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岡田鵠彥 火山噴火口殺人案-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悖诜刑诜觥!
  香取也用一种强压住感情的、痛苦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 
  “哼,为了给你妹妹报仇吗?我认为没有什么必要,不过既然你挑战了,我岂敢不奉陪!” 
  “好,说得好!那么,就请其他各位做见证人吧。” 
  我想说几句话,可又焦急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不知不觉间,大家的脸色都变了,站了起来。 
  “那么,该怎么个决斗法呢?打算把我从这里扔进岩浆中吗?”香取用嘲弄的口气若无其事地说。 
  柿沼用沉郁的声音说:“我倒不想比气力。要是比气力,我是稳操胜券的。” 
  “嘿,别说大话。我看你不会取胜。”香取说,显然他因为柿沼这么说而非常兴奋。“那么,你有别的什么好办法?” 
  “你喜欢什么呢?”柿沼问。 
  “我可没有什么喜欢的。因为我刚才说过,这不是我强加给你的斗争。” 
  “好吧,请到那个岩鼻子上,怎么样?” 
  随着柿沼所指,只见在默默地往上冒出的黑烟中,有一座像蜡烛一般矗立着的、暗红色的熔岩塔。在弥漫的烟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像电线杆一般矗立着的方尖塔,那个尖塔。在从这里往下看大概20米处,顶端充其量只能站一个人。一道薄薄的岩壁,像屏风一般峭立,从这里的喷火口壁突出在烟雾中,而要从这里渡到那个尖塔的地方,必须从这薄薄的屏风的顶端上经过,这一段距离,大概有10米吧。这是一条连猴子也难渡过的狭窄的栈道。 
  就连香取也刷地一下变了脸色。 
  “怎么样,干不干?”柿沼用冷笑的声音说。 
  香取颤动着嘴唇,没有回答。 
  我总得想点办法吧——我想,可是我无法行动。事到如今,柿沼的气魄是压倒一切的。 
  香取好容易恢复了平静,毅然回答,声音响彻四方:“好,干吧!” 
  我大吃一惊。我想,香取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还是干脆认输吧。 
  “不过,谁先走过去呢?问题在于要决定这一点。反正是决斗嘛,要是先过去的人掉下去了,后面的人也就没有必要过去了。” 
  “嗯,是这样。”柿沼用平静的声音回答。“不过,既然事情是我提出来的,这个决定就听凭你吧。” 
  “是吗?那么,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就让你先过去吧。” 
  即使在这样的场合,香取也没有失去冷静,为了保护自己,尽量推倭拖延,耍尽无耻的手段,我惊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吧!”柿沼坚决地说,立刻准备从雪檐的边缘上走下喷火壁去。 
  啊,最坏的事态将要发生了。柿沼有信心渡到那样的地方去吗?要渡到那样的地方去,恐怕是非人力所能及的。究竟谁先渡过去,那是由命运来决定的。只要决定了这一点,也就决定了决斗的胜负。然而,为什么他偏要说事情是他提出的,就甘愿倒楣呢?这点,几乎只能被看做一种等于自杀的行为。 
  香取还节外生枝。 
  “喂,等一下。这毕竟是你提出来的事情,而我呢,并不感到有什么必要进行决斗。因此,要附带一个条件。” 
  “好吧,我洗耳恭听,什么条件,说啊!” 
  “要是我取胜了,要给我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登志子。” 
  “什么?”柿沼似乎不胜惊愕,睁大了眼睛。在紧接着的瞬间,他显然气得满脸通红。可是,默然忍耐了一会儿之后,他说:“这样的事,你不用对我来说。登志子有她自己的自由意志,要是她愿意,你直接向她求婚好啦!” 
  “嗯,我已经向她求婚了。” 
  “啊什……什么……” 
  “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是刚才向她求婚的,因此,她还没有向你说过吧。” 
  “噢,结果呢?” 
  “你是问登志子的答复吗?因此,我才把这个作为条件提出来。她说:一切听从哥哥安排。我胡乱猜想,你大概为美代子的事情而迁怒于我,所以就不允许登志子接受我的求婚吧?” 
  柿沼的脸变得煞白。我也清醒地感到,自己的脸上是火辣辣的。好一个无耻之徒!好一个不要脸的家伙! 
  “是吗?那好,我同意以此为条件。我不干涉!不过,接受不接受你的求婚,那取决于登志子的自由意志。” 
  “好,谢谢。” 
  难道香取已经得到了登志子的同意?我望着他那充满信心的脸色,心里顿时感到不安,偷偷地看了登志子一眼,只见她脸上才流过泪,正凝视着她的哥哥。 
  柿沼利索地开始往下走了。从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往下,几乎已经没有雪了。由于气温较高,雪正在不断地融化。他循着喷火四壁的陡急的斜面,成锯齿形地向下走去。暗黑色的熔岩劈里啪啦地从他的脚下塌落,不断地滚落下去。 
  片刻之间,他的人形变小了。他已经下到了屏风的地方,在歇了一口气之后,终于开始从屏风的脊背上起渡了。烟雾弥漫,转瞬隐没了他的身影,而在烟雾消逝之后,可以看到,他已经在屏风上渡过了一半。他摊开双手,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慢慢地慢慢地走去。脚下,熔岩在哗啦哗啦地塌落。我浑身毛骨悚然,把眼睛也蒙上了。 
  只要脚下稍有磕绊,只要身上稍许招风,只要内心稍微动摇,他都会失去平衡,一筋斗摔入数十米下岩浆沸腾的深底,身体就此化为灰烬。我只感到眼前天旋地转,最好有什么东西让我依靠一下。 
  “啊!”柿沼终于渡完了屏风的脊背,到达了尖塔的下方。他攀登上了从屏风向上矗立约高两米的尖塔的顶端。“哗啦啦!”熔岩又发出一阵可怕的响声,塌落下去,而他也终于在塔上站了起来。 
  那里,充其量只容许他双脚并拢站着,连转身都似乎不行。柿沼非常缓慢地把身子转了过来,面朝着我们这边。 
  我们都振臂欢呼。他也挥手笑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然后,他把右手伸进了口袋,摸出来一个银色的烟盒,把香烟叼到了嘴上。再用左手摸出火柴,呼地一声划亮了火柴,吧塔吧塔地抽起烟来。 
  多么惊心动魄的勇敢阿! 
  我兴高采烈。我看了一眼登志子,她也欢喜、兴奋得满脸通红,颤动着嘴唇,下意识地挥着手。阿武和荒牧也都高兴得回过头来看我。 
  只有香取脸色苍白,冷漠地俯视着下面。 
  我意识到,必须监视他的举动。他只要稍许抬起腿,从脚下飞下一块石头去,打在柿活的头上;柿沼就会被击落到喷火口的底层——这种可能,也是有的。即使石头没有打到柿沼身上,由于受惊而失去身心的平衡,接着从尖塔上滑落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一想到这点,身上不寒而栗。于是我摆好了姿势,只要见他有一点如此的动静,我就把他一把抓住,拖倒在地上。 
  阿武忍耐不住了,叫了起来:“快上来吧!” 
  声音似乎传到了对面。柿泪嗤地笑了一下,丢掉了香烟,准备从尖塔上下来。他刚要下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便从口袋里摸出了那个烟盒,放在尖塔上。于是,他再一次踩着只有一只脚那样幅度的狭窄的屏风背脊,开始往回渡了。 
  “风儿啊,你不要吹动!烟雾啊,你不要弥漫!”我在心里这样叫着。 
  也许是我的祈祷应验了,在我感到长长的几分钟之后,柿沼终于渡过了屏风,回到了喷火壁上。 
  “唉!”我长叹一声,如释重负,一屁股坐了下来。 
    


  形势终于逆转了。既然柿沼已经平安归来,香取的处境就更为艰险了。柿沼已经可以站在万无一失的位置上,来观望香取的殊死决斗了。不得不说,持后签者的悲剧意味反而更重。但是,这本来是他自己选择的顺序嘛。事到如今,看你香取还能找到什么藉口?不知不觉间,我这么想着,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望着香取的表情。至少,他在表面上还是镇静的,脸色有些发青,嘴角上浮现出冷峻的微笑。 
  柿沼上来后,毕竟因为上气不接下气,苍白的脸上,冷汗大粒大粒地直冒,表情显得寒气逼人。 
  “嘿,我总算平安回来啦。我在那里放了一个烟盒,你要是能把它取回来,就算你了不起。” 
  在喷烟间断的瞬间,尖塔一出现,那烟盒就在上面闪耀着银光。 
  “去就去!”香取微微抽动着脸颊,可声音还是平静的。他还加了一句:“为了登志子嘛。” 
  说着,他肆无忌惮地走到了登志子的面前,冷不防地抓起她的手,跪下来吻着。这是西洋骑士的表演。登志子怒不可遏,脸涨得通红,把手抽了回来。我勃然大怒,真想在他背后狠狠地揍他两下。 
  尽管在登志子那里碰子一鼻子灰,毕竟也肆意地吻到了她的手,于是香取转过来看着我们,洋洋得意地嗤笑着,打算下到斜坡上去。可是,他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缩了回来。 
  “不过,柿沼,要是我平安地到达了那里而又回来,这个决斗又将会怎样呢?是不是算不分胜负?要是那样,你刚才所说的‘不共戴天’,又将会怎样呢?”他说。 
  啊,他说这么一番话,不是又在寻找什么藉口,企图蒙混过关吗? 
  “香取,你太卑鄙啦!”阿武用嘶哑的桑子,高声喊道。“你还算个男子汉的话,就给我立刻下去!” 
  阿武说了我想说的话。 
  荒牧深深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感。 
  对此,香取说:“嘿嘿,别那么激动嘛!条件都还没讲清楚,我有什么卑鄙的?要是我不能渡到屏风的尽头,中途坠落下去,那倒事情很简单——你们也已不得这样吧——可是,未必会像你们所期待的那样。我珍惜我的生命,特别是还有给我的那笔悬赏——登志子。是死呢,还是活着得到登志子,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我不会随便往火里跳的,哈哈哈。” 
  啊,他究竟胡说了些什么呵。 
  这次,荒牧开口了。“香取,你到底是不是想逃避决斗?你究竟想说些什么呢?” 
  “你不是已经听我说过了吗?我究竟打算做什么呢?”香取讥讽地重复着荒牧的话,但他的眼睛却横视着柿沼。 
  柿沼也不示弱,瞪大眼珠还视着他。 
  “好啦,我明白你说的话了。不用说,我和你是不共戴天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要是你平安回来的话,”柿沼注视着那烟雾滚滚上升的深渊;“那我就打算,在这里连一分钟都不站下去!” 
  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了。柿沼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刚才已经冒了如此大的险,究竟有什么必要,还得再一次轻率地把自己驱赶到危险的境地? 
  荒牧说:“柿沼,你不能那样做。” 
  阿武也说:“没有必要提出这种新的条件。” 
  我也叫道:“按照既定的条件做!” 
  但是柿沼只在青白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没有理睬我们的话。荒牧、阿武和我,都从他那镇静的表情中,感到了一种不近人情的、有些令人害怕的恐怖,大家都颤栗着身子,默默地站着。 
  一瞬间的沉默。 
  柿沼转向香取。“怎么,还不够吗?”他说。他的话是平静的,可是包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魄。 
  “唔……” 
  柿沼和香取面对面地直瞪着眼睛。四只眼睛都像着了魔一般,闪耀着光亮,燃烧着疯狂的憎恨和杀意,着实令人害怕。 
  “够了,满意啦!”香取斩钉截铁地一声叫,刷地转过身子,从斜坡上蹬蹬地跑下去了。他那像豹一般柔软的身子,在烟雾中渐渐地缩小了。由于他走起来急急匆匆。熔岩都哗啦啦地激起响声,滚落下去。他走起来如此急急匆匆,难道要就此走到喷火口的底部不成?可是,当他到达屏风时,他站住了。他面朝着我们,让我们看到他挥着右手。这是一个信号:“我还要走哩。” 
  一会儿,他开始在屏风的脊背上起渡了。他摊开双手,巧妙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从宽度只有一只脚、森严峭立的巨大屏风上渡过去。要说危险性,这和从一根细钢丝上渡过去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和刚才柿沼小心翼翼地举步不同,香取却是干脆俐落,动作敏捷地渡过去的。因此,在他的脚下,熔岩壁里啪啦地塌落,直往火口底里掉,似乎象征着瞬间之后他的命运一样。 
  他的身影顺顺当当地在屏风上跑着,吸引了向下注视的十道视线,啊,终于到达了那个塔基。他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走钢丝的动作!多么忙乱、多么轻率的举止呵! 
  然而,他的忙乱和轻率,可说决不是那种自暴自弃的马大哈行径,而是与其像柿沼那样缓慢谨慎地渡过去,倒不如这样三步并作两步的轻巧走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