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在某些时候,看着这个阴沈冷静的人在我面前露出宠溺、关爱、怜惜、痴迷,甚至无赖的、类似孩子般的表情,我的心就会没由来的疼痛起来。 

「小然儿,快来看。」 

听到凤郡主的声音,我忙推开他答应一声。凤郡主大笑着跑来,一身红衣的她耀眼得让人不能逼视,手里是楚风良的半截衣袖,看来是她赢了。后面的楚风良懊恼不已,眼里却含着笑。其它人听到动静也走过来。 

「哈哈,我赢了。楚氏双雄名满天下,也不过如此嘛。」 

我含笑点头,将手巾和茶水递过去。 

「小然儿真是贴心,姐姐好感动,来,奖励一下。」张手要抱,电光火石之间我已落入苏慕诚的怀中,根本没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好,我们来比试。」 

凤郡主大叫着又扑过来,苏慕诚抱着我腾身跃起,在空中深深吻住我的唇,柔情缱倦。 

温热而坚实的怀抱,纵情而温柔的吻,安然而甜蜜的感觉,我闭上眼,感受荡在空中的悠然,如清风,如雨丝,如飘飘飞舞的雪花,有力的手臂,紧贴的身躯,交缠的唇舌,搅动得空气都甜腻起来。我的心却缩成一团,丝丝的疼。 

终于落地,听得轰然叫好声,我脸红成一片,埋首在他怀中,手指狠狠捏在他腰侧。 

「我还没见过这么张狂的慕诚呢,慕然,你真让我们大开眼界。」沈东篱啧啧称奇。 

「是啊,慕诚,你节制一点嘛,慕然被你吓坏了。」安平王佯怒调侃。 

「好过分,慕诚,你在向我示威吗?」凤郡主愤愤不平。 

「咳、咳、少爷,好创意!」楚风良赞叹不已。 

「好美,好幸福啊!」冬儿满脸陶醉。 

苏慕诚不说话,只是搂着我笑。 

※※※ 

夜色降临,我却难以入眠。 

今天苏慕诚说这里的事已了,过两天会带我离开,先四处游玩一段时间,再回他的城堡。他说我要将这里留给母亲和妹妹、妹婿,也知大夫人恨我,说不会让我见到他们。 

一个月了,这些日子是我这十几年来过的最放松的日子,什么也用不担心,相信不管发生任何事他都能保护我。 

即使二哥在时也没这么轻松,那时要时时防着大夫人和二夫人的加害。七岁落水、八岁摔断腿、九岁中毒都是大夫人所为,那年之后二哥就再没给她机会下手。而十岁那年的化功散却是二夫人逼我喝的,她废去了我辛苦练的武功。父亲走后,尤其是二哥为我屡次拒婚以后,她更变本加厉,屡次想致我于死地。不过有一点我们心照不宣,就是都不愿让二哥知道。 

当日他们兄弟决裂,二哥不顾二夫人阻拦要放弃一切,他说:「你是大哥,这里的一切尽管拿去,我只带母亲和慕然离开就好。」 

苏慕诚不允,二哥战败后也曾苦苦哀求,誓言宁死也要带我走。 

苏慕诚却只有一句:「你保护不了他。」 

他的霸气是内敛而不形于外的,从来都是从容淡定,似乎没有什么能撼动分毫。不得不承认,他在气度和风范上确实胜二哥良多。 

 

明日是我的十六岁生日,几个月前,二哥还说等我到十六岁,会送我一件极好的礼物。言犹在耳,人却不知沦落何方。 

苏慕诚突然睁开眼,我却闭上。 

「主人!」楚风奇的声音,他的伤早已好了,协助兄长管理山庄。 

「什么事?」苏慕诚披衣而起,走出门外,我也揉揉眼睛起身跟过去。 

「后山有动静,派人查看却被古怪的阵法困住,好容易才脱身。」 

我心一跳,那阵法是我和二哥无意之间发现的,没有外人知道。 

苏慕诚沈吟了一下,却听爽朗的女声道:「有东篱在还怕什么阵法,大哥,我们去看看吧。」 

凤郡主他们也来了。 

沈东篱言道:「天还没亮,很难破阵,不如静观其变,等天亮再去。」 

「好,反正天快亮了,就依东篱。」 

静静等了一会儿,突然几道光亮直上云霄,是焰火,有人在山上放起焰火。众人脸色都凝重起来,楚风奇快步向外走去。 

持续的焰火划破夜色,照亮浓黑的苍穹。先是一阵花雨,姹紫嫣红,绚烂夺目,然后竟出现几个大字:「宝贝儿生日快乐」,这几个字在空中排开,在天空保持了片刻,慢慢坠落,熄灭。 

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凝重。 

我慢慢走回房,关门,泪滑下面颊。 

门外响起箫声,悠扬低徊,隐隐带出淡淡的愁绪,苏慕诚总爱在傍晚时吹奏洞箫,可惜我不通音律,只知道很好听,却听不出个所以然。 

洞箫声中,天渐渐亮了,我打开门,含泪微笑:「大哥,今天是我生日,你没有礼物吗?」 

苏慕诚拿下唇边的玉箫,深深看着我,我坚定的迎视,无一丝迟疑。 

深邃的眸子渐变成灿若繁星的晶亮,恰似黑玉琉璃,其间隐隐有波光荡漾,他笑了,笑容绽放的瞬间整个人都明亮起来,再无一丝的阴沈,英俊的令人无法逼视,我的心又开始疼痛了。 

他疾步上前,伸臂抱住我,紧的让我无法呼吸:「当然有,然儿,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我的宝——然儿」 

因为二哥的焰火,不叫我宝贝了吗? 

我笑:「我知道,大哥。」 

「主人——」 

我抬头,是楚风奇回来了,他还带来一个人,竟是形容憔悴的翠儿,此时脸色惨白,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她怎么了?」我忙把他们让进屋来,将翠儿安置在床上。 

「属下见到翠儿姑娘时她已是这样。」 

「大哥,请你救她。」我紧抓着苏慕诚的衣袖,满脸惶急。苏慕诚皱眉,一言不发地拉住我。 

「三少爷放心,沈先生医术精妙,定能救得了翠儿姐姐。」冬儿出言安抚。 

我含泪看向沈东篱。 

「慕然放心,我一定能治好她。」沈东篱冲我温和一笑,令人如沐春风,我稍稍放心。 

不一会儿,翠儿醒了,抬眼看到我,叫了一声「三少爷」就大哭起来,「二少爷他——」。 

我心头大震,忍不住浑身颤抖,莫不是二哥出事了,他的焰火,难道竟是向我告别吗? 

「翠儿姐姐,别哭了,这些日子三少爷好担心你,现在你回来就好了,来擦擦脸吧。」 

「滚开,不用你们假惺惺,三少爷,你信错他们了。」翠儿一把推开冬儿,声俱泪下:「他们表面答应放过二少爷,暗中却派人追杀——」 

「胡说,不要信口开河。」楚风良大声斥责。 

「三少爷,是我亲眼所见,半月前杀手忽至,说是落岫山庄所派,安阳城一战,二夫人被擒,二少爷身受重伤,我——他们以为我不会武功,才勉强逃脱。三少爷,请你救二少爷,他一定在这附近,二少爷受伤极重,必想见你一面,哪怕是,哪怕是——」 

翠儿话未说完,一口血喷出,又晕了过去。沈东篱拿出一粒药让冬儿喂她服下。 

「哪怕是最后一面吗?」我喃喃说道,深吸一口气,看向苏慕诚。他也看着我,目光晦暗深邃,一语不发。 

「三少爷,我们真的没有派人追杀。」楚风良急切保证。 

「我相信决不是慕诚所为,若他派人,这丫头岂能活到现在?」凤郡主第一次帮楚风良的腔。 

「是啊,主人那么爱三少爷,定不会做让三少爷伤心的事。」冬儿诚挚的看我。 

我仍没说话,苏慕诚也是。 

「慕诚,你说句话吧。」安平王叹道。 

「你信我吗?」他一字一字地道,英俊的面容冷静如昔,身体却有些僵硬。 

我含着泪笑:「慕然相信大哥。」 

怎能不信呢,这个内敛的人对他的感情却丝毫未加掩饰,不知何时,他对我的好已成为我心中的刺,时时提醒着我:今日爱愈深,他日恨愈重。 

我相信不是他派人追杀,但也相信他知道是谁,有意无意之间,他默许甚至纵容了行凶的人。 

「真的相信。」我用手指抚过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倾身向前,碰了碰他的唇:「可是,我必须知道是怎么回事,请大哥给我一个答案,好吗,大哥?」 

他捧过我的脸毫无顾忌地深吻,然后狠狠压在胸前心头部位,放开时眼中的激狂已换成严肃。 

「我会给你一个交待。风良,你随我去,风奇保护然儿。」 

「我也去,倒要看看何人如此大胆?」凤郡主热烈道,恳切地看向沈东篱。 

沈东篱微笑:「如果是追杀苏慕华,看到昨晚的焰火,那些人应该会在那里。」 

「东篱,我们就去见识一下这阵法吧。」安平王也起身。 

「大哥,如果,如果——,我是说——」我拉住苏慕诚,支吾着,神色惶然。 

「我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我不会伤害慕华。」苏慕诚正色道。 

我如释重负:「大哥要保重,快点回来,我,等着你。」说罢脸上微微发红。 

「我会的。」苏慕诚紧抱我一下,当先走出。一行人跟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我仍然定定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冬儿「噗哧」一声笑出来:「三少爷,主人早走远了,别看了,嘻嘻。」 

我脸一红,低头回身进屋。 

翠儿还未醒,身上满是尘土,混着血。 

「冬儿,请你照顾她。」 

「三少爷放心,我会好好照料翠儿姐姐。」 

我毅然走出房门:「楚二侠,陪我走走好吗?」 

楚风奇点头,果然是惜言如金。 

我沿着小径走,楚风奇跟在后面,一路无话。 

快到当年母亲当年所住院落时,我停下,忧心忡忡地问:「大哥他们不会有事吧?我好担心。」 

「不会,天下还没有人能伤得了少爷,请三少爷放心。」 

我点头:「我知道,可是——」 

一阵风吹过,我「啊」的大叫一声捂住眼睛,弯下腰。 

「三少爷,怎么了?」楚风奇立即挡在我身前。 

「没事,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到我的眼睛里,哎呀,好痛!」 

「我来看。」他拿开我的手,凑上前来。 

我眨了眨眼,出手如电,遍袭他周身三十六处大|穴,他当即僵住,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对不住了,楚少侠。」我轻笑:「别惊讶,我是中过化功散之毒,却从未说过不会武功。」 

不理他愤怒的眼神,将他带到屋内,一个消瘦的黑衣女子已等在那里。 

「东西都准备好了,你晚了十天。」 

「抱歉,无法脱身。」 

「这些都拿去吧,你得罪了这些人,今后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多谢三夫人,时间紧迫,慕然告辞,三夫人也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 

三夫人惨然一笑:「我命不久矣,不会离开这里,我对不起妹妹和——,就在这里陪她好了。你终不肯——,算了,你去吧。」 

我跪下,叫了一声「姨妈」,磕头,谢她数年来暗中出手相助,再磕,谢她今日赠药之恩。 

「请不要伤害楚二侠。」 

我转身而去,服下解药,一刻也不敢耽搁,在庄内飞奔,一路点上三夫人特制的迷香。 

三夫人当年号称毒手观音,这迷香是她花了近三个月才制成的,无色无味无形,中后昏睡,更可怕的是只要中了,哪怕只一点儿,即使未能使之昏睡,也会全身瘫软,不能运功,任你武功再高也无计可施。 

很快山庄里到处弥漫着迷香,所有人都昏睡了。 

来到我的房间,冬儿已倒在床边,我救醒翠儿,交待她离开。然后来到大厅,坐在椅子上喘息。 

此时我浑身已被汗水浸湿,双腿也微微发颤。多年来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虽是武功未失,身体却已不能养好了。以我的体力,支持这么久已属不易了。 

下面那一仗才是关键,那些人每一个都极难对付,一步都不能错,我抓紧时间,努力调息,镇定心神。 

※※※ 

「然儿!」 

「小然儿!」 

「风奇!」?? 

惶急的声音伴着嘈杂的脚步近了。 

终于来了,我把手心的汗在身上擦了擦,站起身,含笑安然而立。 

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一群人冲了进来,果然有大夫人在,还有她的女儿、女婿——我的姐姐、姐夫,果然是他们要害二哥。 

一行人见我一人立于大厅之上,面露微笑,神情悠闲,都顿住,一时无人说话。然后,有人慢慢倒下去,片刻之间,已无人能站立。 

好厉害的内功,看着眼前盘膝而坐的几人,我暗叹,从怀中拿出一根迷香,点燃,微笑着轻轻晃动:「怎么去这么久?慕然都等急了。」 

「为什么,小然儿你——」凤郡主一开口就支撑不住了,慢慢软倒。 

「郡主!」沈东篱急忙去扶,也不支倒下。 

我走到安平王爷面前,摘下暖玉,递过去:「对不起,慕然自知不配认王爷为兄,暖玉请王爷收回。」 

安平王缓缓摇头:「送出的东西,本王不会收回,慕然今日所为欠妥,日后天下之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