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柏杨曰(三)-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军)士卒一拥而上,把郝象贤乱刀砍死。武照下令将郝象贤的屍体割裂分解,再挖掘他的老爹及祖父(郝处俊)的坟墓,捣毁棺木,焚烧骨骸。从此,一直到武照逝世,司法单位每次处决囚犯,都先用一块圆木球塞住囚犯的口。

  郝处俊不过阻挠过一次武照摄政而已,事隔十三年,武照终於用屠灭全族的酷刑作为报复,胸襟之狭窄,心灵之恶毒,使人生厌。然而也因此之故,郝象贤没有后顾之忧,得以把武照的丑事,全盘抖出来,留传人世,武照泄愤的结果徒使自己更为羞辱,人事难料,往往如此。

  郭霸嚐粪

  宁陵(河南省宁陵县)县政府主任秘书(丞)庐江(安徽省庐江县)人郭霸,用精密的马屁术,谄媚武照,被任命当行政监察官(监察御史)。

  副总监察官(御史中丞)魏元忠患病,郭霸前往问候,把魏元忠的粪便放到自己嘴里品嚐,欢天喜地说:「大人的粪,味道如果是甜的,就应该忧虑;可是,今天它的味道既臭又苦,不要担心!」魏元忠大为厌恶,到处宣扬。

  和士开的「黄龙汤」,早闻名於世(参考五七○年七月),但当事人姓名不传;郭霸的行径相同,却名留史册。为了当官,连主子的粪便都可啧啧下咽,喜形於色,功力之高,用心之苦,使人叹为观止。列宁曾说:「资本主义越到东方,越是无耻。」岂止资本主义,专制封建越到东方,同样的也越是无耻。每当高官大员在那里眉飞色舞、趾高气扬时,思及他们说不定昨天晚上刚喝过更大阔佬的黄龙汤,或嚐过更大阔佬的粪便,便忍俊不住。

  一个什么诱因,难道是单纯的「当官狂」,就使人格堕落到这种程度,值得沉思。

  娄师德唾面自乾

  六九三年,南周政府任命国务院国防部副部长(夏官侍郎)娄师德,当二级实质宰相(同平章事)。

  娄师德的老弟被任命当代州(山西省代县)州长,将要前往就职,娄师德告诉他说:「我身居宰相(同平章事)高位,你又当一州州长,所受的宠爱荣耀,都达到巅峰,正是人们嫉妒的对象,你有什么办法使自己免於灾祸?」老弟直起上身,恭敬的说:「从今以后,即令有人唾我的脸,我只把脸擦乾净而已,希望不让你担忧!」娄师德悲哀的说:「这正是让我担忧的地方!人家唾你的脸,是生你的气,你把唾沫擦乾净,表示反抗,就会使他更加生气。切记,唾到脸上的口水,不可以擦掉,它自己会乾!你应该满面笑容,随人家唾!」

  娄师德的唾面自乾学,是官场文化中的主要功课。数千年来,中华人一直卑屈的残喘求活,中国小民在小官前,小官在大官前,活得像条虫蛆,任凭诛杀拷打,戏弄凌辱,而仍「满面笑容,随人家唾!」只要能给他官做。娄师德为这种无耻行径,提供哲学基础。

  大多数人都用不尊严的手段取得尊严的地位,又用不尊严的手段保护尊严的地位,是中国这艘船无法走上航道,一直撞山触礁的原因。

  冯小宝下场

  南周帝(一任)武照的情夫冯小宝,越来越傲慢任性,武照对他逐渐厌恶。冯小宝既纵火焚烧皇家大会堂(明堂),内心不安,言谈之间,越发狂悖;武照秘密挑选健壮有力的宫女一百余人,暗中戒备。命建昌王武攸宁率勇士埋伏瑶光殿,就在殿前树下,制服冯小宝,乱棍打死。把屍体送到白马寺(洛阳城东),烧成  烬,和在泥里建造佛塔。

  冯小宝横死,我们为他兴悲,他不过洛阳街头一个摆地摊的粗汉,生意如果稳定,他会娶妻生子,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却不幸被几个有权有势的女人,弄到闺房之内,安置在一个他根本不能了解的高位之上。突然间嚐到权力的滋味,昨天他连做梦都高攀不上的大人物,现在都反转过来向他胁肩谄笑。在这种世界颠倒的巨大变化之下,要冯小宝不几近神经错乱,殆不可能。

  冯小宝无法适应这种优渥的巨变,从他在内心已感不安之后,不但不知道改弦易辙,反而更为骄傲不逊,看得出来。但是,任凭谁处於冯小宝那个位置,恐怕都无法使自己平衡!

  契丹崩溃

  六九七年,契丹部落可汗孙万荣,被家奴格杀。

  孙万荣击破王孝傑时(参考六九七年三月),在柳城(营州州政府所在县 辽宁省朝阳市)西北四百华里处,依靠山川险要,兴筑一座新城,把老弱妇女,以及从战场俘获的武器财产,和金银珍宝,都留在城里,命妹夫乙冤羽镇守,而自己率精锐部队进攻幽州(北京市)。唯恐怕东突厥汗国(瀚海沙漠群)可汗(十九任大可汗)阿史那默啜,袭击他的后方,特派五人使节前往黑沙(阴山北麓 东突  王庭所在),告诉阿史那默啜说:「我已击破王孝傑的百万大军,中国人心胆俱裂,请会同可汗,乘胜共同出军,攻击幽州(北京市)。」三人先到,阿史那默啜大喜,赏赐他们红色官服(四、五品)。二人稍后才到,阿史那默啜对他们姗姗来迟,火冒三丈,要把二人斩首。二人说:「请让我们说一句话再死!」阿史那默啜问他们说什么,二人把契丹部落基地空虚情形告诉他。阿史那默啜遂把早到的三人诛杀,而赏赐给后到二人红色官服(四、五品),命他们充当向导,而自己亲率大军,直扑契丹新城。出发时,诛杀所俘掳的凉州军区(总部设甘肃省武威市)总司令(都督)许钦明(参考六九六年九月),用鲜血祭祀天神。突厥军围攻新城三天,攻克,把城里所有的人全部俘掳,班师;只释放乙冤羽,命他飞马报告正在前方的孙万荣。

  当时,孙万荣正跟中国军队对峙,得到消息,军心震恐;奚部落军(滦河上游)首先叛变,中国北征军、神兵方面军指挥官(神兵道总管)杨玄基攻击契丹军正面,奚部落攻击契丹军背后,生擒契丹勇将何阿小;孙万荣大军霎时崩溃,率轻装骑兵数千人,向东奔驰。中国前军司令(前军总管)张九节派军在前面埋伏,迎头痛击,孙万荣走投无路,和家奴逃到潞水(海河支流)东,在树林中休息,悲戚说:「时到今天,我打算归降中国,但闯下的祸,已经够大;而归降突  ,也是死路;归降新罗(首都金城【朝鲜半岛庆州市】),照样是死路,教我往哪里去!」家奴砍下他的人头,提到中国远征军大营投降,武照下令把它悬挂在礼宾馆(四方馆)门前(四方馆在皇宫南城【朝堂】西)。

  六九六年十月,东突厥首次袭击契丹部落基地,俘掳所有辎重人口。不满一年,六九七年六月,东突厥再次袭击契丹部落基地,也俘掳所有辎重人口。两次战役,攻守两方,所用的是同一战略计划。

  契丹可汗孙万荣,是一员战将,而且也有智谋,但他在第一次失败后,竟无法避免模式完全相同的第二次失败,实在可哀。无法从失败中学得教训的人,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张说拒绝伪证

  祭祀部主任秘书(司礼丞)高戬(音jian【剪】),是太平公主所喜爱的人。正巧,南周帝(一任)武照身体有点小病,张昌宗恐怕武照一旦逝世,会被魏元忠诛杀,於是在武照面前陷害魏元忠和高戬,说他们暗中讨论:「皇上已老,不如保驾太子(武显【李显】),才能长久。」武照大怒,逮捕魏元忠、高戬下狱,准备在金銮宝殿上,跟张昌宗当面对质。张昌宗秘密找到立法官(凤阁舍人)张说,允许给他一个高官肥缺,只要他肯出面证明他确实听到魏元忠讲过那样的话;张说应许。明天,武照召集太子武显(李显)、相王武旦(李旦),和各宰相,命魏元忠和张昌宗对质,双方指控、辩护,一来一往,无法发现真相。张昌宗拿出最后法宝,说:「张说曾经亲自听见魏元忠那样说,请召见张说查证。」张说登殿,武照问他当时情形,张说还没有回答,魏元忠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原告证人,大为恐惧,向张说呼喊:「张说,你打算跟张昌宗联手陷害魏元忠,是不是?」张说喝止他,说:「魏元忠身为宰相,为什么竟跟巷口小人物,说的话一样!」张昌宗在旁催促张说,命他赶快发言。张说说:「陛下请看,在陛下面前,张昌宗还逼我到这种程度,可以想像他在外边时的气焰。我站在金銮宝殿之上,不敢说谎。我实在没有听见魏元忠说那句话,只是张昌宗逼我非作伪证不可。」张易之、张昌宗大为惊骇,喊叫说:「张说跟魏元忠一同谋反!」武照命二人陈述,张易之、张昌宗回答说:「张说曾经形容魏元忠是伊尹、姬旦;伊尹罢黜子太甲,姬旦代理国王,不是谋反是什么?」张说回答说:「张易之兄弟是卑劣小人,只听说过关於伊尹、姬旦的故事,却不知道伊尹、姬旦的行为!前些日子,魏元忠刚穿上紫色官服(三品以上官服),我以立法官(凤阁舍人)的身份,前往道贺。魏元忠告诉客人说:『没有功劳而受皇上宠爱,十分惭愧畏惧!』我确实这么说:『你身负伊尹、姬旦的重任,不过当一个三品官,有什么值得惭愧恐惧!』伊尹、姬旦,身为国家高官,心怀至忠,自古迄今,谁不仰慕!陛下选用宰相,不教他效法伊尹、姬旦,教他效法谁?我岂不知道,今天迎合张昌宗,立刻就能高升到最高阶层!不敢作伪证的结果,会立刻召来全族屠灭!但我畏惧魏元忠死后,冤魂不散,不敢诬陷。」武照大怒说:「张说这个反覆无常的小人,应该一并逮捕,连同魏元忠一起惩罚。」过了几天,再传见张说盘问,张说的证词跟以前一样。武照怒不可遏,命各宰相会同河内王武懿宗共同审理,张说坚持他的初供。

  道德勇气是使人类向人生更高境界跃昇的最大动力。对张说的英雄行为,我们有无限尊敬。

  特务果报

  唐帝(六任中宗)李显下诏:「六八四年(武照夺权之年)以来,被抄家的政治犯子孙,一律恢复旧有的资历及庇荫,只徐敬业、裴炎不在此限。」(徐敬业,参考六八四年九月;裴炎,参考六八四年十月。李显被武家班及新兴的韦家班玩弄在手掌之上,毫无知觉。)再下诏:「特务周兴、来俊臣等,已死的剥夺他们的官爵,还没有死的流窜岭南(五岭以南)凶恶地方。」(此时特务还活着的,有唐奉一、李秦授、曹仁哲。)

  民主国家的特务,是保护国家的隐密医生;专制国家的特务,则是保护某一姓、某一党,或某一小撮人,或某一个人的隐密毒蛇。

  特务的泛滥使用,武照首发其端,但武照手下特务所受的果报也最惨,自身被诛杀外,子孙也受羞辱。然而,任何凶险的果报,都不足以阻吓后世的野心无赖,奋不顾身的也去充当毒蛇。张昌仪所说的:「一天快乐也就足够!」是这一类型特务的唯一经典,他连自身的荣誉和安全都不管,何顾子孙!

  事后惩处作恶的特务,不如事先预防特务的作恶。

  论武照

  七○五年,南周帝(一任)武照,在上阳宫逝世,年八十二岁。遗诏:「撤销皇帝称号,改称『则天大圣皇后』。王、萧二人家族(王皇后及萧淑妃被谋害,参考六五五年十一月),以及褚遂良(参考六五八年十一月)、韩瑗、柳姡Вǘ司慰剂寰拍昶咴拢┣资簦可饷狻!梗ㄕ庑┘易澹蚜鞔芪迨辍#

  武照是中国历史上,空前成功的第一位女强人,也是一个可怕的怪胎。不要说古代女人望尘莫及,就是现代女人也没有谁能比得上。她拥有盖世的美丽、绝顶的聪明、超凡的理智、彻底的无情,和刻骨的恶毒,再加上强烈的政治欲望,以及无与伦比的好运。她综合许许多多绝对的条件,全力发挥,终於在权力争夺的杀戮战场上,创下奇蹟,在传统的父系社会中,建立一个女性当君王的崭新帝国。这是任何女人都办不到的事,而武照办到了。

  武照自从被罢黜退位,囚禁上阳宫,长达十月之久,躺在病榻上,只不过少数宫女留在身旁,她所习惯的热闹场面不再,她视如生命的权力霎时滑走,她一生对太多的人忘恩负义,如今她开始嚐到被人忘恩负义的滋味,这位曾经使世人震悚的政坛大玩家,现在,眼睁睁看着她所建立的南周王朝烟消云散,眼睁睁看着她的情夫被杀,而她手中已没有一点筹码,这十个月足够她作种种回忆。依她的个性,她不可能忏悔,只有良知未泯的人才有罪恶感,才会忏悔。武照这种女人,她所思考的恐怕是如何再夺回权柄,和再夺回权柄后,怎么对付那些把她驱下宝座的叛徒,这些幻想,成为死前的唯一娱乐,使她稍稍得到安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