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佐野洋 別了,可惡的人!-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又猛,连我自己也感到了心室里的脉冲。
    〃 不会存这种荒唐事情!〃 我竭力劝慰自己。我把玻璃怀中的水一气喝干。
接着,我又朝那女郎望去。我没有看错。那女郎决不是别人。
    诹访由利小姐就在我的眼前。细看之下,她脚上的那双无带鞋,正是她上次
到赤羽来访时所穿的那一双。她头带贝蕾帽,外表给我的印象有所变化,但她左
眼下的那颗黑痣,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 肯定是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把残剩的咖啡一饮而尽,又把香烟在烟灰缸里揿灭,我起身离席,却不知
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付了帐款,移步走出店门,脚步立刻变得沉缓。我没有胆量突然与由利小
姐正眼相视。必须做得慎重一些。我不知她身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又闪身走回店堂,然后进了卫生间。在里面挨过了两三分钟。又躲躲闪闪
地走到店外。由利小姐无影无踪了。
    〃 逃走了?〃 我未免遗憾,但心中好象一块石头落了地,倒也乐得如此。
    那一日,我整天想着这件事。后来,我构想了一套推理。
    诹访由利小姐没有死,这一点毫无疑义。因此被害者是另一个女人。我记起
了丈夫说过的话:
    〃 正赶上会车的时候,结果被压成了肉泥。根据学生证和手提包,警方确认
了她的身份。〃
    我嗅到了犯罪的气味。也许是由利小姐眼见自己敲诈勒索的罪行将要败露,
便将第三者杀害,伪装自己的死亡,以逃避警方追究。也可能是由利小姐发现我
丈夫企图杀害她,便把自己的学生证交给另一女子,利用列车门外的黑暗,使丈
夫错杀了第三者。(显然,这第三者被杀对于由利小姐是很有必要的。)说不定
由利小姐此后掌握着更有力的把柄,在继续敲诈我的丈夫。
    我打算查明此事。摆脱了婚姻的束缚,我的行动完全自由了。这件事不可等
闲放过。
 
                第十六章
    翌日,我到了B 报报馆。这里有一位元秋山记者,以前采访了奇案,常来找我
丈夫征询意见。他在社会部供职,我找他是为了借阅地方版的合订本。秋山先生
把我让进接待室,很快为我拿来了茨城版的合订本。
    我要调查的案件,发生于十日夜晚到十一日之间,我想关于案子的报导应该
登在十一日的早报上。可是找遍每一行标题,总不见关于那起列车事故的报导。 
在我身边站着的秋山先生问道:
    〃 事情发生在几点钟?〃 听了我的说明,他说:〃 啊,那时侯茨城版已经付
印了!请看十二号的报纸吧。〃
    可是,十二号的茨城版也没有这类报导。我还不放心,又查阅了十三日、十
四日的茨城版。根本没有。我的调查出师不利。
    〃 你想查什么事情?〃 秋山先生十分关切地询问。
    我的表情一定显得疑心重重吧。
    〃 关于一个熟人据说她在茨城县内从火车上掉下来,死了〃
    〃 哦?〃 秋山先生满脸惊诧之色。他是敏锐的新闻记者,也许凭着直觉看出
了其中必有蹊跷。我一时竟想把我的疑问告诉他,可又立刻打消了念头。对方是
新闻记者!我和丈夫虽己解除婚姻关系,却还不忍看到丈夫在新闻报导里露出杀
人凶手的嘴脸。
    〃 她是哪里人?〃
    〃 老家分像是宫城县。〃
    〃 那就有可能登在官城版。请等等,我就去借来。〃
    秋山先生立刻去换合订本。不过,我总觉得宫城版也不会刊登。这件事似乎
有一种我的思虑未及的背景。看来我的推理不知在哪儿误入歧途了。
    秋山先生转来了。宫城版果然没有报导。
    〃 也没有?〃
    〃 嗯。〃
    〃 怪呀!只是摔伤了且不论,可这死人的事件,地方版一般都会报导的。〃
    〃 会不会暗中了结了?〃
    对新闻记者说这种话,确有冒犯之嫌,但我心里牵挂着这件事,不吐不快。
    〃 所谓暗中了结,用在这里并不恰当。不过若是小事一桩,当事人哭泣哀求, 
也难说没有不忍报导的情况。当然,事先作好了遭到训斥的准备。〃 秋山先生说
到这里,愣了一下,突然说:〃 啊,请等等!〃 转眼间,他的身影又在编辑部里
消失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秋山先生转来了。
    〃 刚才我突然想起,我在I 报社东京分社有个朋友,他们的社本部就在茨城。
我托他查过了,还是没查到,他说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列车事故。〃
    我似有所悟,所谓列车事故,我只是间接听说的,传信者是我丈夫。而实际
上,由利小姐不,应该说被误认为由利小姐的那个女人。也许是在另一场合被害
的。
    〃 可是这样一来,那份列车时刻表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没法理清头绪,我
向秋山先生道谢,告辞回家。临别时,秋山先生似乎言犹未尽,还想打听什么。
 
                第十七章
    那天夜里经过一番思考,我作出了一个决定。我委托了一家侦探社调查这个
案子。离婚之际,我曾向丈夫许诺:忘却一切,但我不愿孑然一身被人挡在局外。
不过,我单枪匹马却又不能胜任。
    我在调查委托书上填写了如下内容:
    A 大心理学科学生诹访由利之人品及活动概要,
    以及该校饭野讲师与之有何关系。
    从列车事故着手调查很可能是捕风提影,所以我决定以两个关键人物作为调
查的焦点。
    调查时间约定一周。
    一星期后,我坐在侦探社的接特室里阅读调查报告。这份工整的列印档, 
排列有序,冷漠无情,配上《报告书》这个标题十分贴切,文章写得死气沉沉。
    一、A 大心理学科现无学生诹访由利在籍。
    二、该校杜会学科有女生柚木诹访子在籍,
    此人与受托调查之对象或系同一人物。理由如
    下:柚木曾以诹访由利为笔名于该校学生报上
    发表诗作。
    三、柚木与其他女生相比,并无特异之处。
    该生作风朴素,性情温和,成绩优秀,特别擅
    长语言学。
    柚木诹访子即由利小姐其人,关于她的行为简介,告书上还列有几个条目。
可是我一目数行地跳读下来,不细看。我最关心她与饭野讲师的关系,我认为这
恐怕是谜底所在了。于是我赶紧阅读记述两人关系的条目:
    一、柚木每周星期四第一课时必听饭野讲师
    讲授《犯罪心理学》。该讲义之常时听讲者,女
    生中唯有柚木一人。
    二、两人表面关系尽如上述。此外学生间另
    有风闻臆测口口相传,但无证据,难充报告之数。
    〃 一篇奇文!〃 我边读边想。文中处处文白相混,装模作样,而我想了解的
事情却只字未提。我脸上恐怕显出了大为不满的表情吧。
    负责这项调查的樱井先生。许是看出了我的失望,便主动说道:
    〃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情况,关于最后一条我可以作一些补充说明。〃
    〃 啊,请吧。〃
    他的说明如下。
    关于这对师生的关系,樱井没有获得完整的材料。他本想结束调查,便进了
大学的一家茶馆。进去一看,只见我丈夫和由利小姐,还有另一个年近三十的男
子,正在一起喝咖啡。他在靠近那三个人的一个席位上坐下,但是听不清他们交
谈的内容。那三人当中,两个男子并排坐着,只有由利小姐据坐在沙发上,与两
个男子正面相对。进一步观察发现由利小姐的两足有不自然的动作。就是说,她
和饭野时时有意地暗中用脚触碰对方。
    樱井先生说完,停了片刻,又追加道,〃 如果再给我一周时间,我将紧紧跟
踪,查个水落石出。那两人的关系,似乎超出了师生的限度。〃
    樱井先生的说明使我惊诧不置。我委托侦探调查,原是想了解由利小姐是否
还在敲诈丈夫,以及丈夫又会怎样对付仍然健在人世的由利小姐。调查结果却是
完全相反,两人关系亲密。
    我想起了那句英文:Farewell,My Hateful!
    我说:〃 可我不能相信!他们两人应该互相憎恨。〃
    〃 互相憎恨?不,不可能!我用微型照相机拍下了照片,请看吧!〃
    照片放大了,如一张名片大小。虽然颗粒很粗,但面部轮廓和外表等等相当
鲜明。
    照片上,丈夫在笑。这副笑脸从来不曾在我眼前绽开。由利小姐也在笑。她
在对我说出关于剽窃作品的那番话时,脸上也曾突然露出这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她笑得那么畅快,肆无忌惮。我想道:〃 这两人确实不象互相仇视。〃
    〃 那敲诈一事作何解释?还有刑警的调查呢?〃
    我方始注意坐在丈夫身边的那个人物,他在最前面,也就是处在离照相机最
近时位置,在照片上侧,我认出了他,感到万分意外。他就是那位本间刑警!
    他都轮廓分明的容颜,我决不会把它认错。他也和另外两人一样,笑得非常
开朗。刑警究竟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 啊,这位是谁?〃
    〃 啊,你不认识吗?据我后来调查,他是心理学教研室的助教。据说是大约
一、个月前从九州大学来的。〃
    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原来如此?〃 我的心仿佛在频频点头。我想抽烟了。
睁开眼睛,只见樱井先生惊疑不解地望着我。我连忙说:
    〃 十分感谢。承蒙帮助,我解决了疑难。〃
    说罢,我匆匆告辞了。
    
 
                第十八章
    那天走出侦探社,我在街上信步走着,脑子里一遍又一地想道:〃 我多么愚
蠢!多么愚蠢!〃
    一切都是按照丈夫的计画进行的。
    两年前,丈夫和我结婚,仅仅因为我是教授的独生女儿。
    为了获得副教授和教授的职位,他选择了这条最短的捷径。可是他很快就对
我厌倦了,这也许是无可奈何的。我既无美貌,也无显着的长处。后来,丈夫也
许爱上由利小姐,便想尽快地离婚。可是丈夫不能这么做:无论如何,大学的人
事仍有照顾私情的倾向。作为我的父亲,只要可能,他也不会心甘情愿让一个抛
弃他的独生女儿的男子做他的后继者。特别是丈夫若有竞争对手,父亲使会选择
他的敌手,丈夫对此是有顾忌的。何况更透彻地考虑,还有离婚赡养费这一层难
处。若是丈夫提出离婚,在调停过程中就会发生这个问题,而我也会处处使他为
难。丈夫根本没有支付赡养费助资力。
    于是,丈夫精心设计让我提出离婚的办法。他还想让第三者认为是我出于任
性而要求离婚的。他是心理学科的专家,自然很容易操纵已有若干年共同生活经
历的妻子的心。
    他知道我爱读侦探小说,便逐步刺激找的好奇心,使我的心理慢慢按照他的
意愿发展。结果十分成功。当我们进行离婚谈判时,我父亲对他深表同情。丈夫
准确无误地达到了目的。
    他与诹访由利小姐同谋,表演了一出敲诈剧。接着就是捏造狂想症,伪造死
亡通知,谎称列车事故致死。然后,恰如其份地显示逻辑混乱,在我心里播下疑
惑的种子,又让助手假冒刑警,给我的疑心火上添油。
    现在想来,那位刑警是过于温文尔雅了。他没有亮出员警身份证,是因为他
根本没有。〃 他还巧作安排,使我想起了那个秘密的抽屉。如今看来,那一套道
具是过分齐全了。倘若是读小说,首先就会对此怀疑,然而在现实中仍然上当受
骗了。那包药也不过是糖粉而已,说不定是糖精之类的东西。当时觉得〃 略有甜
味〃 ,是因为已有先入之见,这是始料未及的。
    〃 可我是多么愚蠢!〃 我作茧自缚,自造成见,自欺欺人。
    两这先入之见的关键之所在,便是日记本上的那句话:
    〃 别了,可恶的人!〃
    现在方始明白,丈夫所谓〃 可恶的人〃 ,与我当时的想法相反,并非由利小
姐,而是我这个笨蛋。
    那天夜里,我给丈夫写了一封信:
    你干得实在漂亮。你名副其实地摆脱了束
    缚。你见我发挥了侦探兴趣,左调查右推理,
    恐怕会和柚木小姐一起捧腹大笑罢。不过,藉
    助这件事情,我算是看清了你的为人。说句实
    话,离婚时我对你还有些依恋不合。可是如今
    我领教了你的心计之深,懂得了你的人格之卑
    下,那依恋之情也就溘然而逝。
    我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我可
    以诚心地对你说:
    〃 别了,可恶的人!〃 
本书来自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