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抱着大不了一死的决心住下来,没想到竟平安度过一年多。 

我治病需要钱,二哥开始经商,不得不说,二哥经商的本事实在很厉害,一年之间,我们竟成了金陵城中有名的富户。 

两年来,二哥勤练武功,我专攻三夫人给我的毒经、药典,可我们都知道,这些对那些人来说都不算什么。 

「慕然,你已经有办法了,是吧。」 

「这次沈东篱和楚风良亲至,比之两年前更为艰难,只怕——」我把凶多吉少四个字硬生生咽下去,叹道:「如果两年前是这二人追捕的话,我们也许逃不了这么久。」 

那时我和二哥身上都有伤,尤其是二哥伤的很重,多亏有三夫人所赠的伤药才保住性命。 

不过那时他们也在养伤吧,我笑。 

三夫人的迷香何等厉害,中毒之后若乖乖昏睡,解毒后几日便好。他们妄想用内力抵挡,安平王爷和苏慕诚甚至出手袭击我,他们的内伤恐怕会养上几个月。而楚风良就更惨了,我在药瓶上下了慢性的软筋散,他一路狂奔,等发觉时,毒已渗入经脉,半年之内都别想动武了。 

当日在邯郸城郊的烟翠湖畔,楚风奇追上我们,曾言道:「??如今堡主生死不知,安平王爷伤重难愈,郡主昏迷未醒,我大哥功力全失,夫人和小姐、姑爷断手断脚,这些全赖三少爷所赐??」 

这些人恐怕从未吃过如此大亏,那几个月的日子定然也不好过。 

「这二人如此厉害吗?宝贝儿,你想到什么了?」 

「想到在烟翠湖边一句话惊退楚风奇的人。」我叹道:「当日若非是他,我们早就被抓回去了。」 

后来才知那人是安平王爷的师弟,曾经为保护一个被怀疑是魔教余孽的少年,在武林大会上力败各大门派高手,最后和黑堡之主一战,虽然逼和苏慕城,却也受了重伤。大概因为这个过节,他才会帮我们。而这次无人相助,能否走脱全靠运气了。 

「是啊,若二哥有那人的武功,能够力败群雄,傲视天下,也不会让你跟着我受苦。」 

「二哥,」我打断他,却抑制不住心中一紧,二哥素怀大志,却因我而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我想说是我拖累了二哥才对,硬生生忍住,现在不是互相愧疚的时候。 

我打起精神道:「上次我们身上有伤,又措不及防,才会那么狼狈。这次早做筹划,当可无事。」 

二哥点头,我又道:「我们分头走,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分开,离开金陵后,一路向南,我们大理城见。」 

苏慕诚在北方势大,而传说大理段氏与安平王府素来不睦,我们行踪已露,大理虽不见得安全,却是目前唯一可去之地。 

我将天蚕软甲拿给二哥,他坚决不肯穿:「我武功比你好,这宝甲怎能让我穿?」 

我叹道:「二哥,我的武功穿上宝甲也无用,而且这次能否逃脱要靠你引开他们的注意,可谓凶险之极。」 

他仍摇头:「别又想哄我,先说说你的计划。」 

我笑,二哥被我哄怕了。记得他知道我仍有武功时,气我居然瞒了他六年,我解释了好半天,当然未提是二夫人害我,他仍不能释怀,后来追兵来了才和好。 

「我易容现在走,二哥等在这里。我想他们应该也只是怀疑,一个找上长鲸帮,一个找上金陵府,可见他们之间并未合作。沈东篱应该会来探一探虚实,以黑堡的情报网,楚风良定会等在暗处,伺机下手。二哥你不动声色,等他们确定了来攻时,打出去便是,以二哥的武功可以做到,他们去追你,我就可以轻易逃脱。」 

「可是他们发现我只有一人时,会反过身去找你,这样引开追兵的就是你了,轻易逃脱的反而是我。慕然,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二哥这样正色叫我慕然的时候就是生气了,我忙解释:「二哥,他们都吃过我的亏,又知我善于用毒,精于易容,会以为抓我比抓二哥更难。而且他们清楚,只要抓到二哥,我定会乖乖送上门,谁让二哥是我的命根子,你说,他们怎能不卯足力气追你?」 

二哥沈吟了片刻,拿过天蚕软甲穿上,我松口气。 

「二哥,沈东篱诡计多端,不要和他多说话,也不可靠近他。楚风良武功极高,不要和他缠斗,这些药和暗器可以帮二哥对付他。记住,对他们不要有仁义之心,二哥一旦落败,慕然也死定了。」 

二哥点头,我拿出当年沈东篱所赠的瓷瓶,倒出一棵雪莲子:「这两颗雪莲子,我们一人一颗,还有一些克制迷香的药物,切不可离身。」 

「好,你也快准备吧。」 

「二哥——」我怔怔看他,万分不舍,几欲落泪。 

二哥紧紧抱我:「宝贝儿,不要难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我仰头吻他,偷偷将另一棵雪莲子也放入他怀中。 

※※※ 

准备好一切,我嘻嘻笑着,脚步轻快地走到门口。 

「红儿姑娘,又去找哪个哥哥?」门房的牛伯笑着调侃。 

「是找表哥,做捕快的那个啦,回头有好玩的事是一定先告诉牛伯。」我也冲他笑,还未开门,就觉空气中似有淡淡的菊香,他来了,好快,我稳住心神,慢慢拉开门。 

听得牛伯在身后问:「你早上不是刚去过吗?」 

「没见到表哥,不过我在衙门口看到太守陪着一个好看得让人流口水的公子,他——」 

我憨笑着,在看到门外的白色身影时,整个人如中了定身法。 

沈东篱临风而立,衣袂飘飘,眼含笑意看着我。 

「你——」 

我张口结舌,眼珠不错地痴痴看他。这人当真是俊美无匹,飘逸出尘,怪不得红儿会痴迷。 

「这位姑娘好面善,请教姑娘芳名。」沈东篱折扇轻挥,一派潇洒泰然。 

「我叫红——红——」 

「原来是红红姑娘,你家主人可在?」 

「在——里面。」我抬手一指,仍痴傻的看着他。 

牛伯跑过来,狠狠捏了我一把,赔笑道:「我家老爷和夫人在房里,不知公子是——」 

「我是你家主人的故友,路过金陵,特来拜访,不必通传了。」说着径自入内。 

牛伯推我一下,看我还傻傻愣在当地,只好抬步跟上:「公子,公子??」 

他们的身影一消失,我转身疾走,很快来到城门,却见重兵把守,不放人出城,心中暗自叫苦。 

「红儿,你怎在这?他们说你刚才找过我,怎么没进来?」一个身穿官差制服的人突然叫住我。 

「噢,刚才啊,是夫人突然找我,表哥,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来人将我拉到一边儿,悄声道:「今晨安平王府来人,说发现一个重要疑犯行踪,要我们严加防范,所有人等,一律不许出城。」 

「真的?」我一脸兴奋好奇:「什么疑犯?」 

「不知道,你赶紧回去吧。」 

「可是大表哥让我去找他,好像有什么事。」 

「今天恐怕不行,太守有令,一个也不许放出去。」 

「这样啊,那我走了。」我转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对了,我今天早晨找你是大表哥要我告诉你,他知道一个你们都在找的,叫苏——什么的在哪儿。」 

「苏慕然!」红儿表哥两眼放光。 

「对,就叫苏慕然,大表哥说不能让别人知道。」 

「你跟我来。」红儿表哥回头跟守城卫兵交待了一声,七拐八拐,将我带到一个无人的小屋。 

「红儿,大表哥说什么?」 

「说什么也没用,你又不能出城。」 

「我有太守所赐腰牌,可以出城,你快说。」 

「大表哥说,那人就在——」我突然出手点了他的|穴道,笑吟吟地道:「对不住了,表哥,借你的身份一用。」 

出得城来,一路上静悄悄的,显然楚风良也行动了,长鲸帮恐怕已把陆地和海上要道都封锁住,好快啊。不知二哥怎样了?以沈东篱的本事很快就能识破二哥,他一定想用计困住二哥,逼我现身。必须让楚风良也尽快露面,由暗变明,二哥才有机会脱身。 

我向长鲸帮洪水堂走去,不出所料,那里只剩下两个小喽罗看家。 

「罗捕头,你怎么来了?」 

「今天高兴,我来请弟兄们喝酒,大表哥呢?」 

「副堂主带弟兄们出去了,一时恐不能回来。罗捕头什么事这么高兴?」 

「哈哈哈,安平王府的沈先生带我们抓住了那个苏慕然,以后免不了升官发财,要什么有什么了。」 

二人大惊,互看一眼,齐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亲自去的,那苏——,咳,咳,既然表哥不在,我回去了。」我掩嘴懊恼的看了他们一眼,似深悔失言,掉头疾步而去。 

楚风良很快会得到消息,他卯上沈东篱,不知谁赢? 

※※※ 

马不停蹄,出了金陵府和长鲸帮的封锁,我换掉装束,易容成云游的书生,一路向南,天渐渐暗下来,不敢住客栈,投宿到一个农家。 

沈东篱和楚风良很快就会发现上当,一旦二人连手,二哥恐难以对付,须想办法将沈东篱引开,剩下楚风良一人,二哥应可无恙。 

可是用什么办法能引开沈东篱而又不被他抓到呢?沈东篱聪明绝顶,武功又高,还精通医术,毒药迷|药恐怕都不会有用,怎么办? 

我一直想到天亮也没想出好办法,只得起身。打开门却见房前柳树下,一人含笑而立,白衣胜雪,飘飘若仙,正是沈东篱。 

「慕然睡得可好?我在门外守了一夜,就怕会打扰慕然休息。」 

「有劳先生一路护送了。」我深深施礼。 

沈东篱心细如发,定是在门口就看出破绽,一路跟随,怪不得这一路如此顺利。早知如此,昨晚就不用绞尽脑汁苦思对策了。 

「慕然还没进餐吧,我已准备好食物,一起用如何?」 

「多谢先生。」 

「我想请慕然陪我一起乘船畅游长江,可好?」 

「在下高兴还恐不及。」 

造型古朴的大船内设雅致,我洗了把脸,恢复成本来面目,揽镜而照,竟觉得很陌生,大概好久没见了,我轻笑,不错,还是很俊。 

「慕然很喜欢笑呢。」 

温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回头再一笑,却不言语。 

「慕然可是有话要问?尽管道来,我定不会有所隐瞒。」 

我起身施礼:「先生知道慕然想问什么,请先生为在下解惑。」 

「慕然真是聪敏,就如你所愿。慕然一定想知道我怎会发现你们的行踪?」 

我点头,沈东篱示意我坐下,我客气的推拒,垂手站在一旁。 

沈东篱微笑:「不过,慕然要先答应我两个请求。」 

「先生请讲。」 

「第一,我当慕然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必如此拘谨吧?第二,我想听慕然叫我的名字,你以后叫我东篱可好?」 

「好,慕然放肆了,先生的名字真的很好听。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我从容落座,叫了他的名字,又似未叫。 

沈东篱摇头叹道:「慕然冰雪聪明,却做此笨事,得罪了——,唉,情之一字,伤人至深啊。当日我们养好伤已失去慕然的踪迹,王爷和郡主非常想念,命东篱去找。我料慕然必学古人大隐于市,故在各个城市安插眼线,一年有余竟一无所获。直至得报金陵城有一户人家,一年之间挣下偌大家产,却来历不明,才至金陵探访。至于风良怎么来的,我也不得而知了。」 

原来是二哥太会赚钱惹得祸,这是不是人为财死呢?我笑。 

至于楚风良,要么原因相同,要么干脆盯住沈东篱,见他一有动作,就立刻行动,后发先至,布下天罗地网,以黑堡的情报网,这很容易做到。 

「那先生是如何发现红儿就是我?」见他挑眉,我忙加上一句:「东篱。」 

沈东篱轻笑:「慕然易容术当真了得,面容、体态、声音、甚至性情都毫无破绽,只是我很奇怪,那小丫头长相一般,竟有一双绝美的眼睛,眼波流转之间光华四溢,让人移不开视线,这样的人若曾见过,一定印象深刻,而我早上见她时却毫无所察。何况——」 

原来是我自作聪明了,竟那样痴痴看着他,可是若不看他,也是破绽,非是我易容术不惊,也非是我不够警觉,只因遇上的是智冠天下的沈东篱啊。 

我苦笑:「何况有这样眼睛的人并不多见。」 

沈东篱朗声大笑:「何止不多见,这样的眼睛,东篱至今只见过——」他突然顿了一下,随即微笑:「慕然太谦了。」 

还是容貌惹的祸,我叹气:「东篱是要将我交于安平王爷吗?」 

「不错。」 

「可是这样黑堡必不肯罢休,慕然深恐会给王爷带来麻烦。」 

「慕然不必担心,王爷自有对付黑堡之法。难道慕然想让我将你交给黑堡?」 

我黯然垂下眼:「慕然若到黑堡,怕是生不如死。」 

沈东篱微笑着轻轻展开折扇:「那慕然想要怎样?说来听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