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曲线救国-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郑罡还竺畎颜庑┓灿蒙哟鹄矗缶僖淮蜗в谝股小
  第二天李富贵押着一千名俘虏出现在天津城东,胜保作为天津防卫的负责人听说富贵军突然出现后吃了一惊,在对待李富贵的问题上胜保与僧格林沁不同,僧格林沁是完全看不起这些南蛮子,认为他能打胜仗不是借了琦善的光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胜保原先也不大相信团练能有多大的战斗力,可最近上个月收到琦善的一封来信嘱咐自己一定要小心此人,虽然信中没有解释为什么,可以胜保对琦善的了解,他还是相信琦善的眼光的。这一个月来他很关心李富贵的动向,可这支军队在进入直隶之后就如谜一般的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实在有点高深莫测。不过不管他们究竟是怎么来的,现在战况正烈他们来的倒真是时候,就让天津知县谢子澄去迎接他吧。
  (C) 整理 
 
 
 
  
 第五十一章
 
  李富贵在谢子澄的引领下进入了天津,为了配合官轿的速度全军都放慢了脚步,李富贵很不耐烦的把马头拨来拨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官员开始坐起了轿子这种速度奇慢的交通工具,官员出京上千里的路程居然也坐着轿子一路走过去,不再骑马甚至连马车都不坐,李富贵记得在红楼梦中象贾宝玉这样花朵一般的人物好像也会骑马,难道这些官员的身体已经娇嫩到这种程度了吗?或许中华民族就是从轿子上开始衰弱的吧?李富贵下决心自己的手下如果谁坐轿子就把他的腿打断,让他连轮椅也坐上,至于那些实在是年老体衰不能骑马的人可以考虑生产一种带减震的轿车。不过就这次来说慢也有慢的好处,富贵军团排起整齐的队形,再加上那些捆在一起的俘虏,到弄得有点像一次盛大的入城仪式,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的军威,可惜路两边的民众没有发出欢呼声,不过李富贵从他们的眼中看出这些老百姓大部分还是欢迎自己的,这时候的天津城市虽然还不大,可由于是漕粮运输的必经之地所以相当的繁荣,相对其它地区市民的生活也较富足,也就尤其害怕战火。
  骑在马上和轿子里的谢子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李福贵对天津的城防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目前天津城内的主力清军是胜保从江北大营带出一路尾随北伐军而来的两万多人,再就是一些原有的驻军和几千团练,谢子澄自己就拉起了一只四千人的队伍,同样是组建团练谢子澄对李富贵的装备那是羡慕不已,李富贵顺势就掏了一张查理·金的名片给他,并一再赞扬远东集团卖的武器质量好、价格低、量又足,如果定的货多的话还可以送货上门、免费培训等等,最后李富贵干脆拿了一把左轮手枪要送给谢子澄。
  “哎呀,李大人,这这怎么好意思,您大老远的来助兄弟守城,怎么反而让您送我礼物,这万万不行。”
  “老哥哥你这是看不起我了,这次富贵来的匆忙,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就这把配枪跟了我也有几年了,送给老哥哥做个纪念吧,这个面子一定要给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晚上太白楼我作东,兄弟你可一定要来,我再请一些本地的富商,这西洋军械我们这帮老家伙可是一点都不懂,席上你可要好好给我们说道说道。”
  当天富贵军团在谢子澄的安排下驻扎在安西门外,这里算是一个战略要点,不过还算不上最前沿,李富贵很满意这个地方,既可以统揽全局有不用太拼命,而且附近还有一座炮台可以提供火力支援。当晚的酒宴也把李富贵喝得挺高兴,天津人满有意思的,这一顿喝得挺痛快,而且在酒席上还敲定了一笔生意,这些商人们最后愿意凑出三万两银子购买迫击炮,原来下午富贵军在安营的时候炮兵试放了几发炮弹,把旁边的谢子澄看的是眼红不已。又因为这些家伙觉得和洋人打交道有点让人发怵,所以请李富贵帮他们代买,这一点李富贵自然是义不容辞。李富贵虽然还想推销一些枪支给他们可谢子澄却拒绝了,他委婉的提醒李富贵让当兵的手里拿上火枪好像不是个好主意,还反问李富贵当兵的手里有枪如何保障官员的安全。
  回来以后李富贵就立即写信让李叔生产四十门迫击炮和三百发炮弹,都要出口型的(就是口径更小,炮管壁更薄,弹头更轻外带装药量更少的那种),尤其要注意的是炮身上要打上克鲁伯的标记。这是李富贵第一次涉足军火贸易,很希望借此打开北方市场,从今天的酒席上李富贵了解到现在的天津可以说是北方最重要的商业城市,在漕、海、盐这三个最赚钱的行当里占据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现在已经是东北、华北各类物资的集散地,现在李富贵已经把这次北上的第一目标转定为商务旅行。
  第二天李富贵在谢子澄的陪同下拜会了胜保,胜保目前的头衔是钦差大臣,不过这阵子钦差大臣满天飞,到也吓不住李富贵。胜保给李富贵的感觉到算是个实在人了,当然是相对于那些京油子来说,李富贵汇报了在张庄歼敌五千的经过,又强调军队远来疲惫,再加上经过苦战,目前还不宜立即投入一线作战。胜保昨天亲自查问过李富贵带来的俘虏,结果越问越吃惊,和琦善不同胜保是武将,他对军队的方方面面要清楚的多,自己与这支长毛从扬州的江北大营一直打到天津大小战役无数就从来没赢过,而富贵军居然只用一个多时辰就打赢了一场攻坚战,这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可想象,为此他昨晚上还专门摸到富贵军的驻扎地点观察了一下,可惜黑乎乎的没看出什么。作为一个军人胜保对李富贵的印象还不错:他起码没有砍些农民的脑袋来冒功,这已经算得上相当诚实了,胜保当然不会蠢到去核实歼敌的具体数字,如果核实数字的话,自己这北上一路所消灭的长毛加起来恐怕都有七八万了,相信这次张庄大捷的报告到了圣上那里歼敌人数不会少于一万人,这还是因为在天子脚下中间环节少,不然再翻一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胜保对李富贵目前的困难表示了理解,不过希望李富贵可以把军队再向前移一些,进入到虹桥一线驻防,还拨了一批物资给李富贵。李富贵当即表示感谢,阵地前移倒也没什么,只要不在最前线就行,通过昨天进城后对天津城防的进一步了解,李富贵认为军事上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天津城的守军虽然相对太平军还处于劣势,但时间却站在他们一边,太平军想要攻克天津没有一个月的话根本不可能,可目前直隶境内还分布着大量清军,远的不说估计僧格林沁要不了几天就能赶到天津,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怎么做应该都没问题。
  (C) 整理 
 
 
 
  
 第五十二章
 
  远东集团在天津有一个分号,只有一个掌柜的和两个伙计,掌柜的周荣才是个经历很坎坷的人,从小伙计开始一步一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虽说像他这样规模的分号在聚宝祥(远东集团现在以好几个商号的形式出现,以周荣才的身份只能知道自己所属的商号:聚宝祥)里实在不算什么,但周荣才相信天津的重要性,什么时候商号决定开发北方市场,那就是他发达的时候了,为此虽然以他的权力经手的都只能是一些小生意,可他仍然做得很认真,因为机遇只会降临到那些有准备的人身上。
  长毛攻城的第四天,周荣才接待了一个怪怪的年轻人,听他问东问西的样子周荣才几乎怀疑它是其他商号派来的探子,不过从气质来说不像,而且自己这么个小分号有什么好探的。压下心头的怀疑周荣才仍然保持着商人式的笑容,打起小心应付着这位客人。
  最后这位客人拿出了一封信道明了来意:“从今天起,你就是聚宝祥北方分公司的经理。”周荣才有点奇怪分公司和经理不都是洋人的玩意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又怎么会成为这样一种东西?等到周荣才看到信封上的落款才真正的备下了一跳,信是总商号来的,这一点在那个年轻人拿信出来的时候周荣才就看出来了,可是落款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是商号的大掌柜!作为低级职员的自己还从未直接收到过任何高层来的命令,更何况是大掌柜。
  周荣才双手颤抖的接过信件,拆开时候发现内容极为简单,只是要求自己一切听从来人吩咐,从信中的语气周荣才敏锐的察觉到此人的地位可能比大掌柜还要高,他立刻站起来重新向李富贵请安。
  把他扶起来之后李富贵费了不少口舌来解释远东集团的构成,目前的远东集团分为六个公司,经营的侧重点各有不同,除了张文革负责的“鼎天公司”从上到下全部按照西洋的架构,其他的五家公司只有高层采取了新式的组织结构,这也是周荣才这样的低层职员所不了解的,而从外表上看这些公司都与传统的商号一模一样,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顾虑老百姓对洋商有一定的反感。
  “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就算是公司的高层了。”
  由于一下听到太多内幕,再加上震惊于远东集团的规模,周荣才一直张大着嘴巴,突然听到这句话眼泪刷得就流了下来,四十年的辛酸,四十年的等待,这一哭可就止不住了。
  等他哭得差不多了,李富贵顺手从桌上拿起一块抹布递给他说到:“好了,别哭了,把你最好的衣服穿上,晚上我们去应酬。”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富贵带着周荣才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社交活动,周荣才也凭着自己的手段很快的打入了当地的社交圈子,与好几个大商人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大部分是南北两地各种特产的交流,李富贵对此并不感兴趣,他的任务就是大肆吹嘘聚宝祥的信用与规模,说白了就是托,不过这官托和地摊托的作用可是大不相同,尤其天津也算是天子脚下人们对官商的理解就更进一步了。有时候李富贵对于那些他感兴趣的合作,比如天津有几个盐商想涉足海运,这就让李富贵心动不已,一力促成此事,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官面上没有问题。李富贵对于这些合作甚至比自己的产业还要关心,因为在他心中明白远东集团具有太浓厚的官府的色彩,这样的企业在一开始可能发展极快,但是时间一长他的僵化的毛病就会暴露出来,目前远东集团的发展可以为贫弱的中国打下基础,包括人员、技术、资金、市场等等,可是最终它必须退出历史舞台,让位于真正的民间工商业,这件事可要未雨绸缪。除了军工企业外对于这些可拿出钱来的商人和地主,李富贵总是热心的提供各方面的支持,这也多少让远东集团的那几个管事的有些不满。
  李富贵的这种交游也让天津的大大小小各级官员感到非常奇怪,城外打得是热火朝天,这位李大人作为带兵将领居然天天喝酒、听戏,偏偏这人好像还是个名将,真是让人不可思议。胜保现在也有点相信了琦善信里的话:富贵军的真正指挥是一个洋将,李富贵不过是充场面的。
  随着李富贵在城中歌舞升平,城外的战事也渐渐平复了下来,太平军攻城受挫退回了静海,分兵固守静海和附近的独流镇。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富贵盯着地图在那里自言自语:“真是搞不懂他们哪,一路打得那么好,怎么现在连着犯错误,先是进攻天津,现在又固守静海,他们真不要命了?你们犯错误不要紧,我的功劳可就没了。”李富贵原先打算利用自己的机动性追逐实力大损的太平军,可现在人家不肯流动作战,一旦被包围自己还能分到多大功劳呢?虽然对敌人的愚蠢懊恼不已,可李富贵知道现在已经不容自己坐山观虎斗了,既然自己没有单独攻城的能力那也只好大家一起来吧,分功劳总比没功劳好吧。
  李富贵越过了独流镇抢在胜保的前面抵达了静海,刚一到达就在城北构筑阵地,然后一口气向城墙连续轰了六个小时,静海的城墙本来就低矮残破,就这么一下子竟然就轰出了几个缺口。李富贵是希望重演扬州之战,趁着清兵还没有合围逼迫林凤祥从静海撤出去,可惜没想到林凤翔居然是个死脑筋,就是呆在城里不出来,第二天李富贵已经不能再继续炮击了,再这样打下去自己的炮弹很快就会用光的。等到胜保把静海围了起来以后,李富贵也只好接受事实了,停止进攻命令全军就地休整,让胜保去攻城。
  (C) 整理 
 
 
 
  
 第五十三章
 
  看到接连三天富贵军都没动静,胜保有点坐不住了,他现在越看李富贵越觉得此人高深莫测,一路上明火执仗大肆抢劫的是他,突然之间消失无踪的也是他,作战勇猛无比的是他,可打仗的时候跑去喝酒听戏的又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