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篱坟殇尸-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更多精彩来源于论坛 。。  。。/?ahrs0805
本文由hrs0805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 篱坟殇尸 】 


 无 '本章字数:1 最新更新时间:20070131 18:53:06。0'
 
 无 
正文


 第一章 篱坟 '本章字数:5748 最新更新时间:20061225 18:50:18。0'
 
 大巴已经行驶了足足五个小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林伟不耐烦地掏出一根烟,正准备点上,一旁的女生发出抗议的几声咳嗽。林伟瞥了瞥嘴,又把烟塞回烟盒里。
系主任徐长清还在车头给大家做开导,“同学们,农村一向缺医少药。虽然实习生是要求在上级医师的陪同下行医的,但农村条件有限,只能靠大家自己了。我们这次专门从学校中抽选出各班的优秀班干,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下乡,一来是为了锻炼大家的……”
什么狗屁下乡实习,要不是学校拿学分评估做要挟,谁给你发扬风格去!林伟心里骂了一句。
“呀!那是什么?”女生一指窗外的荒坡,林伟也转头望去,只见不时地有些小坛子,摆在沿途的荒坡上,坛子的上面都用石头压着一堆纸钱。每个坛子的后面还立着一个泥碑,两块板砖立起来,上面砌一个三角形的顶,如同一个个的袖珍小屋,“屋顶”上也压着几片纸钱。林伟望着,一股诡异的感觉升了起来。
“小娟!不要乱指!”徐主任看见了急忙喊道,那叫小娟的女生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放下,可毕竟好奇,又小声问了一句,“徐主任,为什么不能指啊?那到底是什么?”
徐长清也望向车窗外的那些坛子,眼神莫明的怪异,“那是……这个乡的习俗,那些都是死人的骨灰坛……!对待死者要尊重,早在上解剖课的时候就对你们说过了,就像我们解剖尸体的时候都要把尸体的脸盖上一般。”
那个叫小娟的女生闻言小声地发出一声轻呼,赶紧又捂上嘴巴,恐惧地望向车窗外的一个个小坛子。其他人也向车外望去,眼神中有新奇,也有恐惧。
林伟皮肉不笑地说了一句,“骨灰坛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小娟有点不服气地瞪向他,“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骨灰坛不下葬,反而摆在荒坡上?”
“哦!为什么?”林伟饶有兴趣地回过头来。
“我听老人讲过,有些村子因为处在风水上的凶地,好象也叫养尸地,容易闹鬼。村民就想出了这个办法,用纸钱把骨灰坛的坛口压住,摆在阳光下,用阳光来晒去鬼魂的怨气……也就是说,那些坛子都是……”
说到这的时候,林伟正看着那女生的眼睛,荒坡上的一个坛子正好映到她的眼睛里,一闪而过,林伟不禁打了个冷战。小娟一看她的目的达到了,反而不往下说了,转身坐好。
刚刚讽刺别人,自己却也被吓了一跳,林伟觉得很没面子,也不说话,转头望向窗外,又望见了几个坛子,坛子上的纸钱随风抖动着,随时会被揭起。
林伟望着望着,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天气竟慢慢地阴了下来,不时地穿出几声闷雷,一股风雨欲来的感觉,一阵阵大风带着黄沙吹起,风也带上了诡异的土黄色,一种冷感顿时罩住了林伟,眼前的景象就像小说里形容的阴风阵阵。车的前方荒坡上又立着一个坛子,这次不一样,诺大的荒坡上只有一个坛子,坛子也比其他的大。坛子是黑色的,带着透亮的光泽,仿佛经过精心的擦拭一般,坛盖上的纸钱随风剧烈地抖动着,那块压着纸钱的小石子已经轻微地滚动了起来。仔细再看,却不仅仅是风把纸钱吹动,没风的时候,纸钱也在动,好象……好象是什么东西在坛子里想挣脱出来,一股可怕的气息在悄悄酝酿着。
又是一阵大风吹来,借着这阵大风,坛盖上的纸钱一下揭起,一只已经被烧焦的手猛地从坛子里伸了出来!向着汽车追来。那已经被烧焦的手越伸越长,追上了汽车,转眼已经伸到了林伟的车窗外。自己这时候却像被定住了一般,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声,车上的人依然聊天的聊天,吃零食的吃零食,系主任还在车头说着话。诺大的车里,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切,似乎人在这时候才感觉到了孤单和无助。
那只手上焦黄的指甲居然一下就划破了车窗,车窗碎了,发出很大的响声,可车上的人仿佛都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依然在忙着自己的事。那只手穿过车窗,扭曲地向着林伟的眼睛挖来……
“不要??!”林伟惊呼一声,醒了过来,车上的人都被这声惊叫吓了一跳,望向他。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小娟问道。
刚刚是……梦!?自己怎么在车上睡着了?林伟望向窗外,又是几个坛子飘过……
“是不是做噩梦了?”小娟又问了一句,
林伟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奇怪,刚刚我看得见你们,听得到你们说话的声音。却怎么也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好象被定住了一样!”
“哈哈!鬼压床!没想到你在车上也被鬼压!是不是被我刚刚的话吓坏了?不过我看估计是你刚刚说大话,被鬼缠上了!”小娟得意地笑道。
林伟听她这么说,赌气地望向车窗外,妈的,什么狗屁实习,给村民看病……去给鬼看病是真的!心中又骂了一句。
忽然!林伟呆住了,车窗上有五条隐约可见的条纹,就像指甲抓过的一样,而且是黑色的。林伟望着呆了,一阵阴冷的感觉逐渐曼延开来……
徐主任拍了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调了过来,“好了好了!同学们,就快到土篙乡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现在我要说的是最重要的三条,这三条规矩也许有点奇怪,但这三条不成文的规矩却是最重要的!”
徐主任扶了扶眼镜,“一、在村里把好奇心都收起来,不要寻根问底,特别是村里一些禁忌,不要去问为什么!村里有村里的规矩,那是千百年来的规矩,它的形成有它自己的道理,你只需要遵守。遵守村矩,你就能顺利地完成这次实习!二、无论发生任何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村长。村长是真正帮助你的,保护你的人。三、……”
徐主任望向窗外,“三、相信村长。第三条是最重要的,记着……一定要相信村长,一定要……”徐主任望着窗外的眼中是一片苍茫,仿佛陷入了回忆当中,大家都被这些古怪的规矩迷惑住了,也静静地望着他。
良久,徐主任才从回忆中拉回来,望向大家,眼中第一次深深露出了犹豫和关切,“同学们,现在没有别人,我也可以说一些真心话。我知道你们心中不平,我又何尝不是啊?我曾经多次向学校申请,取消这次下乡实习,可一直被……”
“你们都是我最看重的学生,一定要遵守以上三条,不能再出事了……千万要遵守,我来接大家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一个都不少,每个人都是鲜活乱蹦的,好么……?”说到这的时候,徐主任竟是带着一种恳求的语气,没有了往日开会时的那种意气风发,颓然一下老了好多……。特别是最后一句,是望着林伟说的,眼神关切而怪异。
司机轻咳了一声,“主任,前面就是篱坟村了,安排在那实习的同学请准备下车了!”
林伟精神一振,总算到了!赶紧起身收拾行李。徐主任也过来帮他收拾,看到只有几本书和一堆零食,还有一些诊断器械,也轻笑了一声,“小林啊,你以为你去渡假的么?怎么就带了这些东西。”
林伟疑惑着,“怎么了?诊断器械我都带了啊。”
车停下来了,徐主任把林伟送下车,司机也下车把大巴行李仓打开,抬了一箱药出来,递给林伟,林伟一愣,“怎么?难道村里没有药?”
司机嘿嘿一笑,“我看连诊所都没有,哪来的药?”
林伟不满地发出一声嘀咕,接过。转头正好远远地望见一个中年村民驾着牛车过来,林伟又是一愣,不是拿这“车”来接我吧!
徐主任看见他的表情,知道他想什么,一拍他的肩膀,“小林啊,别忘了,入乡随俗,村里和城里是两个世界,特别是我刚刚说的最后三条,一定要遵守!”
顿了顿,好象想起什么,从口袋里套出自己一直珍爱的瑞士军刀。“你不是一直眼馋我这把玩意吗,今天送……不!不是送,是借给你,记着,是借,要还的。实习完了一定要还,知道吗?是一定要还的,你要亲手还给我!”
林伟一见了那把瑞士军刀,一把抢过,只顾摸着这宝贝了。主任说什么他根本没听进去,反正就是不住地点头。瑞士军刀上那“Wenger”的商标闪闪发亮,“威戈,我靠!纯名牌啊!赚到了!”林伟心中欢呼。
不一会儿,那个村民已经来到面前,徐主任也迎上前去,“刘村长,又来麻烦您了!”
刘村长赶紧放下牛鞭,一把上来就握住徐主任的手,“市里还是没忘我们啊,又把救命大夫送来了!啥麻烦,我们这疙瘩求都求不来的菩萨,能叫麻烦么!”
徐主任喊过一旁的林伟,“这是我的学生,林伟,他就是负责篱坟村的。”
刘村长赶紧又点了点头,“林大夫好!”
林伟一直在手中的瑞士军刀,一抬头才看见村长,身高才到自己肩膀,脸上是一条条像用刀刻出的皱纹,一笑露出一口的黄牙,但很特别的是皮肤很有光泽,不像平常村民那样粗糙。穿着一件民国样式的绿色军裤,裤腿已经磨得起了毛,上身却穿着一件西装上衣,虽然旧,却洗的很干净。这样穿着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不过好象是为了迎接他而特意穿的,林伟也只好憋住笑,点头回应村长。
刘村长一看他手中的大纸箱,“哟!都是药吧,给俺吧,看把林大夫累的。”
林伟也乐得有人接手,就直接递给他,刘村长像宝贝一样地小心接过,向主任道了个别就往牛车走去,林伟跟在后面。
司机等他们俩走远才回过头来,“主任……这个村上次不是……?”
徐主任点了点头,望向林伟,“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吧……”眼神中是一片无奈。
路上村长一个人自顾自地在前面边赶车边说话,林伟则玩弄着手中的刚得的瑞士军刀。
记得上次徐主任主讲的化学实验课,一个同学不小心打翻了一旁的溶液,撒到了地上的插座,顿时插座发出“哧哧”的过电声,随时会因为短路烧起来,插座上还连了好几台电脑。徐主任赶紧掏出这把瑞士军刀,一把就切断了那个插座的电线,才防止了一场意外发生。两根直径1。5毫米的电线,切起来就像头发一样,一划而过,电线就断了。徐主任说切的时候还是被电触了一下,不过幸好这刀口够快,一把就切断了。
从此林伟就时不时地哀求主任,把瑞士军刀借他看一下。他自己也买过一把,仿制的,买来不到一个星期就生锈了,货比货就是不一样。林伟把瑞士军刀打开,这个型号其实是专为军人设计的,有小木锯、锉、钻、剪刀、启子、镊子……连掏耳勺都有,一共15种功能,最主要的是那把17厘米的军刀,刀口锋利,闪闪发寒。
刘村长还在不停地说着话,“俺们这村啊,不到两百口人,又离城里远……”
林伟一笑,刚刚为了迎接他们还说“我”来着,现在又成“俺”了,估计这口音是改不了。把瑞士军刀收好,随便摸出烟盒,递给刘村长一根,也好堵堵他的嘴。
刘村长受宠若惊,“我有我有”,说着从腰间掏出烟袋,又摸出一张家里一天一撕的日历纸,小心地把烟丝卷上,成一个长的锥形,又捏搓了几下,把烟丝弄结实了正准备点上。林伟看着新奇,拦住,“村长,咱换着抽好不,我还没抽过你这样的烟呢。”
刘村长一愣,又笑了,“城里人就爱图个新鲜”说着两人就换了烟,村长接过林伟的烟一看,“哟!红河啊,这一根就得两毛多呢。”
林伟则迫不及待地把那根村长给的烟点上,结果深吸一口呛得他不得了,因为没过滤嘴,连烟气吸过来都是热的,热辣热辣的,烟丝好象也没晒干,后来想想应该不是没晒干,是被刘村长的汗浸湿了,林伟一阵恶心,赶紧把手中的烟丢掉。
刘村长则在前面抽得不亦乐乎,抽了几口还小声地哼起了山歌,“小哥我今年二十一啊,家里有牛又有田……”烟都抽到了烟屁股还舍不得丢掉……
牛车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到村口,村口的老树上栓着一头牛,拉了一地的粪,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把粪铲到箩筐里。
“村长回来了。”
“啊,他大婶,把大夫也接回来了,这下俺村有福了。”
那妇女一回头望向林伟,“大夫,俺家的牛这段老拉稀,能治不?”
林伟一顿,自己被当成兽医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做答。
村长一回头,“人家大夫刚到,让人家歇歇脚,明天再看病。再说了,人家是治人的,你问这牲口的病干啥。”
刘村长吆喝了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