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喃喃道:「然后我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都不问,只要我高兴就好。风良,怎么办?我冤枉了他,我伤了他,他会去哪里呢?」 

风良摇头,黯然道:「三少爷,我知道你对堡主的手段不满。可是你只看到了别人的伤痛,为何看不到堡主的伤痛?安平王府三少爷离开之后,很多人都视苏慕华为罪魁祸首,欲杀之而后快,是堡主站出来替他澄清,他才能继续当他的武林盟主。然而他却时时想致堡主于死地,还联合了段铭枫暗中加害。堡主当日中的并非只有『情根深种』,还有江湖中最歹毒,也是最痛苦的『断肠散』,堡主内力深厚,才侥幸不死,但是肝肠寸断之苦,有几人可以承受?堡主中毒之后,他们合力追杀,好几次险些没命。他却告诫我们日后万不要对你提起,说如果你知道敬爱的二哥做这种事会很伤心。他是真的没想到他的亲弟弟会想要他的命,因为无论如何,堡主都从未想过要杀他。三少爷想一想,当堡主带着一身不知能不能好的伤,却下决心要帮助苏慕华对付天衣教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心情?堡主杀他们轻而易举,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若不为三少爷,堡主何需如此?」 

大哥——,我掩面悲呼一声,心痛如绞。 

风良停了一下,语气激愤起来:「而今,段铭枫仅仅面壁思过,三少爷就为他不平;苏慕华顶着堡主给他的武林盟主的光环,在江湖上威风八面,志得意满,三少爷竟还是为他不平。可是他们差一点儿害死堡主,三少爷可曾为堡主不平?就算堡主故意中毒受伤,那样的伤痛也非常人可以忍受,他为你都忍下了,不是不得不忍,而是心甘情愿的忍。何况如果苏慕华不恩将仇报,段铭枫不见色起意,堡主再故意又有何用?三少爷明知段铭枫惯于搬弄是非,竟全听信了他的话吗?」 

我的心如被撕裂一般的痉挛着,「风良——」想说什么,嘴唇却抖得不能成句。 

风良叹了口气:「堡主不为自己辩解,是因为他以为三少爷会了解他的痛苦和无奈。可是三少爷根本没有用心去了解。那些人没有三少爷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是堡主他没有你便如行尸走肉一般。你不知那两年,那两年——唉,我说这些又有何用呢?三少爷总是相信别人,总是为别人而伤害堡主,我不知你凭什么口口声声说爱他?」 

风良走了,我却一步也动不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哥他为何任我冤枉却没有一字的辩解?而我总是安享大哥的爱,为每一个人考虑,却从未真正为大哥考虑过。 

他受的苦其实比任何人都多。 

脸上痒痒的,视线模糊,我以为我哭了,抬手擦了擦,却没有泪。胸口有些闷,我用手按住,用尽力气叫:「大哥——」 

声音在喉咙徜徉之际,似乎有什么腥甜的液体涌出来。 

有人抱住我,好像是风奇,不,肯定不是,风奇怎么会有惊慌失措的表情? 

「三少爷,你不要激动,堡主就快回来了——你不要这样,堡主会心疼死的。」 

我笑,我没怎么啊?甚至没有痛感,可是,好像真的是风奇,他为何满手的血? 

「风奇,帮我去找大哥好不好?我想见大哥——」 

「风良已经去了,三少爷,风奇对不住了。」他伸指急点在我胸口,我一下子失去知觉。 

※※※ 

醒来时处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我贴紧他,安然而笑:「大哥,大哥。」 

「然儿,你醒了。」狂喜的声音略为发抖,连手臂都在抖。 

「大哥,再不要走好吗?大哥扔下我就走,慕然好难过。」 

「大哥再不走了,是我的错,我该和你说清楚的。」 

大哥把脸深埋入我的颈侧,我轻抚着他的背,试着让他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 

「大哥不要罚风良,都是我的错,是我错怪大哥了。」 

「好,不罚他,什么都听你的,只要然儿快一点好起来,大哥什么都听你的。」大哥收紧双臂,声音里带着深沈的痛,近乎恳求地道:「再不要这样吓我了。」 

有什么从我眼中逦迤而下,我吸了吸鼻子。 

「那好,第一,慕然做错事,大哥要骂我,不要一味让着我。」 

「好,不让。」大哥轻柔地抹去我的泪。 

「第二,大哥不管多么生气,都不可以走,大哥可以打我、骂我,就是不可以走。」 

「对不起,再不走了。」 

「第三,大哥不管什么都要告诉我,亲口告诉我。」 

「好,我答应。」 

「第四,不管为了什么大哥都不能伤害自己,除此之外,大哥伤了谁我都不怪。」 

「好。」大哥的脸有些红,低头吻我。 

我轻笑着转头避开,五指张开在他眼前一晃。 

「第五,大哥每天要笑十次以上,少一次就罚大哥睡一天地上。」 

「??好。」 

似乎在咬牙呢,我笑:「第六,大哥每天皱眉不能超过三次,多一次就罚大哥十天不能碰我。」 

「你——」大哥瞪了我片刻最终还是点头:「好。」 

连呼吸都重了,好怕他喷火呢,我轻笑着用手指比了个七。 

「每天叹气不能超过三次,处罚从上一条。」 

「然儿,你刚才好一点,不要说这么多话,快点休息。」 

「大哥皱眉了,一次。」 

「这是最后一个条件,马上休息。」 

「皱眉两次。」 

「好,我答应。」 

「第八,」我嘿嘿笑着在大哥耳边吹气:「以后在床上大哥也要听我的,我要你怎样就怎样。」 

大哥额上青筋突突跳了两下,「这条不算。」 

「皱眉三次,再皱眉可要受罚了。」 

我竖起三个手指在他面前轻晃,大哥一把攥住:「我不答应。」 

「皱眉四次,大哥十天不能碰我。」我伸了个懒腰:「慕然休息了,大哥如果气得要吐血,到外面吐,慕然现在最怕血腥味儿。」 

大哥含笑摇头:「看来是大哥得罪你了,现在消气了吗?」 

我灿笑:「全消了,谁叫大哥害得慕然心疼死了。」 

大哥搂紧我,轻叹:「然儿也害的大哥心疼死了。」 

「叹气一次。」 

「你还没玩够吗?」 

「皱眉五次,二十天不能碰我。」 

由于我的病,不得不在小镇上住几天,大哥天天盯着我吃忆君送来的药。 

东篱,你送药来是怕我见到二哥,会因伤心而引发宿疾,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错看大哥了。 

他所有的手段都只是让他人知难而退,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他苛待的是自己。为让我认清感情的归属,他不惜伤害自己,却舍不得让我知道他伤的有多重。如果没有大哥的手段,以我处理感情的方式,以我的优柔寡断,怕到最后会无法收拾,害人害己。 

我怨大哥禁锢了我,可是我又何尝不是禁锢了他呢?我们注定要拴在一起了,当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办法不快乐的时候,自由真的那重要吗? 

「然儿,我们不去落岫山庄了,你现在想去哪里?」我的病好了,这个问题还是要面对。 

「慕然就要去落岫山庄,不能再逃避了,我必须给二哥一个交待。还有慕然也想看看大哥小时候住的地方。」 

大哥点头,我突然想起一事:「二哥夺下落岫山庄之前,你就将大夫人送走了是不是?」 

他其实是将落岫山庄还给二哥。 

大哥撇开眼:「那是父——留给他的,我不要。然儿,想不想出去走走?」 

「好啊——」我欢呼着搂住他亲:「大哥最好了。」 

※※※ 

大哥十二岁就被苏常青以莫须有的罪名赶出山庄,小小年纪不得不独自闯荡险恶的江湖,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又曾吃了多少苦才成就今日的一切?怪不得他从来不去接近任何人,他的心那时就伤透了吧。 

而在三年前他遇到我,全心全意对我,又被欺骗背叛。 

一个是至亲,一个是至爱,却同样伤害了他,他的不安就源于此吧? 

三天后,大哥以黑堡之主,落岫山庄大少爷的身份住进落岫山庄。这当然是我的主意,我不要大哥再掩饰身份,我要他忘记苏常青带给他的屈辱和伤害。 

可是没两天我就后悔了,黑堡之主原是落岫山庄大少爷,这一消息在武林上掀起轩然大波,各大门派首领争相前来拜会。 

虽然大哥把一切皆交由楚风良打理,我们还是被那些人吵得不得安宁。 

这一天我抢在风良例行禀报的时间之前,拉着大哥从后门溜出山庄。 

山庄后面是一个寂静的幽谷,此时正值阳春三月,碧空朗日,青山滴翠,暖风徐吹。 

我光着脚踏进清澈的涧水之中,闭上眼深深吸气,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舒畅。 

可惜不一会儿大哥就把我拉出来,说水凉,不许我贪一时之快。 

我只得听命,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大哥把我的脚擦干,套上鞋袜,我问他小时候有没有到这里玩儿过,大哥含笑点头。 

我心中一动,跳起来,「大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走进茂密的树林,我甩开大哥的手,利落地爬上一棵大榕树,茂密的枝叶之间,赫然有一个木板搭成的树屋。 

我兴奋地探出身子向下招手:「大哥,快上来。」 

「小心。」大哥跃上来抱住我。 

我拉着他进入树屋,「大哥,你看,就是这里,不知谁搭的,从下面一点都看不到。我无意中发现的,好不好?」 

大哥点头:「不错,很隐秘的地方。」 

「就这样?」我嘟起嘴:「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曾经在这儿看日出日落,很美的,大哥不喜欢吗?」 

大哥笑了,把外衣脱下来铺在木板上,拥着我坐下。我闭上眼,享受他温暖的怀抱和时而轻柔时而热烈的吻。 

混着树木花草清香的风吹过,树叶晃动着哗哗作响,我躺下来,大哥均匀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就在耳畔。 

我搂紧他叹息着感慨:「真好,就是挤我们两个人小了点儿。」 

大哥低笑出声:「是啊,我当初搭的时候只想一个人用。」 

我一惊,想坐起来,大哥却把我抱紧。 

「竟然是大哥搭的,大哥以前也经常来这里吗?」 

大哥叹了口气:「是啊,要是能早一点认识你多好。」 

我默然,小的时候曾和大哥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近在咫尺而不相识。直到三年前初春的傍晚,我被悠扬的箫声吸引,才见到离家十二载突然回来的大少爷,我礼貌地叫大哥,他沈静地看着我,那一刻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直觉地为二哥担心。 

他曾用惆怅的口吻说,只怪为何留在山庄不是他,为何照顾我十年的不是他?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那些不可弥补的伤害,不可挽回的错误就可以避免。可是我知道,正因为回不到过去,也看不到将来,很多的遗憾也才无能为力。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的存在,却从没有去看过你一眼,那时——」 

大哥又叹,目光幽幽闪动。 

那时因为大夫人的原因,他应该是恨我和母亲的。 

大哥的伤感让我的心发紧,忙转移话题:「大哥你叹气两次了,别说我没提醒,小心了。」 

大哥哭笑不得,忍不住又叹:「然儿,你这样算下去,大哥恐怕一辈子都不能碰你了,免了好不好?」 

我宽宏大量的一摆手,「饶你这一次,不过大哥要多笑,我最喜欢看大哥笑。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我就想这人好严肃啊,都不会笑的,一定难以接近。」 

大哥笑了,语气却有些惆怅:「是不想接近吧,那个时候你讨厌我。」 

「慕然现在和以后都喜欢大哥还不行吗?」我轻快地笑道:「大哥第一次见到慕然时想什么?大哥说对我一见钟情,可是那时大哥看到我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 

大哥抿唇一笑:「那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你。」 

「可是我不记得以前有见过——」 

大哥轻啄我的唇:「我本就想带你到这里来,没想到却是你带我来了。」 

我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这里?」 

「聪明。」大哥赞许地吻我,笑道:「然儿惊讶的表情难得一见啊,我的然儿不是什么都能猜到吗?」 

这人,还是不肯老实说,别扭的家伙。 

我揶揄地眨眼:「难道大哥是因为在这里看到我,才到落岫山庄去的吗?」 

大哥点头:「原以为今生再不会踏进落岫山庄了,那次到这边办事,心血来潮想来这里看一看,不想却看到了你。」 

「可是为何我不知道?」 

「小懒蛋,你睡着了。」 

「然后呢?」 

大哥但笑不语,脸上却微微发红。 

我诡笑:「大哥有没有趁我睡着时占便宜?」 

大哥的脸更红了,那就是有喽。 

「大哥偷偷摸我了吧?嘿嘿,是不是还偷偷亲我?」 

大哥转开眼不敢看我,他羞涩的样子难得一见呢,我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