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贵妃天下-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辇驾停在山寺外,魏黎春搭着朱槿的手走下来,白马寺主持澄正立刻带人上来行礼,并亲自在前引路,众人浩浩荡荡的上山,来到了寺院的正殿天王殿。

殿门口摆了一只硕大的铜鼎,鼎内香火旺盛,跨过门槛进去,便是一木雕佛龛,上面雕有形态各异的金龙,与其他佛家寺院相同,龛内正中摆放着欢喜佛,委托天降立于欢喜佛身后,两边被誉为佛门守护神的四大天王。

魏黎春接过朱槿递来的香烛,在佛龛前的蒲团上跪下,按照礼部预先写好的祭词,颂读了一遍,然后将香烛高举过头顶,拜了三拜,将其插到香炉里,便搭着紫菀的手站了起身,来到殿外,其他命妇官眷们这才陆续的进去祭拜。

依着朱槿的想法,魏纤珞与林静清的婚事,请太后出面下旨最好,然而这样一来未免有些高调,二来也不曾征求过林朝之的意见,万一生米煮成熟饭,又闹出个抗旨不遵的丑闻来,二哥非提刀跟自己拼命不可,所以魏黎春便决定借重阳节的机会,让林朝之夫人与魏纤珞碰个面,自己再从中暗示一番,若是牵的成线,林朝之定会遣官媒上魏家求亲,实在不成的话,也无甚不良后果。

然而大出魏黎春意料的是,全京城的命妇倾巢而出,除了自己娘家大嫂只带了魏纤珞一个姑娘外,其他人家不论嫡庶,全都拉了出来,本是入殿上香磕头便罢的过场,竟然排起了长龙,没一两个时辰怕是结束不了。 

“妹妹面子就是大,不光京中的命妇们全来了,还有不少地方官的家眷也跟着来凑热闹。”娴妃从殿中走出来,抬头瞅了眼头顶的太阳,挽起魏黎春的胳膊,笑道:“离斋宴还有些工夫,陪姐姐去下放生池,我叫人准备了好些鱼虾,为清平放生祈福,希望她大婚一切顺利,婚后与驸马琴瑟和鸣。”

崔氏离的不远,闻言上来行了个礼,笑道:“听说这白马寺的放生池又叫‘许愿池’,极其的灵验,妾身也叫人带了些鱼虾,想给我家老太太祈福,既两位娘娘也要去,那妾身便跟着凑个趣,还望娘娘们莫嫌弃妾身粗鄙笨拙上不得台面。”

“本宫若是敢嫌弃你,还不得被你家姑奶奶剥了皮?”娴妃掩唇轻笑,转过身/子,朝后面说道:“还有哪位要去放生池的,所幸一道过去罢,免得你来我去的,倒累坏了知客僧。”

“娘娘可真会心疼人,那咱们就不客气了,横竖人多也热闹些。”宁王妃抿嘴轻笑,搭着丫鬟的手跟上来,后面有几家方才殿内出来的闻言连忙跟上,倒是急坏了正在排队的那些,眼巴巴瞅着众人消失在一侧的甬道上。

*

祈福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众人都一脸恭敬的边往池子里洒鱼虾边闭眼许愿,魏黎春也不能免俗的从紫菀手中的木桶里捉了一条板寸长的黑鱼,闭目默念了一番,站到石阶边,将其放到水里。

“娘娘,再放些吧?”紫菀将木桶提高几分,魏黎春摇了摇头:“愿望太多,老天爷会顾不过来。”

紫菀扫了眼放了三四条鱼又抓起一把虾的娴妃,勾了勾嘴角,把木桶随意的往地上一放,搀扶起魏黎春,指着旁边的凉亭,说道:“娘娘,去亭子里歇会吧?”

在凉亭里没待多久,崔氏带着魏纤珞就跟了过来,方一落座便说道:“妾身方才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老太太身子骨爽朗着,娘娘莫要担忧。”

很快有小宫女送来茶水糕点,魏黎春亲自端了茶盅放到崔氏面前,笑道:“大嫂素来是个仔细的,母亲由你看顾着,本宫放心的很。”

崔氏忙道:“媳妇孝顺婆母本是应该的,当不得娘娘夸。”

魏黎春本想再问问魏纤玥的事情,余光瞅见几个命妇往这边行来,便没有再开口,只拈了块桂花糕放进嘴里,缓缓的噘着。

“妾身给娘娘请安。”

“民女给娘娘请安。”

一阵繁复的见礼,得了许可后,众人这才在石凳上次第坐下,只是在坐之中没有宁王妃,娴妃也不在。

妇人间的话题,无非是家里长短以及胭脂水粉衣裳首饰,热议了半晌京中时兴的装扮,话题开始转入正题,众人纷纷做起王婆,死命的夸起自家姑娘,魏黎春默默了听了半晌,总算明白今个场面如此热闹的原因,原来她们打的竟是太子妃的主意。细想之下,倒也无甚奇怪,太子已到了选妃的年纪,虽有些不务正业,但到底是东宫之主,况且豢养男宠在世家贵族里本是寻常之事,除了自己,恐怕没人把这当回事。

十三四岁的年纪,花骨朵一般的脸庞,悄然环视了一番,魏黎春暗自轻叹了口气,既不肯让自家侄女守活寡,也不会去害其他人家的女儿,抖抖耳朵,只当是耳光风,听过便散了罢。

待众人说的差不多了,她才抬手将魏纤珞招到自己面前,笑道:“合着你们都有可心的女儿,就欺负本宫没有不成?还好有个侄女在这里,不然非得憋屈死。”

礼部侍郎的夫人苗氏与崔氏是闺中好友,见状故意板起脸,啐了崔氏一口,笑斥道:“这么标致的女儿,你倒是舍得藏起来,若不是托娘娘的福,我们还没机会瞧上呢。”

“说的好像我们魏家多小气似的,你这张嘴呀,实在该打!”魏黎春佯怒的睨了苗氏一眼,对众人笑道:“你们谁若是看着好,只管领家去便是。”

崔氏笑道:“我可没福气有这样的好女儿,这是我们二爷家的姑娘,自小在我们老太太身边养着,老太太眼珠子一般护着,等闲不见外人。”

瞧这皇贵妃的做派,显是想给侄女说亲,魏家乃外戚,皇贵妃摄政监国后,有意大力扶植,权势日渐鼎盛,且他家门风颇正,教出的姑娘做派必不会差,很难不令人动心,然而听完崔氏这番话,俱都往后缩了缩,陷入沉默之中。

众所周知,魏家二爷魏思齐膝下仅有一独女,闺名唤作魏纤珞,乃江湖出身的小妾所出,据闻该小妾手段十分了得,虽未被扶正,却有法子使得魏思齐为了她不娶正妻,即使已过世八年有余,仍对其念念不忘。有这样的男子对自己,自是幸福无限,然而世家最在意的便是妻妾和睦与子嗣传承,若是换作自己的儿子如此,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场面有些冷,苗氏正想说些俏皮话活络下,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转头一瞧,见当朝首辅林朝之的夫人扶着丫鬟沿石阶而上,便抬手招呼道:“娘娘这有好茶呢,林夫人快来歇歇脚。”

林夫人进来给魏黎春行了礼,好奇的看了魏纤珞一眼,问道:“娘娘身边这位瞧着眼生的紧。”

不等魏黎春与崔氏开口,魏纤珞自个站起来,冲林夫人福了福身,回道:“纤珞见过林夫人,家父魏思贤,乃林大人同窗。”

“原来是魏二爷的宝贝女儿,怪道如此精灵爽利。”林夫人恍然大悟,拉着魏纤珞在石凳上坐下,撸下手上一个崔玉镯子,套到她手上,笑道:“说起来,倒是要给你道喜了,昨个我家老爷刚收了你父亲的请柬,说是已征得族中长老同意,将你母亲扶正,下个月初五在醉仙楼摆酒呢。”

“多谢林夫人。”魏纤珞又起身福了个身,甜甜一笑:“林大人若是肯赏脸,父亲必定十分高兴。”

林夫人嗔怒道:“就只想着我家老爷,倒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了?”

苗氏看向林夫人,掩嘴调笑道:“纤珞这个孩子,着实招人疼,先前娘娘还跟咱们说,谁喜欢谁就领家去,结果林夫人你一来就拉着人家的手不放,定是长了顺风耳,老远就听到信,这才赶过来抢人!”

清平公主下嫁程昕柏的旨意颁下没多久,林朝之便琢磨透彻魏黎春的用意,特意着人去打听了魏家待字闺中的几位姑娘的情况,笃定人选应该是长房嫡女魏纤玥,只缺一道赐婚的圣旨罢了,只是昨个才收到魏思贤抬举妾室的请柬,今个崔氏就将他的女儿带过来,并不见魏家其他姑娘,且一向少管闲事的苗氏竟做起说项,原来真正要嫁进自家的乃是魏纤珞……不过转念之间,林夫人便明白过来。

魏黎春见目的达到,“咯咯”轻笑道:“不过开个玩笑罢了,纤珞可是二哥的掌上明珠,婚事自是二哥说了算,本宫可不敢越俎代庖。” 

有小沙弥走过来,同紫菀低语几句,紫菀上前来,说道:“娘娘,斋菜已经备好,主持请娘娘与诸位夫人小姐到前殿用膳。”

魏黎春站起身,说道:“许久未进过斋菜了,倒是怀念的紧。”

林夫人笑道:“那娘娘待会可要多用些。”

*

寺里给准备了禅房,用过午膳后,众位夫人小姐各自回房歇息。

魏黎春今个起的早,又一直在赶路,难免有些困倦,小宫女正帮自己捶着腿呢,便有些迷糊,正云里雾里呢,朱槿“嘎吱”一声推门进来,斜了小宫女一眼,吩咐道:“这不用你伺候了,先退下吧。”

“是,姑姑。”小宫女站起来,倒退着出了房间。

魏黎春打了个呵欠,眉毛一挑,迷惑不解的样子,朱槿忙凑上前,耳语道:“盯着娴妃的人来报,说午膳后娴妃将身边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来,方才宁王从窗户跳进了她的房间。因怕被发现,他们不敢靠的太近,故而无法得知两人谈些什么。”

说完又感叹了句:“宁王妃的房间就在娴妃隔壁,他们也着实胆大了些,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依着宁王妃那脾气,非得把娴妃撕了不可。”

前世宁王为了拉拢林朝之,这才对娴妃深情款款,这世她阻止清平嫁入林家,宁王却仍未放弃娴妃,想必打的是程家的主意,毕竟清平的夫婿程昕柏是程国公世子的二儿子,而程国公世子的长子身/子极弱,不像是个长命的,将来爵位很有可能落到程昕柏头上。

魏黎春叹气道:“如此看来,想不如程子玉的愿都不可能了。”

朱槿静默片刻,询问道:“是否需要引宁王妃到隔壁捉奸?”

“不必了。”魏黎春摆摆手,取下别在耳鬓的茱萸,往床榻上一趟,闭眼道:“清平到底是本宫看着长大的,若是母亲颜面扫地,叫她在夫家如何自处?便是为了她,娴妃也动不得……至少,不能明着来。”

魏黎春嘴上虽这般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宁王与娴妃的确共处一室,但是否真的在行苟且之事犹未可知,倘若真的引宁王妃去捉奸,万一捉不到,反而打草惊蛇,即便真的能捉到,此等皇室丑闻,自然不可能公诸于众,自己虽摄政,上面有太后,先皇的叔伯兄弟等老王爷也还在,闹到最后,不外乎是将错处全部推到娴妃身上,一杯毒酒或者三尺白绫将其解决掉,而宁王这个外人眼中只知吃喝玩乐的闲散王爷至多被训斥几句甚至禁足几个月,无法伤及分毫。况且于她来说,初掌朝政根基未稳,大臣表面投诚,实则观望者居多,宁王在背后拉拢了多少人下了怎样一盘棋,根本无从得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贸然对上,显然非明智之举,只能暂且按兵不动。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看完,有读者批评女主圣母,偶反省了下,的确是自己失误了,因为偶明白女主内心的想法,但是没有写出来,读者怎么能明白?读者不明白,自然就要说女主圣母了。
于是把这章最后加上女主说完那句话后的心里活动,这样应该就清楚多了。




、第23章 利用(含入V公告)

乞骸骨告老还乡,请封世子,以及推荐程子玉接任文渊阁大学士,程国公一连上了三张奏折,前面两张魏黎春立刻便批了,后面一张则一直压着,直到重阳第二日,这才不情愿的在上面打了个勾。

兰泽觉察出她有些心烦气躁,于是笑道:“娘娘看了半晌奏折,想必也累了,奴给您唱个小曲解解乏。”

魏黎春将笔往砚台上一放,笑道:“也好。”

兰泽叫人去东宫取戏服,魏黎春闻言问道:“太子近日在忙些什么?”

“快要秋弥了,寿王还病着,只宁王一人操办,难免有些力不从心,便拉了太子过去帮忙。”兰泽连忙回答。

骑马打猎是太子的最爱,宁王倒是打的好算盘,既能投其所好,又能让其玩物丧志,将来即便不能亲自登基为帝,扶植这样一个傀儡也勉强差强人意。如若是前世,太子爱美人不爱江山,且至死不渝,他这番谋划必定是白搭,自己根本无须理会,而今世变数太多,她不能不防着……

魏黎春笑道:“太子与宁王倒是投缘,只是宁王到底是长辈,身上扛着的担子又多,太子总这般打扰,委实有些说不过去,你以后要多劝着些。” 

宁王只是个徒有虚名的闲散王爷,寿王未染病前,连封地的事务都无须理会,哪里来的担子可抗?兰泽转了转眼珠,似是明了魏黎春话语中暗含之意,一脸愧疚的说道:“太子知道娘娘爱听戏,奴进宫没几天,太子便想跟奴学唱戏,以便彩衣娱亲,只是奴天生性子懒散,时常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