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个小岛也不小,却只有杨廷彦一人一屋,我们只好找了个空地,搭起几间简单的木屋住下。 

这些人习惯养尊处优,一呼百应,何曾干过这种活,搭好之后每个人的累的半死,早早便安歇了。 

我靠在大哥身上,轻声道:「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只是还没来及说。」 

「我知道。」 

「大哥生气了?我不知该如何说,此事,此事——唉,也罢,我现在就告诉大哥好了,也省得让我们都难受。大哥一定要记住,慕然什么都不在乎,只想和大哥在一起,大哥也什么都不要在乎好不好?」 

和二哥的切肤之痛让我知道,纵然是善意的隐瞒,有时候也会为感情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 

大哥目光炯炯,抱紧我亲吻:「大哥只在乎然儿,你今天累了,先不要说,我们睡吧。」却在我身上写:有人偷听。 

「好,慕然还真的困了,反正日子长着呢,以后再说也好。」 

我边说边在大哥身上写:杨廷彦? 

大哥写:不止。 

应该还有段铭枫吧,就不知有没有杜长亭,我笑了,写道:大哥记住,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是苏常青的儿子。 

大哥点头,不再写,也不再说话。 

我知道他没有睡,我也睡不着,大哥应该也猜到一些,他知道了多少呢? 

我的父亲,「嫣然公子」是个怎样的人呢?那杨廷彦二十几年后仍对他念念不忘,如痴如狂。他一定有倾倒众生的风姿吧。 

 

 

第五章 

 

第二天,杨廷彦开始为他们解毒,但是据他说解药需要用「琉璃果」做药引,此果生长在雪山绝壁之上,晶莹剔透,五颜六色,故称为「琉璃果」。 

要解「情根深种」之毒要用最罕见的「赤琉璃」才行。 

杜长亭和楚风良即刻动身前去找寻此物,大哥、段铭枫和楚风奇留在这里。 

杨廷彦要我去帮他炼制解药。 

大哥看着我,摇了摇头。我要大哥放心,随他前往。 

杨廷彦炼药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山洞,洞内曲折幽深,机关重重,穿过山洞,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地方不大,却是遍地的桃树,最少有几百株,花团锦簇,落英缤纷,一时之间彷佛进入了传说中的桃花源。其间小桥流水,潺潺而响,水面似有薄雾蒸腾,竟是温泉,也使得这里暖意融融,如梦如幻。一洞外的寒冷和萧瑟成为鲜明的对比。 

我喃喃道:「真是洞天福地,人间仙境。」 

却见桃林深处,竟有两间小屋,心中若有所悟。 

杨廷彦一言不发,径自进入屋内,痴痴看着墙上的画像。 

我抬头,震惊地睁大眼,那是——那是——我的父亲吧? 

看到他,我终于知道为何东篱说:「舅舅是天下最美的人,他的容貌,任何人只一眼就永远也不能忘。」 

这样的绝代风华谁能忘记啊?不知这画者是何人,竟能将他的绝世风姿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 

他斜倚着一棵柳树,体态怡然,混合了少年的纯净和青年的英气的神情,既含蓄又自然。 

精致的面庞如同白玉雕成,光洁饱满的额头下面是修长的眉,以完美的弧度斜插入鬓,挺秀的鼻子勾勒出圆润的线条,丰润的双唇俏皮的弯起,绝美的笑容令人失神。 

他有一双美丽而温润的眼睛,乌黑晶亮的眸子彷佛蒙着一层如月之清辉的朦胧,却又隐隐带着一丝顽皮,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着迷的看着他的眼睛,不禁想,这双明眸当年是怎样善睐啊,不知在不经意间勾去了多少人的魂魄? 

他的美无法用言语形容,宛如神仙中人。 

我和他只是容貌相似罢了,他的风姿却是只一眼就能让人忘记一切。 

杨廷彦看着画像,嘴角含笑,眼中爱怜横溢。 

「当年我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却只是一个少年。偶然的相遇,我一眼就识破他的易容,还破解了他的毒,揭下面具那一刻,我就知道从此万劫不复了。他却不知我的心思,缠着我教他,还要拜师,我自然不肯,于是他叫我大哥,那时他当我是长辈一样尊敬。我带他到这里,用尽所有心思宠着他,让他渐渐喜欢我,慢慢的,他对我越来越随意,甚至连大哥也不叫了,叫我『彦』。他笑起来的时候,天地都会失色,于是我为他炼制『嫣然』之毒,叫他『然』。他在这里住了整整一年,那一年的光阴——」 

杨廷彦闭上眼,脸上浮现出沈醉的笑容,渐渐地笑容敛去,露出痛苦的神色。 

「我不该让他出去的,应该一辈子将他留在这里,哪怕是囚禁起来。那样他就不会遇到那个人。他什么都不在乎,那样的潇洒,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却为救那人不惜耗尽心力,为了那人不惜与我决裂,他宁死也要随那人去,我留不住。」杨廷彦缓缓坐下,双手掩面:「他那样毅然决然,不顾一切,谁又能留得住啊?」 

我暗自冷笑,不以为然。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父亲根本不会喜欢他,一切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哼!还说哪怕是囚禁起来,他其实真的囚禁过父亲吧!否则那洞中哪里会有这些机关?只是不知为何没有成功罢了。 

等了一会儿,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痴痴地看,如同泥塑的雕像。 

我忧心大哥,问道:「前辈带我到此处并不是为了炼制解药,那『琉璃果』也是前辈编的吧?」 

杨廷彦抬头,冷哼一声:「『情根深种』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要解何须那么麻烦?」 

「那么前辈是想问我『情根深种』从何而来?」 

「我知道那毒是谁的,只想知道她和你是什么关系?现在何处?」 

「她是我姨妈,已经去世了。」 

「姨妈,姨妈,哈哈,她将然从这里放走,原来也是一场空啊,却便宜了另一个人。」 

见我不说话,杨廷彦问:「你不好奇吗?你不想知道你的母亲和姨妈与我的关系?」 

「她们不是你的师妹,就是你的弟子,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你还肯为大哥解毒吗?」 

「你连性格都和他很像,什么可以不管,什么都可以不顾,一心一意只为那个人。」杨廷彦深深看着我,眼神难解:「我猜你连父亲的死也不在乎?」 

我昂起头:「上一代的事,与我无关。何况那是父亲的选择,对与错都由他自己承担。」 

「没想到你比他更洒脱,我会为你大哥解毒,但是要看你有多想让你的宝贝大哥恢复。」 

杨廷彦痴痴看着我的脸。 

我心中厌恶,皱了皱眉:「他恢复也好,不能恢复也好,反正我陪着他,前辈要治就治,不治我们就告辞了。今后我慢慢想办法,也一定能治好他。」 

杨廷彦大笑起来,眼中却有水光浮动:「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啊。好,你对他如此,他对你呢?他又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 

「这与你无关,你要是伤了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讨厌此人,父亲应该是待他如兄如父,他却别有用心,甚至意图囚禁他,苏常青虽然可恨,但此人也非善类,他把我留在这里恐怕不安好心。从相貌上,大哥像苏常青多一些,不过性格上二哥更像。他会看出来吗? 

不行,我们要尽快离开才是。 

却听杨廷彦冷笑道:「落岫山庄的三少爷,这两年在江湖上很有名呢,果然是名不虚传。」 

我身体一震,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叫慕然不是吗?这个名字江湖中人谁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你竟是他的儿子。」 

「你要怎样?」 

杨廷彦盯着我的脸:「我不会对你怎样,但是听说苏常青的二儿子也当上武林盟主,他的大儿子应该就是你称为大哥的人吧,黑堡之主,名头倒是很响,就不知——哼,听说他们都对你爱渝性命,你说我要怎么办?」 

我低头不语,他把手放在桌子上轻敲,恶意地笑:「我新炼了一种毒,正愁没有人试药,由你来选让谁试如何?大哥还是二哥?」 

我一震,抬起头淡笑着一字一字地说:「你不如苏常青。」 

杨廷彦霍地站起身,面目狰狞,目光狠厉:「你竟然替他说话!」 

我欣然一笑,缓缓道:「难道我还替你说话不成。你二十多年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吗?你不如他,心计不如他,武功不如他,江湖地位不如他,相貌风度就差的更远了,父亲怎么会喜欢你?」 

杨廷彦脸色越来越白,大吼:「住口!」 

我冷笑:「你当父亲看不出你居心叵测吗?看你可怜,哄着你玩儿罢了,你偌大年纪却为老不尊,还妄想用这里困住他,他叫你『大哥』的时候,一定眼含讥笑吧!叫你『彦』的时候说不定会因憋笑憋出内伤来。怪不得他一有机会马上就离开这里,别说是苏常青,随便一个人都比你强。我真佩服父亲,竟能在这里住一年,若是我,怕是一天也住不了,看到你,我连饭都吃不下,怕要生生饿死。」 

「你住口!」 

杨廷彦大叫一声,向我冲过来,抬掌便打,我含笑看着他,他的手堪堪到我面前,又硬生生收住,面色惨白,目中已有泪光闪动。 

「然,你是这样看我的吗?你这样讨厌我吗?」 

我暗道可惜,早知他必不肯为大哥解毒,我已有防备。他这一掌打上便中了『情根深种』,只要能见他如何解毒,我便也能解大哥的毒。 

这人对父亲用情真的很深,我这样激他都不舍得一指加害,反使自身心神大乱。 

本来还有些可怜他,可是他竟然想伤害大哥和二哥,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我微笑道:「我还能怎样看你?你心胸狭窄,目光短浅,行事也不够光明磊落,凭什么要我喜欢你,我喜欢的人只有苏常青,就算他骗我,我还是喜欢他,永远不会是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今日放了我们便罢,否则,我便和你恩断情绝,永世不见。」 

「恩断情绝,永世不见!」他身体摇晃着,似站都站不稳了,「当年你这样说,今日还是这样说,你就那么恨我吗?只因为我伤了那人,我对你的好你都——」说着一口血喷出,染红了前襟。 

那一瞬间,我的暗器已然出手,是唐繁自创的『繁花似锦』,用的是纯金做成的花瓣。他当日教我时自夸这一招已胜过唐门最有名的『漫天花雨』。这些花瓣什么形状都有,闪闪发光,在空中互相磕碰之间,改变成难测的路线,让人难以预料,同时发出悦耳的声响,晃人耳目,可谓防不胜防。 

我一招既出,飞身跃出屋外,一径狂奔,绕过桃林,眼看来到洞口,一个人影如大鹏展翅一般从我头上掠过,挡在身前,冷笑连连,正是杨廷彦。 

我忙剎住脚步,直觉喉咙发疼,气喘吁吁的弯下腰,生平第一次恨当初为何没好好练武。 

杨廷彦当啷啷将我的暗器仍在地上:「你内力太差,白白糟蹋了好招数。」 

我干脆坐下来,笑道:「慕然认输了。」 

此人武功强我太多,用毒的功夫更是远高于我,方才失手,他也定不会再上我的当,不认输又能如何? 

杨廷彦脸色变幻不定,几次要上前动手,又咬牙忍住,恨恨道:「你太像他了,我不能对你如何,但是我却决不能放过苏常青的儿子。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取了他性命,看你还有何话说?」 

我笑道:「我等在这里又何妨?他一定会来救我,杨前辈,别说我没劝你,黑堡之主没那么好对付。」 

杨廷彦冷哼一声:「他现在武功全失,你还相信他能救你。」 

「当然能,我既爱他,便信他,他说会保护我,就能做到。他当日把命交到我手上,我今日也把命交给他好了。」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好,还伸了个懒腰。 

杨廷彦气白了脸,厉声道:「他是你仇人之子。」 

我更笑:「你怎知父亲不是自愿死在苏常青手上?他的仇早就报了,而且是亲手报的,还有什么比害死自己所爱的人更痛苦呢?而且父亲留下我,让苏常青日日看着,时时刻刻提醒他。这一点,父亲比我狠。」 

杨廷彦脸色愈发难看,咬牙道:「好,我倒要会会这黑堡之主。你最好不要妄图逃走,洞中的机关会要你的命。」 

见他要走,我叹:「大哥,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话音未落,就听一声长笑,大哥从洞口走出,冲惊疑不定的杨廷彦一拱手:「前辈成名几十年,何苦为难故人之子。」 

我笑道:「段王爷,洞里不闷吗?」 

段铭枫大笑着走出来:「小然儿是在关心我吗?难道你爱上我了?」 

我又笑又叹:「怎么得了,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需不需要我替你去去薄?」 

段铭枫还要再说,杨廷彦忽道:「你们怎么进来的?难道你们解了『情根深种』之毒?」 

我也很惊讶:「大哥,真的解了吗?如何解的?」 

大哥含笑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