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少主不信邪,依旧继续冲,在杀了数十个人之后就,就over了。
幸好少主的家眷都在刘秀那边,问题也不大,毕竟有后代。刘秀听到这个消息后,据说十分悲痛,还为少主流了几滴眼泪(不是大哭大闹,那是泼妇的专利)。
鉴于少主战功巨大(平时没少帮刘秀砍人。),刘秀就把少主的后代封在回地(应该是希望少主再回来帮他继续砍人)。回字和斐谐音,从此这一族就姓斐。
之后,斐家就在这个地方定居,不过他们辞掉了官位并强调后代不准当官。虽然这样,可是他们还是可以和皇帝见面,所以在那个地方也是名门望族。(此处省略三千字)此后也有衰弱过,好在后代子孙争气,别的不怎么会,就是贼会做生意就一直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
呼——讲完,收工。下面我们来客观评价一下斐家发家史。
①斐家发家史告诉我们,仇人的榜样是巨大的,有个仇人有时也是很好的。
②做事不能太绝,凡事别太过,否则是没有好下场地。人家小兵只是混饭吃也不容易,好歹是个人,把人家全杀了又是何必呢。
③应该跟皇帝搞好关系,这是非常重要地。
④当官不是唯一出路,有一手本领才是根本呀(比如会做生意)。
好,总结完毕。(对不起,我错了。)言归正传,小斐讲完这些拿着钱满意地出去。我也很满意,大家都很满意。也有人不满意。这个人就是天哥。他心疼他的钱呀。小斐足足讲了一万字(讲的时候没少加废话)。
“哈哈。一千块换一个故事,不错呀。”我讽刺到。
“你他妈再说。这个故事无聊死了,一点都没有意思。浪费老子这么多钱。我要出去走走,在这心烦。”
“好。我跟你出去走走。”
已是中午,我跟天哥走出了斐家大宅,看到了外面有一家挂着白布,我想那应该是斐大哥的家了。于是,心里觉得反正相见就是有缘,去拜祭一下他吧。
我把想法跟天哥说了,天哥没同意也没说什么。我们就这样走进斐大哥的家。
看见我们进来,有人立即迎了上来。“你们是……”
“他的朋友,来拜祭他。”我连忙说。
“好,这边走。”我们就走了进去,给斐大哥上香,照片上斐大哥的笑有点诡异。我很疑惑,上完香就回到斐家大宅。
在我们快到房间的时候,我听到房间好像有什么声音。我小声跟天哥说了,天哥示意我别出声。我们就轻声走过去,猛地打开门。
“哪个王八蛋在我们房间。”天哥怒喊到。
天哥冲进去,那个声音就没了。此时两个伙计也跑过来。“小遂,追!”天哥跑到窗户旁,窗户已经被打开。“其他人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没了。”
我向放东西的那边望去,脸当即白了,那把剑已经不在原处。
第十三章 追
“啊!那根剑不见了。”我苦着脸对天哥说。
“还愣着干什么?追。那小子带着这么重的东西一定跑不快,我们现在或许能追上。刚才我已经叫小遂去追了我们只要跟着小遂的标记就可以。”
我们马上冲出房间,出了大门我才发现根本不知道向哪追,看见天哥朝斐家村外面跑去,我也就跟在天哥后面一直跑。
翻过一座山,还是没有任何人。“你就不能慢点呀,再说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是不是追错了。”我喘着气看着在前面跑的天哥。
“晕死。平时叫你做锻炼你就是不听”天哥回头过来拉着我跑。
“你确定那个家伙是往这边跑的?”我再次问天哥。
“废话。当然是,这路上有小遂给我留的标记,这是我和他的暗号,你是外人自然看不懂。”天哥边拉着我跑边说。
又是十几分钟的爬山。“这贼也他妈的太会跑了吧。不行,我跑不动了,我要休息一下,不然贼没抓到人先挂了。”我大口喘着粗气。
天哥无奈,只好停下来“到底是你丢剑还是我呀。真是郁闷。”天哥很想给我一巴掌。
“实在没办法。就休息一会儿”我对着天哥几乎哀求到。
我们就在原地停了几分钟,我趁机坐在地上休息。
“你发春呀,好好的喊什么救命。我又没虐待你。”天哥突然对我说到。
“你有病。我要是有那力气早去追那个贼了,在这喊救命干什么?”我白了天哥一眼。
“不对。的确有人在喊救命,听声音还是个女的。”说着天哥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
“小心点,说不定是你听错。”我提醒天哥,他一点也不理会,而是跑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我也只好跟着跑过去,声音越来越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不会是撞鬼了吧。”我问。天哥不理会我,而是继续找。最后,我们发现,那个声音是前面地底下传来的。
我们走过去,发现那里有刚埋土的痕迹,土很新,应该是刚埋上不久。于是,我和天哥找了个东西开始挖。一直挖了十分钟,棺材出现在我们面前。此时棺材里面还有震动和叫声。
我和天哥对视,不会吧,大白天遇鬼?(虽然已经傍晚)可是再仔细听,棺材里面却没有动静了。我们看了会儿,确定真的没动静。太奇怪了。我们一时也不下去该怎么办。
“管它是什么,弄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天哥好像跟这口棺材有仇,把棺材抬上来一下子拿着大石头就敲开棺材板。(太豆腐渣了)
我站着没动(其实是不敢动),而是看着天哥。天哥鄙视地看了我一下,向棺材走去。
“小睿,你过来看下,这里,有一个女人。”
“你又来骗我。想叫我去看不干净的东西,哼!我死也不会过去的。”我依旧站着不动。
“不骗你,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有呼吸。”
“你他妈的是不是想女人想多了,在这边发春。”
天哥又看了我一眼,然后使劲把棺材板弄开,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我眼前。
这也太美了吧。
那个女子安静地躺在棺材里,我走过去,天哥已经把她抱到棺材外面的地板上。我看见她的脸庞很漂亮,无形中透露些一丝清纯和高贵。她的皮肤很白,纤细的双手凌乱地放在两边,穿得很简单,却给人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反正,我见到她后才知道什么叫川蜀姑娘,也才知道语言是多么地苍白无力,我很难再找到什么词去形容她美态。
“可惜呀。这么年轻就去世了。天妒美女呀……”我感叹不已。
“你他妈的胡说八道什么。这像是死人吗?你把手放到她鼻子试一下,还有呼吸呢。别整天只会咒别人。”
我把手放到她鼻子旁,好像真的还有呼吸。“难道是诈尸?”
“能看到这么美的美女,诈尸也无所谓”天哥说着,慢慢把自己的嘴对着那个女子。
“喂。咱们虽然至今是光棍,你也不用亲一个死人吧。”
我对天哥的做法表示不解。
“去你的,我要为她做人工呼吸。她的呼吸越来越弱了”天哥又俯要亲她。
“流氓呀。给我滚开。”那个女子突然醒过来,狠狠打了天哥一巴掌,吓着跑过来把我抱住。
人才得帅就是不一样。
(作者按:每天晚上六点准时更新)
第十四章 镇尸棺
“别哭了。别哭了”我安慰她。客观的讲,我是不想吃她豆腐的,只是她靠在我身上,我就顺势拍拍她的背(没摸,别乱想)。
她靠在我身上抽泣,我说着些安慰她的话。
“美女。我说,我哪里像流氓了。”天哥看见她靠着我很不满。
“像。哪里都像,特别是你刚才的行为。”那女子回答到。
我想估计是天哥人长得太抽象,所以才会被当成流氓,活该。
天哥无语,我扶着她在树下坐下,天色已很黑。我便和天哥就找些干树枝生起火。
那个女子哭了很久之后终于停下来“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见她开口也就问“你怎么……恩,就是怎么会在棺材里。”我支支吾吾。
“我也不知道。本来我从四川成都出来要去福建亲戚家,怎知道路踏陷,只好下车等。突然有个人跟我说他有办法带我去福建。我就跟着他走,结果就没有意识。醒来的时候发现在棺材里,我使劲推也推不开。幸好有你们,不然里面都没氧气,估计没饿死也窒息死”她说着还感激地看着我。
“没什么。没什么。是谁都会这么做的,天哥是吧。”我连忙说。
“是,都会救。都会站在旁边不做事看别人救。”天哥好像很鄙视我。
“你少说一点会死呀。”我白了天哥一眼。“你放心吧。有我们在会把你送回家的。我们也正好要去成都。对了,还没问你的芳名呢,你叫什么?”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那个女子亲了我一下。“我叫婷文,叫我小婷就行”
“那你叫我小睿吧,对面那个是天哥。”太幸福了。天哥听到就把脸撇到一边,应该是抗议我刚才说的话。
“你说。干嘛要把人活活关在棺材里?是不是以前你跟我说的镇尸棺”天哥回过头问我。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看着天哥。
“嘿。什么是镇尸棺?”小婷很好奇。
“这种少儿不宜的事你少知道为好。”我看着小婷。
“要嘛要嘛,小睿哥。”
“好吧好吧。”能在女人面前表现我求之不得。“简单点说镇尸棺就是一个棺材压在另一个棺材上。其实,我国不只文化博大精深,连迷信文化也是源远留长。镇尸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风水书上说,大家族如果有人死因不明或死于怪异事件时,就得用镇尸棺。具体的操作就是把活人关进棺材,然后先把那个自己家族的人放在土地下面,再用活人棺压上,为的是用活气压住邪气保家族平安,听说不这么做的家族就会遭受巨灾,因为那个死人会起尸。以前在西汉时期,有个家族的少爷突然在家里死去,有人就告诉他们得用镇尸棺,他们没用,结果几天后那个几百人的大家族就消失不见。”
“那这样说我就是被当成死人的祭品?”小婷好像对自己被当成那种东西很不满。
“当然啦。那些都是迷信又无聊的做法。不用管它。是不是,天哥?”
“恩,中国就是有些封建的迷信外加些无聊古代风水师的夸张,不知道害死多少无辜的人,可叹”天哥说完后惊恐地看着我。
“你用那眼神看我干什么?以前又不是没给你讲过,有必要这么害怕吗?”天哥这样看着我很不舒服。
“你自己看看后面。”天哥拉着小婷边跑边说“后面有个人,好像是姓斐的。你就慢慢跟他聊天,我们不打扰你了。”
“靠。果然是见色忘友,自己跑掉就算了,居然开这种玩笑。看来,我得自己回去了。”我心想天哥不够仗义。
瞬间,有人从后面抓住我的手。本以为是天哥跟我开玩笑,当我把脸转向后面,斐大哥的鼻子就贴在我脸上,马上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穿入我鼻孔里。我本能地往后退,脖子却被斐大哥狠狠掐着。
十五章 密室
我马上呼吸困难“姓斐的,就算我出的价太低,你也不用特地从地府跑来杀我吧。”我挣扎着。
他还是不松手反而掐得更紧。我当即下了杀心,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对不起,只有让你再死一次。
我猛地拿根烧得正旺的木棍就插向他的胸口。瞬间他的双手从我脖子上放开,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我咳了下,地上都是血,这次亏大了,钱没赚多少血倒是吐了好几升。姓斐的下的手够狠,看他躺在地上不动,我就走过去看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当我走到他身边时,他又挣扎着爬起来,脸上依旧挂着狞笑。
“跑。他根本就杀不死。”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我马上向刚才天哥跑的地方跑去。姓斐的一直在我后面紧追不舍(。“靠,我觉得角色转换也太快了,死人追起了活人。”我不禁纳闷。
跑了很久,姓斐的终于没有跟上来。我没看见他就停下来喘口气,“咦!”前面好像有道光,刚想走过去,姓斐的突然出现,我激动地掉进坑里,只记得滑行会儿后我就没有任何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间房间里。房间不大,十几平方米,墙上放着几根火把,看起来还算明亮。
“你终于醒啦。我和天哥担心死你了。”小婷看见我醒来很开心。天哥也马上走过来扶我做起来。
我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天哥。
“这次是我不对。不过,你上次也不仗义,我们刚好打平,你少来骂我。”
“他妈的。老子没有丢下你不管吧。”我狠地想打天哥,身体传来剧痛。看来刚才摔地太重,我只好放下手“那个姓斐的呢?我们现在在哪里?”
天哥和小婷都不说话。
“你们倒是说话呀。”看见他们不说话我又怒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在跑掉后,我们看到有光,好像是个洞,为了躲避姓斐我们就跳进进来,之后你也掉了进来,好在姓斐的没进来。在你昏迷的那阶段我们试图出去,可是我们在检查完这里是发现,除了几根火把,根本”天哥没继续说。
“根本什么呀。你是不会直接说呀。”我看着他很无力。
“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口,我和小婷找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