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房间怎么越来越热?”天哥突然说。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很热,我发现天哥已经是大汗淋漓。“哦,一时忘了。”
我赶紧把空调打开,一股冷空气马上流出来。我们两个瘫坐在椅子上,神经一下子放松许多。
这时,一声响声响起,原来是手上的剑掉到地上。我赶紧伸手去捡,这时我发现我的手很油腻。我平时出汗没这么油腻呀,再仔细看看,发现这不是我本身的分泌物,于是我看了一下剑柄,剑柄上好像有东西要融化的样子。剑身也在抖着。
我赶紧拿起来一看,剑柄上模糊地出现一些字,不过不是很明显,应该是被什么东西隐去了。我叫伙计拿来打火机,轻轻烧了下,马上有东西从剑柄上流下来,露出清晰的字体。
“肯定在这里。”天哥大喜……
“这还用你废话?事后诸葛亮。”我心想到。
我们就这样把剑上的东西都弄了下来。用布好好擦拭后,发现一共有几行字,写什么是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跟剑鞘上的字是一样的。
终于找到了,我和天哥都很开心。我不敢怠慢,赶紧拓下来,又邮寄给那个四川的朋友。再次把剑放进去的时候剑更加地晃动。
接着,又是十几天的等待。十几天让人抓狂。
你们可能遇到过,当我们对一个事物充满好奇的时候却被告知不能一时得到答案,这种事很让人纠结?而我就是这样,一直傻傻地等,还没有结果。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很久。
我逐渐失去耐心,这不是没事找事吗?管他刻什么字呀。我又不是考古系的,只要把剑卖出去,得个几十万中间费然后好好过生活就可以了,费那个劲干什么。正当我越来越不想管这件事时,伙计匆匆走了进来。
“老板,这里有一封加急邮件。”
说着把邮件拿给了我,我接过来打开,上面写着:林智已经失踪几天,他失踪前留下了一些东西给你,请你迅速来四川一趟。落款是他的家人。特别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没有给我联系电话只有地址。
“什么?他突然失踪。”我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妙。考虑到他被外星人绑架的几率不高(也不可能),被拐走更是无稽之谈。唯一剩下的情况就是他出事了。最重要的是他失踪前还有东西要给我,是什么东西不得而知,要命的是警方可能会问我关于他的消息,到时我难道要说我买了一把剑,看不懂上面的古文叫他翻译翻译,然后警方要我把剑拿出来……那估计得去牢房了。我越想越害怕。决定去四川一趟。
但是,就我个人也太势单力薄,以前没发生过这种事。于是赶紧去找天哥商量。
我把林智消失的事跟天哥说了。
“失踪就失踪呗,反正那个林智是谁我也不知道,最多只是十三亿人少一个而已。”天哥淡淡地说。
“你白痴呀,林智就是帮我们解读古文的那个呀。他出了事我也跑不掉”我气不打一出来。
“额~我不知道嘛。行,你也别生气,我陪你去一趟就是了。”天哥看我生气认识到事情不妙赶紧说。“倒是,路费嘛,自然你得帮我出。”
“帮你出就帮你出。少废话快去准备,明天就走。”
就这样,我们简单做了一下准备后就买车票去四川。谁也没想到一个天大的阴谋已经向我和天哥打开。
第六章 起程
在去车站的时候,很多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天哥很不自在地看了看我,我没说什么,他只好转过头继续走路。
天哥很生气可以理解,如果你看到四个人,两个走前面,后面两个拿着竹竿穿着名牌衣你有什么感觉,是非主流还是神经病?像他这种这么要面子的人一定很不爽。
而且我们还得小心翼翼地防止竹竿出意外,那竹竿里装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那把剑。
在和天哥决定去四川的之前,我简单准备之后本打算就走,可是心里突然泛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带着这把剑一起去,直觉告诉我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我把这个主意跟天哥说了,天哥死活不同意,他觉得没必要费这事。再说,坐飞机带剑不合适吧,难道是去搞杂耍呀。
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带,天哥也打定主意一定不让我带,可经不住我的坚持外加软磨硬泡,天哥终于答应。前提是得把剑伪装好,否则被抓到,先不管是不是文物,首先你带着剑上飞机动机就不怎么纯洁。于是,我想到了姓斐的那天把剑放进竹子里的方法,马上叫伙计也给我弄一样可以装东西的竹竿,然后我把剑装了进去。拿着竹竿我很满意,剑伪装的很好,根本看不出来,除非是拿竹竿的人(那剑很重),不然没有人能发现竹竿里面有玄机。做完这些后,我和天哥各带个人并把店交给店里的伙计就出发了。为了防检查,我们不坐飞机改坐大巴去四川。
就这样,一直走到车站我们都被异样的眼光看着。上车之后,售票员坚持要我们把竹竿放在车厢里免得拌到别人,我们不同意。双方陷入僵局。过了几分钟,车要来了,最后售票员让了步,不过要求我们不能让竹竿拌到别人。
我们连声感谢。
“废话,拌到别人损失的可是我,拌到可是那个人的福气,要知道这把剑可是值上百万,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福气。”等售票员走后我心里想。
等车快要开时,突然有个人说:“师傅,等一下。”
“八戒,你就别喊了。”突然有人说到,大家都笑了。
司机也笑了,可笑归笑,他还是把们打开了。一个清瘦的人走了上来。(看来金融危机不仅影响欧美国家,甚至连天上也被影响到了,不然八戒最近怎么会这么瘦。)
“对不起,对不起!”他连连说。大家没理会他,而是各自忙去了。他就拿着票找座位,很巧的是他的座位刚好在我们旁边。
他舒口气坐下。这时司机发动了汽车。
“你好,我叫杰八。”他对我说。
真是猪八戒转世?我不禁想到。
我点了下点头没说什么。见我这样,他也不再说话,自己转头躺着。
走了一会儿,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大家都被吓一跳。很快有人大骂:“他妈的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别来折腾人。”其他人好像也很不满地向前看发生什么事。
司机没说什么。这时车门又打开了,只见一个急促的声音说:“公安公安,检查,请配合一下,这是我们的证照。我们要检查你们的车子。”
我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拜托各位同志,写书很累,帮忙推荐下好不好?就推荐一下,流量不费多少吧。当年智睿谢过)
第七章 起程②
这时几个公安走上来。“大家别担心,只是例行检查而已”一带头的说道。
“例行检查,你当我白痴是吧”我不爽地想。“死了,那个剑怎么办,要是被发现可就糟了”一下子我又紧张起来。
真是说来什么就来什么,一下子其中一位公安就来到我们旁边。
“那个竹竿是干什么的。”他突然说道。
“没干什么的,就是用来挑东西。”伙计忙说。
“我看看。”他说。
“不就是一根竹竿嘛,有什么好看的。”伙计不满地说这话时趁机给我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请示我怎么办。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呀,难不成像姓斐的一样表演竹竿取剑,然后拿出剑说:“恭喜公安叔叔,我们正在作个实验,就是把剑放在竹竿里看有没有人可以发现,恭喜你发现了,至于奖品,稍后我们会联系您。”靠,鬼才信。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知所措,开始冒冷汗。
“他妈的,他要看就给他看,看完了早点滚,别耽误老子坐车的时间”天哥说到。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呀!”他不满地转向天哥。
“我就这样说话,你哪里不爽?”天哥不客气地回敬。
“怎么回事。出什么问题了小文?”刚才那个领头的公安喊道。
“周队长,我在检查东西的时候那人出口伤人。”那个叫小文指着天哥委屈地说。
周队长慢慢走过来,看了看天哥“同志,您对我们的做法有什么建议还是不满吗?”
“废话,当然有意见外加很不满,不就检查个东西需要这么久?”
天哥怒了,那个姓周的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说:“好,就这样吧。小文我们走!”
“可是队长他……”小文不依不饶。
姓周的就挥挥手,意思是别再说话,那个小文见此就没说什么。等他们下车后,车又发动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
“你这样说就不怕他们发狂呀?”我问天哥。
“没办法,为了引来他们的注意力也只好这样。再说我也不怕他们,大不了跟他打一架,我好歹也参过军,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天哥不满地说。
“你当然不用怕,他打也是先打到我,怎么也不可能先打到你。你居心否测呀。”
“少扯淡,睡觉睡觉”天哥很不耐烦。我笑着摇摇头,也靠着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我揉揉眼睛,四周一片黑暗。看来已经到深夜,居然睡了这么久。
“你醒啦!”天哥把一个面包递给我。“只有这个,凑合着吃吧。”
我才发现肚子已经开时大叫。当即狼吞虎咽起来。
“别急别急,还有呢。谁会抢你吃的呀,真是的,像没吃过东西一样”天哥白了我一眼把水拿给我。“吃吃吃,噎死你。”
我不理会他,自顾吃起来。
天哥真会买,那面包味道不赖,在吃了两个之后我终于饱了“现在几点啦?”我摸着肚子说。
“哦。已经是二点多了。困的话你再睡一觉”
“那好,我再睡一会儿。记得叫我起来吃早餐呀。”我打个嗝说。
“就知道吃。好啦好啦,快去睡吧。”
就这样,迷迷糊糊中我又陷入梦境,梦中的我们快到四川的时候,突然大巴翻车,我从车里好不容易爬出来,发现所有人都死了……
“快醒醒,快醒醒,出事了”在梦中的我突然被人叫醒。
第八章 出事了
“什么事呀?大清早就扰人清梦”我翻下头继续睡。
“你他妈的快点起来,前面出车祸了。听说还死了一个人。”天哥生气地揪着我的耳朵。
“什么?死了一个人?不会吧!”我揉揉耳朵,一下子睡意全无,忙问:“谁死了?”
“靠,老子被你卡着连出都出不去怎么会知道?你当我千里眼呀。”天哥还是很不客气的口气。
我才发现天哥的路的确被我挡着,如果我不走开他根本出不来。
“还愣着干什么?把你的蹄子移开。”天哥很不爽地踹我一下。
我连忙把脚挪开,天哥走出来,伸个大大的懒腰,好像被憋了很久“你不出去看看?”
“不就死人吗?有什么好看的,要看自己看去别来烦我。”我挥挥手。
“那行,我下去看看。你就在车上。”说完,天哥和两个伙计走下车。
我好奇地把头往车窗外望,前面不远的地方围着很多人,可能是在看那个死人吧。我望望外面发现什么也看不到就又躺着。“这次怎么这么倒霉,先是公安后是死人,再来两个人就可以凑一桌麻将了。”我郁闷地想。
这时,天哥匆匆忙忙跑了上来。他阴着脸看着我:“快,你这次真得去看看,真的出大事了。”说着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把我拉下车。
“好啦,我会自己走不用你来拉我”
我使劲甩开天哥的手慢慢向人群走去。
人群议论纷纷,听说是一辆大巴把突然从路旁出现的农民给撞了,虽然大巴马上停下来,可农民还是当场死亡。
我往人群挤了挤,终于看到那个被撞死的人。他脸朝下趴着,身旁都是血,衣服也被染红。
“这就是你说的出大事?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出事。”我为天哥把我拉下车而耿耿于怀。
“你再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天哥拉拉我,指着那个农民的衣服。
我又回过头看了看,吓了一跳“什么?这个衣服怎么跟姓斐的那么像?”
“不是像。这根本就是那天他来卖你东西穿的衣服。你再看看那个包,就是那天他装钱的那个”天哥小声地对我说。
我看了看,的确是他那天的包,这个包我印象深刻,破破烂烂的。
“我也太衰了吧。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多也就算了,还都发生在我身上,看这机率连哈雷彗星撞地球都没我高。”我绝望地想。
“走,先回车上再说这事,这里讲话不方便。”天哥拉着我走了。
回到车上,乘客都出去看热闹。只剩下我、伙计和天哥,我招招手,示意两个伙计下车等,然后开口:“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死了,这也太邪了吧。”
“你问我,我问鬼去?肯定是你那天做生意没看黄历,才碰上这些倒霉事。”天哥喃喃地说:“看来,以后出门也得看看黄历,省的跟到你这种倒霉鬼。”
“你少说那些废话。”我不客气地看着天哥“那天离今天最少有二十天了,他哪不去偏偏出现在这里,还挂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哼哼,对,不那么简单。应该是更简单,说不定是他那天卖完后觉得坐车不爽,突然运动神经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