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篱坟殇尸-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村长一回头,“人家大夫刚到,让人家歇歇脚,明天再看病。再说了,人家是治人的,你问这牲口的病干啥。”
刘村长吆喝了一声,牛车就进了村,一路上都有人和村长打招呼,然后新奇地望着林伟,林伟被那种就种看珍惜动物的眼光望得浑身难受,只好低下头假装整理行李。
猛地一道古怪的眼神射来,林伟也回望过去,是一个五六岁的女孩,站在一片土墙下,怀里抱着一个没有头的布娃娃,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林伟,说不出那是什么眼神,空洞的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见到林伟回望也毫不回避,一只手的手指插在布娃娃没头的脖子里钻着挖着,想从那里面挖出点什么来似的。挖的是布娃娃,望的却是自己,让林伟心里一阵发毛,真要有一天自己的脖子断了,会不会有另一个人也从自己的脖子里一样一样地把自己的内脏掏出来……
她手中的布娃娃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小布裙,没有头,有点像芭比娃娃的造型,一只小腿也断了,在半空中耷拉着。林伟想起了同学说过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女孩,在学校里经常被人欺负,有一天,有人把她心爱娃娃的头拧了下来,挂在树上,女孩哭着爬上树去拿那个娃娃头的时候,从树上掉下,摔死了。从此晚自习回家的同学,会有人在教室走廊遇到一个抱着人偶娃娃的小女孩,娃娃没有头,她会哭着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娃娃的头?我娃娃的头丢了,怎么也找不到……”第二天,人们就会发现又一个学生死了,头被拧断了,被丢在一旁。因为那女孩一直在帮娃娃找头,这颗不合适,只好再找下一颗……
想到这,林伟那股阴冷的感觉又升了起来。
“刘村长,那个女孩是……?”
“啥女娃?”刘村长回头问道。
“就是那个……”林伟回头一指,手在半空中僵住了,土墙下哪有什么人…… 

 第二章 死寂 '本章字数:4205 最新更新时间:20061225 18:52:43。0'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平瓦房前,村长吆喝一声,牛车停了下来。“到了,林大夫,这段日子你住这吧,本来想让你住俺家,可俺家小,再打不下床了。”说着摸出钥匙,打开木门上的锁。“吱呀”一声,门开了,村长小心地把药箱抬了进去。
林伟打量了一下房子,很老的村屋样式,墙都剥了灰,露出一块块青砖,可屋檐翘起,屋檐两角还有两只金鱼口雕饰,颇有古风,门前不远还有一口井。和周围比起来,确实这房子算不错的了,林伟也拿起行李走了进去。
屋里没有地板,也是泥地,不过看得出有刚扫过的痕迹,墙的一角有一张古式的卧床,也铺上了新草席,还挂了蚊帐,蚊帐很白,应该是第一次用。由于没有地板,空气中带着一点潮湿的泥土味。屋里还有一个内间和一个通向后院的大门,却都用好几块大木板给钉死了,林伟把行李放下,指了指那些木板,“村长,怎么都钉死了?”
村长闪过一丝惊慌,“哦……没啥没啥,不用就钉死了嘛,没啥,对了,林大夫,别动那些木板,里面都是些旧东西,脏东西……”
“什么旧东西?”
“哦……,你看,我来教你怎么关门。”刘村长答非所问,走到门边,“你看,把门合上,这里有一个大门闩,这有两个卡,这样卡住。”这屋里没有窗,门一关上,再没半点光亮。刘村长回过头来,“大夫,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动静,或有人敲门,一定不要随便开门,先问清楚,或者先从门缝里望一下。要是……”
黑暗中,林伟依然感觉刘村长的脸抽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要是……要是你看见了什么不对的东西,别怕,大声喊起来,村里人听到喊叫声都会过来帮你的,俺已经交代过他们了。”
“什么不对的东西?”林伟奇怪地问
“就是……就是不像人的东西……哦不,俺说错了,比如像狼啊,黑瞎子(熊)那样的东西。”一瞬村长的声音有点颤抖,赶紧轻咳了几声掩饰住。接着村长把门闩拔出,打开门,一阵光亮射了进来,却也让林伟望见了刘村长那略带苍白的脸色。
“村长……”林伟觉得他话里有话,正想开口问。
“哦,林大夫你还没吃饭吧,这时辰也快吃晚饭了,你去俺家吃吧,以后也这样,看时辰差不多了就去俺家吃饭,上次来的大夫也是这样的……也是……”一瞬刘村长似乎再说不下去,转脸强笑,“好了,俺领你去俺家吃饭吧。”

林伟心中一片疑惑,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也只好跟着刘村长往他家去。刘村长家不远,拐了几个弯就到了,和自己住的地方距离不到一百米,可村里房子一座接着一座,一拐起来也有个一两百米。猛然林伟一顿,对了!村里房子都是连着的,怎么惟独自己的是单间独立……
一路上又是那种望着珍惜动物的眼光,其中一个很特别,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瘦高个,穿了一件在村里算是不错的灰衣衬衫,眼睛里是一派的厌恶。还有一个傻子,一见到林伟就又唱又跳的,混杂着山里话,好象是什么“城里的郎中死得早……一个来了又一个……”
刘村长一回头喝了一声,“滚犊子,回家喝稀去!”
一个女人赶紧跑了出来,揪着那傻子的耳朵就走,边走还边打,刘村长怒瞪了那女人一眼,“杜寡妇!看好你家傻蛋!”那女人小心地点了点头,赶紧把那傻子揪走。
林伟望了那女人一眼,还不到三十岁,穿着花点的旧衣服,洗得倒是挺干净,那女人也颇有几分姿色,至少在村里是这样。
“怎么这么年轻就当了寡妇?”林伟半叹半问地说。
“那女人叫杜淑娟,克夫,刚入门没几个月,他男人上山砍柴的时候就摔下山崖死了,那傻子是他小叔,小时候被村里的疯狗咬过,给乡里的郎中治过,治是治好了,就是长大了脑子像糨糊一样……她家就在你住那隔个房……哦,俺家到了,这是俺女人,你叫刘嫂就行了。”
“刘嫂好!”林伟打了个招呼,
“城里来的大夫吧,快坐,面这就烧好了。”刘嫂热情地招呼着,不一会儿就端来了两碗热腾腾的刀削面,林伟的碗里还多打了两个鸡蛋。林伟确实饿了,一整天光吃饼干,根本不顶饱。
正想吃,一阵脚步声传来,“叔,听说把城里大夫请来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进到屋里就问道。
“啊!这位就是林大夫!”村长起身介绍,又转头向林伟,“这我小侄刘文生,也是村里的支书。”
“您好,太感谢您了!”刘支书握着林伟的手,高兴地说道,普通话很标准,林伟也客气了一番。刘嫂又端出一碗面,招呼着,“快吃快吃,都别站着。”大家这才坐下。
林伟喝了一点面汤,有点咸,看来村里人口味是重,不过还好,毕竟饿了,吃完了刘嫂又给乘了一碗,直把林伟吃了个撑饱。吃完了又聊了会儿,林伟才知道刘支书是中专毕业的,在城里打过工,还相好了一个媳妇,年底就过门了,听说新娘家底不错,要不是看中了刘学文是个支书,也读过几年书,人家还不肯嫁到这来呢,难怪刘支书说普通话那么标准。

吃完饭,村长又把林伟送回了他住的地方,还抓了自家的一只黑猫过来,怕林伟屋里晚上闹耗子,临走还一再交代,一定要把门关好,晚上别出门。想了想,又多了一句,晚上睡觉的时候别把手伸到床底下去。
林伟闲坐下来,掏出手机想问问同学的情况,才发现这里根本没信号,他用的是诺基亚3100,虽然过时了,不过好用,而且省电,待机时间有一周左右。没信号的时候,手机会努力搜索信号,非常耗电,才一天工夫就只剩一格电了,林伟想起来才赶紧把手机关掉。
林伟又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屋子里除了自己睡的床,还有一个香案,不过已经撤了烟炉,给林伟当桌子用。桌子上有一个煤油灯,还有一盒火柴,墙壁已经剥落,墙壁上画着一副画,画的是一个仙女在天上飞,可剥落部分的正好是仙女的头,看起来就像一具无头的女尸,看得林伟一阵发毛。又扫了几眼,没啥,也就剩那两个被钉死的门。林伟理了一下行李,走出屋外散步,天已经渐黑,一丝斜阳像血一样鲜红。

林伟一出门又看到那傻子,那傻子好象被那杜淑娟打怕了,见了林伟也不敢乱叫,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有点畏惧林伟。这时候杜淑娟出来招呼了一声,那傻子赶紧进了屋,她也望了林伟一眼,赶紧又把门关上。林伟奇怪,这么早就关门,大热天也不嫌屋里热得慌,她那屋也没有窗户,又转头望去,只见家家户户都已经把门给锁上了。这还不到6点呢,这村的人也太奇怪了。林伟一怔,对了,怎么这村的人家都不安窗户,就一个木门,有些人家木门外还安了一个铁门,而且刚刚看了一下刘村长家的门,和自己住的地方一样,都是一个大木板当门闩,插上门闩结实得很,就是从外面踢都踢不开……
正想着,那杜淑娟家的门又开了,杜淑娟提了一个水桶出来,来到林伟住的门口边,提起吊桶打了满满一桶,就要向家里抬去,那桶大得很,提也不好提,林伟看了走过去,“我帮你提吧。” 杜淑娟脸一红,摇了摇头,赶紧双手提起水桶一晃一晃地向家里走去,水洒了一地,那么大一桶水,看来那桶水是打去洗澡的。林伟望着杜淑娟的背影,冒起了个怪念头,她会不会晚上过来敲自己的门,就像小说里那些饥渴的寡妇一样,到时候自己是拒绝呢,还是……。其实这女人要是再装扮一下,也不比学校里的校花差,而且身材也很丰满,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大热天的还穿个大厚衣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寡妇门前是非多,夜半情郎来摸摸……”林伟好象也被这村子感染了一样,哼起了自编的农村小调向屋里走去……

半夜,“咚咚咚,咚咚咚……”一阵细微的敲门声把林伟唤醒,不会吧,真的有这种好事?那个杜寡妇真的找上门了?林伟第一个念头闪过,黑暗中摸到给病人照口腔的小电筒,把鞋穿上,过去正准备把门闩打开,村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想了想,问了句“谁啊?”门外敲门声停了,林伟奇怪了一下,透过门缝望去,门外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谁啊?没人说话我睡觉了啊!”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答话。
林伟还是念着那寡妇不放,心想会不会是人家小寡妇害羞,不敢回话?那……林伟一下就打开了门,门外黑的一片,林伟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哪有什么人……
“妈的,见鬼了啊!”林伟嘀咕了一句,猛地被自己说的“鬼”字吓了一跳,赶紧把门关上。关上门,林伟还是浑身发毛,总觉得有什么人就站在自己身后,深吸了一口气,一个转身电筒回头照去,正对着墙上那个没有头的仙女,把林伟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
“你妈了个逼!”林伟小声骂了一句,当是给自己壮胆。正想回床上睡觉,“咚咚咚……”那敲门声又响起,吓得林伟手一抖,手电筒掉在了地上,手电筒一掉下去就灭了,可能是电池掉了出来,林伟被一片黑暗包围住了。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林伟颤抖地问了声,“谁……谁啊……”敲门的声音又停了,林伟在黑暗中站着,不敢动,也不敢去拣地上的手电筒,就怕自己这么一伸手,抓的是另一只“手”。村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晚上睡觉的时候别把手伸到床底下去”这是什么意思?伸到床底下会怎么样?会不会摸到另一只“手”或者另一个人的头发,或者是脸或者是……
就这样,林伟在黑暗中靠着墙站了有十多分钟,这个姿势能让自己安心点,至少……能保证后面没有站着一个“人”。
随着“喵……”的一声,一对发绿的眼睛从床底下飘了出来……那……那是猫的眼睛,是猫的眼睛在黑夜里的反光,林伟心里这么告诉自己。可感觉那怎么也不像猫的眼睛,那双眼睛是贪婪的,发着荧荧的绿光,向着林伟飘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别把手伸到床底下去”村长的话又再响起,村长指的就是这个吧,这双绿色的眼睛,这……这根本不是猫的眼睛……!
“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又再响起,那双绿色的眼睛在一点一点地向自己靠近……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那双绿色的眼睛越飘越近,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林伟感觉一双冰冷的双手已经从背后摸到了自己的脖子。
“啊??!”林伟狂叫了一声,一脚踢向那双绿色的眼睛,人恐惧的极点是崩溃,林伟的崩溃以愤怒的形式爆发了出来。随着“喵呜……”的一声低呜,猫被踹向了墙角,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呜咽声。
“你妈了个逼!吃了老子啊,来啊!”林伟嚎叫着猛地一把就打开了门,门外还是一片黑暗,望不见一个人……
林伟的喊声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