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关于洛阳,还是有必要说下的。洛阳以“九朝古服”闻名于世。其实九是代表很多,并不是确数,历史上在洛阳建都的朝代很多,远远不止九个,历史学家经过探测发现最少有十多个,在这就不扯了。洛阳“居天下之中”素有“九州腹地”之称,怪不得刘秀在这建都,地理位置好,换谁谁都想在洛阳定都。而且洛阳自古就有很多能人,可谓人杰地灵。
说着说着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呀。我的家长咋就没这种福气,叫别人定都别人都嫌远。
扯选了,慢慢走着走着,我们看到高大的城墙,想必这就是帝都了。我们都加快脚步,很快我们到达城楼下。城楼下有检查的士兵。
“你们从哪里来的?”一个士兵问我们。
“从四川来的。”上官若不慌不忙地说。
“来这里干什么?”那个士兵冷冷看着我们。
“靠,为什么要跟你说,你以为你是谁。”我心里愤懑地想。
“访亲。”上官若很平静。
“好好好。进去。”那士兵说。
于是,我们就想进城。
“嗯~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那士兵指着周队长手里的剑。
“有人托拿的,要献给丞相的。”周队长脑子反应还算快。
听到是献给丞相的,小兵也不再为难我们,就让我们通行。
顺利进城。
“我们现在去哪?”我对上官若说。
“先去客栈休息一下吧。大家都累了。”
于是,我们在一家客栈前停下来。
“朝天楼。”我看着他的招牌,很有霸气,就这间吧。我们都走了进去,找个空位坐下。
“客官,你们想点些什么?”一个伙计笑着对我们说。
吸取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特别提醒他们看有没有钱。上官若瞪了我一眼“来着你们客栈最好的,在来些酒。”
“好咧。客官等着”伙计一溜烟走了。
“看。这是钱。”上官若手里拿着汉朝古币在我面前晃。我暗暗佩服她想得如此周到。
伙计把菜送上来,我也顾不得形象大块垛馀起来,桌子很快被清扫一空。
“你怎么不吃。”我问上官若。
上官若没有说什么,只是喝着水。
周围很多人都看着上官若,这也难怪,在今天有美女我们都会瞄一眼,问题是上官若已经不是美女两个字可以形容地了,当然会有人看。
有人走过来,向上官若辑手:“敢问小姐芳名?”
这人宽额头,高鼻梁,面如白玉,风度翩翩,一米八左右,标准的帅哥。“古人都这么帅?”我不禁为自己的面容愧疚。
“上官若。”上官若对帅哥并不感冒,她冷冷地说。
“好名。在下吴文。大司马吴汉之子。”
我当即喷饭,大司马吴汉,就是灭了公孙述的那个吴汉?
“嗯~”上官若淡淡地说。
那人顿时无语。迟疑下说“那在下告退了。”
说完飘然而去。我很吃惊地看着上官若,太有气派了。要是我早就跟他称兄道弟了,我用新的眼光打量着上官若。
这时,有人走进客栈问“这里有没有叫独孤少睿和上官若的?”
“我们就是。”上官若看着他迟疑地问“你找我们干什么?”
他走到我们面前辑个首,缓缓说“各位,皇上有请。”
第四十四章 刘秀
第四十四章刘秀
“你说什么?”我们这么快就被知道,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可是一千多年后的人,他刘秀何方神圣能知道我们在今天穿越?
“嗯~”我听到上官若答应道。
这更奇怪。上官若没有半点惊慌,难道她早就知道会有人找她?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这种猜测。
“那现在我们可以走了?”那人问道。
“好。”上官若还是很简短地回答。“走吧。”她示意我们跟着。
“很不好意思,皇上只请你们两位,其他人在客栈等着就行。”那人很客气地说。
天哥他们嘟嚷着,上官若摆摆手,天哥他们便默不作声。“你们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那好,我们走吧。”那人就在前面引路。
路上我其实很想问上官若一些问题,可话到嘴边又开不了口。
“你很奇怪是吧?”她首先开口,没等我说话她又说“这些事一千年以前我的祖先就安排好了,现在只是按计划办事而已。不用太担心,有我在呢。”
她说着朝我微笑,既然这样也没啥好担心。此时太阳也出来,照在身上暖暖的。洛阳城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派繁华的景象。我哼着歌悠然走着。
“皇上在德阳殿。往这边走。”
进了皇宫,他把我们引向复道,我自然明白。复道是臣子走的而中道则是皇帝,皇帝走时都是护从夹护左右,十步一卫。
德阳殿是南宫的正殿,殿高三丈陛高一丈。殿中可容纳一万多人。殿周围有池水环绕,玉阶朱梁。坛用纹石作成,墙壁饰以彩画,金柱镂以美女图形,形象生动,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势恢弘。
我感叹于工匠的手法的精妙,不知不觉已经达德阳殿内。在殿的最中心坐着个人。
这人一定是刘秀了。刘秀坐在龙椅上威严地看着我们。走进了,看到刘秀长着漂亮的须眉,鼻子高,嘴大,额头很宽,按古代男子标准来看的确是个大帅哥。而他又给人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你们还不叩见皇上。”那人看见我们傻傻站着就说。
“跪下?不懂。”我自然不跪,他又不是我老爸,跪他干什么。
这时上官若向刘秀鞠躬,我也照她的样子做。
那人显然不满,想说却被刘秀止住。刘秀看看我们说:“想必你们就是两千年后的人了?”
我站着不说话,再说也没我插嘴的份。上官若点点头算是回应。
“你们都下去。”刘秀对那人和众侍卫说。
“可是,皇上,万一他们…”那人还没说完刘秀就说“叫你们下去,还不快点。我要和他们单独谈谈。”
那人还想争辩,看见刘秀生气就下去了。门被缓缓关上。
刘秀慢慢走下龙椅,我看见他的动作很慢,等他走近时,才发现他很消瘦,身体好像很虚弱的样子。这跟史书上记载的骁勇善战的刘秀相差巨大。
刘秀咳嗽着。“朕等你们很久了。你们此次前来必定有破解之法吧?”
“嗯。我们正是为这件事前来的。”上官若慢慢回答。“皇上,都安排好了吧?”
“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动身?”刘秀回答。
“明天就可以出发。”
“到底在讲什么?”他们的谈话让我很疑惑。
“好。此事若成功朕必有重赏。”刘秀憔悴的脸上挤出笑容“为了你们的安全我特别派一个人来帮助你们,传吴文觐见。”
吴文?就是刚才那个在客栈的吴文?
“我们这些人就够了,不用那么多人。”上官若想回绝刘秀。
“你就别推辞了,有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刘秀的语气不容拒绝,于是上官若就不再说话。
“宣吴文!”殿门外有人喊。
许久后,门被打开,刚才那人进来,看见刘秀马上叩首“臣吴文拜见皇上。”
“嗯。爱卿平身。”
“皇上,宣臣不知有何事?”吴文起身。
“吴文听命。朕要你一切听从上官若的差遣,叫你做什么都不得有异议,听清楚没有。”刘秀正色道。
“臣遵旨。”吴文对这个命令没有不解反而还很开心。
“现在为时尚早,朕特地摆宴为你们接风。来,摆宴!”
皇宫内开始热闹起来,我们坐在地上,前面的桌子摆满佳肴。本来已经吃饱的我看到这些又开始饿起来,只是皇帝没动手谁敢吃,我也只好克制自己。
“各位。就交给你们了。朕在这里先预祝你们马到成功。干!”刘秀举酒一饮而尽。
“谢皇上。”我们也举酒“我们一定会办好这件事(虽然我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说完也一饮而尽。
“好!”刘秀很豪爽。
边看歌姬跳舞边吃美味佳肴,真是十分享受。歌姬的舞姿太美了,看得我差点流下口水。正看着后背被狠狠捏了下。
“啊~”我忍不住叫出来,回头看见捏我的就是上官若。我疑惑地看着她,她的脸上有一丝不快。看我在看她,上官若更是使劲捏我。我心想也没做错什么事,有必要整天跟我过不去吗?于是我就闷闷地喝酒。
酒过三寻,我已有些醉意。
“皇上,我们先去准备了。告辞!”上官若扶着我对刘秀说。
“好!你们可以退下。朕也要回宫。”刘秀显然也醉了。
“那我们在哪里会合?”吴文问道。
“我自会通知你。”上官若丢下吴文把我掺扶出德阳殿。
我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若把我送回客栈放到床上,在她要走时,我拉住她的手不放。
“放开。不然我可就动手了。”上官若冷冷地说。
我眼中看到的却是小婷。“小婷,小婷。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和想你吗?”我死死拉住她的手“这次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绝对不会。”说着就抱住她:“我再也不会让你走—了—”说完我就没有意识。
第四十五章 埋伏
第四十五章埋伏“这里是哪里?”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你醒拉?”天哥赶紧过来。“快起床,你可是睡了一晚。今天我们要出发了。”
“上官若呢?”我突然想起昨天做的事不禁羞愧起来。
“哦!”天哥不经意地说“她和吴文准备去了。”
“你说什么?她和吴文在一起?”我连忙翻身下床。“他们在哪?”
“干什么?”他哥白了我一小眼“人家在谈正事!”
“你快点说呀。”我急了。
天哥看了我一下,用手指指着隔壁,我连忙跑过去,正好听到他们在谈话。
“此行很凶险,你们支撑得下去吗?”听声音是吴文。
“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完成家族的任务,我哥负担的实在太多了,我要帮他分担一些。”上官若声音有些激动。
停了会儿,吴文说:“在下必定拼死保护小姐。”
“保护她的事就不麻烦你,有我们就行了。”我走进房间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吴文。
“我先告辞。”吴文看见我,转身就走。
“干嘛对他那样说话,人家也是好意。”上官若停下手中的活。
“那家伙看上你了,你难道没发现?”等我激动地说完,才发现自己完全是多管闲事。
“是吗?”她的回答很不在乎。
“你。”我想说又咽回去,连忙转换话题“昨天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我喝醉了。”
“没事。”上官若语调温和起来。“好了,车辆已经准备好,我们可以出发了。”
就这样,我们登上车,向四川而去。一路灰尘滚滚,坐在车上很颠簸。我实在佩服古人,做这种车都没晕车。
好在我们的身子骨都比较好,倒也没人有什么不良反应。
车在路上连夜赶着,我粗劣计算了一下,发现居然用了十五天在路上。一路上大家都是有什么就吃什么,日子非常苦,但大家都没说出来或表现出来,我不禁为有这样的同伴而自豪,就是吴文整天找上官若搭讪让我很不爽。
“到了。”驾车的人对我们说“前面不远处就是四川。”
“耶!”我和天哥他们都不由自主欢呼起来,由于太高兴我把上官若抱住,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你想死啊!”上官若轻轻敲下我的头。好在不太痛,看得出她也很开心。
下了车,看见一家“馨香”客栈。于是我们就在这家客栈寄宿。
把行李放好,我们就准备各自休息。
“明天出发。你要好好休息。”上官若拍拍我的肩膀关上她的房门。
“小心。”突然有人把我推倒。
“谁呀?”被推倒的我很生气,看到我附近有只箭。
“你身手不赖嘛。”一个声音冷冷地说。“可是,身手好今天我们也要他的命。把他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看过去,十多个身穿黑衣的人站在屋顶上,正冷冷地看着我,在我旁边的是吴文,刚才救我的就是他了。
“咻—”一个黑衣人对着我射箭,眼看着命悬一线,房间突然有人放出飞镖把箭挡掉了。
“你们到底是谁?”不知什么时候上官若已经站在我旁边。
“又来个多管闲事的。”黑衣人的领头人冷笑“也好,好久没杀人了。不过,如果你们把他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我就把你们全部杀了。”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上官若说着手里的飞镖飞了出去。
只见那黑衣人用剑轻轻拨掉。
见一镖没中,上官若又发出五六镖。只听“嗖—嗖—嗖—嗖—嗖”地声音,飞镖极速射向领头黑衣人的五个部位。
“铛铛铛铛铛”飞镖纷纷落地。
我吸口冷气。这家伙很强。吴文见上官若飞镖没中,就跳上屋顶。有个黑衣人向他冲来,吴文冷冷看着他,在黑衣人要把刀砍向他胸口的瞬间,吴文猛地抓住黑衣人的手。
“啊—”黑衣人发出凄厉地声音,手无力地垂下去。
吴文把对方的刀夺来,白刀进红刀出,一下子杀了他,然后把他踢下屋顶。
“看来今天没杀你是杀不了他了?哈哈,好久没遇到你这样的人物了。”说完他冲向吴文。
吴文拿着刀没动。那人冲过来,第一刀就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