大哥皱眉看我,我叹了口气,冲他抱歉一笑。 

是我的错,因顾及东篱,一直没将身世告诉大哥,本想回到黑堡再慢慢告知,没想到节外生枝,遇到父亲的故人。 

我不想和杨廷彦在往事上过多纠缠,上前恳求道:「既然前辈认得先父,就请前辈看在先父的面子上,为他们解毒。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不小心害他们中毒,心中非常愧疚。」 

杨廷彦却不说活,只是定定的看着我。 

大哥拉住我:「然儿,我们走吧,不必解毒了。」 

杨廷彦又是一震:「然儿,你叫然——」 

「晚辈名唤慕然,前辈若执意不肯为他们解毒,晚辈也不能强求,就此告辞。」 

「慕然,慕然,好啊,你合该叫这个名字。」 

我又叹了口气,他的心思全在父亲身上,可能根本没听见我后面的话,于是我大声说:「大哥,我们走吧。」心中暗道,我就不信你肯让我走。 

杨廷彦一听此话,竟连退两步,忽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大哭:「大哥,大哥,他也叫我大哥啊——」 

见他如此,那几人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我又道:「前辈,慕然告辞了。」 

大哥拉着我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就听身后有人道:「等一下。」 

杨廷彦终于平静下来:「你们留下来,明天早晨来找我」说完转身进屋。 

那个小岛也不小,却只有杨廷彦一人一屋,我们只好找了个空地,搭起几间简单的木屋住下。 

这些人习惯养尊处优,一呼百应,何曾干过这种活,搭好之后每个人的累的半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