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笑嫣然 by 等闲-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却听低醇的声音传来,语气平和却隐隐泛着寒意:「显然你求得不够,老天并未帮你,今天又有何话讲?」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膝跪地,恳切道:「我的过错由我一人承担,还是那句话,大哥要打要杀,慕然无怨,但求放过二哥。」 

「哈哈,好一个无怨,我怎知你是真的无怨,还是和苏慕华串通,安排了什么妙计?」 

听他提起二哥,我心中一痛,愤而起身:「当日之事,二哥确实不知,大哥信也好,不信也好,慕然在此,凭大哥处置便是。大哥只需一掌将慕然打杀,便知有怨无怨。」 

「好,事到如今你还在为他说话。」苏慕诚冷笑:「你就那么想死在我手上吗?」 

「慕诚,你要杀小然儿?就算他做错事,也是年幼胡涂,你怎忍心?」凤郡主跳起来大叫。 

这个直肠子的郡主,亏她还生长在帝王之家。 

我当初那样对大哥,能被一掌打死,是求之不得。何况大哥若要杀我,又何必费这么大力气,当初那一掌若不是手下留情,我早就立毙当场,怎能有今日? 

我黯然道:「郡主,当日你待我如亲弟,赠我天蚕软甲,我却骗你、害你,如今你又为我求情,让慕然愧疚之极。」 

「我既认你,你就是我弟弟,」凤郡主拉住我的手,回头对大哥说:「慕诚,我跟小然儿说几句话好吗?」 

大哥点头,深邃的目光看向凤郡主握着我的手,我不落痕迹的抽回手。 

「小然儿,你知不知道苏慕华一直在害你?」凤郡主急道。 

「姐姐说笑了,二哥怎会害我?」 

「他让你练『嫁衣神功』就是不安好心,他想要你的功力,你不要被他骗了。」 

「二哥没有骗我,我本就想等练成之后,将功力转注给二哥。」 

「气死我了,你怎么这么胡涂!」凤郡主顿足捶胸。 

我含笑安抚她,「姐姐不必担心,慕然知道该如何做。」 

「那你知不知道,接受功力的人虽可受用无穷,另一个却会油尽灯枯而死。」安平王爷亦起身上前。 

我心一颤,淡然道:「原本不知,多谢王爷教我。」 

「知道苏慕华如此对你,你不气愤吗?」 

我昂首道:「这『嫁衣神功』是我自己要练,与二哥何干?一直以来,二哥与慕然朝夕相对,二哥若想要我的功力,随时可以,可见二哥不想如此,是王爷和姐姐误会了。何况慕然的命是二哥的,二哥若要,给他便是,复又何言?」 

「你——」安平王爷气结:「罢了,罢了,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东篱,你来说。」 

我笑,安平王很依赖东篱呢,看到我揶揄的目光,沈东篱轻咳一声道:「王爷,慕然冰雪聪明,一切定已了然于胸,我们不必操心。」 

安平王爷点点头,沈东篱转向我,问道:「后山的阵法是苏慕华让慕然去破解的吧?」 

「不,是慕然无意间发现,引起兴趣才去研究的。」 

「那里应该不只这一座阵吧?」 

「还有三座。」 

「慕然也是无意间发现的?」 

「不错。」 

「均由慕然所破?」 

「有一个当时未破,不过已于数月前想出破解之法。」 

「可曾告知苏慕华?」 

「当然。」 

「慕然可知那些阵法的来历?」 

「不知。」 

沈东篱摇头叹道:「以你我的心机,竟也看错了苏慕华,此人城府之深——唉,慕然,什么人都可以骗,自己却是骗不了的,你的聪敏也不允许你骗自己,单纯一点,傻一点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 

知他暗指我在常州时所说的话,我也叹:「慕然明白。」 

当日我说希望二哥一生都温良醇厚,言犹在耳,今日再想起,却是绝大的讽刺,如果我单纯一点,傻一点,一直不能看透,是不是就能一直幸福呢?也许幸福对我这样的人来讲是痴心妄想,是奢求。 

「当年之事,慕然后悔了吗?」 

「不悔。」 

他长叹,不再问。 

原来他是真的知我怜我,我想这一生都会当他是知己了,抬头对上他的目光,相视而笑,默契于心。 

「你们可以走了。」大哥冷冷的声音传来。 

「才刚见到小然儿,我不走,而且我还没搞清楚刚刚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等你搞清楚,头发都白了,慕诚,请你善待——算了,你自有分寸,就此别过。」安平王爷起身告辞。 

凤郡主跺跺脚跟了出去,沈东篱深施一礼:「东篱在安平王府恭候堡主和慕然,请到时务必光临。」 

楚风良和楚风奇送他们出去,眨眼之间,大厅里只剩下我和大哥,我突然紧张起来,手心微微出汗。 

大哥缓步走过来,捏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我垂着眼不看他。 

「你的巧舌如簧呢?怎么不讲话?」 

我抬眼一瞟,又阖上,他的脸色居然很好,却比发怒时更摄人心魄。他的手指按在我的眼皮上,状似随意地拨弄我颤动的睫毛,但是我发现他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这么美的眼,是在诱惑我吗?难道你认为我还能任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大哥,」我叹,头越来越重了,睁眼都费力:「两年了,一切都不同了,当日大哥疼我,才会上当,今日大哥恨我,又怎会被我所骗?」 

「不错,两年了,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大哥突然放开我,坐回原位,淡淡开口:「你不求饶吗,若你开口,我说不定会处罚的轻一些。」 

失去他的支撑,我身子一晃,苦笑:「慕然不会求饶,大哥动手便是。」 

「为何不求,你最擅长装可怜不是吗?」 

我黯然摇头:「慕然若开口求饶,甚至做追悔莫及,痛苦不堪之态,便是欺骗大哥,慕然不会再欺骗大哥了。」 

「哈哈,好一个不会再骗我,你骗得还少吗?你当我还会信你么?」大哥纵声大笑,彷佛听到什么极为可笑的话,笑声中却露出悲凉萧瑟之意。 

是啊,当年的切肤之痛,大哥又怎会再信我?我心痛难当,待要说话,却只觉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浑身软绵绵的,身体晃动,双腿乏力。 

我努力看着大哥,只见他笑声一顿,冷冷得看着我,微斜唇角,脸上露出讥讽之意,似乎在说:「不肯求饶,原来是要用苦肉计啊。」 

我努力睁大眼睛,却渐渐看不清他,终于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 

黑暗中,听到二哥的声音:「宝贝儿,我们很快会见面,等我。」 

我想看他却睁不开眼,惊慌地哀求:「二哥别走,别扔下慕然——」 

漆黑一片,再没有二哥的声音,我嘶声叫:「二哥,二哥,你为何如此待我??」辗转反侧,不停的问,却没有回答。 

突然,大哥冲出来,指着我控诉:「你骗了我,你又骗了我??」口中鲜血喷涌而出。 

我拼命摇头:「我没有,我再不骗你,再不骗你了,大哥,你相信我啊。」 

大哥突然变成大夫人:「你这个无耻贱货,我要杀了你。」一剑刺来,我却不能动。 

「不——」 

猛然清醒,周围静谧无声,我急促喘息着,一身的汗,身下的床单潮乎乎的,我动了动,却发现一人静静坐在床前,凝然如石,不动如山,清冷的月光在他身上洒下一层银白色的光晕,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大哥。」我艰涩地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他忽然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我。 

须臾,悠扬的箫声响起,低徊怅然,如泣如诉。 

我的眼前闪过十六岁生日的清晨,那暴风雨前静谧温馨的片刻。 

十几年来的一切在脑中回放,二哥,你的爱是真,你待我的好是真,但是为何会这样? 

我闭上眼,泪滑落,开始是无声的哭,渐渐的,再也压抑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我一直哭,直到不知不觉地睡去,恍惚中,箫声似乎一直未停。 

醒来天已大亮,身下的床单干干的,衣服也换过了。 

我睁开眼,只觉眼皮肿胀,头痛欲裂,大概是昨夜哭得太久了。真丢人,生平第一次放声大哭竟是在大哥面前,不知他会不会以为我又别有居心。 

听到有脚步声,我立刻用被子蒙上头。 

温婉清脆的声音轻唤:「三少爷。」 

是冬儿,我想起身,却没能坐起,只露出了脸。 

「三少爷!」 

冬儿惊呼,为我红肿的眼和憔悴的面容。 

「冬儿!」 

我亦惊呼,为得却是她的肚子:「你要当娘了?我不知道你已经——」 

「还有一个月,」冬儿羞涩一笑,坐在我床前,「听到三少爷的消息,冬儿即刻前来,可是行动不便,昨日才到。」 

「冬儿,当初我——」 

「三少爷不要为过去的事介怀,冬儿了解三少爷的无奈和苦衷。」 

还是那样善解人意,我笑了:「你的夫君能娶到你真是有福啊,他是什么样的人?对冬儿好不好?」 

冬儿晕生双颊:「他只是个普通人,很老实,有时笨笨的,但是待冬儿极好。」 

「老实人,」我怔忡地笑,「冬儿也很有福呢。」 

「三少爷,你昨日一直昏睡,还发高热,大夫说你郁结于心,不能发泄出来的话会伤了五脏六腑,从此落下病根,堡主好担心,他在这里守了一夜呢。」 

「我知道。」这丫头,还是不忘替大哥说话。 

「三少爷,二少爷那样对你,我知你难过,但是还有很多人关心你啊。」 

「冬儿不要听风良胡说。」我淡淡道:「二哥对我很好。」 

「那么请三少爷告诉风良,什么叫不好?」清朗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我抬头,大哥端着药碗,楚风良拿着饭菜站在门口。 

黑堡没人了吗,竟要堡主和总管亲自伺候我这个囚犯。 

冬儿忙起身,站在一旁,楚风良拿过凳子让她坐下。 

想起昨夜的号啕大哭,我涩然转开头,避开大哥的眼。 

大哥坐在床沿,让我靠在他怀里,递过药,我不敢拒绝,乖乖喝下,好苦,不禁看向楚风良。 

风良笑笑,拿出一块糖果,晃了一下,却递给冬儿。 

我暗自咬牙,好个楚风良,碍于大哥在,不敢说什么,只笑道:「我可以问风良几个问题吗?」 

「三少爷请问,风良知无不言。」 

「这次你一直没有见到二哥对吗?」 

「不错。金陵府扑空之后,我探听到你和东篱在一起,还没追过去,东篱却先找我,说只要告知三少爷『苏慕华居心叵测』这句话,三少爷就会跟我走。而他去找堡主和王爷,堡主不放心,又派风奇前来。」 

我叹气,东篱知我,怕比我自己还深,不再问下去,愣愣出神。 

二哥不要我的功力,是因为这样我会死,还是因为我功力有限,抑或只是利用我知道练功的秘密,或者三者兼而有之。而他怕是早就开始练了,是从我十岁那年吧。那年之后,二哥找来翠儿伺候我,不再让我和他住在一起。 

二夫人害我和三夫人助我的事他也应该早就知道。 

如今,四阵全破,他的「嫁衣神功」也练至六七成,现在应该在落岫山庄的阵中,先自废武功,练成神功,再取得秘籍和宝藏,就可以大功告成。 

而顺利完成这些,需要我为他拖住黑堡和安平王府。 

二哥,我要如何为你辩解,才能骗过自己。你做得并不高明,直到现在才发现,实在是对你不曾设防啊。 

楚风良和冬儿默默出去,大哥拿过饭菜。 

我食不下咽,勉强吃了几口,忍不住问:「大哥,那阵中有什么?」 

「绝世武功,倾国宝藏。」 

「大哥既知道,为何不自己取来,任凭二哥去取。」 

大哥不肯再说,我不禁惴惴不安,他是还在生气吗?还会惩罚我吗? 

「大哥,我知你恨我,我——」 

大哥猛地放下碗筷,瓷碗顿在桌上,发出当的一声。 

「我恨你,这两年来,日日恨,时时恨,想过几百、几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可是——」 

大哥伸臂圈住我,语气无奈:「可是当听到你有生命危险时,差点乱了方寸,再见到你时,也无法下手;在你生病时,更心急如焚。比起恨你,我更恨自己!」 

我怔怔看他,说不出话。 

「然儿,你说不会再骗我,我信你。那你告诉我,你还爱着慕华吗?」 

我点头:「是,二哥对我的好不容抹煞,也许他骗了我,但我相信他不会害我,也不会仅凭想象就定他的罪,我会等他的解释。」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呢?你还爱他吗?」 

又开始皱眉了,我笑,是你要听真话啊,而真话总是比较不中听。 

「即使猜想的一切都是真的,二哥仍是我最重视的人,但是我的骄傲不允许我做他人玩弄的棋子和登攀的梯,我的自尊不允许我去爱轻忽和利用我感情的人,即使那个人是二哥,我和他从此相忘于江湖。」 

大哥释然一笑:「那你对我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