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贵妃天下-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此丰厚的诱饵,我想不上钩都难。”魏纤珞苦笑,本以为自己聪慧,闹腾一番,众人厌恶了自己,便不用去做那政治交易的摆设品,却不想这边早就挖好了坑,坐等自己上门来跳坑,心中十分的后悔,倘若昨个不那么做,没准如皇贵妃所说,林夫人未必一定瞧上自己,如今却是非自己不可了。





、第20章 误传

魏纤珞离开后,黄婵贼兮兮的从耳房走进来,魏黎春斜了她一眼,笑斥道:“说是去替本宫善后,却躲在这里听壁角。”

“有功夫听壁角,自然是事情都办妥了。”黄婵从袖子里掏了封信出来,递给魏黎春,说道:“不过倒不是奴婢的功劳,方才二爷派人来传信,说是天香院的事情已料理完毕,绝对不会走漏任何风声,请娘娘无须担忧。”

魏黎春拆了信皮,抽出里边的信笺,展开快速的浏览着,黄婵在旁得意洋洋的说道:“咱府里,到底是二爷最懂娘娘。”

“那是自然。”魏黎春将信笺递给黄婵,黄婵接过来一看,顿时惊讶的瞪大眼:“二爷委实过分了些,到底是二姑娘的亲爹,听闻能将爱妾迁入祖坟,并扶为正妻,立刻毫不犹豫的将女儿卖了,真真是……”

“无耻?”魏黎春挑眉,戳了黄婵的脑门一指头:“纤珞是二哥的掌上明珠,自小眼珠子般护着,若不是妥当的人选,他岂会这般轻易松口?否则便是本宫这个亲妹妹,闹僵起来,他也不会留任何情面的。”

“那倒是,二爷素来便是个重情重性的。”黄婵点头表示赞同,将信笺折好塞入信皮,放进抽屉里,皱眉思索了片刻,又道:“二爷既这般爽利,想必已派人查过林静清,得了个这样出色的女婿,又能了结多年郁结心头的一桩夙愿,二爷嘴上虽不说,心里必定是感激的。只是,小姑娘家到底眼皮子浅,娘娘也该多绕些弯子,如此直白的摊开来,二姑娘未必能想通,万一嫉恨上娘娘,那就得不偿失了。”

魏黎春“噗嗤”一声笑出来,掩嘴道:“哟,向来心直口快的黄婵姑姑,也能一本正经的说起大道理来,乍一听,还以为是朱槿附身了呢。”

黄婵一跺脚,嗔怒道:“娘娘,奴婢说着正事呢,您且正经些。”

魏黎春笑的更欢畅了,脱力的趴伏到案桌上,眼角都渗出了泪花来:“哎呦,本宫的肚子……”

黄婵坐到一旁的太师椅上,鼓着腮帮子不再吭声,魏黎春笑了半晌,总算停歇下来,她用帕子拭了下眼角,收敛了神色,认真道:“家里几个庶出侄女的情形,本宫早已派人打听清楚,思来想去,也的确只有纤珞最合适。只是她的身份到底低了些,为与林家长子嫡孙相配,必定要将她变为嫡女,而变为嫡女就要将她已故的母亲扶为正妻,是以即便她不去青楼闹腾,即便没有与她那场交易,一切也会是现在的模样。”

“那您何必多此一举,惹得二姑娘与您生了嫌隙。”黄婵惊讶的瞪大眼。

“自然有本宫的用意。”魏黎春抿唇轻笑,见黄婵眨巴着眼睛,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便又解释道:“本宫就是想告诉她,她跟她母亲的命运都掌握在本宫手里,本宫能将她们捧上天,也能将她们扔回地上,有了这场交易的牵绊,她在林家才会安分守己,不敢闹出闹蛾子来,魏林两家的联姻也才真正有意义。”

黄婵倒也不傻,听完之后,嘿嘿一笑,狡黠道:“娘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把自个说的跟个恶毒后娘一般,其实不过是与二爷兄妹情深,给他的宝贝女儿说了门好亲事,只是小姑娘不太领情,这才搬出一堆条条框框来吓唬她。”

“这么说,倒也不错。”魏黎春摸摸下巴,摇头轻叹道:“本宫拉这个郎配,半是为着私心,半是为着朝堂,究竟哪边更多一些,倒也说不清了。”

*

傍晚时分,雨依旧未停,用过晚膳后,魏黎春坐到窗前摇椅上,在叮咚不断的雨声中,闭目养神。 

摄政监国后,朝政颇为繁忙,又要兼顾后宫琐事,魏黎春忙的几乎脚不沾地,琴棋书画等消遣之物,早已束之高阁,便是腾的出些许工夫,也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是以日子过的极其枯燥,那些拈酸吃醋争宠夺利风起涌云的往事,恍如隔了几万年,模糊的仿佛从未发生过。

难得深沉一次,尚未从回忆里抽身,殿门便被呼啦一声推开,一个灵巧的身影脚步飞快的进了寝殿,转过屏风,来到自己面前,大呼小叫道:“娘娘,不得了了,寿王昏死过去了,寿王府管家急匆匆的进宫来请太医,只怕是不好了,去禀报太后的人话未说完,她便晕厥过去了……”

魏黎春睁眼,一下从摇椅上站起来,边往外走边吩咐道:“备辇驾,去慈宁宫。”

*

落叶满地,天色昏暗,道路湿滑,用了比往常多一半的功夫才赶到慈宁宫。这种消息在后宫里自是传的飞快,近些的嫔妃早已到达,撑着各色油纸伞,站在垂花门下,探头探脑的张望着。

黄婵先下了辇驾,将伞撑开,转身将魏黎春搀扶下来,众位妃嫔纷纷上前行礼,魏黎春忙吩咐她们起身,问道:“诸位姐妹们怎地不进去?”

人群里一位老嬷嬷开口道:“太后已经苏醒,并无大碍,便让众位娘娘们回宫歇着,众位娘娘却是不放心,又不好在里边搅了太后的安静,便站在此处等消息,老奴劝了半晌,都劝不动,还得皇贵妃娘娘您出马才行。”

魏黎春抬了抬眼,瞧清说话的是太后身边的郑嬷嬷,心里便有了数,太后地位虽尊贵,但到底不问后宫之事多年,这帮人来探病,探完了却不肯走,无非是想在自己面前露个脸,否则这病可就白探了。

“诸位姐妹对太后一片孝心,着实令人感动,本宫岂有不成全的道理?”魏黎春抬脚跨过慈宁宫大门的门槛,边往里走边说道:“本宫先进去瞧瞧,诸位姐妹且在此等候。”

寝殿内室里,太后程氏拥被坐在罗汉床上,甄嬷嬷端着一碗汤药,在旁劝道:“娘娘,您先把药喝了吧。”

程氏摆了摆手:“端走罢,哀家还喝这劳什子药做甚,索性与我那苦命的株儿一起去了,也免得他黄泉路上一个人孤单。”

甄嬷嬷红了眼眶,哽咽着继续劝道:“寿王吉人天相,定会有惊无险,娘娘您可得保重自个,免得回头寿王病好了,倒反过来要到您这里侍疾。”

程氏气若游丝的说道:“哀家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老大为了个女子连我这个当母后的都不要了,老二被发配到不毛之地,这辈子也不知能不能再见上一面,老四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兄弟几个里,就老三最省心,也最孝顺,可现在他就快没了,哀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倒不如一早追随先皇去了。”

从外厢退了出来,静待了片刻,魏黎春这才抬了抬手,身后跟着的太监会意,立刻张开喉咙高喊一声:“皇贵妃娘娘驾到!”

福身行了个礼,她一脸关切的询问道:“听闻太后凤体有恙,臣媳连忙赶了过来,不知母后现下如何,可有哪里不适?太医是如何说的?” 

甄嬷嬷回道:“太医说是急火攻心,给开了副方子。”说完低头瞅着手中的托盘,面上十分为难。

魏黎春从她手中将药碗端走,坐到塌边,轻声细语的说道:“晓得您担忧寿王,臣媳也担忧的紧,只是两边都病着,臣媳分/身乏术,况且您是长辈,自然要先侍候您服药,才能腾出空来往寿王府走一趟。只是眼看宵禁在即,也不知赶不赶得及。”

程氏恨不得亲自出宫去寿王府瞧上一瞧,可一来不合规矩,二来自己身子不争气,竟在这个时候倒下,听得魏黎春要去,仿佛一下找到了主心骨,不像之前那般没着没落的,她佯作淡定的睁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便是过了宵禁的时辰,九门提督府还敢捉拿皇贵妃娘娘不成?”

她舀了一匙药,仔细的吹凉后,递到程氏嘴边,笑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臣媳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母后您还是赶紧吃药吧。”

程氏将药碗接过来,说道:“哀家自己来便是,你且去罢。”

魏黎春也没坚持,简单行了个礼便退了出来,门外的莺莺燕燕们不免将她围住一顿询问,好似自己从未来过一般,魏黎春好性子的解释了一番,众人见目的达到也就散去了,黄婵凑上来,说道:“娘娘,车马已经备好。”

马车并未走距慈宁宫最近的东直门,而是绕道摘星楼,将陌尘接上,从西直门出的城。

车内陌尘一脸不情愿的抱怨道:“寿王病重,自有太医看诊开方,微臣一个只会祈福祭天的道人,能派的上什么用场?凄风冷雨的,娘娘还是放臣回去吧。”

魏黎春斜靠在软垫上,手里捧着碗热茶,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闻言哼笑道:“国师大人连女子疑难杂症都通晓,区区风寒,想必不在话下,何必如此自谦?”

陌尘拱手,告饶道:“房中术乃道家不传之秘法,是以千金一科上,臣远胜其他太医,但术业有专攻,其他方面臣可就无能为力了,还请娘娘另请高明,莫要延误病情。”

依照前世的路线,寿王此番大病,并无性命之忧,但与自己有关的一切,已经被人为更改的面目全非,是否会波及周围人的命线,她无法确定,内心其实颇为忐忑,叫上盟友,有用无用倒是其次,关键能为自己壮胆。

她淡定的说道:“寿王病重,自有太医看诊开方,与国师何干?”

“那娘娘为何要拐带上臣?”陌尘愕然。

魏黎春半眯着眼,笑的很是无赖:“秋雨夜寒,难免孤单落寞,有个赏心悦目的美人儿在眼前,自是再好不过。”

向来淡定自若的国师大人,险些被气歪了鼻子。





、第21章 耳光

寿王倒是无甚凶险,不过是一时没喘匀,浓痰堵塞喉咙以致晕厥,府上大夫掐了几下他的人中,又拍打了一番后背,立时便缓了过来,太医来也没有派上用场,只把了个脉,便回宫当值去了。

魏黎春一行人赶到时,他已服药昏睡过去,便没有进去打扰,只跟寿王妃颜初柔小叙了一会话,便起驾回宫。先将陌尘送回摘星楼,随后去慈宁宫,向一直在等信的太后回禀了一番,这才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到了长春宫。

方将半湿的衣裳换下来,便听到结香的声音在外厢响起:“小路子,你怎么来了?”

小路子压低声音询问道:“结香姐姐,娘娘可安置了?” 

“没呢。”话刚出口,却陡然想起小路子现今正跟着李福贵在皇上身边当差,忙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事?”

小路子朝望月小筑的方向拱了拱手,朗声道:“皇上口谕,召皇贵妃娘娘侍寝。”

又惊又累,折腾大半晚上,外边又是瓢泼大雨,魏黎春只想倒头就睡,闻言便道:“本宫已经安置,请皇上翻别人牌子罢。”

小路子倒吸了口气,抬头看向结香,为难道:“结香姐姐,这……”

结香冲他使了个眼色,转身出了内殿来到廊下,小路子会意,连忙跟过去,小声道:“娘娘这番话,倘若如实回禀,只怕脑袋就保不住了,好姐姐,快救救我吧。”

结香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笑道:“又不是没在娘娘身边当过差,娘娘是个什么性子,你还能不知道?既这般吩咐你,便笃定不会有事,只管放心便是。”

小路子拧眉思索了一番,觉得结香说的在理,便一溜烟的钻进了雨幕里。

*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难得早早歇下,结果没安睡多久,此起彼伏的请安声夹杂着慌乱的脚步声,硬生的将人吵醒,干涩的双眼以及发胀的脑袋,让魏黎春阴沉下脸色,可没等她发怒,便见一个白色身影自屏风后出现。

魏黎春连忙一骨碌坐起来,下床行福身行礼,诧异道:“皇上,您怎么来了?”自打小金后葬礼后,岳临柟便开始闭关,从未出过望月小筑大门一步,现下陡然出现在长春宫,由不得她不吃惊。

岳临柟解下披风,搁到一旁屏风上,淡然道:“爱妃不肯来给朕侍/寝,那朕只好来给爱妃侍/寝。”

“嘎?”魏黎春抖抖耳朵,又摇晃了下脑袋,一定是自己尚未睡醒,否则怎会出现幻听?

可是他脱完披风又开始脱外衫,脱完外衫又脱中衣,直脱到只余一条亵/裤,这才走到床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见她还傻愣愣的半蹲着身,挑眉道:“还不上来?”

自己着急子嗣,却有人比自己更着急……虽然初衷不同,但总算殊途同归,魏黎春自然不会拒绝,缓缓从地上直起身/子,来到床前,脱掉绣花鞋,爬上了床。

尚未坐稳,岳临柟便将她搂进怀里,侧身放下床幔,将一切的风雨隔绝在外边,然后扯掉寝衣的带子,掩映其中的层峦叠嶂,顿时跃入眼前。

掌心罩在一只柔软上搓拧着,痛与快乐交缠在一起,魏黎春眉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