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曲线救国-第8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位竦玫囊恍┚橐残枰咏ィ比徽庑┚槔锩孀钪匾囊坏憔褪翘客挠猛荆杂诟还缶此的芄豢焖俚墓怪蟮厣踔帘惹看蟮墓セ髁Ω臃纤钦馐钡男枨螅罡还笙衷诙苑烙行巳ぃ丫饬艘惶淄暾姆烙蟮氐墓怪椒ǎ还渲芯咛宓氖只剐枰文辈康哪切┘一锔阋凰悖暇乖谡匠∩侠床坏孟氲比弧
  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冬季李富贵在物资供应上可是下了不少力气,当然这些采购也给了这在加快的工业建设提供了一个新的助力,而刚成立的乡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够提供巨大的帮助也让李富贵喜出望外。原来江苏的地方官对于李富贵一直保持了相当的客气,尤其是苏北这块地方,但是如果牵涉到具体利益,比如军费什么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对此李富贵也一直无可奈何,毕竟江苏不比安徽,这里的官僚体系从未被摧毁过,所以基本上是地方官不管李富贵的事,李富贵也不会过多的去动地方官的利益。可是乡会一成立那就大不相同了,虽然李富贵仍然不能直接伸手要钱,不过通过乡会的压力还是可以比着那些府县们把钱拿出来建设地方,这对于目前急需投资的李富贵来说并不比把钱装入自己口袋要差上多少,美中不足的是乡会议员们的级别还是低了一些,对于级别高一点的官员他们就算仗着李富贵的名头也很难施加什么压力了,看来想动藩库的话还得慢慢来。
  一八五五年的冬天来的比较晚,这对于当时淮河两岸的老百姓来说应可是个好消息,今年秋收之后大家就发现挣钱的机会慢慢的多了起来,突然之间仿佛到处都在大兴土木,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农闲的时候有机会打打零工赚两个钱贴补家用也不错,冬天来的晚也就是说工期可以延长。
  对于李富贵来说又到了出征的日子,前天他接到快马传书,长沙的围已经解了,石达开东归对他来说是早就预料到的事,自己对此也作了充分的准备,这次他准备携第一军团南下,再加上坚固的阵地,就算是石达开也休想从自己这里占到便宜。
  这次行动不同以往,因为这次还要携带大量的辎重一同进发所以军队出发前的准备混乱了许多,整个军营人喊马嘶倒是非常热闹。就在李富贵忙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宪兵队副队长石长封跑来报告说抓到一个奸细。
  “什么样的奸细。”奸细自然是经常抓到的,所以李富贵知道肯定还有下文,否则石长封不会在这个时候来烦自己。
  “这个奸细大人应当认识,大人还准许他随意参观。”
  “哦?”看来这还是自己的责任,李富贵不觉奇怪,“我批准他随意参观?那你们还能把他捉住?了不起啊。既然我认识,那他是谁啊?”
  “他化名叫岳子达,用来掩饰的身份是个传教士,我们从他身上搜到一份材料证明他真名叫洪仁轩。”
  听到洪仁轩这样的大人物竟然被自己抓到了李富贵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抓住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是送上门来让自己抓,这真是太巧了一点吧。“怎么抓到的。”
  “本来他有司令的手谕我们没有注意他,不过他这个人总是鬼鬼祟祟的,慢慢的我们就觉得不对了,更何况他还不仅仅是看,他总是想办法接近军工的那批人,所以我们就搜查了他的行李,没想到搜出了两套身份文件。因为他是司令认识的人所以没有动刑,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根据他姓洪而且是广东人这两点上来看恐怕和长毛有些关系。”
  “干得很好,把他带来吧。”
  虽然没有受过刑不过洪仁轩的样子明显的憔悴了许多,进来以后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请坐。”李富贵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看到洪仁轩顺从的坐下李富贵接着问道:”洪先生别来无恙啊?”
  洪仁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过这个笑容一闪而逝,”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李富贵摆了摆手指,顺便挪动了一下身体欢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虽说你我二人并无什么私交,不过我对洪先生倒是仰慕已久了,这次洪先生到我这里来所为何事呢?按说以洪先生传教士的身份从安徽那边穿越中间地带到南京去找你大哥应该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为何还要多加盘桓,以至于弄到现在这个样子呢?”
  从李富贵的话中洪仁轩听出他对自己似乎有一些了解,这让他有些想不通,自己做天才被捕,富贵军的行动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在今天就把自己的来历查清楚,这时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丝怀疑,李富贵会不会是在诈自己呢?不过这并不重要了,自己的名字在广东正在通缉,所以身份的核实也是迟早的事。
  看到洪仁轩不说话李富贵就接着往下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洪先生是想在走之前在刺探一些情报,您真是太贪心了,不知道可有什么收获呢?”
  洪仁轩仍然以沉默应对,”洪先生,您这样做就很让我为难了,可能您还不知道,事情还没有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果我们能好好谈谈或许能够找到一个解决办法。”
  洪仁轩冷笑一声,”李大人是想劝我投降吧,我看大人还是趁早打消这个主意。”
  “洪先生误会了,当然如果洪先生愿意投靠李某自然也是倒履相迎,不过若是先生不愿意那自然也不能强求。李某只是想说我们如果能够谈的好的话,我也可以把先生送到南京去。”
  洪仁轩仰天大笑,”李大人竟然想让洪某去做奸细,可笑啊可笑。”
  “这有什么可笑的,虽然我没有让洪先生去做奸细的意思,不过先生正在做的难道不是奸细吗?”
  洪仁轩绝对想不到李富贵在这种时候居然会挑他的语病,这让他有些苦笑不得。”那不知大人想谈些什么呢?”
  “天下大势,不知先生可能指教在下一二。”
  虽然不知道李富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到这个名满天下的人物想自己求教还是让洪仁轩产生了那么一点自得,他倒并不指望真的能够活命,不过把胸中所想倒出来再死起码可以做个痛快鬼,这几年洪仁轩看着天国事业蒸蒸日上,而自己却只能躲在香港,那就别提多憋闷了,现在就要死了这一口气喷出来可就刹不住了。
  李富贵还真没想到洪仁轩的口才这么好,他以前一直以为这个人不善言辞,而且今天的这件事也扭转了李富贵心中原有的广东人都是拙嘴笨腮的偏见。出于对这位历史人物的尊重,李富贵没有打断洪仁轩的演讲,结果讲完的时候他偷偷看了一下表,好家伙,足足讲了一个多时辰,这家伙不去当领导还真是可惜了。
  对于洪仁轩所说的那些天国的理想、纲领、办法李富贵还是觉得满新奇的,他以前从来没有仔细的研究过,今天听他这样侃侃而谈倒也算长了见识。
  看到洪仁轩说完,李富贵轻轻摇了摇头,”说的好听而已,真的能实现吗?”在心里李富贵还有一句评语,那就是当年那个什么功嘴巴上不也讲真什么忍吗,说一套做一套就行了吗?”更何况道理说的再好听,拳头不硬不也白搭嘛,到现在为止你们那些这个王那个王的好像还没有谁能打过我吧?”
  李富贵的这种暧昧态度让洪仁轩感到了一丝希望,虽然看起来很渺茫,不过在这种时候能有一根稻草也是好的。”大人似乎对时局有些不满吧。”洪仁轩小心翼翼的试探。
  “看看我们周围,只要不瞎的人都知道这个世道有问题。”
  “是啊,”洪仁轩赶忙顺着李富贵的话往下说,”所以我们才要起来推翻这个暴政。”
  “那你们弄出来的东西就比目前的要好吗?我熟读的少,你不要骗我,我也有探子在南京,他们在南京搞的那一套我看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啊,”洪仁轩对南京的情况并不了解,不过这个时候诱导的效果绝对比反驳要来的好。”我这次来带来了一些新的主张,我之所以甘冒奇险深入大人的领地也是因为这些主张与大人所实行的一些措施有相合之处。”
  “哦?说来听听,”看来下面要讲的应该就是资政新篇里的东西了,刚才还藏着掖着,搞的自己费这么大劲来诱供。
  果然洪仁轩接着就谈起他所设想的一套资本主义改革的办法,而这次李富贵也没有让他再搞一言堂,而是很热烈的与他展开了探讨。一番切磋下来李富贵沮丧的发现虽然这个洪仁轩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强大,也了解了这种变革的重要性,但是他的理解仍然是流于肤浅,实际上后来的洋务派的观点和他差不多,与此同时洪仁轩对于李富贵所知的新学相当吃惊,在他看来这个李富贵真是不愧二鬼子这个称号,自己的所想只是一些零散的方法,而这个李富贵肯定已经构建了一整套体系,这一番谈话可以说给了洪仁轩很大的启发。讨论结束之后李富贵沉思了片刻来决定洪仁轩的命运,”很遗憾,您无法说服我接受天国的理想,在我看来天国的那些理想与您刚刚所说的那些方法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在天国的那一片平均主义的土壤里绝不可能结出资本的果实。不过先生的才学仍然让在下感到钦佩,甚至可以说引为知己,若是先生愿意留下来帮我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我想这恐怕是不可能的,若是先生想去南京呢我可以安排,当然如果还有什么地方没看够的话先生尽可以留下来再住一段时间,我可以找一个人陪着先生到处看看,这样就不会再有以前的那些误会了。”
  对于李富贵的这些安排洪仁轩半天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蹩了好一会他才吐出这三个字。
  “什么为什么?”
  “大人既然仍然要与天国为敌,那么又为什么愿意放我回去,而且还允许我随便去看。”
  “其实先生所看到的这些都只是皮毛, 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算您能把这些都学去也没有什么,那只不过是给一头绵羊披上一层虎皮罢了,吓唬那些绿营兵或许还能管点用,在我面前那是毫无效果的。”
  “大人还有更先进的工厂?”洪仁轩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看到的东西已经太过先进了。
  李富贵笑了笑,”工厂、矿山、铁路、枪炮这些都是皮毛,更何况对于你那位大哥恐怕他连这张虎皮都批不好,听说他搜罗女人的效率倒是满高的。您放心去看,我不会对您隐瞒什么,但是能不能看出什么就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看着洪仁轩一脸迷惑的表情李富贵心中暗笑,”我当然不怕你学了什么先进的东西回去,你学的东西越先进,你就会发觉自己与天国的那一套越格格不入,有你苦头吃的,恐怕到时候你就会想起我的好处来了。”
  做了些许安排之后李富贵甚至亲自陪伴洪仁轩在第一军团的驻地走了一圈,第一军团是前天才开到的,李富贵猜想洪仁轩肯定还没时间好好的看一看自己的这张王牌。李富贵很高兴的看到这样的巡视产生了很强烈的效果,实际上这一招每次都很管用,洪仁轩这段时间对富贵军的军队建设非常关心,所以军营他也看了不少,不过第一军团的军容还是让他感到震惊,在他看来这支军队甚至比香港的英军还要强,难怪天国一个接一个的名将都栽在这支队伍的手上,看到身旁的李富贵那一脸志得意满的样子洪仁轩真的有点搞不懂了,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想放自己走,仅仅为了向天国炫耀就放自己走?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员,做事会如此冲动吗?不过想到李富贵也就二十几岁的年纪,洪仁轩觉得自己活命的机会又大了那么一两分。
  在动兵前的这两天里李富贵和洪仁轩表面上倒真是做到了猩猩相惜,两人经常就看到的各种问题进行讨论,洪仁轩发现与李富贵探讨所得到的启发要比自己干看多的多,而李富贵除了一直偷偷的向洪仁轩灌输资本主义思想之外,也从洪仁轩这里得到了一些社会各地实际情况的描述。两个人都在那里故作姿态,这样两天相处下来,李富贵还好,洪仁轩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伪善的氛围,虽然对无法继续和李富贵交流感到有些可惜,但还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认为已经完全获得富贵军所有秘密的洪仁轩这个时候一刻都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去安徽,不知石将军是否方便。”洪仁轩陪起笑脸对着面无表情的石长封问道,虽然他并不相信李富贵真的会放他,但是在内心深处总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
  石长封点了点头,“跟我来吧。”对于这次任务是长封并不明白为什么,他只知道司令对这次的行动非常重视,作为宪兵队的副队长他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普通士兵不知道的东西,所以他对李富贵的谋略一直抱有盲目的信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