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异变》
第一章 突然的生意
“老板,来生意了。”正在休息的我突然听到这句话,立马起床。没办法,已经半个来月没有生意了。最近这古董行的生意太难做,一般能看见的古墓不是被盗光就是被政府保护了。最天理难容的是有些人明明有好东西却宁愿放着看也不卖,。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要不是祖上传下这门手艺,我也不会做这行。而且再不做几单生意估计我就得关门大吉,出去扫厕所了。
出了隔间只见一个大概四十岁上下农民模样的人在焦急地等待。他左手紧紧护着一个包,右手拿着一根竹竿。我不禁有些好奇。难道他是拿竹竿来砸场的?
“就是他要卖东西”看见我出来,伙计立刻跟我说。
我把他请到茶座旁坐下,此时伙计已经泡好茶。我拿起一杯给他,他哆嗦着手拿去,在看到他的手时我很震惊,他的手都是伤疤,有的地方都裂开了。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最近受过什么重伤。看我惊异的眼神,他也不介意而是一口把茶喝下。
“大哥,请问您要卖什么?”见他一直没说话我先开口。
他倒不急,而是一直喝茶。看他这样我倒也不好再说什么。我就这样倒茶他就喝茶,时间就在沉默中过去。
大约泡了两泡茶后,他终于开口。
“我卖的东西不知道你敢不敢收?”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用食指沾了些水,在桌子上写上“冥器”。我很吃惊,虽然我是做古董生意的偶尔也卖盗墓者的东西,但一般来卖的人就算是盗墓得来的东西也不会这么直接地写上冥器这两个字。因为这样写就表明你是盗墓贼。做这行的最忌讳这种事。被告发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沉默不语。看来这个人来头不小或者说就一个。这时他拿了两个花瓶放到我面前。我拿起来一个一看,果然出手不凡,一出手就是这么好的东西。只见这个花瓶很精致,摸着很光滑,成色很好,让人爱不释手。我反复观看,确定这绝不是赝品。并且根据平时的经验判断这是明朝官窑制造的。估价在三万左右。另一个花瓶上画着一只鹤,活灵活现,线条感很好,可见工匠的手艺之高超,我估计在六万万左右。而且这两个东西显然是出自同一个地方。我不动声色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
“怎样?这两个东西还可以吧?”
“好是好,就是你也知道现在生意难做,我也不能保证可以卖很高价钱。两个能卖八万已经很高了。”
见我这样说,他好像很开心,虽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可是我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与从小训练分不开。
“当然,还得看有没有人要买,有人买的话估计可以卖八万左右。没人买的话,只能当古董收藏了。顺便请问一下,您贵姓?”我突然说。
“免贵姓斐。”他直接说到。
“那好,斐大哥,这东西我收下了。第一次收你货,我给您一个公道价,两个八万怎样?如果可以我收下,不能接受的话您去找别人。”
“行行,八万就八万。”
“那我收下了,请问您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没有的话我拿钱给你。”
见我这样说,他缓缓拿出一件东西,我当场惊呆。
第二章 宝剑
只见他缓缓拿出竹竿并放在桌上,然后一用力,竹子分开,一把一米多长的剑呈现在我眼前。我当场惊呆,那剑鞘上面都镶嵌着宝石,五光十色。在接过剑的那一刻,发现这把剑非常重,剑鞘的表面除了镶嵌宝石之外还有精致的条文,写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古文,不过应该是铭文。我以为这是某个人喜欢炫耀而特制的一把小剑。在我拿掉剑柄时,一道寒光射出才发现我错了。这把剑宽五厘米长一米多而且是用青铜做的,好像有些历史了。仔细看才发现这把剑虽然很古老却没有丝毫绣迹,还很锋利。我反复观看确定这不是现代的高仿品。但朝代也无从考究,从制造的工艺来看,最少也有两千多年,这可是国家级文物呀。在佩服之余,我不禁想到古人的技巧是多么地高超也佩服他能有这东西。
我只顾看剑忘了他,他终于按耐不住对我说:“怎样,这把剑可以卖多少?”
我把剑小心地放进剑鞘里。然后沉默不语。我很想收,但最近政府查得严,卖这种烫手的东西有时可能会把命给搭上,因为我不知道他这把剑是从何而来的。最重要的是又怕没那个钱收。光看这剑鞘上的宝石,随便一颗就可以卖一两万多了。加上是镶嵌在剑鞘上,做工还如此精细,估计得几百万还不打折。当然啦,对政府来说就算一个亿也不卖,不然你拿一个亿去买秦始皇兵马俑试试,看政府卖不卖你。政府一定会跟你语重心长地说:“这东西是国家文物,不能卖呀。”然后挥挥手,小朋友,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而且这东西还很难出手,实在没多少人有那个胆呀,风险太大,如果被政府发现,那下半辈子吃免费饭一定没问题。
见我一直不说话,他又说:“你就开个价随便给个说法”。
“斐大哥,不是我不开价,而是这东西实在太难卖……而且我还不知道它的来历,你也知道现在政府抓的严”我叹口气说。
“放心,这东西绝对干净。跟刚才那些东西是同一批的”他赶快说。
“可是……”
“你就直接开个价,我看可以就卖了。不开我就去别的地方卖”他不耐烦地说。
我用手指比着五,他好像很开心。
“五十万就五十万,反正我要这东西也没用”他诡异地笑了,这么低他都接受?我看了有一丝不解。不过,农民放这种东西的确也没用,难道他要拿这个去劈柴?
但我也没太在意,看到他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有点心虚。我做人的原则一直是只宰富人不坑穷人的。
“那个剑五十万,剑鞘估计一百万,这把剑总共一百五十万,”我赶紧补充道。“您要在这卖还是,要再去别的地方问问?”
“不用了。一看你就知道不会坑我。”见我说一百五十万他喜在眉梢。
“那你是现在要卖还是……”
“现在,现在就卖”
我使了个眼神,伙计就进去拿钱。过了一会儿,伙计拿出钱放到桌子上。
“斐大哥您点一下,这里总共是一百五十八万。”
他哆嗦着拿过钱去。
“对,没错,的确是。”
我使个眼神,伙计把东西收了起来。
“那我走了。”他说。
“行,你慢点。”
这时店门外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我看这些东西应该不只值那些钱吧?”
“谁?”我和他几乎异口同声道。
第三章 天哥
这时,一个人从门口慢慢地走了进来。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家伙。说什么胡话呢。”
我走过去雷了他一拳。
“别这样,我只是开个玩笑嘛。”天哥假装很疼的样子说。
“谁叫你胡说八道的。我这个价格可是很公道的。他去别的地方我看别人会出多少,肯定没老子高。”我气愤地在天哥耳边说。
此时,他已经被眼前的一切搞得晕头转向,正疑惑地看着我们。
“他是我隔壁的店主。叫天哥,刚才他跟我们开玩笑的呢。”见我这样说,他没说什么,而且尴尬地站着。
“那好,斐大哥,您慢走。”我要没说这句话,他已经忘记自己是要走的人了。“斐大哥,下次有这样的东西记得找兄弟我呀,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好。我下次还会来找你的。”他异样地笑着说。
说完,一下子就消失在店门外。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出现,真是怪吓人的。你没看见我差点被你吓坏。还不值这个价,那你的意思是说要一两百万,才够你买你们家厕所的黄金马桶吧……还是你最近又除了钱,啥都不缺要来坑我了?”我讽刺道。
天哥是我隔壁的店主,为人大大咧咧,心胸很宽广,平时经常来我的店里就爱和我瞎扯。所以听了我的话,他也不生气。
“你不觉得这生意做得太顺利了吗?平时卖东西的人就算不懂也不会这么快出手,他怎么这么快?难道他是急于出手?”天哥严肃地跟我说。
“恩。是啊。这很奇怪。他一来就问我敢不敢收冥器。这很不正常,还有……”我正要说,突然反应过来:“等一下,你怎么知道他很快就卖给我。难道你一直在门外看我们?”
“其实我本来不想看的,刚才我在店里喝茶的时候突然看见他慌慌张张地走进你的店里。所以,我觉得奇怪才在门外看的。”天哥顿了下说:“他进来没直接拿要卖的东西而是一直喝茶,接着我又看见你们的交易得这么快,所以我觉得好像有点问题。”
“有问题?有问题也是我今天赚大了所以你嫉妒吧。”我讽刺道。“不过可能他是农民,平时没卖过这种东西。也可能是捡的或帮别人卖的吧,别大惊小怪的。”我又说。
“可是我在门外注意到他根本不像个农民,光看他走进你店门的样子,就不像农民。至于像什么我也一时说不上来。”
听他这样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天哥阅人无数,应该不会看错,而且那个人卖的东西平时很少见,市场上根本没有,说是珍宝一点也不过分,可他居然一点也不在意还卖得这么快。于是我和天哥走进密室打开灯并赶紧叫伙计把东西拿出来再看一遍,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当场晕倒。
第四章   上当?
一看不要紧,看了我的心马上乱起来。这把剑太邪乎。
因为这把剑鞘上的宝石是后人镶嵌上去的。这就是说古人造这把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些宝石。这些宝石也不是同一批人做的,从镶嵌磨损的程度来看,这外面镶嵌宝石的材料和剑本身的材料是不同的,一般人很难察觉,幸好从小被父亲教导,学了这门手艺,不然我也不会发现。让我更吃惊的是这造剑个镶嵌宝石前后最少相差一千多年。我刚才在看剑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好在宝石全是真的。我舒了口气。不过又很疑惑,剑本身就很好,再镶嵌东西上去无疑是多此一举,剑是干什么的,看过武侠小说的都知道。剑讲究实用,应该没人会那么缺心眼吃饱没事干往一把剑上镶嵌宝石,还镶嵌这么多。而且我也想不通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只把这些宝石镶嵌在这把剑鞘上面,为了美观他大可以连剑柄也镶嵌一些上去呀。可是一看剑柄,上面又没有任何东西。再从剑身来看,这把剑不只是很锋利,还锋利得有些离谱。我轻轻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立刻有一道深深的痕迹。这不禁让我想到以前看过的新闻,大家也都知道。以前发现的越王勾践的剑,那把剑经过几千年还一样有韧性而且很锋利。我以前看到新闻以为是骗人的,一把剑几千年还像刚造出来时一样,那不明摆着骗人嘛。现在我眼前就是这样一把剑,这就让我更乱了。难道这把剑的主人不仅要好看还要质量?这思想太前卫了吧。
我拿着剑沉默不语。
“怎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一直看剑都忘了天哥在旁边。
“哦。有一些。”天哥是熟人也可以算是自己人了,我就不忌讳什么。
于是,我把剑拿给天哥并把刚才想到的跟天哥讲了一遍。
“嗯。的确很奇怪,古人虽然有些特立独行的,但大多数人还是讲究实用性,镶嵌一把一米多的剑,这要有相当大的财力,再说如果他要炫耀剑的话,大可以装饰一下,干嘛把剑本身也弄得这么锋利。”天哥不解道“嗯…这上面好像还有字,是什么意思呀?”
天哥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这把剑上有刻字。“这就更奇怪了,有必要在剑鞘刻上字吗?难道他的意思是说xx的倚天剑,请勿乱用,否则发生什么自己负责?还是这把剑很好,只能看不能摸?这太离谱了吧。还是这些字是用来说明这把剑的?”
我和天哥大眼瞪小眼,一下子泄气了。因为,这些字我们一个也看不懂呀。所以,我只好把它拓下来,小心包好,邮寄到我上大学时四川的朋友,他读考古系的,对古文很有研究,应该能懂。
在我把剑放进剑鞘的时候,剑好像挣扎了一下,我不禁有些疑惑。这把剑有自己的思想?
我们就这样陷入漫长的等待。直到五天后,伙计才拿一封快递过来,我马上拆开,上面写着“部分已解读,请把剩下的字再发过来,才能明白写什么。”
剩下的字?还有剩下的字?总共就这他妈这几个字。我上哪去给他弄剩下的字呀。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朋友是一个从来不讲废话的人,他不可能是和我开玩笑。
正郁闷时天哥走了进来。我苦笑着把邮件拿给他看,他看了看说:“不然,你把剑拿出来我们再看看?”
于是我们又走进密室,小心地把剑拿出。仔细地研究起来。
第五章 解读后的意外
经过一小时的解读,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虽然仔细检查了剑的每一处地方,天哥还差点把剑舔了一遍。可是,可是,除了前几天的字以外就再没有什么破字。我开始烦躁起来。
“这房间怎么越来越热?”天哥突然说。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