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米达斯王的奇迹-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日】泡坂妻夫
  小草译

  《通俗小说报》2007年第7期

  搜集整理:棒槌义工
  ★棒槌学堂荣誉出品★
  【bcxt。uueasy】


  “看,是雪。”
  芳子说着悄悄地放开勇之的手。
  勇之的手指上残留着轻微的麻木。他的脑海中尽是芳子的一切,听她这么说就突然停下脚步。
  此时正巧周遭的树枝隐去,视野向前舒展开来。平缓的山丘,距离近的可以看清山顶上的树皮,但在青灰色天空的衬托下,积满白雪皑皑的模样,分外地显眼。而雪只不过横扫了山脊,屋脊下方一片模糊,转成深灰色,山腹覆盖着深绿,山麓间闪着盛开的红叶。
  “还是很感谢故乡。在如此优美的景色中能有你这位美女相陪。”
  芳子回身,微笑。
  “我已经老了,不美了。”
  “不,我不要年轻,我最喜欢如今的你。”
  芳子把长发从后面简单地扎了起来。一笑,她那勇之心爱的眉与眼就会亮起来。黄褐色的银羊毛毛衣,再配上深橘色的AB裤,腰带的皮带扣是银色的。“人生有许多各式各样的际遇,但是我曾以为不会再有爱情。”
  “我……虽然好像在你平静的生活里投下了石头,但我认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方式。说不定你已经厌烦了。”
  “不……我很高兴。”
  坡道缓缓而降,在平稳的谷底附近可以见到一间小屋。那是古老的、木造的二层楼房,是丸之汤温泉仅有的一家小旅馆。旅馆的隔壁盖了一间像凉亭的建筑,从屋顶下方升起阵阵白烟。那就是丸之汤吧!
  “比想像中小,而且好旧。”勇之说。
  “觉得这种地方很好。”
  “你喜欢吗?”
  “嗯,在这里好像能忘记一切。”
  “那太好了。”
  在车里他们几乎没交谈。只要芳子在一旁就足够了,不需任何语言。而芳子虽然看着窗外的风景,但依然想着勇之,她常仿佛要确认勇之的存在般地回眸浅笑。现在他们正走在危险的道路上,所依据的只有同行者之间的心灵联系。
  她从年轻时候起就具备谨慎的特质,并不是那种会立即回应勇之要求的女性。从以前她就给人一种难以攻陷的感觉,总是温婉地拒绝他。但他不死心,终于让她答应了这次的短途旅行,而她似乎深受良心的苛责而始终沉默着。
  勇之下定决心要到乡下去,于是爱好旅游的朋友为他选择了丸之汤温泉。实际到当地一看,说是乡下倒不如说有种异国的感觉。但,或许正因为有踏入异国远离现实之感,芳子的内疚自然也会变得微弱。
  “哎呀,是茱萸!”
  芳子站住脚步,那是比人还高些许的灌木上开的红色果实。浓郁的绿叶更衬托出指尖般大小的艳红。芳子以指尖拿下一粒放进口里。
  “能吃吗?”
  “嗯。小时候常这样吃呢。”勇之深为童心未泯的芳子所动。
  “我也想尝尝看!”
  “很好吃喔。”
  勇之抓住芳子想伸出去的手。“不是那个,是你嘴里的。”
  “哎呀……讨厌!”
  “我一定要。”
  芳子并没有再反对。她噘起嘴唇,让嘴唇完全进入勇之的口中。酸酸甜甜的还有些涩,茱萸在两人的嘴中一来一往,不觉中失去了踪影,只留下芳子唇舌上的甜美。
  屋外那并排的木板泛黑且浮现出木纹,玄关处亦找不到旅馆的招牌。
  勇之正想着“是这里没错吧”之时,玄关的格子门就被大力推开,飞奔出两位穿着同样单衣、披着深蓝色短外套的年轻女性。继女人之后,又有两位穿着黑色毛衣外套的男人搬着摄影器材走了出来。四人好像打算到外面工作,对勇之他们只是点头致意,并没特别留意。
  “喂!很滑,危险喔!小香。”
  看见娇小、留着短发的女性朝浴池方向跑去,留着胡须的摄影师出声警告。而被叫做小香的那个女性,就在瞬间失去了平衡。
  “真的,岩石滑喔!”
  她立即脱掉橡皮凉鞋,弯下腰去。
  另外一位女性中等身材、小巧的脸型、垂肩的长发弧度优美。比小香看起来更具有成熟的魅力。
  “峰子,是温的喔。”
  小香蹲在水池旁,把手放进热水里。峰子缓缓地和小香并排伸出手去。
  “真的……就像太阳照过一样。”
  “现在温温的,待会儿就暖和了。”摄影师快手快脚地边组合一脚架,边说。
  “我很容易发热喔。”小香说。
  “知道了。如果发热就泡水吧!”
  “还有,好脏啊,好像还长微菌!”
  “温泉里哪会长微菌!那是矿渣。硫磺对风湿、神经痛很有效喔。”
  “我没那些毛病啦!”
  “对痔疮也很好。”
  “我说没有了。”
  “孺子受教了。”
  岩石围绕的热水池大约有六席大小,四周建满了浑圆的柱子强撑着屋顶。似乎有些妨碍摄影。皮肤黝黑的男子把挂在热水池上的帘子挪到一旁,改变一下景致使岩池清晰可见。
  摄影师立完三脚架后。就从铝制的皮箱里取出银纸及黑色的厚纸。
  “横田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始终汤吗?”皮肤黝黑的男子问摄影师。
  “不知道。那是什么?”
  “是这里的名产。刚才旅馆老爹说的。”
  “是因为加了山雀(注:山雀的日文发音与‘始终’同)吗?”
  “不是。因为在这里自始至终都做那汤,所以叫始终汤。横田太太不是岩手人氏吗?”
  “……我不记得了。”
  “确实是岩手。是岩手的富农吧!”
  “哎,随便啦!”
  “对啊,怎样都行。她不是从岩手带了米来分送吗?”
  “那边那双凉鞋可不可以拿下去一点?”
  这时,玄关门开,走出来一位额头毛发稀薄的中年男子。看见勇之他们就露出一副生意人的笑脸。
  “嗯……小林先生的朋友……”
  “我姓荒岩。”勇之说。
  “我正恭候您的大驾呢。我是这里的主人安井。里面请,我为你们带路。”
  然而他并不打算进旅馆,只是朝里面叫着早乙女小姐。一位穿着深蓝色和服的女性从楼梯一旁的短帘子里探出头来。
  “欢迎光临。”
  她两手放在玄关的柜面上,举止高雅、鼻形完美,有着野花般的妩媚。
  一上玄关,旁边就是狭小的柜台。
  “好热闹啊!”勇之说。
  “对不起。某家旅游杂志说要拍特写照片,然而外面的工作好像已经结束了。”
  “能繁荣此地,不是很好吗?”
  “不,到目前为止有许多人前来取材,但客人却没因此而增加。”
  “但,你家主人不是挺有干劲吗?”
  “啊,安井先生啊!那个人喜欢年轻女孩子。”
  由她称呼他姓氏这点看来,他们似乎不是夫妇。早乙女透过玄关玻璃门看着外面,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安井正捧着银杯似的控电盘,恐怕心里正盘算着假借帮忙摄影而欲乘机欣赏女孩子吧!
  “男人永远都像小孩子。”
  “我也是男人哦!”
  “哎呀,真抱歉。安井先生是特例,从一早起就心神不定。”
  早乙女打开柜台上放的大本笔记。名簿最后并排了四个人的名字:横田理夫、弓形惠治,以及乃木香、中川峰子。后两人是模特儿。四人同住在东京,一定是一起外出工作的出版社人员。
  勇之登记完毕后,早乙女走在前面带他们上二楼。

  隔着通道,左右两旁都是客房。老板娘打开了两扇向若池的门。三席房和八席房相通,壁龛间挂着水彩风景画。建筑虽旧却觉得干净、安稳。
  “山上下雪了。”勇之对早乙女说。
  “是的,该是作雪季准备的时候了。”
  “雪很深吗?”
  “不,只是微微覆盖着山,并不会积得很深。但,道路会变得很糟。埋在雪里,客人都无法辨识。”
  “那么,今年呢?”
  “这个礼拜天休业。”
  刚才深深打动人心的风景若稍稍变化一下角度就会成为窗上的画。
  “现在是景色最好的时候吧!”
  早乙女笑着摇摇头。勇之非常意外。
  “有更好的季节?”
  “是的。我觉得隆冬最美。很冷、再加上雪多,真是人间仙境。”
  “是吗?”
  “我都是这样告诉客人的,但他们多半还是敬而远之。”
  早乙女在矮桌上泡了两人份的茶后就走出房间。她临走时说:只有二楼有客人,所以可以自由参观其他房间。
  勇之若无其事地靠近窗户。
  在岸池旁的摄影已经开始了。两位模特儿脱下单衣不断进出温泉。可以看到小音庄的安井用银的控电盘为模特儿们遮光。娇小的小香有着均匀的身材;而峰子丰满的胸部再加上流泻的长发,亦极具魅力。
  勇之的双眼突然被蒙住。
  “你都看得入迷了。”芳子说。
  “只是觉得稀奇而已。”
  “我呢?”
  “你是绝世的……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
  勇之转过身,与她相对而望,两手放在她的脸颊上,亲吻她的眼睛两次。
  “啊……”
  “我再也等不及了。”
  “窗帘。”
  “不行,外面的人会觉得奇怪。”
  “但是……太亮了。”
  “眼睛闭起来呢?”
  “你真坏!”
  芳子的膝盖渐渐失去支撑的力量。
  “喂,你不觉得惊讶?”
  “什么事?”
  “讨厌,故意装傻。”
  “不……我觉得很棒。”
  温泉里荡起小小的波浪,反照出旅馆里的灯光。芳子的身体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白色,因为她紧紧地缩着身体。
  “嗯,这是我第一次被如此对待。”
  “我也是。”
  “我好怕,怕会不会把你吓跑。”
  “吓跑我吗?谢谢你,我终于实现了我二十年来的思念。”
  “好长的一段日子。”
  “嗯,好长。”
  “我已经认定你不回来了。”
  “我原本也不打算回来。”
  “我非常清楚你活跃的程度,所以我想就算你回来了也无法见面。”
  “是的……因为好长的一段岁月啊!在那段日子里有好多不自由的东西缠身。”
  “我已经舍弃一切了,但对你而言,太为难了吧?”
  “不,只有工作时才见面。现在我是和约瑟芬(注:拿破仑的情妇)……”
  芳子弄得温泉水声不断。但是那水声却遮不住低吟的呜咽声。冷冷的东西掉落在脸上。
  “我上去了。”
  “……”
  “你在哭吗?”
  “我太高兴了。”
  芳子站了起来,首次正脸面对勇之。
  从露天浴场回到旅馆后,结束摄影的四个人开始喝起来。
  一楼的房间里围着炕炉并排着碗筷,挂在可调整式挂钩上的火锅也正煮着。小音庄的安井送来料理,早乙女把穿成串的嘉鱼插在炕炉里的灰上。
  安井在一旁帮忙,和杂志社的四人相处融洽。
  “刚才下起雨来了,说不定会变成雪。”
  “雪……会积起来吗?”蓄胡的摄影师横田问安井。
  “不,还不会。因为是初雪,即使积雪也只有一公分左右。”
  “雪中岩池,真好!”
  “说什么真好?横田先生你们不是还没泡过温泉吗?”穿着单衣的峰子说。横田和弓形还穿着毛衣。
  “工作完后,先喝啤酒。泡温泉半夜再去吧。”
  “喝醉了去泡可不行喔,外面很冷的。”
  “明天拍雪景吧!”
  “请拍雪景就可以了,我可不行。”
  “为什么?”
  “因为下雪日紫外线很强,上次可倒大楣了。”
  “那,小香呢?”
  小香脸红红的,不断地喝着啤酒。
  “真讨厌!你这么热心。”
  “明天就会好的。”
  “我不是说我没痔疮吗?”
  小音庄的安井不断唆使他们照相,他说:“这里的雪景真的很美。”
  准备好味噌及用蚯蚓喂大的土鸡而炖出来的始终汤,是主人引以为傲的做法。那时,嘉鱼也烤好了。酒过一巡后,杂志社的人跟勇之攀谈起来。
  “您是从哪里来的?”皮肤黝黑的弓形问勇之。
  “东京。”勇之毫不迟疑地回答。
  “住在这里的客人几乎都是常客呢!”
  “我是第一次,朋友介绍我来这么棒的地方。”
  “嗯。其他的不说,早上要睡到几点都可以。单单这点就令人感激涕零了。可以安心地喝酒。”
  “好像很喜欢喝酒。”
  “嗯,我们这伙人个个是酒鬼,来一杯如何?”
  “谢谢,但我的酒量不行。”
  “太太也喝一杯吧!”
  “好啊,真高兴。”芳子以祥和的笑脸接过酒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