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贵妃天下-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番痴心呢?她到底是二爷唯一的血脉,硬逼她嫁了,将来若是不幸福,二爷心里不会好过。”

“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她是本宫的亲侄女,本宫还能害她不成?”魏黎春将托盘放到朱槿手上,在她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明儿召她进宫,本宫见上一见,再议其他罢。现下,与本宫往望月小筑走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从M78星云返回地球。




、第17章 夜会

“奴才没用,有负娘娘所托,请娘娘治罪。”

方到望月小筑,李福贵便跪地请罪,魏黎春抬手示意他起身,朱槿在旁安抚道:“皇上那个执拗性子,连太后都奈何不得,更何况是你?娘娘哪里会怪你,快些起来罢。”

李福贵听完朱槿这番话语,便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待魏黎春询问,主动道:“皇上现下在丹房,奴才这就带娘娘过去。”

魏黎春扬起手中的团扇,在李福贵头顶敲了一下,笑斥道:“在这边当了几天差,倒是伶俐了不少。”

伴君如伴虎,稍有差池便会丢了脑袋,想不伶俐都不成,李福贵讪笑,脚上步伐加快,不多时便将人带到了设在秋鸣轩的炼丹房。

魏黎春接过朱槿手上的托盘,吩咐道:“你们留在这,本宫自个进去。”

*

推门而入,魏黎春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丹房内部极为宽敞,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并未摆放任何家具物什,只除了中央一只偌大铜鼎。此刻青烟自鼎炉内徐徐升起,在半空盘旋弥漫,鼎后的蒲团上,赤脚散发,一身白衣的岳临柟正闭目打坐。

目光在那两只莹润的光脚上停留了片刻,魏黎春敛衽屈膝:“皇上万福金安。”

岳临柟并未睁眼,只吐了一个字出来:“滚。”

魏黎春不但没滚,反而也学着他的样子,在他身旁盘腿坐了下来,将托盘往前推了推,笑道:“许多年不曾下厨,也不知厨艺退化到何种地步,皇上可不要嫌弃。”

岳临柟一脚踹翻粥碗,冷冷的说道:“你别白费心机了,朕不会再给你机会在膳食里下药。”

魏黎春轻笑出声,一脸惋惜的说道:“人是铁,饭是钢,一日两日倒也罢了,三日五日兴许还能坚持,待过个六七八日,即便皇上体格强健能撑的下来,只怕也会逮着泔水当参汤了。若不是太后出面干涉,臣妾倒挺想拭目以待的。”

将翻扣在地的粥碗拣回来,重新从粥罐里盛了一碗出来,再次搁置到岳临柟面前,她扶额颇为无奈的说道:“皇子是定要再生的,皇上不肯服药,臣妾又不会功夫,制服不了皇上,若想行闺房之事,恐怕只能召十几二十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来摁住皇上……”

“无耻!”岳临柟双目一下张开:“你怎会变得如此面目可憎?朕当初竟然瞎了眼,硬将你从宁王手里抢了过来,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原来如此……”知道宁王对自己觊觎已久,却没想到久远到入宫选秀那会,魏黎春怔楞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原本想不通的诸多疑惑,便也都有了答案。

她冷笑道:“让皇上失望了,实在抱歉的很。只是臣妾从来都不是良善之辈,后宫里的良善之辈,都成了别人的垫脚石,能生存下来的,哪个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就连皇上心尖尖上的那位,却也不像表面那般娇弱,私底下干的龌龊事可一点都不少……”

“住口!”岳临柟犹如炸毛了的猫,满脸怒意的瞪着魏黎春:“玉涵性情温和,待众妃嫔与宫人都极好,虽椒房独宠,却时常劝朕雨露均沾,你这般污蔑她,究竟是何居心?”

胸中想要辩驳的言语几乎喷薄而出,甚至有想将所有的证据证人都甩到他面前,让他哑口无言的冲动,不过也只是一时冲动罢了,当年没有这么做,现在亦不会。

魏黎春低俯□/子,语气软下来:“死者为大,臣妾不该提前尘旧事,惹皇上动怒,还请皇上恕罪。”

岳临柟冷哼道:“皇贵妃娘娘变脸比翻书还快,着实让朕大开眼界。”

魏黎春毫不在意的笑笑,听到远处更鼓敲响,不觉间竟已二更,她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便往外走边说道:“臣妾愚笨,劝不动皇上,又不想被太后怪罪,恐怕只能对金家下手了。”

“你敢?”背后传来一声惊怒交加的吼声。

魏黎春头也不回:“待金承业动过大刑后,臣妾自会将人带来给皇上过目。”

“魏黎春,你莫要逼人太甚。”白影一闪,岳临柟已来到面前,一抬手便捏住她的下巴:恐吓的说道:“你就不怕朕放弃修仙重返金銮殿?到时你必不会有好下场。”

“若真如此,臣妾也算是为万民造福了,即便粉身碎骨,也算死得其所。”魏黎春轻笑出声,笑完之后话锋一转,颇为自信的说道:“不过臣妾贵为皇贵妃,皇上想要动臣妾,只怕也没那么容易,首先太后不会允许,其次那些臣妾笼络的大臣会集体反对,甚至死谏……退一万步讲,即便皇上能罔顾众人意见,执意处死臣妾,甚至抄斩魏家满门,可臣妾的儿子是太子,将来继承大统的也是他……”

魏黎春将自己下巴上的那只手扯下来,笑的颇为奸诈:“皇上您猜,他会不会放过金家?会不会将鸠占鹊巢落葬帝陵的贞婉皇后挫骨扬灰?”

“你……”金家是他的命门,他可以不要江山社稷,不管妃嫔子嗣,却不能令九泉之下的玉涵难安,魏黎春句句戳中要害,他挫败的叹了口气,蹲下来,端起粥碗来,拿汤匙一勺勺往嘴里送。

魏黎春嘴角扬了扬,也蹲下来,拿丝帕替他擦拭了下嘴角,笑问道:“好不好喝?”

岳临柟并未回答,而是抬眼看她,问道:“你就这么想再要个皇子?”

她点头道:“自然,否则又何必如此费尽心机百般折腾。”

岳临柟将碗放下,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朕可以给你一个皇子,但你必须答应朕两个条件:一,不许动金家;二,诞下皇子后,今生今世不许再踏入望月小筑一步。”

“没问题。”今夜过来原是想阻止他绝食,不料竟有这样的意外收获,魏黎春欣喜莫名,连忙应下。

话音刚落,魏黎春便发觉自己仰躺在了地板上,鼻翼一阵清淡药香飘过,接着身上一沉,岳临柟压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就为了这么点肉沫,修改了大半天了,链接也放了,还是搞不定,一直被锁,直接拉灯了,不纯洁的童鞋自己戳文案上偶的不老歌进去看完全版吧。




、第18章 妥协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可能有童鞋没注意到,再提醒下,上一章省略掉的啪啪啪部分,可以点文案上那个“不老之歌〃进去看未删减版。

从秋鸣轩离开时,已是日上三竿,早就过了早朝的时辰,魏黎春在黄婵的搀扶下,上了辇驾,靠在软垫上打盹。

黄婵知她不会真的入睡,在旁絮絮叨叨的说道:“娘娘您彻夜未归,奴婢担忧的紧,整夜未睡好,天刚亮便来望月小筑候着,等了几个时辰,可把您给盼出来了。”

“整夜未睡好?”魏黎春并未睁眼,嗤笑道:“说别人倒还有可能,你可是个沾上枕头便睡过去的主,雷打不动,火烧不醒,就别在本宫面前打马虎眼了。”

“奴婢对娘娘的心意,天地可鉴,日月可表。”黄婵凑上来,笑嘻嘻道:“不信您瞧瞧奴婢这眼圈,乌青的跟狗熊一样。”

魏黎春斜了她一眼,复又闭上,点头道:“的确跟狗熊一样。”

随侍的宫女太监们想笑又不敢笑,一副隐忍的模样,黄婵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气的嘴巴一努,小脚一跺,往旁边的甬道跑去。

黄婵打小便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遇事喜形于色,这么些年,陪着自己经历的事儿不算少,好坏都有,连朱槿都由善良温和变得沉稳机敏,她却一如当初,在这深宫之中,最难能可贵的莫过于此,也是自己可望而又永远不可及的,魏黎春望着她一闪而过的粉色身影,欣慰的笑意渐渐浮上嘴角。

*

“给娘娘道喜了。”

辇驾方在长春宫门口停下,便见兰泽满脸笑意的上前跪地行礼,魏黎春略显尴尬的抽了抽嘴角,边往里走边哼道:“兰泽公子耳目倒是灵通的很!”

“奴可没胆子擅自打听娘娘的事儿,只是今个一早去教坊吊嗓子时恰好瞧见黄婵姑姑往望月小筑方向行去,身后宫女手里捧着盥洗之物……”兰泽从地上爬起来,跟在魏黎春身后进了正殿,嘴里得意道:“娘娘果真不同凡响,不出招便罢,一出招便叫皇上束手就擒,高!实在是高!”

几次与岳临柟交锋,目的虽达到,却被折腾的不轻,胸口被一团恶气堵着,着实憋的慌,她顿住脚步,对兰泽道:“本宫要沐浴,暂且无须你在旁服侍,你替本宫去一趟摘星楼,把国师给请过来。”

兰泽捂嘴笑道:“娘娘是要拿国师大人出气?那可有好戏看了,奴现下便去。”

魏黎春闻言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自作聪明的人,往往死的快。”

“可娘娘也说过,聪明人才能在这个吃人的皇宫里生存下去。”兰泽抿唇一笑,蹲身行了个礼,便退出了大殿。

魏黎春只觉胸口憋气的更严重了,她伸手抚了抚胸口,偏巧被刚从金銮殿返回的朱槿瞧见,她连忙上来帮忙顺气,并对一旁侍立的小太监高声吩咐道:“娘娘身子有恙,快去太医院请太医。”

“不必了。”小太监拔脚就往外跑,魏黎春出声阻拦,对朱槿道:“只是有些疲惫,并无大碍,去汤池泡上一泡,解解乏便好。”

朱槿见状说道:“奴婢扶您去汤池。”

*

魏黎春在汤池里泡了小半个时辰,换过衣裳,又批阅了十几份朱槿带回来的奏折后,陌尘才姗姗来迟。

瞅了眼窝在轮椅里一脸惬意的陌尘以及他身后面无表情的侍女逐月,魏黎春刚挥退殿内侍立的宫女太监,便听到陌尘一声轻笑,语中调侃意味十足:“娘娘气色更胜从前,想是臣的药方起了作用,可得好生坚持服用着,切勿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否则前功尽弃,回天乏力。”

“被耍一次是笨,被耍两次是蠢,本宫便是再笨再蠢,也不会被你耍第三次。”“啪”的一声,魏黎春将上好的紫毫笔摔到地上,抬手指着陌尘,怒道:“原是想是友非敌,总好过是敌非友,可你竟半点不把本宫放在眼里,玩弄本宫于股掌之间,当真胆大包天,诚然依着上古便传下来的规矩,历朝历代要奉张家人为国师,可是张家不止你陌尘一人,若是本宫下令提前两年进行替换,料想他们也不会反对。”

陌尘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的问道:“娘娘这话,臣听不懂。”

魏黎春哼道:“你做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清楚,别在本宫面前装傻。”

“臣不是装傻,是真傻。”陌尘这话一出口,兰泽便笑出声来,得了魏黎春一个白眼,他连忙捂住嘴,眼中的笑意却是怎样都掩藏不住。

陌尘这种油光水滑的老狐狸,魏黎春若是同他绕圈子,只怕三天三夜都无法让他现出原形,她要忙的事儿千百件,哪里腾的出空来,于是直白道:“你开的药方,本宫叫太医瞧过,并无不妥之处,只是服用了几日……”魏黎春想了半晌都不知该如何措辞,干脆含糊其辞的说道:“服用了几日后,浑身都不对劲,你到底在里边搞了什么鬼?”

“原来娘娘说的是这事……”陌尘恍然大悟,随即转头瞥了身后的兰泽一眼,朝魏黎春使眼色道,魏黎春哼道:“这里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正是这个戏子,勾走了太子的魂,从此不理政务,常理来说,皇贵妃娘娘该极度憎恨他才是,可事实上,皇贵妃娘娘不但不憎恨他,还对他十分的宠信,这让陌尘有些迷惑。当然,也仅仅是迷惑罢了,与自己并无干系,无须探知根底。

他慢条斯理的解释道:“臣在娘娘身上发现了与臣相连的命线,那自然是与娘娘串在一条线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要为娘娘多做些打算。娘娘想生个皇子的决定是正确的,只是此事却有些棘手:一来娘娘身/子不易有孕,须好生调理;二来春/药性烈,用药强迫皇上虽能成事,却可能伤及胎儿,造成先天不足,活命都成问题,更何谈继承大统?是以臣才斗胆给娘娘开了药方,既能帮娘娘调理好身体,又能让皇上迷恋上娘娘,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果然是他的药方有问题,想到昨夜自己数次攀上巅峰哭喊的嗓子几乎哑掉的场景,脸上立时爬满红霞,她羞怒交加,冷声道:“本宫自有法子叫皇上乖乖就范,何时轮到你来自作主张?”

“皇上的确答应给娘娘一个孩子,但也同样提出了两个条件。”陌尘瞥了一眼魏黎春的肚子,笑的十分欠扁:“可若是娘娘的肚皮不争气,生了一个公主下来,不知到时娘娘该如何既不违背对皇上的承诺又能再生一个皇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