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佐野洋 別了,可惡的人!-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天由命。便按照原来的顺序,把时刻表放在最上层,关上抽屉了事。接着我思
考片刻,觉得还是不上锁为好,便离开了书桌。
    所以,丈夫后来拉开抽屉时,想必已经发现了我对他的东西作了验查。那一
天,丈夫回家进了书房以后,我紧张不安,提心吊胆,心想:〃 就会按铃叫我了。
快了!快了!〃
    可是丈夫的态度一如既往。唉,我的预想落空了。没有反常的表现。我原来
担心他会对我厉声喝斥,没想到他毫无责怪之言。代之而起的是,他和我之间仿
佛张开了一张隔膜。其第一个征兆,体现于对话中的遣词造句。我们一反平常, 
摒弃了世间一般夫妻之间那种自然的对话,我居然恢复新婚之初相敬如宾的客套。
    〃 对,你说得很对。〃
    〃 请给我拿来好吗?〃
    我们说话,就是如此处处恭谨。新婚燕尔时,也许是未曾摆脱教授千金的意
识的缘故,说话就是这般文雅。
    然而这一次分明是有意疏远,想起来觉得可怕。
    何况吃饭的时侯,丈夫有时似乎对我凝目而视,好象在窥探我的内心。
    当我感到了丈夫的视线,刚把目光时他移去。他便装得若无其事,把筷子伸
向菜碟
    夜里躺在床上,这些事情一一从我意识中流过,隐而复现。
    我度过了四个不眠之夜。
    
 
               第十二章
    接着迎来了第五个早晨。
    丈夫临出门时对我说:〃 啊,差点儿忘了。今晚要上土羽日机场送一位高中
时代的朋友去法国,要到半夜后才能回家,你先休息吧。〃
    我想:〃 叫我先睡,我也睡不着!〃
    也许这想法流露于表情了,丈夫又补充道:
    〃 你近来好象睡不着吧?〃
    丈夫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可以握住的小纸包,把它递给我。〃 
我忘了。我对神经科的一位朋友说了你的症状,他就给了我这包药。好象是安神
剂吧,听说很有效。睡前吃下去就行了。〃
    丈夫说罢,上班去了。
    此后几个小时内,我把那纸包忘得一干二净。可是午饭后,忽然想到丈夫的
事情,记起他临走时给了我一包药。
    于是,我从裙子前面的口袋里把它掏出来,打开一看,原来是白色的粉剂。
我对它注视良久,心想:〃 真有效么?〃
    我的失眠也许确是一种神经衰弱。不过,其原因却并非寻常的操心忧虑,单
靠这点药是别想治癒的。我想尝尝味道,便用濡湿的无名指戳了戳药粉,指头上
沾了一层白粉。
    我把它送进嘴里,用舌头舔一舔,味道很淡,似乎有点儿甘甜。〃 再试点儿
吧。〃 我又把指头向药粉戳去。突然,我大惊失色。我立刻跑进厨房,含水漱口,
洗却舌尖的甜味。
    〃 危险!真危险!〃
    也许这是毒药。不,肯定是毒药!
    〃 我险些儿被害死了。看来,由于那列车时刻表上的烧痕,丈夫知道我看穿
了他的隐私,便慎重谋划,延至今天早晨方才实行。〃 我认为这无可置疑。
    此后片刻之间,我非常兴奋。但我反复漱口,直到口里毫无异味,才放下心
来。我回到餐室里,点燃香烟。吸了第一口,觉得美不胜收。
    我想:丈夫的计画现在暴露无遗了。
    丈夫根据我夜晚失眠,根据我那也许是故意显露的举止表情,完全透视了我
的心理活动。我未必不会找我父亲商谈,同时有可能在刑警的诱导讯问下吐露真
情,这使丈夫非常害怕,他决定杀我灭口。
    今晚丈夫要到夜半过后才会回家。如果我听信了他的嘱咐,睡前服药,到那
时我已经死于卧床了。在警方推算出来的死亡时间里,丈夫确实不在现场,很容
易摆脱干系。
    他会作证说:〃 妻子最近有神经病的症状,我很担心,也曾找朋友商量〃 根
据这些话,警方很可能推断我是自杀身亡。
    我又想道:〃 好险哪!〃 那个纸包仍然摊开在那里,也许是心理作用的缘故
吧,我觉得它光泽黯淡。关于带有这种光泽的毒药,我似曾在小说之类的读物中
见识过。
    我拿起纸包,小心翼翼不让药粉洒落,把它送到厨房里,把自来水龙头拧开
到最大限度,把药粉冲走。如果把这药收藏在某个地方,日后出于某种疏忽,万
一误服下去,便是悔之莫及了。
    冲走药粉之后,我又用沾了洗涤剂的刷帚仔细清洗水槽,然后把刷帚和包药
纸一起扔进了垃圾箱。
 
               第十三章
    我给丈夫留下一张简单的便条,随后离家出门。无论如何,我要回一趟娘家, 
与丈夫分居几日。
    自赤羽到大森,我选乘计程车。我想比较冷静地作一番思考,不愿混杂在
人群之中。幸好汽车上客席的软垫性能优良,车子的震动对头部毫无影响。我悠
然思索今后的对策。
    我想出了好几个办法。
    第一,以谋杀由利小姐和对我谋杀未遂的罪名控告丈夫。
    第二,一如既往,对一切佯装不知,继续婚姻生活。当然,应随时小心提防,
以免被害。
    第三,将我的推理告诉丈夫,然后继续婚姻生活,为防被害,对丈夫预先提
出以下警告:我已作好安排,一旦我惨遭不测,便会有人寄信给员警揭发一切罪
行。
    第四,离婚。
    我又思考这四条对策的可能性及其利弊得失。
    第一条也许是最为安全的办法。但其手段最不可取。对于告发丈夫的妻子, 
人们决不会怀有好感,在英国和美国的某个州里,妻子不能作出不利于丈大的证
言,是确有其事的。即使在日本,窝藏犯法的直系亲属,法律并不问罪,而有给
直系亲属栽罪之虞的证言,法庭也有权否决。
    这体现了社会对于夫妻关系理想状态所持看法的最大公约数,如果我无视这
种情况,人们便会对我暗中指责。
    何况我的告发也许根本难不倒丈夫。诹访小姐的案子纯系推测,而对我谋杀
未遂如今已无任何证据。(我做了一桩蠢事,竟把那纸包扔弃了。)我难免成为
笑料。
    第二个办法危机四伏。不论找多么小心提防,守方较之攻方,总是大为不利。
特别是丈夫聪明过人,他可以试用种种办法,对我心理上的盲点发动攻击。
    第三个办法,坦率地说,起初最令我动心。也许这是我对丈夫还有些依依不
舍的缘敌,但是冷静一想,又怀疑他是不是值得我与之白头偕老的男人。他确实
聪慧善思,而且将来可望声名大振。可是他竟想剥夺我的生命,哪怕只此一次, 
与这样的人共处一室,毕竟不合人之常情。
    如此看来,可行的方案,岂非只有这第四项了么?离婚以后,丈夫便成了陌
路人,而那件事也就会从记忆中消失。既然两人分居,丈夫也就无法加害于我了
吧。我和他分道扬镳,却又不让他知道这是他的罪行使然,他是不会轻易杀害我
的。
    末了,我决定离婚。接着,我盯嘱自己:这是绝对不可更改的决定。如果犹
疑不决,危机便会逼近。
 
                第十四章
    然而,要让父母同意这个决定,却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如果我照实直说,父
母恐难相信。看来,只好一口咬定〃 想离婚〃 ,苦争不让。父母若问及理由,死
活只说一句话:〃 什么也别问,求求你们!〃 这样还不行。就说不能离婚,宁求
一死。
    于是,我努力给父母造成这样的印象。他们听了我的话,双双愕然。好几回
面面相觑。
    然而父亲是一位心理学家,我因此而摆脱了困境。父亲似乎察觉到,既然我
把话说绝了其,中必然大有缘故。他不象母亲那样热心地劝我回心转意。
    〃 可你是否跟饭野君达成了谅解呢?〃 父亲在反复追问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 
提出了这个问题。
    〃 没有。可他不会反对。〃
    〃 哦?这是夫妻之间的问题,够微妙的可我没脸见饭野君了!叫我怎么说呢? 
' 以前是我希望女儿跟你结婚。可是婚后一年半载,女儿不愿跟你过了。请你跟
她分手吧!' 这么说恐怕不行吧?〃
    这话倒也实在。在第三者看来,也许觉得不合情理。在研究室里,恐怕也会
议论木村教授的女儿过于任性。不过,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 他那方面,爸爸给想想办法嘛!给他升教授,或者派他出国留学。〃 我又
回到了少女时代,娇声地央求父亲。
    〃 别说傻话!怎么能这样公私不分!何况饭野君本来就具备留学的资格,当
教授也是势所必然。〃
    〃 那就由我给他赡养费!〃
    〃 赡养费是说不出口。不过,赤羽的那所房子就让饭野君住下去吧!明年四
月他就升任副教授了。给他更多的经济援助,反而失礼。〃
    父亲此言既出,无异于大事已定。我上楼走进我出嫁前所住的六席房间,连
日来第一次酣然睡去。
    第二天,我托父亲传话,把丈夫请到了家里。我和他在会客室相见。父亲要
求在场,但我断然拒绝。我想,我们之间也许会说出我不愿父亲听说的事情。
    我见了丈夫,便把上午从区公所领来的离婚申请表递了过去,并说:
    〃 请在上面签名吧。〃
    丈夫朝离婚申请表投去一瞥,并未显出吃惊的表情。
    〃 你叫我做的事情,我都会照办。〃 丈夫的口气特别爽快,〃 你已经作了充
分考虑吧。〃
    〃 对。〃 我微微垂首。
    〃 不过,离婚对于夫妻来说,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着。这影响非同小可呀!
你能不能说说理由呢?也许有什么误会吧。〃
    我没料到,事到如今,丈夫还会说出这番话。
    〃 哦?这话该由我来问吧?〃 我有意说得郑重其事。
    这一下丈夫沉默了。他那对尾角又尖又长的眼睛凝视着我,久久没有眨眼。
我竭力抗拒他的视线。不错,丈夫明白我那反问的意义。他想进一步探索我对事
情了解到了何种深度。
    过了一会,丈夫那一直紧闭的嘴唇牵动了几下。接着,他把手伸进内衣袋。
我一时害怕起来:〃 他会拿出什么凶器吧?〃
    然而,他的右手只是握着一支钢笔。他说:
    〃 并非出自本心,但我还是同意吧。不过,签字以前我想声明一句:一旦离
婚,两人就不再往来,彼此不再关心对方。
    这是我的愿望。〃
    〃 行,我同意!〃
    我认为丈夫这才说出了真意,但我仍然应允。我要离婚。
    正是为了安心度日,既然愿意离婚,哪还有心思挂念那种事情!我又说:
    〃 请放心吧。就从今天开始,我会把你整个儿忘却。〃
    〃 彻底忘却?〃 丈夫叮问一句。
    〃 对,彻底忘却!〃 我望着丈夫的眼睛,回答得斩钉截铁。
    丈夫嘴边浮着微笑。但他的眼睛里却无笑意。
    两人签名完毕时,父亲进来了。
    〃 饭野君,我女儿任性,实在对不起!不过,尽管你们离婚了。对我却不必
拘束,今后还望你〃 父亲的话没有说完,他垂下了秃头。
    我想:〃 上了这把年纪,却向弟子低头谢罪,父亲真可怜!〃
    丈夫也说:〃 不,是我不好!〃
    他嘴边那讥诮的微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第十五章
    此后约摸半个月时间,我过得悠闲自在。早晨慵卧不起,想出门时尽可外出, 
真是为所欲为。出乎自己的意料,这段时间里竟很少想起已经分手的丈夫。只是
在十月一日国铁宣布对列车时刻表作了广泛调整时,我脑子里才闪过了一个念头:
    〃 啊,这一来丈夫伪装不在现场的假像就更难识破了!〃
    总而言之,我已经摆脱了当初的失眠和苦恼,轻松自在地打发日子。
    有一天,我上银座购买物品。归途中觉得口渴,走进一家茶馆。我坐在桌边
的席位上吸饮咖啡,观望外面来往不息的人流。我坐的窗口,正对着公共汽车停
留站。
    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停下了,吞吐了乘客,正要起步而去。这时刻,一个
身着深蓝西服的女郎,约摸二十出头,疾步跑来,追随移动的车门,手捶口喊。
但汽车没有停下,加速驶离了车站。那女郎似乎焦急地叫了一声,把右手挥舞了
几下,但也只好死心了,等待下一辆汽车,她迅速地看了看手表。我想道:〃 是
去赶约会吧?〃 这时女郎扭头朝我这边望来。?时间,我的呼吸凝止了。我下意
识地侧转身子,藏住自己的面孔,但对方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我的心搏动得又快
又猛,连我自己也感到了心室里的脉冲。
    〃 不会存这种荒唐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