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异变-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将军,我们这种是古代最原始的下法。前五个站卒的地方各站五百个兵,放炮的地方放五门炮。将军,您难道忘了?”旁边应该是士的骷髅对我说。
“神经病呀。我怎么会知道。”我心里想着。“可这个地方这么小,放得下这么多,恩,骷髅兵吗?”我谨慎地说。
“将军,可以的。棋局开始这里就会扩大一百倍,那正好有足够大的地方。”
说完,四周开始变化。真的扩大一百倍,因为我看见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骷髅离我最少有十米。最前面站卒的地方齐齐站着五批军队。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本应是马的地方却站着两只跟刚才追我相同的狗,而应该是象的地方却是两只马……
“为什么对方是马,我的却是两只死狗?对方是大象我的却是两个丞相?”我对着刚才那个骷髅喊(太远了,不喊怕他听不到)。
“将军,这是您自己制定的。您以前玩总是赢,为了增加难度,您自己动手改变了棋局。”那个骷髅不慢不紧地说。
“我有做过这种事?”我回忆刚才进来的每个环节,“没有呀。我以前没来过这个地方呀。你认错人了好不好。”我再次对那个骷髅喊道。
他不理我……
“我不玩了。这种棋太赖皮了。对方每个站兵的地方有五百个,我却只有二百五十个,这怎么玩呀。”我又想走。
“将军,刚才我已经说过了,除非您下完这盘棋,否则您走不了。”看见我要走那个骷髅说。
“我要是一定要走呢。你能把我怎样?”我不屑地看着骷髅。
“那您就会死。一上棋盘,要嘛棋终人走,要嘛人死尸留。别无他路。”那个骷髅依旧不慢不紧地说。
第二十一章 生死象棋
“那我还是不走好了。”我识趣地又转向棋盘。
“将军,可以开始了吗?”那个骷髅问我。
“恩。可以。”我随口说到。
整个棋盘的骷髅好像都活了过来,四周都是骨骼活动的声音,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谁先走?”我又问旁边的骷髅。
“对方先走。”
说着,对方的兵队向前走了一步,棋盘上面的棋子自己移动到对方走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喂~那个右边的炮向右移一步。”
我的炮没有动,或者说根本不理我。
“你耳聋啦?”我对炮大叫。
“将军。除了我没有其他人(确切的讲是骷髅)听得懂您得话。您只要在棋盘上下就可以,他们会按照您下的走。”那个骷髅说。
我把棋盘上的炮移到刚才移的地方,果然,那些炮马上向我移动的地方移过去,不久后,他们停下来。“看来,又到对方走了。”
对方走的很普通,我就把炮移到河界。对方马上移动他的马。“被他看出我的意图了”我心想着怎么办。
这时,对方又走了一步。
“喂!他们耍赖,怎么可以移动两步?”我对他们这种卑鄙无耻肮脏下流的做法表示极度不满外加抗议。
“将军。您忘啦?是您自己规定他们每走两步可以再走一步的。”那个骷髅还是不紧不慢的说。
我讨厌他……
“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人家Jk罗琳让哈利波特下国际象棋还本着公平对待的原则,凭什么我就得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我叹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好吧。炮走不了我走车。”我把左边最边上的车向前移动两格。
对方继续移动他的兵队。有三队兵已经走到河界。
“不好。他肯定是要趁可以走两步的机会干掉我前面的卒。怎么办,怎么办。”我开始有些急了。
“好吧,先让车上去,方便应付对方的行动。”
说做就做,我把车移到上面。
对方用可以走两步的机会向我中间的兵走来,只听刀枪齐鸣,他的军队对着我呆呆站着的军队疯狂砍杀,一下子,我中间的那些兵就被全部杀光。
“崩”棋盘出来爆炸的声音,那个放卒的地方泛起青烟,刚才那粒卒瞬间化为尘土。
“靠。那都是钱呀。”我心疼象棋比心疼我的兵还多。
好在刚才我的车正好在中间,我就把车向前移一步。
我的车就向前移动。只听见车轮滚动的声音,对方的军队被我的马东撞西撞,地上都是盔甲和骨头。
棋局平静下来,对方又开始走。这次他用的是马,直接过来又杀我一队卒。
我当然很火,马上用我车也把他的兵干掉。
棋局依旧在进行,不久后,我发现只剩下一只卒、两只车、一条狗、两个没用的丞相和整天在我旁边絮絮叨叨的士。而对方却还有三个兵、两只马、一只车、两个炮一只象和两个士。
局势开始对我不利,我不仅要下对,还得防他走的两步,这对平时没怎么下象棋的我来说是个巨大挑战。
对方把车移到我的左上方也就是我左边士的地方,他显然想围攻我。我马上把我的车调到士的旁边保护我的士。
这正好是他的意图,棋盘上他的车向我的车撞来,一下子,我的车化成一堆木架。
我最会使用的车只剩下一只了。
“刚才太大意了。”
我开始静下心仔细思考下步怎么走。显然,我的士和丞相除了帮我挡刀其他地方都没什么用,现在能用的只有卒、狗、车。我庆幸形势还不算恶劣。
“好吧。车只有吃马了。”我把车移向对方的马,对方的马很快被我的车干掉。
对方又开始行动,这次他走的是炮。
“傻b,又没有炮架他能打得到我?”看他下这步我表示不能理解。
他又移动一步,刚好炮正在他的兵的后面,而那只兵就在我的最前方……
“忘了,他可以走两步。”我只好把我的士向我前面移。“兄弟,对不起了,你不死我就得死。”
我走完对方就用他的炮轰炸我的士。只见满天的灰尘,士被炸成骨灰。
本想叫那个整天在旁边废话的士去干掉他的炮,但想到将可以在田字格里随便移动,我就把将移到前方踢掉对方的炮。
“啊!不好,光顾着吃,居然忘了,我怎么这么傻呀。”我很后悔刚才的做法,因为我的左边正好是对方的车。
这次要被撞了。我闭上眼睛,等待对方的车来撞我,可是等了很久对方迟迟没有动手。
“难道奇迹发生了。”我睁开眼,看见对方的车还是没有动。
“不是到他了,怎么他没有动。”我问那个士。
“将军,您难道忘了您自己为了公平,规定你走三十步的时候可以多走一步。现在正好三十步”那个骷髅说。
“没忘没忘,这怎么会忘呢。”我邪恶地赶紧用将踹走他的车。
现在形势开始对我有利了,对方只剩兵和马可以动。兵那么慢,我可以慢慢跟他玩。“哈哈……”我大笑着。
……
很快,我和他都只剩下一只兵一只士一只马(我的是狗),好在我还有只车。
“玩死你。”我痴痴地想。顺势把车移到对方帅的旁边。
第二十二章 启动回忆
“结束了。”不久后我的车和狗已经围住他的帅,而他旁边的士也不能对我构成威胁。
“叫谁吃他呢?”我对叫车还是叫狗干掉对方的帅犹豫不决。
“就车吧”那只狗我看得不爽。我把车移向对方的帅,可我的马一动不动。
“又怎么了?”我生气地问那个士。
“将军,您难道忘了?到更军时间了。您自己规定如果走得太慢,超过一个时辰对方就可以增加三队兵一只车。”
我听后差点没晕倒,棋盘上对方出现三队兵一只车。
管它的。主动权还在我手里,我自然不怕。又把车移向对方的将。不知怎的,我的车从手中弹出去。
……
弹出去就弹出去吧,再捡回来就是了。我向着掉棋子的地方去。
“将军。那个棋子不能再用。您刚才犯规,是到对方走而不是您。”那个骷髅的声音让人听得很火大。
“去你妈的。老子受够了。”说完我拿起棋盘向那该死的骷髅砸去。距离太远,没砸到……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让我很压抑,我突然间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既然没人,那杀骷髅也行。我一拳打向那个骷髅,他不闪,头就被我打掉。
头飞的很远,身体还站立着。行。我马上拿起地上的刀,使劲地砍。一直砍到我筋疲力尽才停下来,那个骷髅除了盔甲以外其他骨头被我剁成一节一节的散落满地。看着满地的骨头,还是不解恨,继续拿起棋盘砸。
“砰砰砰”空旷的房间里充斥着我砸骨头的声音。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骨头变成粉末,我也累的趴在地上。做完这些心情舒畅了许多。
“将军。您累了吧。”那个骷髅又变回以前的模样。
“算你恨。”我恨恨地对他说。
“由于您刚才擅自行动,现在对方可以走两步。”他依旧不紧不慢。
我无力地回到桌子旁,棋盘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回到桌上。
现在我还有两个丞相一只狗,还有一个烦人的士。情势依旧还行,起码没剩我自己一个人。
对方很快行动,两步都是杀招,他的一队兵跨过河界。
到我了,虽然我不想用狗,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用它。我把狗往回抽用来牵制他的兵。显然他也不是吃素的,几招下来他的兵已经快到我旁边。幸好我还有相,我把在丞相攻击范围内的兵抽掉。
狂风大作,本以为没用的丞相走向对方的兵,伸出手,手上拿的居然是羽扇。
丞相用手挥挥扇子,狂风大作,对方的兵全部被狂风吹走。
“酷比了。以后就靠你们俩。”我对新形势变化感到吃惊,更多的是开心。
“将军,您难道忘了,丞相是可以随便走的。跟车的功能是一样的”死骷髅对我说。
“不早说。害我以为自己这次要被干掉了呢。”
对方也开始用他的象,不过他的象不能像我的丞相可以随便乱走。接下去的游戏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很快,对方只剩下主帅,其他的都死光光了。而我还有一个丞相外加一个死骷髅。
这时,棋局又发生变化。对方的主帅向我冲过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我慌忙问那个该死的骷髅。
“哦!当对方没有棋子的时候,双方的将军就得进行战斗。”
本来有点喜欢这个死骷髅的我又讨厌起他。
“这么说我就得和他战斗?”我沮丧地说。
“是的,将军您忘了吗?您自己规定其他兵都不能帮忙。您总是自己杀死对方的首领的,然后砍下他的头颅。”骷髅对我说。
“可是,可是我没有武器呀?”我对着骷髅大跳。对方已经快靠近我了。
“您的棋盘下面有把剑。”
“不早说”我慌忙去找,在我找到的时候对方刚好一刀砍下来。我顺势用剑挡住。
他抽刀回去,向我右边砍来,我见不妙,当即一闪,他的刀划过我的衣领,热乎乎的血从我脖子上留下来。我用手擦了擦。拿起我的剑向他刺去,他的动作很灵敏,一下子就躲掉。
躲掉的他又用刀回砍,我向后退,边退边寻思打败他的方法。
他依旧用力地砍我,我的反击方法就是用剑防着不让他砍到。渐渐地,我感觉到手越来越没有力气。“糟了,一定是这几次失血过多以及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导致的。”
我招架不住,想退又不知道怎么退。他的力气好像用不完一样,每次砍向我的力度总是那么大,震得我的手开始发麻。
我已没有招架的力气,他把刀向我胸口砍来,我本能地用左手挡着,本以为左手会被砍掉没想到前方出现一个人。
“将军,虽然过去一千年,我还是能像一千年前死在您前面,我无憾了。”
这句话我以前好像在哪听过。突然,我感觉到无限的痛苦和无奈,心底响起长长的叹息,那是永远无法解开的心结……
第二十三章 回忆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到处是马叫声,刀声,风声,喊叫声。
大风吹来,吹乱了我的头发。头盔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在刚才的打斗中掉的吧。看着周围,我的兵马正好被围在中间。
向远处望去,只有南边围的人少些。
“兄弟们,向南边突围。冲”说着我带头往南边冲去,对方马上有一个督战的站在军队的后面。我从背后拿起一根箭,放到弓上拉满瞄准他。
“咻~”箭从我手中挣脱,对方应声落地。我继续带着军队冲,对方开始有溃败的趋势。只是一会儿后,对方的军队又固若金汤。没办法,我只好又停下来观察。
“兄弟们,主公说会带人来救我们的。我们一定要撑到那个时候。”
但很快,对方又把我们团团围住。
这次,包围圈的北方出现空缺。“兄弟们,北边可以出去。冲!”我边冲边说,他们紧紧跟着我。
可是一会儿之后,他们的北边又变得跟刚才一样牢固,根据平时的作战经验,我意识到陷入对方的陷阱了。
我的军队少了很多人,大约还有三四百个。我观察着对方的阵型,发现对方的兵阵一直在变,根据小时候读的兵法,我确定这是漏缺阵。就是故意露出漏洞让你以为是出路,然后冲向那边,再调兵把你围住,这个阵法就是要慢慢把人磨死。
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依旧带着自己的人马冲,对方阵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