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哼哼,对,不那么简单。应该是更简单,说不定是他那天卖完后觉得坐车不爽,突然运动神经大爆发就想走路回家。结果出了意外。看来,运动适量就好,做太多是没有好下场的啊!”
“你他妈的就不能正经点?我总觉得这件事冥冥之中就有问题,我们好像卷入一场看不见的阴谋中了。走,再去看看。”
“再去看屁呀。你想再见他最后一面?别费那事,你和他早就钱货两清了,别多管闲事。等等司机来了就可以走。”
“这件事我管定了,不来你就好好在这呆着……”说完我走下车。
我的这辈子就是太爱多管闲事。
第九章 斐家村
再出去看时,围的人好像更多了,我们坐的大巴车四周也停着大大小小的车,有的不耐烦地按着喇叭,有的则是在聊天,有的在车内张望,现场一片混乱。
在我走过去的时候听到一女人的撕心裂肺的哭声:“老斐呀,你怎么说走就走了,丢下这么些孩子叫我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呀。”
我迟疑不知道要不要过去。天哥走了过来:“怎么?不敢去看?怕啦?”
“老子刚才没害怕,现在怕什么。”说着我走过去。
在我要挤进前看的时候,一阵警玲声响起。迅速下来几个交警,把现场围住,并把我们疏散到外面。唯一留下的就是姓斐的那个亲人。她还是在哭。人群还在议论,听说姓斐的被撞死可脸上还挂着狞笑。我听了不禁胆寒。
“走走走,屁也看不到了,我们还是回车上吧。”天哥自己走了回去,我叹口气跟在后面。
回到车上,车里的乘客也基本上回来了。我们就回到座位坐下。
心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特别是姓斐死的样子,觉得越来越心烦。这时天哥的呼噜声响起来,我无奈地摇摇头,这家伙的心里承受能力真强啊。
“乘客们,由于交通事故和前面山体踏陷,我们将在这小住几天,如果要回去的可以申请回去,我们公司会派车来接送。不回去的就在斐家村住几天,等路修好了我们再出发。”车上喇叭发出消息。
乘客立即骚动起来,有骂娘的,有骂死人的,有骂修路的,我也很不满,本想去下四川拿下东西就走,居然又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回事,这么吵。”
我把刚才喇叭播的和天哥说了一遍。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在这等几天了。靠,都是你,非要带那把破剑,要坐飞机不就没这事了。我不管,你爱留自己留下,我要回去了,他妈的,这趟旅途简直是人在囧途的现实版。剧情还那么恐怖。”天哥生气地要回去。
“你以为老子愿意呀。老子也很郁闷,不过,四川一定得去,林智虽然跟我说不上是兄弟,但我们比亲兄弟还亲,他出事我不能不管。”我态度坚决。
“好好好,反正老子已经够倒霉了,也不差这几天。”
我们正在商量,已经有些乘客走下车。这时一个人说“那剩下的就是要等的了?那好,我现在带你们去斐家村的旅馆,请各位乘客带好你们的行李。跟着我”
我们就提着行李跟着那个人去了。
我看了看,斐家村在公路地下,规模很大,都是一些老式房子。听说那人说村子人口有几万人,很久以前就在这里定居。从公路往下看,斐家村的布局井井有条。
由于斐家村在公路下面,走其他路太远,我们只好走小路。下坡真是不容易,好几次我险些滑倒,幸好有伙计拉着我。我看到天哥的伙计,他拿着那个竹竿居然一点也没出汗,我暗暗称奇。
经过几分钟的路程,我们终于到了斐家村的旅馆。说旅馆好听点,说难听点其实就是大古房子。从黑暗处一个老人走了出来,刚才那个叫我们下来的人赶紧上去“斐老,这次又得麻烦你们了。”
“哦。没事。不过看你们十几个人这里也住不下,我去帮你们问一下其他村民,看还有没有空房间”老人倒是很热情。
“小斐,你先带着一些人去空房间。没房间的让他们等等”说完自己就出去了。
乘客都一拥而上,我和天哥也不示弱,马上和伙计一起占了两间房间,不快等等可就没了。
“大家别急。大家别急,等等斐村长回来大家都会有地方住的”那个小斐对着人群喊。
这时我看见那个八戒站在大厅一直在看我们,可能是我们带根竹竿很怪吧。
我们不管太多,直接把拿行李放房间把们关上。进房间后,我把竹竿放在一旁,揉揉后背,那剑真重呀。
我打量着房间,发现设施很简陋,几乎什么都没有。
十几分钟后,老斐回来了,本来闹闹腾腾的大厅变得安静了。因为没事干,我也睡着了。
依旧是刚才做的那个梦。翻车了,我爬出来看见姓斐的,不对,斐大哥狞笑着在路旁向我招手。
第十章 斐家大宅
第二天,想闲着也没事干,就走到宅子里转转。
首先看见的是大厅,大厅虽然破旧,无形之中还是透露着一些霸气,提醒人们以前主人的财力不小。而且看房梁就知道是用上好的木料,房子四周也雕刻着一些东西,各式的动物和人,它们的神态各异,不得不说这是上好工匠的手艺,一般工匠无法达到这种地步。
走过前厅,来到后厅,又使我大开眼界,只见这里大大小小放了几千个牌位,应该是这家的祖宗。在牌位的最中间最高处,摆着一个金灿灿的大牌位,好像刻着斐XX上祖之牌位。看来,这个应该就是他们的第一代祖先了。我粗略根据牌位算了一下。结果让我目眩,这个家族,至少有一千多年。
我走了过去,看到香炉上的香,好像是刚插上去没多久。看来这个主人天天都来拜祭他的祖先。再看这香炉,很不寻常。因为香炉的材料不是铁,是用铜做的还非常大,上面有一些铜锈。呵,看来这家主人身份不一般。
我再继续看,看到了旁边放着的两个花瓶,瓶子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可又不失其美丽,看起来也有些历史。细看之下,是青瓷。我根据平时的经验判断如果这两个是真的最少也值好几十万。
“你怎么在这里?这里不随便让人进来的”我听见一个声音,一回头才发现是斐村长,他好像很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就走了进来,马上就出去。”我在他冷冷地眼光下连忙走了出去。
“不就是一些古董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店里也有,虽然有些是赝品。)”我不满地想,出门正好看见那个叫小斐的,小斐见了我连忙把我送到我的房间。
“老爷子就这脾气,你别跟他计较。”在我走进房间时,小斐很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但是斐村长怎么对别人进那里那么生气,我也没偷什么东西呀。只是看看而已”
“你不知道吧。那里面除了斐家人,其他人都不能进去的,是因为……”小斐正要说,看见斐村长走过来,当即闭嘴忙自己的事去。
我也马上把门关上,惹不起我躲得起。
“你去哪了?去了那么久。”天哥问我。
我把刚才的事和他说了一遍,他好像很兴奋:“那里面真有那么值钱的东西?”
“你少来,那东西又不是我们的。你管它多值钱。睡你的觉去。”我说着把躺下把杯子盖在脸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看这些东西,这家主人以前一定有些历史,反正也没干什么,我们不如了解了解,你刚才说小斐好像有话没说,我们晚上去套他的话。”天哥好像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恩恩……想知道你自己问去,我不感兴趣。”
说完,我就去睡觉。
醒来是早上。问了一下,路还是没修好,听说踏陷的太厉害,估计得再过一天才行。好吧,这也没办法。再等一天就是了。
这时,小斐给我们送饭过来。天哥趁机找个理由把门关上。
“小斐,你们这个家有些历史了吧。反正我们无聊,你就给我们讲讲你们的故事吧。”天哥笑着对小斐说。
“没什么。就一些陈年往事,有啥好说的。”小斐推辞。
“没事啦。大不了我给钱,一千字一百块钱,要不要?”天哥拿着钱在小斐面前晃。
我心想天哥真有钱,一千字一百,老子以前小学写作文写了一千字得一等奖却一分钱也没,你倒是大方,一千字一百。败家子啊,败家子啊。
“不然我给你讲其他的,收费绝对便宜而且童叟无欺,两千字一百怎样?”我对天哥说。
“去去去。”天哥拿着钞票对着小斐“怎样?讲不讲?”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跟你们说说,我们祖先于东汉初年在这定居……”
于是,他慢慢给我们讲了起来。
第十一章 斐家历史
鉴于小斐同志废话太多(一千字一百,多讲点赚钱呀),还带有自己家族的情绪在里面,不能全面客观地描述一件事。所以,我决定,我来代述。我保证一定会很公正简短地向大家说明斐氏历史。
斐家的祖先曾是四川有名的望族,开始他们不姓斐,至于姓什么,这么多年下来,估计鬼才知道。只是知道他们当时在天府之国——四川做生意,财力雄厚,经常做善事。在西汉末年时期,家族更是有一个人当官为吏成为四川太守,在他的治理下,奸人盗贼都没有影踪(不跑就没命了!太守手是很黑的),人民安居乐业。那时人们饭后谈的不是今天菜又贵了几钱,隔壁家王麻子被狗咬的八卦新闻,而是谈论太守又抓了几个盗贼杀了几个奸人。所以,到处有人歌颂他的丰功伟迹。(这句话是小斐说的不关我的事)
怎知王莽篡汉,这个太守不忍百姓受苦而带人民反抗,王莽派军队来镇压他。太守很有军事才华,王莽先头军刚到就被全歼在四川边界,后来王莽恼羞成怒,继续派兵镇压。因为自身太弱小,最后太守被围困在城内。
几个月过去,城内的粮食已经吃完,太守的军队也所剩无几。看着城内饿死的人民和疲惫的士兵,太守做了一个决定。他当即叫来自己的心腹,把年仅十六岁的儿子交个他,并对他说“我死后,王贼一定会抓捕我的子嗣,可我们家族就剩这一个孩子,我不能让我们家断种。所以,请你一定要保护好他。那样,我在九泉之下也会安心了”说完,有转向他的儿子:“吾儿长大之后,为父为你留了些宝物,到时去取出,一定要诛杀王莽奸贼为为父报仇。”之后太守来到城门上,对着下面的军队说:“尔等皆食汉禄,却不思报效朝廷,与王贼作乱,终不得善终。”
“我自会一死,任尔等分尸,望尔等勿伤百姓一人”然后太守跳下城墙,粉身碎骨。最终城门被攻破。王莽军队哪管得那么多,进城就开始大开杀戒,很多无辜的百姓被残杀。那个太守的心腹在乱军之中,好不容易把少主送了出去,那个心腹把少主交给山区的一对夫妇就死去了。至于怎么死的小斐没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跑龙套的都是这样来去无踪。
后来,少主随着光武帝起兵,前后十几年,大大小小百余战,不知道是不是对王莽的深仇大恨,少主每次冲锋都是别人没反应过来他就冲进对方人堆里面,大肆砍杀,然后“枭敌敌首”,但这样他还觉得不够,一定要打到对方投降。在这里不得不说这位兄弟手很黑,一般的无名小兵也会被他全部干掉。干掉也就干掉,哪次打仗不起人呀,更恶心(罪过罪过,我不应该带有个人情绪的)的是他不仅杀降,还把敌军的头颅都砍下来堆成王字(看来他是搞行为艺术的)。所以,一般没有军队愿意跟他打仗,他也被叫为常刹(杀)将军。
可是,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话说有一天他带队进攻敌人的时候被全歼,他也战死。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发挥依旧很稳定,依旧一如即往地带头冲锋,依旧一下子干掉对方将领,依旧围住对方全部军队。这几个程序下来,估计他杀玩人后再摆个造型也就回家洗洗睡了。
事实好像也是这样,怎知就在他开始下令全部屠杀敌军的时候,他被反包围了。
(作者按:推荐我的我感激,不推荐我的我理解,毕竟大家都忙。只是希望好的可以推荐下。谢谢)
第十二章  斐家历史②
被包围了吗?真的被包围了吗?
恩,是的,理论上是被包围了(下次一定不说废话),还围得很厚。
被包围就被包围了呗,以前又没事没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少主立马带着人冲,那大有等老子冲出去找大哥刘秀要几个丘八就回来收拾你们的意思。此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是也。
少主带人反复冲锋,事实告诉他:这条路走不通。那些平时被他轻视的小兵一动不动,几回下来,少主自己倒是没事,可怜了他身边的人,都死光光了。最可怜的是他连一米都没突围出去。显然,那些围住他的小兵并不想让他走。估计也没让他走的打算。这真是“你说你想要走,偏偏注定要落脚。”
少主不信邪,依旧继续冲,在杀了数十个人之后就,就over了。
幸好少主的家眷都在刘秀那边,问题也不大,毕竟有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