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曲线救国-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说明他们并没有从农民那里盘剥到多少东西,至于地方财政,虽然这些官员都贪污,可是毕竟数量少,向较于当年每个县有几十个乡,每个乡里面几百号人,这个凤阳府的官员实在是少得可怜,而且通过和这些家伙聊天李富贵得知,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不过那是在富庶的地区,向凤阳这里的收入远没有这么多,而且有一种说法叫“越仕越贫”,就是说出来做官很有可能越做越穷,主要因为做官虽然入项不少,可花销也很大,如果再摊上个几年候补,那就得过一过苦日子了。不过在李富贵的印象里,北京那边好像也没有多少钱,摊到每个县就应该更少了,真是奇怪了,这钱究竟都到哪里去了?
  到了府衙李富贵先让人打扫出十几间牢房,然后把张王两家的代表挑选身体素质差不多的一个配一个的关到双人间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还把军中的洋医派去以防万一(李富贵觉得这倒是个推广西医的好办法),他还亲自叮嘱牢头一定要做好这些人的思想工作,让他们不要闹情绪,觉得钦差大人是在针对他们,实在是大人刚来,忙得没空,所以先要委屈各位几天。
  正如李富贵所料,这些人刚关进去就开始发生肢体冲突,看到狱卒完全不加干涉,立刻升级为打斗,从他们的打斗中李富贵发现仅仅按照身体条件来区分可能不太合理,这些人里有一些明显练过,这样这间牢房里就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第二天狱卒们按照个人武力的高低又重新排列了房间,军医汤姆也开始为那些挂了彩的家伙治疗。这时昨天那些在战斗中表现过极大勇气的人们无一不漏出惊恐的表情,一般都需要四五个狱卒费劲全力地把他们压住,这里面甚至包括了一个骨折的,这让在一旁偷看的李富贵非常吃惊,李富贵当年曾经有一次脱臼的经历,当时半边身子都痛得不敢动,可是这个家伙竟然能用力挥动他那只受了伤的胳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三天里李富贵除了有时候偷偷去看一下这些人外,基本上在忙着军队的驻扎,雷霆军团以营为单位分散到周围的县和乡里面,为即将到来的征兵做准备。有了以往征兵练兵的经验,这一次李富贵打算多招一些人,反正目前富贵军的饷银有朝廷给,发放的还算及时充足,所以宁可让人等枪,不能让枪等人。在这么大一片地区征召几万人应该没什么问题,首先因为李富贵这次得民心工程开了个好头,李富贵去看那些孤寡老人的时候总是用这么一句话开头:“老乡们,我给你们送粮食来了”,其次富贵军军营中飘出的那阵阵肉香,对周围那些饿的眼睛发绿的人们有着无比的诱惑。
  (C) 整理 
 
 
 
  
 第九十章
 
  在体察民情的过程中,一直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李富贵,如何解决贫穷的问题,在来之前李富贵对于这里的贫困没有足够的准备,认为可以通过救济来缓解。现在一看救济并不可行,救济应该是应对灾害的办法,而像这样的贫困救济起不了什么作用。当年人们是怎么做的?要钱不如要政策,好像是这么说的。这事恐怕得和本地的父母官商量一下,当李富贵找到王抚才的时候,王抚才也正要问李富贵关着张王两家人不放究竟是为什么,已经有不少人到他这里来说情了。
  “那些人?等他们打够了我自然会放他们出来,不着急。我来这里是想与大人商量一下我军的一些打算。”
  “大人有什么尽管吩咐。”
  “是这样的,我看到本地的老百姓过的可是非常的清苦啊,不知知府大人对此可有良策?”
  “唉,大人有所不知,凤阳这个地方自古就是穷,不是说是年到有九年荒嘛,要说办法嘛,也就是清徭减赋,鼓励农桑…”
  李富贵耐着性子等他说完,这些书生只会背一些书本上的条条,根本没有自己的见解,相较之下开妓院的管仲实在是值得人钦佩,“大人高见哪,现在我既然领兵驻扎于此,自当为大人分忧,不然民众贫苦日久一旦受恶人挑唆激起民变,我与大人都有大大的不便。”
  奇怪了,这个李富贵讲话不算很粗鲁啊,这和传言中的不大一样,听他这样说话不太像是没读过书的,“如此一来,下官替凤阳百姓感谢大人了。不知大人有什么好办法。”
  “王大人应该知道,我这次来是为了招募军队,总数大约有几万人,这些军队今年的衣食住行我都打算从凤阳本地采购,尤其是军装,富贵军的军装采购量相当大。”
  听了这话王抚才把嘴巴张开半天才反应过来,“大人,这,这,凤阳本身就穷,若是大人的几万军队的衣食住行都从凤阳出,那又如何负担的起。”其实如果李富贵一来就直接要粮要饷多半他不敢推托,毕竟李富贵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恶名,可是刚才大家正在谈论如何富民,他才顺着刚才的思路出声辩驳起来了。
  “王大人误会了,我并不是说要从凤阳征集这些物资,而是说按照市价从凤阳买。”
  “原来如此,不过凤阳的东西本来就少,如果都被大人买去了,留给百姓的自然就少了,而且物价必然上升,下官认为此举似有不妥之处。”
  这帮儒生简直就是猪脑子,李富贵在心里大骂,自己好心好意向他采购他居然还不领情,你买多了我剩的就少了,这是什么逻辑嘛,你是卖主呀。看着李富贵皱起的眉头王抚才心中一惊,糟糕,自己好好的怎么顶撞起上官来了,于是急忙话锋一转,“不过大人能花钱购买物资,已是旷古少有的仁举了,卑职自当率阖府上下尽力保证大人的需要。”
  “嗯,这是一件,另外呢我还想与大人一起搞一些基础建设,比如说修桥铺路,兴修水利等等,这事规模比较大还请大人想想办法筹一些钱粮出来。”
  好家伙,这位李大人说话怎么都是反的,不是说要富民吗,这怎么又加起徭役、捐税来了,不过这回王抚才没敢顶撞李富贵,要知道这两年安徽的官是真不好当啊,一年多的时间就死了三个巡抚,搞得朝廷到现在都派不出新任的巡抚,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知府那是说完就完,这个李大人只要在朝中稍微给自己捣一下乱,那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就算他什么都不做,这南面有长毛北边有捻子,自己这块的老百姓饿得都跟狼似的,只要一个小小的闪失那自己的人头就可能保不住,“大人知道凤阳是个穷地方,不过大人请放宽心下关一定尽力筹集,关于钱的事情大人为何不找藩台商量一下。”
  “对啊,藩台是管钱的啊,安徽的藩台现在在什么地方?”
  “自从副台大人殉国以来,藩库就颖州府,藩台章大人也就在颖州。”章立忠可是有了名的铁公鸡,不知这位李大人有什么办法从他那里弄到钱。
  “好极了,我马上派一营人去提钱,本地的府库王大人不要吝啬,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藩库的钱是说提就提的吗,还派一营人去,那不简直就是去抢,看来这回真是秀才遇到兵了,唉,不过这个世道还真离不开这样的人。
  李富贵对于如何向地方官要钱很有心得,一句话就是借,当然什么时候还就不知道了,不借,那就来横的,这两招一直很好使,这次是向藩台要钱难度应该比以往要大,李富贵把二团的杨天求找来,这家伙是个有名的愣头青,不过打仗也是真狠。
  “天求啊,给你个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你带我的信到颖州去,从藩库里弄一笔银子回来。”
  “是。”
  “不过呢,藩台和我并没有隶属关系,我又不认识他,没什么交情,所以我怕他会不给。”
  “他敢。”
  “好样的,他不是不认识咱们吗,咱们就让他认识认识,你去以后,先不要说要钱的事,你找点由头在阜阳闹些事出来,只要不弄出人命就不用怕,他们和你也没有隶属关系,只能向我抱怨,然后你再去要钱,不给就接着闹,懂了吗?”
  “明白。”
  “好,你带上你们营的人马明天就出发。”
  “是。”
  (C) 整理 
 
 
 
  
 第九十一章
 
  接下来的几天李富贵一忙居然把关在大牢里的那些家伙给忘了,等到他再次想起这些人的时候已经快过了一个礼拜了,当李富贵亲自去放他们的时候,牢房里已经看不到动武的场景了,两个人没日没夜的关在一起就算有再大的仇打了这么多天也应该厌烦了。李富贵几乎是一个一个地把他们扶出牢房的,让这些直肠子的家伙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接下来李富贵又大摆宴席为给位父老压惊,酒桌上李富贵首先站起来向张王两家的代表致歉,“兄弟我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的,本来想为你们两家调解一下夙仇,冤家宜解不宜结嘛,可是没想到下面的人误会了我的意思,而我又实在太忙,竟让各位受了委屈,李某实在是深感惭愧,来,我先自罚三杯。”
  这番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面面相觑,看看个人身上的纱布,这伤受得还真是冤枉,不过人家那么大个官来摆酒道歉难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更何况这伤也不是人家打的啊,要恨也该恨坐在自己旁边这个家伙,不过这些天自己也没让这家伙好受。
  “好,既然大家已经原谅李某了,那我就再厚一回脸皮,把这个和事老当下去,来大家把酒都端起来,相逢一笑泯恩仇,怎么样?张老,您这还是在怪我啊,您老就看在富贵年纪小,不懂事,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
  话说到这个份上可就不容谁不端杯子了,何况这些天他们天天打架,也觉得这样挺无聊的,现在钦差大人给了这么大一个面子正好顺坡下驴。第二天,他们带着天大的面子回到自家的祠堂向族人们宣布由于钦差大人铁面无私、主持公道,所以在两家的争斗中自己这一方终于获得了胜利,而且钦差大臣还慈悲为怀劝我们放过对方,所以以后就不再打冤家了,看着这些人发出和解的笑容李富贵不觉想起了韦大人的一句话“这个?杀够了,不杀了”,在他看来这还真是个解决争端的好办法,“其实啊,好多事情都是管坏的,阿以为什么几十年总是打个不休,还不就是因为老是被管着几次中东战争都没让他们打痛快了,法德就算是打痛快了,你看人家现在好的跟什么似的。”
  就在外面招兵进行的红红火火的时候,李富贵却开始思考其下一代的教育问题,这个问题早在苏北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抽时间考虑了,外语短训班不能算是长久之计,虽然那里为李富贵培养了不少人,可是从目前来看大部分只能充当底层办事的人员,而且就这现在也已经很难保证了,主要因为生源发生了困难,除了开始骗来的那一批后来就很难再招到新生了,这也是李富贵的新教育计划无法在苏北实行的原因,那里的老百姓也算得上是一朝被蛇咬了,李富贵推算等到第一批毕业学员衣锦还乡的时候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好转。
  这一次在皖北的教育计划要比上一次要完善的多,李富贵打算亲自编写高级教材,包括数、理、化,和世界形势、地理、历史六门科目,再加上外语,启蒙读物用什么到随便,想来不但不能教四书五经连文言文都不能用,那就只好拿小说做教材了,不知道三国演义怎么样,配合上简化字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吧。
  设想归设想,真正尝试了一下李富贵就知道这个工作的艰巨性了,别人出题考你是一回事,把自己所学全部默写下来绝对是另一回事,也亏的当年李富贵理科学得还算扎实,大的定理好像还没有弄错,不过也就那么干巴巴的几条,实在是不能成书。文科除了外语不用李富贵烦神其他那三门科目可就更没谱了,以李富贵的英语水平要想成本的翻译外国著作不亚于痴人说梦,可是靠记忆自己写不出多少不说还很可能是错的,一不小心还会把未来发生的事情写上。
  巨大的困难几乎让李富贵放弃这个计划,知道他突然灵机一动,口述怎么样,找六个人来记录,一人记一本,自己站在中间天马行空的乱想,想到什么就讲什么,先把知识点记下来最后再整理,可以把军医汤姆也拉来,他怎么也算是个知识分子,又不远万里的跑到中国来,多少应该对那些知识有所了解吧,自己可以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向记录员口述。
  就在这时陆归延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对常用的几千个汉字的简化已经初步完成,这让李富贵喜出望外,这一下正好印教材配合新学校开张,可是当李富贵把那些简化字拿过来一看几乎立即昏倒,为什么这上面的字自己倒有一大半不认识,呆坐半晌李富贵发现陆归延还在旁边等着听他的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