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怎么走?我苦苦思考。“哦!对了。”我马上有想法。
十八章 死里逃生
小时候玩扫雷游戏的时候,经验告诉我们走旁边会相对安全。(嘿!嘿!我没说没地雷,只是那边地雷相对比较少。)
说干就干,反正也是死,不如死的光荣上进些。我站起来,向左边迈了一步。“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我心里默念着,过了会儿,什么事也没发生。
高兴之余,我又得慢慢思考。既然这边没事,那就说明我的左边前面右边至少有一步或两步是机关,如果全是机关只能怪命不好。怎么办,是哪个方向?我心里焦急地想。
“右?”我问自己的脑袋。
“不行,你不知道右派一般没好下场吗?”我的脑子对我说。
“那前?”
“不行,激进派一般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呀。”
“那左怎样?”
“历史证明有时左派也是没好下场的。”
“那怎么办?”
“唯一的好方法就是在这等人来救。”我的脑子对我说。
“去你的。”有人我还用在这等,再说人来了估计也没辙。
我只好静下心,仔细思考到底是哪边。我把整个房间想象成扫地雷的图,那么,我现在应该是在最边上。前边和左边应该很危险。
“好吧。右。”我向前踏步。
忽然一阵机关的声音,我连忙闭上眼把脚缩回来,机关动动后停了下来。
“咦。原来这时破解方法。”我内心大喜。
于是,我用这个方法每走一步都胆颤心惊,终于慢慢走到门口。
“看来设计机关的也不过如此嘛,虎头蛇尾。真是垃圾。”我回头看看房间做个鄙视的动作。事实证明,太过小瞧古人注定是要吃亏的,正当我慢悠悠地想走出走房间时,一根箭射中我的屁股,我叫着连忙闪到旁边。只听见万箭齐发的声音,等我再去看时,房间密密麻麻都是箭。
我暗自庆幸,幸好没在里面,不然就成刺猬了。
我放松地靠在墙上。“啊~”一阵剧痛从屁股传来,忘记拔箭了……
我慌忙把箭拔掉。又流了些血。我心想这些血要是捐给医院那真是功德无量呀。
休息过后,我开始去找天哥他们。经过那么久,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哪里去了。
我握着屁股慢慢向来的地方走去。这时又出现另一个洞口。他们应该是向这边走的。我就慢慢走过去,又是房间……
“他妈的。谁吃饱这么撑尽在这里挖房子。”我纳闷。
我小心地走进去(害怕机关呀,我不想再疼另一半屁股了),看见对面有门。我就走过去,门跟房间的颜色相同,不是熟悉的根本发现不了。
突然,有人拍拍我的后背。我冷汗当即留下来。心想死里逃生又要死了。
“别怕,我是小遂。”那个人对我说。
原来是他呀,我开心地往后转,看见小遂我有种想抱他的冲动(我不是同性恋),终于有人了。不过,我马上开心不起来,姓斐的摇摇晃晃地站在小遂后面,脸上依旧是让人憎恶的狞笑。
我向小遂使了个眼神,小遂当即明白。
“跑,把门堵上”我对着小遂大喊
我们当即冲进门把门堵上。
“呼~终于摆脱他了”我松口气转向小遂,小遂用惊恐地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中奖了……
“让开。”小遂大喊着拿起石头向我砸来,我当即闪开。
回头才发现是姓斐的。真是阴魂不散呀。
只见小遂拼命用石头砸姓斐的,可姓斐的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
“把门打开。”小遂对在发愣的我说。
我马上照做,门打开了,小遂拼命把姓斐的推出去,姓斐的就是不动,小斐急了,一脚把姓斐的推出门外。我马上把门关上。之后,我们两个都累得趴在地上。
我很感激小遂,刚想向他道谢,忽然,小遂站起来拿起石头向我冲来,我心想他该不会砸人成性,连我也想杀了?
第十九章 置死地
“你快跑,这里我来顶着。”
小遂不是吃素的,拿着石头就向我冲过来,我立马就闪。回头看见小遂和姓斐的又在打斗。(其实就小遂在打姓斐的。)
“你倒是跑呀。那里有个门,你跑进去就反锁,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对付他。”小遂边砸边说。
“可是……”我犹豫该不该自己走。
“天哥对我很好,我不能让你死在这里。我都说有办法对付他,你他妈的倒是走呀。”小遂看见我不动急了。
“那好吧,兄弟,我先走了。”
说着,我向另一个门跑去,马上把门反锁上。门外还有小遂和姓斐的声音。我心底希望小遂没事。过了不久,声音就停止。我在确认没有任何声音的时候就打开门,出去一看,发现小遂和姓斐的,都不见了……
晕!又是这种事。前进还是后退,我又犹豫不决。
本想去找找小遂怎么了,可转念想到天哥他们,我只好又向前走。
走了不久,又是一个房间,大小和规模和刚才的差不多。我自然不敢大意,小心地走着,这时,我听到身后锁门的身音。
“大意了。”我马上想冲回去,可是刚才有门的地方现在又不见了,我悲哀的发现又被困在房间里。
很显然,有人不想让我出去。我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可是,他妈的,这个房间根本就没有任何门或出口。
“靠。”我骂了声。
“怎么办?好像又回到跟刚才一样的境地了。”我郁闷地想赶紧在房间找找有没有出口或暗门,在找了很久之后,我停下来。仔细检查后,除了顶部这些墙壁都是实心的。
我懊恼地坐在地上。“这都是什么事呀。怎么什么事都发生在我身上。”
我呆呆坐着。
“不对。这个房间跟刚才的很像,所以,肯定会有出口,只要好好找就能出去。”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我迅速站起来再检查房间的每处地方。我用拳头砸,用手指抠,墙壁还是没有半丝变化,倒是我的手疼得要命。
“看来,这次真得死在这里了。”我又坐在地上。
这时,我看见刚才检查房间时我流过血的地方好像有点变化。
“难道是要用开那间门的方法来开门?”我心想着。
“好吧。为了出去,只有再浪费些血了。”
我马上咬破左手手指,然后在墙上写上:后世少主,奉天启道。
然后退到旁边看房间的变化。很快,血就被墙壁吸进去,半人大小的门又出现在我面前,门内暗摸摸的不知通向何方。我只好在墙上取下根火把,低着头慢慢爬进门内。
这条道好像很长,爬了很久还是没有尽头。黑乎乎地让人害怕。而且爬的时候,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可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我继续爬,渐渐地,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亮光,我开心地加速向前爬去。在爬到洞口时,我才发现在洞口下面,是无底的深渊。光是从上面射下来的,外面显然已经是白天了。
本以为有路,现在又被困在这里。“唉……”我叹口气。反身要往回走,这时,我又看见满身是血,身上已经看不到完整地方的姓斐的。
真是冤家路窄呀,这么小的空间别说打,跑都是问题。
“少你的钱就用我的命来还吧”我心想着。可是很久之后我发现姓斐的并没有爬过来,而是被什么东西往回拉。我暗自庆幸,可能是小遂在后边拉他“小遂,我爱死你了”我对着姓斐的说。
“来呀来呀,你够不着。”我做着开心的动作。很快姓斐的就消失在我视线里,我舒口气,刚想往回爬。这时,一只红眼狗出现在我面前……
说它是狗简直是抬举它,只见它身上没有半点毛,眼睛闪着红光,口里还咬着一根手,我想姓斐的应该是被他干掉了,可它还用贪婪的眼光看着我,大有不吃掉我绝不回去的意思。
“他妈的,吃一个还不够,你就不怕消化不良?”“唉。本以为逃过一劫,没想到又落入狗的手里。”我叹口气。
“行。那东西不就是想让我死吗!容易。我死就是了。反正在这也生不如死。”我想着,往前靠了靠大喊“老子就算死也不会死在一只狗的嘴里。”
说完,我闭上眼向深渊跳去……
第二十章 骨兵棋阵
随着往下掉,耳边传来是刷刷的风声,身体轻飘飘的。看来自由落体有时挺美妙,这样死也不错。
“扑通”我猛地掉进水里,急速往水下沉。
发现掉进水里,我向上拨水游向水面。
“啊~”升上水面的我喘着气,把脸上的水扫掉,看到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最顶上有微微亮光,这好像是个湖而我在这个湖的最中央。
渐渐地,眼睛开始适应黑暗,我看见左边好像有陆地。就向那边游去,在游着的途中,脚底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碰到,吓得脚底发麻赶紧游向岸边。
游上岸,才发现这是块凸地,我抖抖身上的水,把衣口的水倒掉,边倒边向前走。忽然,水面有东西扑上来,又是那只狗。黑暗中它的双眼闪着红光。
“刚摆脱姓斐又遇上这么个主”我直定定看着那只狗,心想怎么摆脱它。
人在黑暗中最容易惊慌失措,我们天生对黑暗有种恐惧感,黑暗有种无形的力量能时时让我们恐惧,人恐惧就会惊慌失措。所以我告诫自己在黑暗中只有镇定才能脱险。跑吧,我又看不见眼前的路,后面倒是挺清楚(有狗呀)。
“管它的。跑到哪算哪。”我撒退就跑,那条狗也看出我的意图,跟在我身后追。
“天呀。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要我遇上这样的狗。”我向前拼命跑,它就在后面拼命追,不时地发出几声恐怖的叫声,好像是提醒我它就在我后面。
随着越来越向黑暗里,我认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随便跑。不知道跑了多少路后,我看到前面有光(有光不一定是好事)。就更加拼命往前跑。
跑着跑着,脚底踩空。一看下面,我正从高空往下掉。“谁他妈的那么缺德,不开灯就算了,还给人设陷阱。”
好在并不高,落地时我的腿震得很疼,也里顾不了那么多,马上起来继续跑。那条狗也从上面掉下来,本以为它会摔死(我是希望它死),没想到它四支脚着地,安安稳稳落在地上。
“两只脚和四只脚就是有差呀。”我抱怨父母没给我多生两只脚。虽然多两只脚难看,但是逃跑可是很方便的啊。
毕竟眼前的情况太紧急,我就继续往前跑。很快,前面又没有任何路。
我猛地停下来,这次那只死狗终于没那么幸运,结结实实撞向墙去。
“哈。活该。”我看到它撞墙幸灾乐祸。
它很快爬起来,用恶狠狠地眼神看着我。我虽然害怕,但我也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它。
我们进入微妙的平衡当中。
只是这平衡半秒就被打破,它猛地向我扑过来,我也不傻,顺势闪过。可能动作太大,结果腰闪了(我一直觉得平时应该多做体育锻炼)。
它又向我扑来,我本能地往后退。自己又进了一间房间,那只狗也不见了。
我眨眨确定那只狗真的不见了,马上拍拍屁股站起来。
四周火把自己燃烧起来,我看了看,自己正站在一条线上,眼前有个桌子,上面放着棋盘。走过去,看见是副象棋,棋盘两边有用玉做的棋子。
我用手动了下棋子,材质不错,是用好玉做的。看见四周没人,就想把棋子往自己的口袋塞。两边突然传来沉重的铁门声。
“不会又是机关吧,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机关这么多。”我马上把手缩回来。
只见两边发出其刷刷的踏步声,很快,两队人马出现在我面前。他们都穿着盔甲,不过他们的盔甲里不是肉身而是骷髅。
我正想跑,他们分成两队,一队向我对面走去,一队向我走来。
“这次不是狗不是阴尸,变成骷髅了。”我吓得不敢动。
不久之后,他们停了。有几个骷髅向我走来,我以为他们是来杀我的,只听他们说:“将军,我们随时听侯您吩咐”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感觉,反正我感觉自己快疯了,没有声带的骷髅在向我说话,这也太,太不可思义了吧。
“将军?是说我吗?喂,你们认错人了,我不叫将军,”知道他们误会,我耐心地对他们说。
“没错。您已经站在棋盘上就是我们的将军,我们听侯您的吩咐。”
“那我回去好了。”我说着就想转身走。
“不行。您已经上来,除非下完棋局,否则是走不了的。”
“喂!你们有没有民主意识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你们不懂吗?再说,再说我也不会下象棋。”我沮丧地说。
他们不理会我,纷纷站到我旁边。刚才棋盘两边的棋子也自己跳到到各自的位置。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定了定神后,我接受了这种怪异的现象外加旁边是骷髅的事实。“好吧。我就随便试试。说不定能出去。”
于是,我开始观察这个棋局,我发现最后一排的都是一个骷髅,可是前面五个放卒的和放炮的地方却有很多骷髅。
“那这样说我就是将,对方应该是帅,可这个棋局好像跟我平时玩的不一样。不是只有五个卒两门炮吗?”我疑惑地看着旁边的骷髅。
“将军,我们这种是古代最原始的下法。前五个站卒的地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