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段铭枫哈哈大笑。 

这笑声中可有悲凉?我站起身来:「我要回去了,你别再跟着我。」 

走了几步,他竟真的没有跟来,也毫无动静,我忍不住回头。 

段铭枫见我回头,立时大笑,俏皮的冲我眨眼:「我就知道小然儿对我心软了。」 

我咬牙,手又开始痒了,挣扎了半天,叹口气,迎着晚风慢慢走。 

只听段铭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夜风中划过,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凝重。 

「小然儿,记住,永远不要为我向他求情。」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我答应你。不过,你还是回大理吧,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这样真的很不值。」 

身后他的声音有些飘忽:「小然儿不妨再想想,他下一个要对付的会是谁?到时你会更伤心,你的心啊,太软了。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会让你开心大笑,忘记一切烦恼。」 

我摇头叹道:「你——自己保重吧。」 

段铭枫,枉你那样潇洒不羁,却原来也是个傻瓜,为何要跟着我?我害你还不够吗? 

只听段铭枫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也没有地方可去了。」 

虽知这句极可能是装可怜,我还是心中一痛,加快脚步,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 

慕然啊,慕然,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当初为何要招惹他? 

他那样的狂妄任性,没心没肺,你却把他害到要一个人在这洞庭湖畔舔伤口。 

他欠了你什么?要被你如此伤害? 

胸口又疼痛起来,我拿出一粒药吞下,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大哥,大哥,你是在逼他,还是在逼我。 

我当初伤了你,这便是负心之罪吗?你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啊,不能怨,不能恼,甚至不能对你摆一个脸色,不能求一句情。只能用加倍的好来消弭你的怒,抚平你的伤。因为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全都是我的错。 

※※※ 

回到房中,我知道该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默默躺下,想着该怎样把段铭枫弄走。 

大哥皱眉看我半晌,抱住我问:「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嗯。」 

「那我们明天启程,你想去哪里?」 

「不是要去落岫山庄吗?」 

大哥沉默了一会儿:「你在生气吗?是为了段铭枫,还是为——」 

「没有。」 

大哥叹道:「多愁善感的然儿,有些事还是早解决的好,拖得越久,伤害越大。」 

我以为在大哥面前再不用强颜欢笑,却还是勉强一笑:「我哪有不高兴,大哥说的对,我们明天就走。」 

「然儿笑得有些勉强,真的没有不情愿吗?如果你不愿,我们可以晚一点再去,我先带你一路游玩一番如何?你想去哪里?」 

「还是去落岫山庄吧。大哥,我好困,让我睡好不好?」 

「??好吧,我抱着你睡。」 

大哥的手臂围上来,我蜷起身体,闭上眼。 

小然儿不妨再想想,他下一个要对付的会是谁? 

是二哥,下一个就是二哥了吗?我要这样将喜欢的人一个一个伤尽吗? 

老天,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点的关爱,一点点的怜悯,就不要让我再喜欢任何人了,也不要让任何人再喜欢我。今生我只求这一件事,再无他求。 

大哥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脸:「你哭了。」 

我埋首在他怀里:「哪有,是眼睛有些疼,可能是风吹的,没事,真的没事。」 

大哥沉默了片刻,喟然长叹:「告诉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快乐?」 

我紧紧抱住他:「抱着我,大哥,抱着我就好。什么都不用做,我不会离开大哥,永远不会。等解决了这一切,大哥带慕然到处走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不好?」 

大哥亲我一下:「当然,然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好睡吧。」 

※※※ 

翌日清晨,一出门就见段铭枫倚窗而立,居然显得愈发英俊潇洒,意气风发。 

「小然儿,休息的好吗?我们今天要去何处?」 

楚风良喃喃道:「阴魂不散。」 

这人真是超强的韧性,令人不能不佩服,我含笑点头:「段王爷精神抖擞,看来昨夜洞庭湖畔的风不够凉。」 

段铭枫笑道:「我看到小然儿当然就精神百倍了。」然后向大哥道:「堡主,在下恐怕要打扰了,昨夜小然儿答应这一路让我相陪。」 

大哥不置可否地拉我坐下,楚风良绷着脸坐在一旁,段铭枫故意坐在他旁边,冲他得意一笑。 

风良要气死了吧,我笑:「风奇呢?」 

「风奇在外面准备车辆,用过饭我们就出发。」风良仍然寒着脸。 

「杜大侠呢?」 

「大师兄一早就走了。」 

我看着段铭枫正色道:「段王爷,我考虑了很久,你还是不要跟的好。」 

「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了吗?小然儿可不能言而无信。」段铭枫一脸无辜。 

楚风良怒道:「你这人脸皮真厚,三少爷说不让你跟,你还死缠烂打。」 

我探身过去悄声对他说:「风良,厚道一点,不要这样说他。」 

不小心腰间的玉饰被桌角刮落,掉在地上。 

段铭枫眸光一闪,挑眉笑道:「小然儿,你的玉佩掉了。」 

我摸向腰间:「糟糕,掉在哪里了?那是大哥送我的呢,可不能丢。」 

风良躬身替我捡起,我接过来看了看,吁了一口气。 

「还好没事,大哥,还是你替我保存吧,我怕又丢了。」 

大哥接过来放在怀中,风良惊疑不定地看我。 

用过饭,大哥拉我起身。 

段铭枫却坐着不动,皱了皱眉,然后大笑道:「我防了又防,还是着了你的道,你把药下在哪里了?」 

我笑:「饭里,这样下三烂的招数,让段王爷见笑了。」然后朗声道:「杜大侠,请带段王爷回大理。」 

杜长亭应声而来,深深施礼,「多谢堡主和三少爷,大恩大德,大理段氏铭记于心。」 

大哥点点头,我不禁暗自感慨,经过这一次,大理段氏再无入主中原武林之意了吧?这便是大哥的本事,不战而屈人之兵,还要让你感激万分。 

段铭枫叹道:「原来你们合起来算计我,解药涂在玉佩上,是不是?我还道那上面是毒药,不敢去捡。」 

我笑道:「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他们都不知,我只让杜大侠走出五里再回来。请段王爷不要怪他。段王爷行事过于乖张,得罪了安平王府,还是回去闭门思过的好。日后我和大哥行至大理,还要请王爷尽地主之谊。」 

杜长亭道:「堡主和三少爷若到大理,是我大理段氏无上的荣耀。」 

段铭枫笑道:「好,我们大理城见,一年之内,你若不来,我就去找你,才不管什么闭门思过的禁令。」 

我揶揄地笑:「早听闻段王爷风流潇洒,大理城中数位红颜知己,个个千娇百媚,才貌双全,慕然哪有不去见识之理?」 

段铭枫瞪了一眼杜长亭,正色道:「在我心里任何人都比不上小然儿你。非是因为你的容貌比任何人都美,而是认识小然儿越深,容貌越在其次,却越无法割舍。」 

我也正色道:「慕然只爱大哥一人,辜负了段王爷深情厚意,请王爷原谅。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杜长亭道:「堡主和三少爷一路顺风,还有,三少爷,那个——」 

我笑道:「几个时辰后,药效自会消失,还你一个安然无恙的段王爷。」 

杜长亭感激万分,连连道谢。 

我牵着大哥的手走到马车前,笑道:「大哥,我的办法比你好多了,是不是?」 

大哥微笑点头:「我的然儿最聪明了。」 

「那大哥日后要听我的,不许再自作主张。」 

「好,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风良和风奇也要听我的,要替我看着大哥,不许助纣为虐。」 

大哥笑了,在我耳边悄声道:「我若是纣王,你是何人?」 

我用力掐他,大哥抽了口气才道:「风良和风奇哪敢不听你的,日后然儿少欺负他们就好。」 

楚风良忙道:「三少爷一句话,风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点头:「你们听话就好。风奇那么老实,我哪会欺负?至于爱嚼舌根,喜欢搬弄是非,老和我唱反调的某人,我——」 

「三少爷,风良再也不敢了。」楚风良赶忙施礼,偷眼看向大哥:「堡主——」 

大哥一把将我抱上车:「风奇,我们走吧。」 

马车平稳的行驶,大哥捏着我的脸道:「然儿欺负风良上瘾了吗?你若一次把他欺负得太苦,以后可就没得玩了。」 

我笑:「慕然受教,还是大哥高明,我留着他慢慢欺负。」然后大声道:「风良,你偷听的时候不要靠的这么近,会被发现,笨哦。」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有人掉在地上。 

大哥摇头叹息,我抱住他笑做一团。 

 

 

第八章 

 

我们都再不提去落岫山庄的事,一路上走走停停,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月后,我说:「大哥,我们去落岫山庄吧。」 

再半个月,我们到了落岫山庄附近的小镇。 

刚落脚,就听有人叫:「慕——三少爷,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我笑道:「忆君,东篱可好?还有,你为何突然改口叫我三少爷,慕然很不习惯呢。」 

忆君脸上一红:「三——慕然,先生很好,他要我带这个给你。」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却递给大哥:「这位就是黑堡之主吧,先生让我将这瓶药交给堡主,请堡主督促慕——三少爷吃,早晚各一粒,可除顽疾。」 

忆君的腼腆还是一点儿没变,好好的称呼竟被他念成这样,我好半天才忍住笑:「是你大哥跟着东篱吗?」 

忆君摇头。 

「我猜是宁寒山跟着他,对不对?」 

忆君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我松了口气,太好了,但愿那宁寒山不傻,能把握这个机会。东篱虽然总是温柔地笑,却满身满心的伤痕,实在应该有个人悉心呵护。 

这些年东篱跟随安平王爷东奔西走,天衣教实际上是宁寒山在管理。当初在邯郸城酒楼上,我担心天衣教有麻烦,东篱却只一句:「放心,师兄应付的来。」 

他对宁寒山是绝对的信任,而宁寒山心里更是只有东篱一人。好几次东篱醉酒,宁寒山都是一言不发地将他搀扶回去,看都不看我一眼。那时东篱靠着他也是出奇的安静,再没有狂歌痛饮,酣畅淋漓之态。 

看着这样的他们会让我想流泪呢,这么多年东篱的伤都是由他来抚慰的吧。只是东篱太感性,而宁寒山太沉默,有时候越是熟悉的人,反而越不敢再向前迈一步。 

不过——当初那宁寒山对我的态度很不好呢,下次见面,我一定要东篱好好整他。 

「三——三少爷,我没有得罪你吧,你不要这样笑好不好?」 

我奇道:「风良,你干嘛站那么远?大哥,你做了什么把他吓成这样?」 

大哥但笑不语,风良小心地坐过来:「三少爷方才想什么那么入神?还笑的那么——咳,那个忆君走了你都没反应。」 

「我在想——我在想风良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很关键的。」说到这里我拍案而起,厉声道:「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跟我说?」 

风良脸色大变:「是堡主要亲自跟三少爷说,我才没说的,我——」 

我亦脸色大变,本想诓风良的,没想到真的有事,难道大哥对二哥做了什么? 

「大哥,你要和我说什么?是不是二哥他——」 

风良一听此话,脸色乍红乍白,更是难看。 

大哥皱眉看了我片刻,英挺的面庞渐渐笼上寒霜,目光冷冽而悲哀,站起来,转身就走。 

我呆了片刻,追上去,「大哥,不要这样,告诉我二哥他怎么了?大哥,你是不是——你没有——」 

大哥停下,幽黑的眸子看着我,沈声道:「你认为他怎么了?或者你认为我会将他如何?」 

我讷讷说不出话来,大哥探手抓住我的肩头。 

「你认为我会害他,你认为我会故意让你伤心,你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逼你是不是?」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微微转开脸,大哥放开手,自嘲一笑。 

「我没有伤他,也没有害他,即使我恨得要死,嫉妒得发狂。我答应过你不会伤他,你竟不信吗?」说着一步一步后退,脸色也越来越白,突然转身急奔而去。 

「大哥——」我一阵心慌,追了几步,已失去了他的踪影,我仓皇地喊:「别走,大哥——」 

楚风良拉住我:「三少爷,堡主知你见到苏慕华会伤心,所以想了个办法调开他,让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堡主说他的不安也伤了三少爷,所以只想带三少爷回生长的地方看一看,在这里留下幸福的记忆,把三年前的噩梦彻底抛去,然后——」 

我喃喃道:「然后我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都不问,只要我高兴就好。风良,怎么办?我冤枉了他,我伤了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