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终于明白,一切都只能以大哥的意愿存在,不能反抗,甚至说不出一句他的不对,只能说他以德报怨。他帮了所有人不是吗?免去了武林浩劫,维护了江湖安定,他轻而易举的就做到了这一切,而且丝毫不居功。 

东篱深深地看着我:「慕然,你是真的心甘情愿选择他的吗?在知道一切之后。」 

不心甘情愿又能如何?如今唯有庆幸在我是真的爱他,我坚定的点头。 

「是真的,没有勉强,我是真的不能离开他了。」 

东篱叹息:「慕然说的是不能,而不是不愿离开他,纵然如此,慕然心里就没有不甘、不平和委屈,就没有想哭?」 

我的眼泪流下来:「有,我再爱他,被这样对待,又怎会没有情绪?可是——」 

东篱揽紧我:「可是这些情绪却无法对他宣泄,对不对?那就在我这里尽情的宣泄吧,然后做回那个爱笑的你,你的泪让人心碎。慕然,还记得我的话吗?」 

我抬头看他,他一笑,曼声道:「慕然是水,水有百态,或湖或江或海或小溪,或雨或雪或冰或霜露,在哪里都能随遇而安,都能呈现出极致的美。慕然不管过的多么艰难,都会笑着面对,从不记恨,也从不自寻烦恼。」 

我喃喃道:「随遇而安,不错,我原是这样的人。当不平的命运压下来,我会极力抗争,实在抗争不了,我会认命,然后——」 

东篱轻轻抹去我的泪,柔声道:「然后再尽力让自己幸福。慕然,你的坚韧无人可比。放开一切,不要再牵挂任何人,包括我,包括你二哥。再不要管别人,只想着他就好,其它的都忘掉吧。认定除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和你不相干。只要你能做到,他就再不会对你用手段,他会达成你的一切愿望,让你随心所欲的生活。」 

我笑了,坚定地点头:「东篱放心,我会幸福的。有时候我想,我实在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二哥宠我,东篱知我,段铭枫最会哄我开心,我都喜欢。大哥用这种方法禁锢我,也没有错,我太贪心了,虽爱极大哥,却总妄想得到一切的关爱和快乐,大哥也很辛苦,他也不愿如此的。我愿该一心一意待他。东篱此来只是劝我宽心的,是不是?那你又何必半夜站在门外,让他生气。」 

东篱也笑:「他若不生气,我的气要怎么消啊,他还能对我怎样?只要慕然回去安抚一下,他很快就会消气的。好了,你这样我也放心了。慕然答应我以后都要这样笑,不要再掉眼泪。你累了,睡一会儿吧,天亮了我叫你。」 

我闭上眼,喃喃地说:「东篱,那个人很好的,给他一个机会吧。」 

东篱轻拍我的背:「还要操心,快睡吧。」 

可是,蜡烛已燃尽,天快亮了。 

听到第一声公鸡打鸣,我睁开眼,抱住东篱叫:「东篱,东篱。」 

东篱笑了,拉我起身:「等他对我的心结消了,我再去看你。」然后紧抱了我一下,轻道:「去吧。」 

我点头,跑开几步,又不禁恋恋回头看去,东篱含笑而立,衣衫飘动,俊美的脸在晨风中温柔宁静如最圣洁的神祗,但是当眼帘轻垂之时,那轻轻滑落脸颊的晶莹剔透,是泪么? 

东篱,东篱,你强忍痛苦却只为来劝我,只为要让我幸福,你的笑与泪都让我心酸啊。你为何要这么好?你要我如何不思念?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 

虽渊云之墨妙,严乐之笔精,金闺之诸彦,兰台之群英,赋有凌云之称,辨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者乎? 

我更加说不出,只觉心中闷痛,如压了一块千斤重的大石。 

东篱,东篱,今日一别,不知何日能见? 

见我回头,东篱加深笑容,冲我摆摆手,还是学我常州那夜离开时的动作。 

我含泪而笑,不能再留恋了,否则东篱会更放不开。我也潇洒地摆摆手,转身急奔。 

※※※ 

太阳缓缓升起,一夜过去,大哥他气坏了吧? 

我不顾一切,发足狂奔,一口气跑到所住院落门口,只觉胸口更加疼痛,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双腿绵软,浑身无力,只得手扶门框努力调整呼吸。 

大哥激动起来就没完没了,昨日一个下午的抵死缠绵,已将体力耗尽,夜里犯了心疾,又未得休息,再加上此番奔波,我的身体哪里禁得住如此折腾? 

不由苦笑,明知大哥即使再气,也不舍真的责罚于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狂奔,只是不愿大哥多伤心一刻,只想早一点儿让他安心。 

「小然儿,干嘛跑这么急?」 

这家伙起的很早啊,我瞥他一眼,没有力气瞪,也没有力气回话。 

「夜里私会情人,还敢回来得这么晚?」段铭枫揶揄着走近,突然皱起眉:「你没事吧?小然儿,你的脸色很不好,要不要我扶你回去?」 

我眼前又一阵发黑,手抚胸口,勉强道:「不用。」 

段铭枫伸手要扶,我下意识一退,脚下无力,摇晃两下,便要摔倒。恍惚间只觉身上一暖,已落入熟悉的怀抱。 

我笑,轻唤:「大哥。」闭上眼,安然睡去。 

大哥把我放到床上时,我已醒了,只是懒得睁眼。 

大哥轻抚我的胸口,叹道:「你为他这样伤心吗?」 

我笑,从怀里拿出东篱昨夜给的药,大哥喂我服下。 

我半玻ё叛郏衅蘖Φ氐溃骸副看蟾纾饺徊皇侵挥猩诵牟呕岱覆。沂潜荒憷鄣模阕蛱旌廖藿谥疲刍滴伊恕!埂

大哥抚着我的手顿了一下,脸上微微发红,却怒到:「那你还要这样狂奔,你若再敢轻忽自己的身体,我——」却说不下去。 

他其实拿我也没有办法,我更笑,轻道:「大哥,我想你。」 

大哥的手又是一顿,摒住了呼吸。 

我又道:「只离开一会儿,可我还是想你,大哥,我想我永远都离不开你了,再不要担心了好吗?」 

大哥长出一口气,揽我入怀,轻叹:「看来我要感谢东篱。」 

我不满:「大哥为何叹息?难道你——」 

大哥吻我一下:「我从不知太幸福了,也会想叹气。然儿,大哥不叹气又能如何呢?我恨不得将你狠狠压在身下,把你揉进我的身体,可是——」他垂下眼,掩去目中的火焰,又叹了口气:「然儿太累了,好好睡一觉,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最后一句有些咬牙呢,好酸,我笑:「大哥,你做的永远不会比东篱做得好吃,不要去,抱我一会就好。」 

大哥哭笑不得,无奈道:「总有一天会被你气死。」 

在床上消磨了一天,早饭和午餐都是大哥一口一口喂我吃的。 

风良取笑说像养小猪,我点头同意,大笔一挥,写下「猪圈」两个字,要风良挂在黑堡大门口,否则我就不住进去,风良拿着那两个字求告无门,不知到哪里哭去了。 

大哥再一次哭笑不得,捏着我的脸道:「我要先小心别让风良被你欺负死。」 

吃晚饭的时候,我神采奕奕的晃出来,杜长亭向我们告辞,段铭枫却只是含笑看我,却不说话。 

风良白了他一眼,问道:「杜大侠和令师弟何时启程?」令师弟三个字咬得很重。 

杜长亭有些无奈的看了看段铭枫,支吾了两声。 

段铭枫悠然道:「我记得曾有人问我是不是想到黑堡做客,小然儿,你记得吗?」 

我眨眨眼,作茫然状:「没印象,谁说的?风良,一定是你,只你最会招惹麻烦。」 

风良涨红脸,却不敢反驳。 

段铭枫大笑:「他的话我哪会记得,只有小然儿你的话我可是一句都不能忘呢?」 

这家伙,真是狂妄的可以,还敢对我调笑。偷眼看去,大哥连眼皮都没有抬,默默为我夹菜。我暗道不好,大哥越平静,就表示他越怒。 

「对不起,段王爷,都怪慕然忘记了。段王爷想去黑堡,是我们的荣幸,但是我们还未打算回去,只好请段王爷日后再光临了。」 

段铭枫冲我眨眼:「小然儿想去落岫山庄见你的亲亲二哥是不是?正好我也要去。」 

我气结,大哥冲我摇头,微微一笑,似乎在说:「人家不领情。」 

我不禁头上冒汗,心中暗恨,段铭枫,你这一句话,不知要害多少人? 

刚要开口,杜长亭急道:「小师弟,不要妄语。」又向大哥道:「堡主,师弟他口无遮拦,请堡主不要怪他。」 

楚风良冷笑:「段王爷还怕别人怪吗?」 

好个楚风良,落井下石,恐天下不乱吗?我气愤地瞟了他一眼。 

「段王爷若去落岫山庄,请代我和大哥问候二哥,我们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我拉起大哥,向杜长亭告辞。 

走到门口,却听段铭枫道:「小然儿,你最少也要给我和沈东篱一样的待遇吧,我们也来个秉烛夜谈如何?再加上深情的拥抱就更好了,昨夜你和沈东篱相拥而眠了一个晚上吧?」 

杜长亭用力拉他,表情惶急,大哥还是不动声色。楚风良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大哥,目光闪动,笑得幸灾乐祸。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我还不知道。 

「小然儿,你今晨回来的时候眼睛似乎都哭肿了,那么舍不得沈东篱吗?」 

这个笨蛋,就分不清轻重缓急吗?我忍无可忍,深吸一口气,大叫:「段铭枫,你跟我过来。」然后对大哥道:「大哥,等我一会儿。」 

大哥点头,我快步走了出去,段铭枫在后面跟着,不时低笑。 

※※※ 

傍晚的洞庭湖映着落日的余晖,更加浩瀚迂回,湖中岛屿迷蒙,山峦突兀,渔帆点点,芦叶青青,水天一色,鸥鹭翔飞。 

看着眼前的美景,胸中郁闷顿消,我叹了一口气:「段王爷,你明知他——,唉,你又何苦如此?」 

段铭枫悠然道:「反正他也不会放过我,你道他不知我在山洞中占了你的便宜吗?何况,小然儿第一次为我担心呢,就是死也值了。」 

我哭笑不得:「我又不喜欢你,你有什么值的?你那么聪明,为何分不清轻重?」 

段铭枫笑着晃晃曾被我掰断的手指:「你若不喜欢我,就不会为我担心,对不相干的人,你的心肠可是硬的可以呢。」 

我叹道:「算了,我也不劝你了,也许只有你这种人才能做到随心所欲,永远以自己为中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计后果,不管他人,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你呢。」 

段铭枫大笑:「还是小然儿了解我,我可不像沈东篱那么好打发,我说了缠你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一天都不会少。你不觉得吗,其实我们两个很合适,你最向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不是吗?」 

这人虽玩世不恭,却真的很敏锐,他其实也很了解我,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和别人不同。 

我正色道:「一旦心中有了牵挂的人,就永远不可能无拘无束了。段铭枫,如果让我选一个玩伴,我会选你,但是我永远不会爱上你。我已经有了大哥,不可能再爱别人了。」 

说到大哥,我不禁微笑,眼神也放柔。 

段铭枫道:「不错,我也不能无拘无束了,全是为你,若你能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一眼,我就是——罢了,玩伴就玩伴,我就在你身边做一辈子玩伴也好。」 

和这人说话总有让我又一种无力感,我支额叹息:「你就不能放弃吗?这样对我们都好。」 

段铭枫断然道:「当然不能,看你因我而大笑,更是对我们都好,你高兴,我高兴,还能气煞你那个阴沈狡诈的大哥,也算为所有人都出了气,不好吗?」 

我气结:「你是大理段王爷,一个大理等着你去管理,你怎能总在我身边?」 

段铭枫低头笑了笑:「我已经不是了。」 

「什么?」我大惊,「怎么会?」 

大哥他又做了什么吗? 

段铭枫冷笑:「你大哥利用凤郡主的婚事,要安平王和天朝皇帝向大理施压,让他们把我弄回大理,闭门思过,三年之内不能出大理一步,否则——哼,我干脆就不干了,让大师兄回去把我的位子传给舍弟,我除了还姓段之外,从此和大理再无瓜葛,他以后只能对付我。」 

凤郡主的婚事过去多时,当时又是安平王府先悔婚,大哥现在拿出来做文章,分明就是欲加之罪。怪不得这两天杜长亭的表情怪怪的。 

段铭枫说的轻描淡写,实际上却是被大理段氏除名了,从此只能背井离乡,再不是那显赫的王爷。他其实也是要为大理免祸吧,他虽狂妄,却并非没有担当的人。 

被家族抛弃,他真能那么看得开?真的就没有难过? 

我看着他不知说什么才好,段铭枫含笑看着我:「小然儿,你应该说,活该,谁让你那么讨厌。」 

他这种狂傲之人,最受不了别人同情吧,我只觉心中酸酸的,勉强笑道:「你本来就是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猖狂。」 

段铭枫哈哈大笑。 

这笑声中可有悲凉?我站起身来:「我要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