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走到安平王爷面前,摘下暖玉,递过去:「对不起,慕然自知不配认王爷为兄,暖玉请王爷收回。」 

安平王缓缓摇头:「送出的东西,本王不会收回,慕然今日所为欠妥,日后天下之大,也恐无慕然容身之所。」用的竟是腹语。 

我一笑,将暖玉重新戴上:「多谢王爷,慕然不需容身之所,但求与所爱的人一起。二哥若有不测,慕然也不会独活。」 

「好个但求与所爱的人一起,你为他竟不惜舍去一切。本王南征北战,纵横天下,竟——输于慕然之手,真——」突然一口血喷出。 

「王爷!」我忙扶住他:「腹语极耗内力,王爷莫要多言。」 

他忽然出手,伸指点在我胸前「膻中|穴」,我身体一晃直跌了出去。 

好险,我挣扎着起身,只觉胸中气血翻腾,强自压下,笑道:「王爷苦肉计果然高明,可惜慕然身穿郡主的天蚕宝甲,以王爷现在的功力,恐不能制住慕然。」 

「好,好,原来慕然武功很是不错,」 

安平王转头环顾四周,叹道:「慕然,你可知我对你,对你——」话未说完向后便倒,再无声息。 

我缓步走到沈东篱面前,突然出手点了他的|穴道,轻唤:「沈先生。」 

沈东篱睁开眼:「慕然怎知我中毒不深?」 

「沈先生精研医理,身上必有克制毒药迷香之物,先生有『小诸葛』之称,聪明绝顶,机敏过人,慕然只是觉得以先生之能,倒下的太快了。」 

沈东篱微笑:「小小年纪,如此心机,我们都小看慕然了。东篱自追随王爷,未尝败绩,今日先输于阵法,再输于机智,他日定然再请慕然赐教。」 

竟是下了战书。今日即使走脱,也后患无穷。 

我苦笑:「那阵法是先人所摆,慕然偶然发现,用一年时间方才破解,沈先生一时之间破解不开,也在情理之中。慕然心机智谋俱不能与先生想比,先生只输在轻敌罢了。慕然今日所为,实属被逼无奈,不敢求先生原谅。」说着深深施礼,沈东篱闭目不言。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苏慕诚,他定定看着自己的手,面沈如水,静默如昔。 

知他的本事,我不敢走近,敛起笑意,叹道:「大哥,今日之局,在你到来山庄之初就已布下,只是炼制这迷香颇费时日,若你不对二哥出手,慕然也不会——」 

他倏地抬头,目光寒冷似冰,锐利如剑,一字一顿:「你——骗——我。」 

听来轻柔似耳语声音却比嘶声大吼更令人心寒,我情不自禁退了一步,惹上这些人,终难免大祸,我须为二哥谋条生路。 

「大哥,此事二哥一概不知,我知你恨我,日后要打要杀,慕然无怨,只是大哥答应我不会伤害二哥,请大哥切记,慕然就此别过。」 

想起这一个多月的时光,心痛如绞,我毕竟不是全然无情啊,勉强冲他一笑,转身欲走。 

苏慕诚忽然大吼一声,飞身上前,拍出一掌。我只觉头痛欲裂,想躲却不能移动身体,只觉后心剧痛,忍不住一口血喷出,扑倒在地。 

「狮子吼」!他在这种状况下使出大耗内力的「狮子吼」,竟是不要性命了吗? 

我调息一下,知无大碍,心中暗道侥幸。这些人出乎意料的强,今日多亏这件宝甲,否则恐难走脱。 

慢慢站起身,回头见苏慕诚摔落于地,口中鲜血喷涌而出,显然内伤极重,我心中一痛,欲上前相扶,犹豫一下,喟然放下手。 

他见我如此,怒极反笑:「你最好求上天别让我找到你。」 

我咬牙转过身,走到大夫人身前,一掌打断她的腿骨,她惨叫一声,惊醒,目眦欲裂的看着我,却疼得说不出话。 

「这一掌不为你害死我娘,不为你屡次杀我,只因为你伤害了我最重要的人。」 

她嘶声大骂,片刻又晕倒。我冷笑,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女儿、女婿的手臂。 

伤害二哥的人,决不可原谅,所有的罪与恨,我一力承担。 

胸中积压许久的闷气终于消散,我喘了口气,看向一旁的二夫人,两月不见,她已然面目全非,形容憔悴枯槁,哪里还见当年的美艳和妩媚? 

我长叹一声,救醒她。她抬眼看看周围,又看看我,一切了然于胸,不禁低下头去。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你武功被废,可去六里桥找翠儿,她会照顾你。」 

说罢我转身急奔。在此地耽搁得太久,二哥不知怎样了,久无人进阵救他出来,怕有危险,何况二哥身受重伤。 

找了匹马,一口气跑到后山口,我把马栓到一个隐秘之处,稍稍调息了一下,微笑上前。 

守在阵外的楚风良看到我,大惊之下立时猜到不好,飞掠过来,出手便攻。 

我勉力躲开几招,已气喘吁吁,心知武功差他太远,忙道:「如果我是你,会先想想其它人的状况。」因说话分心,肩头被掌风扫过,热辣辣的疼。 

楚风良凝身问:「你待怎样?」 

我笑:「让我进阵,解药给你,若你继续缠斗,纵杀了我,他们也恐性命不保。」 

「好。」他咬牙道。 

我飞身进阵,将药瓶丢过去。 

他一把接过,深深看我一眼说:「你负了少爷,他日相见,但求速死吧。」说罢头也不会向山下飞奔。 

我自嘲一笑,冲着他背影道:「多谢楚大侠。」 

瓶中只有一颗解药,只能救一人,我猜他们会先救沈东篱,再寻解毒之法。有沈东篱在,这阵法保不了我们,但毒手观音的迷香那么好解吗?到那时,我和二哥早已离开此地,远走高飞,此生再不踏入江湖。 

我快速绕过机关,冲上山去,山顶小屋前一人迎风而立,含笑张开双臂。 

「二哥——」我大叫着,又哭又笑地扑进他怀中。 

 

 

第三章 

 

「咳,咳。」 

「夫人,你再不肯喝药,我告诉老爷去。」红儿嘟着嘴威胁。 

唉,看来我当不好「主母」,一点威严都没有,不知二哥从哪里找来这么尽责的丫头,比当年的翠儿还恬噪,还是冬儿温柔,又善解人意。冬儿,她也恨死我了吧。 

两年了,安平王府、落岫山庄,以及黑堡都在找我们。落岫山庄不足惧,但是另外两个却是万分棘手。 

我也是后来才知苏慕诚竟是黑堡之主。 

传说,黑堡有覆盖全国的情报网,黑堡中人个个都是一流高手,而且身份隐秘,黑堡之主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却从不涉足江湖。江湖中人有求于黑堡者众,如此机会怎肯放过,竟是倾力而出,欲讨黑堡一个大大的人情。 

安平王爷是当今皇上的堂兄,号称「常胜王」,位高权重,威震四方,与当今圣上亦臣亦友,各地官员无不想尽力巴结。 

真如他当日所言,这天下之大,竟无我二人容身之所。 

我端过药碗,苦笑连连。 

「夫人,你快喝嘛,喝了我给你讲好玩的事。」 

威逼不成又利诱,这丫头。 

「你先讲,否则我不喝。」 

「不行,我讲完后夫人又要耍赖。」 

「是你根本没有故事讲了吧,我才不上当。」 

「谁说的,昨天我表哥跟我说——」 

真是天真纯朴,我笑:「哪个表哥,做捕快的那个还是做强盗的那个?」 

「夫人,你又说错了,我大表哥是长鲸帮洪水堂副堂主,不是强盗啦。长鲸帮势力很大的,连我们金陵太守也不敢招惹呢,」 

「好,知道了,你副堂主表哥能说什么好玩的,不外乎打打杀杀。」 

「才不是,表哥跟我说,他们帮主这两天接待了黑堡的人呢,是黑堡啊,夫人。」红儿满脸兴奋。 

「是吗?那又如何?」我声音淡漠,手却悄悄握紧。 

「夫人,我跟你说过的,黑堡——」红儿涨红了脸。 

「好,我知道,黑堡很厉害,这和你表哥有何干?」 

「黑堡两年前曾许诺,如果谁抓住或发现那个,那个苏——对,叫苏慕然的人,会答应他一件事。听表哥说,这次黑堡来的人身份尊贵,应该是发现了那人的行踪。表哥还说,如果他能抓住那人,就要什么有什么了。夫人,夫人,你在听吗?」 

「哦,很好玩的事。红儿知道黑堡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我也问表哥啦,表哥也没见到,不过听说在江湖上很有名的,好像叫楚什么的。」 

楚风良,应该是他。 

我微笑揶揄:「也有红儿不知的吗?」 

红儿不好意思起来,挠挠头:「这个虽然不知道,不过我今天见到一个好美的公子。」 

我笑着敲她的头:「小丫头思春了,男人哪里能称得上美?」 

红儿顾不上保护额头,两眼放光,急切的拉住我:「夫人,是真的,今天早晨我去找表哥,做捕快的那个啦,想把昨天大表哥说的告诉他,刚走到衙门门口,就见太守陪着一个人走出来,那人穿了一身白衣,衣袖飘啊飘的,好像仙人一样。他笑起来的时候让我感觉心里暖暖的,连太守也对他很恭敬的样子,不知是谁?」 

红儿一脸痴迷,我却不禁皱眉:「沈东篱!」 

「夫人您说什么?」 

「没什么,你接着说。」 

「后面没有啦,我看那人看呆了,忘了找表哥就回来了。」 

我大笑,红儿也很可爱呢。 

「苏慕然,苏慕然,这名字好熟,好像——,对了,好像表哥说过,做捕快的那个啦,金陵府也悬赏抓他两年了。这人不知犯了什么罪,不过好像说不能伤他??」 

我微笑倾听。 

楚风良、沈东篱,这二人到此,恐怕凶多吉少,须早做防范。 

「夫人,我都说完了,你还不肯喝药,你耍赖。」 

「我就知道你又不听话了。」 

二哥进来,我「噗嗤」一声笑出来,看了一年多,还是不习惯他的装扮。白皙的脸染成黑红,英挺的鼻子变得扁扁的,红红的鼻头,额上几道皱纹,脸上还点了几颗痣,一说话,八字胡一抖一抖的,煞是滑稽。 

「喝药!」他知我在笑什么,板起脸,咬牙道。 

我摆手要红儿出去,埋首在二哥怀里:「二哥,我也好惨呢,堂堂大男人要扮成女子,还这么丑,不把你也扮丑,我怎甘心。」 

二哥拉我坐下,叹道:「苦了你,是二哥无能。」 

他一直对从前的事深深自责。 

我抬眼恳切地看着他:「才不苦。慕然最喜欢二哥了,和二哥在一起怎么都好。只要——不喝药。」 

「调皮鬼,是不是想让我喂?」 

「慕然越来越喜欢二哥,二哥都不喜欢我了。」我搂住他的脖子摇晃。 

「小懒虫,别想蒙混过关,我来喂你。」 

他喝了一口,倾身贴过来,把药缓缓送到我的口中,如此反复,喝完药,二人都气喘吁吁,二哥伸手解我衣带。 

「二哥,现在是白天呢。」 

我一手推拒,另一手却悄悄探进的他衣内,捏上胸前的突起。 

「小坏蛋。」二哥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 

「我不要丑丑的二哥。」我翻身躲到里侧,在脸上比划他现在的样子。 

「好啊,敢嫌我丑,也不看看你的样子,丑相公配丑娘子,正好。」 

「不要,我喜欢英俊的二哥。」 

「小色鬼。」 

二哥笑骂,还是揭下人皮面具,露出俊逸的脸。比之那个人刀削般的脸部线条,二哥偏于俊朗柔和,但是他们的相貌还是有相似之处,比如脸型,比如眉毛扬起的弧度,如凝眸的瞬间?? 

我呆呆看着,心突然一抽。 

二哥笑了,「也让我看看你。」说着也将我的面具除下,喃喃的赞叹:「宝贝儿,你真美。」 

兄弟里,其实只有我和他们一点都不像,甚至不像父亲和母亲,是私生子的缘故吗?我无言地笑。 

二哥温柔地吻我,抚摸着我,似把我当成世间唯一的珍宝。我更加用力拥抱他,热情地吻他,主动抬腿勾住他的腰:「二哥,二哥??」 

「啊——宝贝儿,你这样,我会——失控的。」 

「那就失控吧,我要你狠狠的——爱我!」 

我加大身体间的摩擦,把他的欲火激成猎猎狂焰,沈醉在激荡的热情里,忘记一切。 

但是短暂的忘却之后还是要面对,激|情的余温还未退去,二哥抱着我幽幽开口:「宝贝儿,我们要走了吗?」虽是问话,语气却很肯定,带着无奈的惆怅。 

我在他怀中轻轻颔首。 

「可是你的身体。」 

「我不要紧,只要能和二哥一起。」 

又要逃亡了吗?那事之后,我们不停变换装扮,不停的逃,几个月才基本甩脱他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之下,我的身体更糟了。 

二哥决定在繁华的金陵安家,大隐于市,一来必须为我治病调养,二来这里是所有消息的集散之地,一有动静就可以知道。 

我们抱着大不了一死的决心住下来,没想到竟平安度过一年多。 

我治病需要钱,二哥开始经商,不得不说,二哥经商的本事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