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曲线救国-第10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到李富贵这话托名阿和德兴阿的眼神也热烈起来,他们早就知道若是李富贵能脱出牢笼准没翁同书的好。
  “我也觉得翁同书那个家伙太过分了,他临阵脱逃不说还陷害在前方浴血奋战的大将,说老实话我在北京的时候也被这个家伙所蒙蔽,谁想到他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内心竟然如此狡诈。可是一到淮阴我就发现实事与他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大人深陷重围不说,那淮阴县里为了救援大人那可是把一切都动员起来了,连尊夫人都不惜抛头露面为营救大人而奔走,和某那时就想:若是李大人这样还不算为国尽忠,那就没有人能算是忠臣了。”
  李富贵听到和春提到赵婉儿心中倒是一动,刚出征的那会还时不时地想起她,不过这段时间一忙竟然好像把她给忘了,李富贵不觉对自己的爱情产生了一丝迷惘。“李某是个粗人,听了和大人这番话,那就是立刻死了也不算冤枉了,我打算上书皇上,把这番委屈好好的诉一诉,列为大人意下如何。”
  “我自然是追随大人,这次江南江北大营失守,我自然不敢推脱责任,但是贼兵势大,这次兵败实在是有苦衷,我就怕皇上被小人蒙蔽,若是皇上真的什么情况都了解了还说我托名阿该杀,我绝对不会皱一皱眉头的。”
  “我也是。”德兴阿虽然不如托名阿那样善于言词,不过他也不会放弃这个团结起来的机会。
  “嗯,也算上我一个,我们这些带兵的就算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可不能由着那些穷酸在后面唧唧歪歪。”
  ※       ※       ※
  李富贵回到淮阴的时候立刻得到了一个报告:铁路已经全线贯通了,实际上在半个多月前主要工程就已经结束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李富贵正处在危险关头,所有人都没心思管这件事,一直到海军获胜江浦解围大家也没有把它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报告李富贵,直到李富贵问起才向他做了汇报。
  “已经完工了?为什么不早说,这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铁路,告诉下面我要进行盛大的通车典礼,要请很多客人,各国公使、附近的官员、有头有脸的商人都要请到,第一条铁路啊,我要亲自敲下一颗金质的道钉,这个时刻将被永载史册。”其他人显然没有想到李富贵的反应这么大,大家看着李富贵在那里自说自话,他们一直不理解李大人为什么这么重视这种两根铁条并在一起弄出来怪路。不过不理解贵不理解,当李富贵把一连串的任务布置下来之后,他们还是立刻很专业的分头行动起来。
  当陆归延看到李富贵就像上了发条一样真的吓了一跳,他为了迎接李富贵可是准备了一大堆资料,这段时间可算得上是多事之秋,不少事情陆归延虽然处理了但是这其中的文章还是需要和李富贵一起好好探讨探讨。所以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富贵会哼着小曲一颠一颠得走进来。
  “富贵啊,什么事这么高兴,捡到钱了?”
  “捡到钱?对了,说到钱我还正想问问,今年我们的军费超预算吧?”
  “那还用说,你也不想想你的那个大营是按什么标准建的,各种物资的储存说出去都吓死人,不过也幸好如此才没出乱子,这次战役规模这么大,要不是准备充分我还真有点后怕。你有没有想过下半年的军费问题,这次怎么说也算是挽狂澜于既倒,这朝廷总不能没点表示吧?我觉得争取一下的话上海的厘金应该能够留下来。”
  “朝廷那边自然是能挤多少挤多少,不过这下半年的军费如果也超标的话,恐怕朝廷的那点钱也顶不了什么事。”
  “什么?下半年还超标,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下半年还有大仗要打?难道就不能克制一下你的杀机,我看不出今年还有什么必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长毛应该也没有能力对我们下手了,下半年大家相安无事不是很好吗?”
  “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是没有了,但是我算了一下,这次大战战果辉煌,大概有四个军团会升级,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噢,我倒把这件事给忘了,钱的事情我也没办法,你可以去电问问魏无极,不过我怀疑他也未必有办法,集团的资金基本上都拿去做投资了。”
  “这怎么办,可愁死我了。”
  “是吗,还真看不出来,要不是你说自己在发愁我还以为你刚捡了个元宝呢?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铁路要通车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这是旷古未有的盛事。”
  “你怎么知道的?”
  “金跟我说了好几遍了,最见他只要一说到股市他就会摆出这么一幅腔调。”
  “股市也要开盘了,今年的盛事就是多啊。”
  “可惜这些盛事都是要花钱的。”
  “这你就不懂了,故事是用来圈钱的,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得想点急招才行。”
  “你慢慢想吧,我这里还有几件事情要和你谈谈,对和春这件事你怎么看?”
  “对他我原先可能有些过虑了,这件事现在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而且也决不能让那个姓翁的好过,敢阴我。”
  “和春没什么野心我早就看出来了,不过这次朝廷派他来可是透露了一个危险的信号,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如果来的是胜保或者是僧格林芯那可就麻烦了,说不定就真的要把他们做掉了。”
  李富贵有些吃惊的看着陆归延,在他的记忆中他没有把刺杀和春这件事告诉陆归延,“你的血滴子们并不擅长保守秘密。”陆归延耸了一下肩膀。
  李富贵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我也有所考虑,我打算就这次战斗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开展一次整风运动,顺便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只要军队在我的手里就没什么好怕的。”
  陆归延摇了摇头,“你说的当然很有必要,不过这毕竟是消极的办法,这次危机尊夫人的表现让我看到了另一条路。”
  “婉儿?她会有什么表现?和春也曾我提起她,她干了些什么让你们如此推崇?”
  “本来我听说你被包围的时候我是很担心尊夫人跑到军营里大吵大闹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把你就出来的,这样就会打乱战略部署,所以我专程到府上去拜会夫人,想把情况仔细的向夫人解释一遍,可是你猜我说了战况之后夫人说了什么?” 
 
 
 
  
 第一百七十三章
 
  李富贵左思右想,“还真猜不出来,她没有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救我?”
  “没有,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打仗的事情,相信富贵就行了。’陆某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夫人真是大将气度,富贵你挑女人的眼光真是不得了,为兄佩服。”
  虽然被称赞了不过李富贵并不认同陆归延的看法,“不见得吧,我想那是因为她不懂打仗的事情,所以才会这么无所谓。”
  “绝对不是,夫人子从你被包围之后就站了出来,她从北京来,所以在京师有门路我倒并不奇怪,让我吃惊的是她对本地的各级官员也有很强的影响,夫人出面为我们办了很多事,所以从她的态度来看她当然知道你正面临着危险,只不过她了解自己在这方面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她就在自己有影响力的领域出力帮助你。”
  “有这么厉害?我怎么不知道。”李富贵这是不觉想起了自己的那个丈母娘,难道婉儿真的继承了她的血统,以前只是没有机会显露?
  “夫人对本地官场的影响让我想到一个新的方向,我们是不是需要开始对地方的各级官吏进行控制了,我们在这方面一直做得不够好,有那么点仗势欺人的味道,这一阵子有些地方官看到我们的形势不妙立刻就变了嘴脸,我收到报告有好几个县里的乡会和官员发生了冲突,怀远那里还闹得非常厉害,这应该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
  “乡会和地方官发生冲突?是因为商业吗?”
  “基本上是的,以前我们压着地方官不让他们多收税,今年工商业大发展,有些家伙大概实在馋得不行了,就想着捞油水了,乡会里有一些议员就不干了。”
  “很好,商人终于开始走上舞台了吗?暗中控制这个提议我看不错,不过那帮家伙贪婪成性,我已经猜到我老婆是怎么控制他们的了,这里头可有绝招,这件事还是由她去做吧。”
  “家有贤妻,可喜可贺阿,这次夫人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设想,看来夫人并不真的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富贵你有没有想过再娶一位如夫人呢?”
  “如夫人?再娶谁?”
  “海莺啊,这次水师虽然大捷但是还是应当看到这其中的问题,海莺这次的表现足以证明她的能力,如果能把她收入房中水师的内部关系应该就能够理顺了。”
  李富贵苦笑着摇了摇头,“阿陆啊,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不了解女人了,仲尼说过: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海莺的确有能力但是限于她的身份她无法掌握整个海军,而且现在来看她也没有这份野心,可是如果超出了这种友谊的界限那情况就很难说了,到时候情况就更复杂了。现在海军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足以统辖全军的人物,海莺不合适,要是真娶了他只会更麻烦。”
  “难道水师就由他们这样下去。”
  “我打算把丘青山调出来,从现有的军团长里选一个能吃苦敢打硬仗的进去,海军目前面对的压力不大,应该还有时间。”
  “也只好如此了,关于李鸿章你有什么打算。”说着他从案上抽出了一封信,递给李富贵。
  “他那边有消息了吗?”李富贵一边抽信一边问道“李鸿章最近在福建可是风生水起,闽浙总督对他另眼相看,就在你被围的那阵子他还拉出了一支闽军说是要赶回来救你。”
  李富贵放声大笑道:“那我还真是要承他这份情,王懿德那个家伙胆子最小,冷不丁得到一个好象能打两下的自然是不肯放过,福建这一阵子也不太平啊。”李富贵把信上所写草草看了一遍,看得出来李鸿章在福建确实混得不错,他甚至说动闽浙总督王懿德和福建巡抚吕诠孙同意他在台湾试验洋务,只不过台湾底子太薄,现在就等着李富贵的支援了,另外他弄出来的那支闽军也急需新式武器来装备。“摊子铺得这么大,这个李鸿章就是好大喜功,我现在哪有钱去支援他,而且这个家伙手脚还不干净。”
  “听他的口气这些好象都是你以前答应过他的,打算反悔吗?”
  “那倒也不是,援助还是需要的,不过不是他信上写的这种援助法,对了,我有件事以前听说过但是不是太确定,是不是台湾的货物卖到大陆还要交关税?”
  “是啊,而且比色目人交得还多。”
  “这帮混帐,他们的脑子里肯定装满了豆腐渣,只配拿去喂猪,以后我们要加强和台湾的经济往来,对台湾的投资可以做一些,不过必须是那些有利可图的生意,我还打算拉上那些洋鬼子一起干,过一阵子我去和那些公使们商量商量,我猜他们肯定是求之不得。”
  “那帮色目鬼子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李少荃可不笨,这事很有风险,他未必肯往里钻。”
  “这个嘛,少荃这个人很灵活,我相信他能走出一条擦边的路,台湾毕竟孤悬海外。”
  当李富贵在陆归延那里把这段时间他的领地内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问题都简单的了解了一番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竟然有这么多麻烦事,”李富贵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看来下半年又得把心思放到内政上了,不看报告还真不知道我们今年开工数量居然有这么多。”
  “如果这些工厂都能顺利生产,到今年年底两淮的工业产量可能就要远远超过任何一个省了,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能都销出去。”
  “是啊,我也害怕啊,尤其是我们有许多原材料都是通过国际市场买来的,要是销不出去那可真要上吊了。”
  “关于搞钱我倒有个想法,不是很成熟你想不想听听。”
  “有主意还不快说。”李富贵对于任何弄钱的门路都是非常感兴趣的。
  “我们可以用铁自己铸制钱。”
  “其实这条路我也想过,其实好像有不少州县也自己悄悄的铸钱,不过呢,这种铸钱的规模太小,没多少油水,要是把动作做大了钱价立刻就会跌下去,那样难免会引起朝廷的注意,有点得不偿失。”
  “的确如此,所以我设想咱们铸出来的钱并不在本地使用,而是通过海运把他们散播到沿海各地,这样就要隐蔽多了。”
  “这倒是有点意思,沿海有七个省,承受能力的确要大的多,不如我们把李鸿章也拉上,生拉硬拽的也要把他弄上这条贼船。”
  “这个倒是有可能,他现在比我们更需要钱,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