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哥的脸更红了,那就是有喽。 

「大哥偷偷摸我了吧?嘿嘿,是不是还偷偷亲我?」 

大哥转开眼不敢看我,他羞涩的样子难得一见呢,我哪肯放过,紧盯住他的眼。 

「可是——慕然睡觉一向很轻,为何没有感觉?」 

大哥脸上像着了火,再次闪开我的揶揄的目光。 

我大笑:「慕然知道了,大哥还点了我的睡|穴,哈哈,黑堡之主原来还兼作采花大——」 

话未说完,大哥猛地吻住我,修长的手指挑开我的衣带,探手入内,他的眼神变得深沈而幽暗,充满难耐的欲望。 

我大惊:「大哥,不要——我们会摔下去。」 

大哥却不停手,散开我的发,笑道:「所以然儿不能动哦,这里这么高,摔下去可不好。」 

这人发起情来,还真是肆无忌惮,我不敢再挣扎,怒道:「大哥不守信约,还不到二十天。」 

大哥更笑:「然儿忘了吗?方才我们说好不算。然儿都说我是采花大盗了,我岂能不听你的话?」 

他褪下我的衣衫,却在凉意侵袭之前在用他炙热的身体在我身上点起一簇簇的火,我低喘着弓起身体,「原来大哥早有预谋,我不要——」 

「我好想你想得发狂了,我的然儿。」 

他低叹,狂烈的目光和霸道的手指膜拜似的抚过我的全身,持续的吻几乎令我窒息,欲望似火,快感如潮,从不知道太强烈的快感也会让人想哭,我仰着头忘情的呻吟,激|情的泪沿着脸颊淌下来。 

「啊——受不了了——大哥——」 

我贴紧他难耐地扭动,大哥猛地抽了口气,「天——别动,然儿,让我爱你,就在这里??爱你??」 

这里?不行啊,那样我要怎生回去?我想拒绝,可是,天啊,他的手—— 

我急喘,紧紧抓着他,手指几乎陷入他的背,快感一阵阵袭来,却得不到释放,我哭泣着叫:「大哥,求你——」 

大哥粗哑地低笑:「别急——我的然儿,你说让我都听你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不想听,怎么办呢?」 

「讨厌——讨厌大哥——」 

我气急败坏地掐他,咬他,在他身上蹭,可是握在我手腿间的大手还是不肯放松,紧实修长的双腿牢牢固定住我的身体,另一只手在我的敏感部位执意挑逗撩拨,我只觉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混沌的意识和几近疯狂的欲望犹如绷紧的琴弦,已到了崩裂的边缘。 

「我都听大哥??还不行吗??饶了我吧,求你??我要死了??」 

「别哭,好了,就好,」大哥吻去我的泪,「可是,那天的条件——」 

「不算,都不算,大哥——快啊——」 

「好,我的然儿,大哥爱死你了,让我进去好吗?」 

我哪里敢说不,呜咽着点头,他终于放过我,我大叫一声,激越的高潮在全身炸开,眼前白光闪过,几欲昏去。 

大哥痛苦地低吼一声,紧扣住我无力软下的腰,把灼热的坚挺缓缓埋入我的体内,我闭着眼短促地叫了一声,声音就被他吞下。 

他先是缓慢的摆动身体,然后越来越快,汗水趟了我一身,粗重的喘息伴着激动的诉说,几乎烫伤了我的耳和我的心。 

「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的……我唯一的……此生别无他求……我的然儿……你不知道大哥有多爱你,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天,你让我快乐得……」 

我才要叫老天,这人啊,偏要在这种时候喋喋不休,我艰难地抬起身体,吻住他…… 

 

 

第九章 

 

那天之后,大哥带着我到每一个留下他儿时印记的地方,我也诉说从前的事,有时候说到二哥的好,他也不那么在意了。 

我们住下的第三天,唐繁和莫可问来了,他们来看看大哥的毒是否解了,我便留他们住下来。 

次日一早,又有人前来拜会。 

听说是四大山庄的庄主相约而来,不知那个玉横波是否来了,还是跟二哥在一起?听风良说二哥要赶回来最少还要六七天。 

他们说有要事要和黑堡之主相商,大哥本不想去,我担心事关天衣教和东篱,力劝他前往。 

大哥走后,我陪着唐繁和莫可问在庄内闲逛。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个极美丽的女人在和风良说话。 

我看向唐繁,他笑道:「吟风山庄二小姐江落月,武林四大美女之首。」 

我仔细打量,果然眉目如画,清艳绝伦,气质却淡雅恬静,哪里像是武林世家之后,分明是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 

唐繁神秘地眨眼:「别看她娇娇弱弱的,武功却是很好,又极富心计。而且——」 

他故意拖长音不说,我笑了笑,转头看向莫可问。 

莫可问笑道:「而且一心想做黑堡的半个主人,如今见到黑堡之主英姿天纵,怕是——嘿嘿——」 

「胡说什么?」唐繁用折扇敲了莫可问一下:「三少爷别往心里去,谁不知道堡主对三少爷情有独钟?」 

我抿唇而笑,快走了两步,情不自禁地抚了抚胸口,又悄然放下手。 

风良冲我们招手,江落月款款走过来施礼:「今日真是有幸,竟能见到三少爷、唐公子和莫长老。」 

唐繁笑道:「江小姐果然冰雪聪明,一眼就能猜到三少爷的身份。」 

江落月矜持地微笑:「有唐公子和莫长老相陪,又如此相貌,不是三少爷会是谁呢?早听说堡主和盟主对幼弟极为疼爱,小女子神交已久了,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含笑点头,客气的虚应了两句。 

这个女人比那玉横波有心计多了,知道先从大哥身边的人下手,风良被她捧得很高兴吧,笑得像傻瓜一样? 

我扫了一眼风良,粲然一笑。 

风良一凛,忙道:「唐繁,可问,你们还未见过几位庄主吧?不如请江小姐带你们过去想见,我陪着三少爷就好。」 

江落月慨然应允,又向我施礼,才和唐繁、莫可问一起走了。 

我注视着她的背影,笑道:「这位姑娘很不错,风良喜欢她吗?」 

风良摇头:「这位姑娘眼光可高,誓言非绝世英雄不嫁,风良可不敢高攀。」 

我看着他,笑容愈发灿烂:「绝世英雄啊,好大的气魄?是安平王爷吗?」 

风良大笑着摇头。 

我凝神沈思,「我记得安平王爷有一个师弟,几年前的武林大会上曾经力战群雄,还逼得大哥不得不认输?他叫什么来着?」 

风良黑了脸,大声道:「堡主认输是因为答应安平王爷不伤害他,若论真功夫,他——」 

「若论真功夫,他和大哥堪堪平手,若论手段,比之大哥却差得太远,所以风良说的是大哥了?江小姐做黑堡的女主人倒也相配。」 

风良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道,「不错,方才她一直旁敲侧击,想打探堡主的情况,三少爷想知道她说什么吗?」 

我笑:「风良,你若想试探我,该含蓄一点,这样直白,我怎会上当?」 

风良仍然气鼓鼓的,「以三少爷的聪明,风良再含蓄也无用,还不如直白一些。」 

我迈步慢慢向前走,风良跟上来:「三少爷真的不想知道她说了什么吗?她是第一个让堡主点头微笑的女子呢,堡主方才还出言赞许她——」 

我的手动了动,又强自忍住,悄悄吐了一口气,摇头笑道:「风良,你要说便说实话,不要胡编乱造。你激怒我,就不怕我一气之下离开大哥吗?或许我正在等这样的机会,好有一个离开的理由。你认为大哥会给我这个理由吗?」 

风良顿住,我长叹一声:「大哥心中最大的隐患没有解决,风良认为他会给我借题发挥的机会吗?」 

风良表情严肃起来,「三少爷在吓唬风良对不对?难道你还想着那人?你还要不顾一切离开堡主,去找那人,就像——」 

我停下来,轻轻拉起一根柳条,在手中缠绕:「就像当年一样是不是?风良你说实话,你真的相信我能割舍对二哥的感情吗?」 

风良默然。 

「不信吗?」我苦笑,幽幽地道:「那大哥就更不信了,因为不管我对他好到什么程度,他始终认为那是用手段逼出来的,不像我当年对二哥那样心甘情愿,毅然决然和——不顾一切。」 

风良皱眉,声调有些不稳了:「苏慕华骗了你,利用你练成绝世武功,你还——」 

我怅然而笑:「大哥便没有骗我吗?便没有利用我的心软吗?」 

风良横眉立目,似要指责我,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三少爷还是对堡主的做法难以释怀吗?三少爷既爱堡主,就该让他宽心才是,堡主所作所为皆因——」 

「一切皆因爱我是吗?」我抬头看天,怔怔地道:「宽心,我做得还不够吗?风良,我也有心,我也会难过,谁来为我宽心?谁能为我宽心?」 

风良终于勃然大怒:「你——你怎能——」 

我大笑,几乎笑出眼泪:「风良,你越来越好骗,这怎么得了?以后我会失去很多乐趣。」 

风良定定看我,正色道:「但愿三少爷真的是在开玩笑。」 

我笑得愈发剧烈,手捂胸口弯下身,喘息如牛,好难受啊—— 

「三少爷,你怎么了?」风良似乎看出什么,急忙扶住我,「你别吓我——」 

我摇头,正要开口,忽听有人叫:「三少爷。」 

我直起身,回头看去,不由大惊。 

风良上前一步,拱手施礼:「原来是江庄主和江小姐,堡主呢?」 

江庄主道:「堡主和其它几位庄主还在大厅,我听小女说三少爷在此,便来一见。」 

楚风良道:「好,我为三少爷引荐,这位是吟风山庄——」 

那江庄主突然出手点了他的|穴道,风良的话音嘎然而止,眼中露出惊慌的神色。 

我轻道:「二哥,你也要点我的|穴道吗?」 

二哥拉住我,却对那「江落月」道:「翠儿,这里交给你了。」 

翠儿领命,快速把风良拖走,二哥转头看着我:「宝贝儿,二哥知你不会害我,我们走。」 

是啊,我一叫便是叫人来杀他,我怎会如此?所以二哥又何须点我的|穴道啊?倒是我问得傻了。 

※※※ 

易容出了山庄,二哥带着我直奔后山,穿过四座大阵,进入一条幽深黑暗的隧道,隧道细长而曲折,极为难走,隐约可见一些机关的痕迹。隧道尽头是一间宽敞的石屋,中间有一张很大的石床,通体洁白,光华如镜,竟是玉石砌成,旁边散落着石桌、石椅,紧贴着墙壁是一些木质架子,上面空无一物,几根火把插在墙上,把不见阳光的屋内照得明亮如昼。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没有退路,「二哥不走吗?」 

二哥取下我们的面具,紧紧抱我:「我的宝贝,若他不放手,我们逃不了的。我们就在这儿等他。」 

我叹了口气:「二哥要怎么做?难道二哥真的要和他一决生死,那会要了我的命啊。」 

二哥摇头,拉着我坐在白玉床上,手指温柔地描绘我的脸。 

「不要劝我放手,我不能放手。可是我累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防着魔教,怕他们把你夺走,原来最大的敌人却是他。」 

我抓住他的手,点头:「我知,二哥,慕然都知道,你累坏了。」 

比起上次见面,他瘦了,俊逸的脸上写满疲惫和憔悴。大哥让他对抗天衣教,虽然暗中帮他,却也决不会让他轻松,中间的刁难和委屈还不知有多少?这副担子一定压的二哥喘不过气来,以致心力交瘁。 

我俊朗温文的二哥,看起来如此的颓然,如此的心灰意懒,对上大哥,他也一样有苦说不出。 

你后悔了吗,二哥? 

二哥动情地凑过来吻我,我稍稍一退,避开他的唇,二哥的瞳孔一缩,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臂,痛心疾首地问:「慕然,你爱上他了吗?你离不开他了吗?你再不肯跟二哥走了吗?」 

我的心缩成一团,默然别开眼。 

「对不起,二哥对不起你,」二哥抱紧我,喃喃道:「宝贝儿,这十几年来,说是我护着你,实际上却是你支撑着我,每一次我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抱着你,听你说:二哥最好了,慕然最喜欢二哥了。现在你再不会说这句话了是不是?或者,你也对别人说这句话了。」 

我闭了闭眼,过去的种种在脑中回放,十二年的悉心照顾,十二年的相依相守,我最初的情,最纯的爱?? 

二哥,慕然宁死也不愿伤害你啊。 

我怔怔流下泪来,缓缓开口:「慕然最喜欢二哥了,这句话,我永远不会对别人讲,它是属于二哥的。可是,人生有很多事不是想它怎样就是怎样,所谓人世无常,有太多的东西不能控制,不可预测。有的时候,就算拚尽全力也无可奈何,要么放弃,要么死,二哥要慕然选什么?」 

可是,不管是放弃抑或是死都不能避免那撕裂一般的心痛。苏州城郊的凄凉,黑堡之中的痛哭,泰山之巅的心灰,嵩山脚下的悲苦,安平王府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