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篱坟殇尸-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豢模襦鹜淘娴墓叵怠A治爸缓闷鹕碚液貌葜剑叩矫徘埃钟淘チ艘幌拢蟀滋焖等思摇坝廾痢保稍谡饧啪驳每膳碌暮谝估铮苷嬲弧坝廾痢保
村长一再交代过今晚别出门的,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可自己刚刚不是已经开过门了吗,不也一样啥事没有。想到这,林伟点起一根烟,壮了壮胆,开门向外走去。

村里的茅厕离林伟住的地方有百来米,这村子今晚太怪了,虽然敲门声确实是没有了,可怎么巷子里连只狗都没有,对了,刚刚自己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个村民把狗和牛都牵到屋里去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会有……
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林伟一股寒气冒起,回头望去,没人!怎么回事,自己刚才明明听到脚步声的,难道听错了?继续往前走去,一股阴风吹来,带起地上的沙子,刮在脸上像是一双冰手在抚摸着,一种古怪感觉升起,整个村里仿佛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活着,房内的好象都是死人,寂静得可怕。又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似乎正在一步一步向着林伟靠近,林伟停住脚步,猛地又回头望去,还是没人……
奇怪……,难道自己第一次听错了,第二次还错?忽然想起老人的一种说法: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心中有三盏明灯,回头一下就会灭一盏,等到三盏全灭的时候……
林伟打了个哆嗦,快步向茅厕走去,又是一阵阴风刮过,林伟忍住没再回头看,这是第三次了,只有一个人在这寂静得可怕的夜里,“无神论”才显得那么无力。林伟几乎是跑着进了茅厕,脚步声凌乱,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一到茅厕林伟就一把关上了门。

排泄的快感始终是战胜了恐惧,弗罗伊德说过,排泄原本就是性欲的一种释放。而当一个人恐惧的时候,也是一种兴奋状态,如同作爱时的高潮,排泄正是缓解这兴奋的最嘉良药。林伟处理完肠胃问题,顿时觉得浑身一轻,对黑夜的恐惧也消除了不少,脚步轻盈地准备走回住所。
就在离自己住的屋子不到十步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林伟举目望去,只见一个黑影正向自己奔来,隐隐能看清那黑影,1。7米的个头,披头散发,看不清脸,穿着一件白色衾衣,衾衣上有一块块大的黑点,跑的步子很奇怪,不像正常人屈着腿跑,反而像军人踏正步,两只腿僵直地一前一后地踏步奔来,两只手也不摇起来保持平衡,叨拉地垂着,但那速度却快得匪夷所思,眨眼间已经离自己不到三十米。
快到身前,林伟这时候才看清楚,那白衾衣上的根本不是什么黑点,是血点,一个直觉闪过,那是人血!
黑影身后面追着手拿桃木剑和大锣的胡老三,边追边拿桃木剑敲锣,一眼望见前面的林伟还傻愣着,急忙喊了起来,“娘个腿的,狗日大夫快跑啊!”
林伟这才如同被惊醒了一般,向着住处跑去,那黑影仿佛也觉察到了前面的他,加快了速度。林伟刚跑进屋里关上门插上门闩,黑影已经追至,两手向着门上猛推了一把,林伟在门后用背死顶着门,竟被这一推震得险些摔倒,门沿的墙灰也被震得落了下来,力量大得可怕。
那黑影见这一推没有推开门,发出一阵不甘心野兽似的低嚎,猛地它仰起脸,转头向着另一边奔了过去。林伟在屋后听到敲锣声顿时停止,胡老三的声音传出,“糟,它闻到血味了!八斤的伤口……八斤,快锁好门!八斤……”
一阵锣声伴随着脚步身从门后闪过,不一会儿,只听不远处屋顶瓦片破裂的声音传出,胡老三的悲号也传来,“八斤……八斤……狗日的你把八斤抓走干啥,老子的血不比他的好喝么……?八斤……!”一声接着一声向远处追去……

林伟的双脚还在发抖,心已经快跳到嗓子眼,那……那是什么,刚刚的那是僵尸?!可电影里的僵尸不是一蹦一跳的吗,怎么是这么跑的……!八斤……八斤被僵尸……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医学知识呢?人体解剖学、生理学、神经生理学……我……我学医的啊,不仅仅是我,那些当医生的摸过多少尸体,也没发现过有尸体能动啊……!僵尸……那僵尸是什么……?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这个医学院的高才生现在连傻子都不如……

林伟呆立了一夜,直到天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是一个村民的声音,“林大夫,林大夫,杜寡妇上吊自杀了,就在村口的歪脖树那!”
“什么!”林伟一把把门打开,向村口跑去……

村口的歪脖树上一条白绫随风飘荡,如断线的风筝,杜淑娟已经被村民从白绫上解下,正躺在地上。林伟一赶到,小心地摆正她的身形,才发现她小腹隆起,已经有孕在身。由于她一直穿着那件大厚衣服遮住,现在一躺在地上曲线顿时显现了出来。林伟一阵懊恼,昨晚她来问的时候自己早就应该发现的,一个寡妇怀了孩子,在村里至死都会遭人唾弃的。
林伟赶紧俯下身子,开始做人工呼吸和胸外心脏按压复苏术,原本孕妇是不适合作心脏按压的,但为了救人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胡老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山里失魂落魄地走了回来,远远地一见到林伟正在口对口地对着杜淑娟吹气,一阵小跑过来一把推开林伟,“你干啥,给死人送阳气,你还嫌这村子不够乱啊!”
林伟原本就一阵懊恼和心焦,一阵无名火起,喊了一声,“我在救人!”对着胡老三脸上就是一记勾拳闪电般轮了过去,林伟是学校散打社的社员,这一拳把打得胡老三趴向一边。林伟俯下身子继续做人工呼吸,胡老三爬起,又要上去拦林伟,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赶到的刘支书一把架住,“不要妨碍林医生救人!”
胡老三被架得动不了,只是睁着惊恐的大眼睛,喃喃地念着,“初死得阳气,尸毒祸千年……尸毒祸千年……”
 

 第五章 尸变 '本章字数:4633 最新更新时间:20070101 07:42:10。0'
 
 杜淑娟家的那个傻小叔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一见杜淑娟躺着,就跑了过来,摇着杜淑娟的手,“淑娟不要睡这……淑娟要哄俺睡,淑娟要和俺一起睡……”闻言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
林伟心中也惋叹,一个寡妇,为了不受村里人的风语,竟情愿和自己家的傻小叔媾合,也不去另寻他嫁。
一晃眼半个小时已经过去,林伟的努力没有得到一丝回报,最后瘫坐在一旁,喘着粗气,“没……没得救了,确认死亡……”
那傻子一听到“死”字,吓得跳了起来,“又死人了……又死人了,村长又要把城里郎中的脑袋砍下来了……!又死人了……!”边说边向村外跑去。
林伟听到这话一顿,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了,村长呢?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连刘支书都来了,村长怎么不见人,村长呢……!
一转头正好望见胡老三那张惊恐的脸,他还在喃喃地念着:“初死得阳气,尸毒祸千年……初死得阳气……尸毒祸千年……!”

“村长呢?”林伟向刘支书问道。
“好象是去乡里开会去了。”刘支书答了一句。
一旁的胡老三仿佛一下刚回过神来,“快把杜寡妇的尸体烧了,快啊!”
林伟瞪了他一眼,这人怎么回事,哪有刚死就把人烧的,最少都要放三天吧,连头七都没过呢,何况在乡村应该更重视这种丧葬才对。转眼又向杜淑娟的尸体望去,猛地他呆住了,这是……!
林伟扶起她的脑袋,一条清晰的勒痕,绕脖子一圈,在后脖子的正中交错而过,右侧的勒痕最清晰,勒痕上还带着一条条竖立的奇怪褶皱,这……这根本不是自杀,是有人勒死了她,然后把她吊在树上,造成她自杀的假像。而且当晚她离去的时候还小心往外张望了一下,明明就是怕那个“黑影”的出现,一个人若是有心求死,怎么还会怕死?
林伟翻开她的眼睑,未见可见白色斑点,颌和颈部还没出现明显尸僵,尸斑也还没出现,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两小时。林伟扶她坐起,果然,后背上有一个明显的脚印!再仔细寻找,她的左肩膀上有一处淤红的指甲印。

可以想象,是一个人两手从背后把她按倒在地,而在那时,左手用的力最大,所以留下了这个指甲印;然后一脚踩在她背上,用绳子套住她的脖子,将她勒死;从后脖交错的勒痕上看来,右侧在上,左侧在下,这个人用脖子套住杜淑娟脖子的时候,是用左手在打圈;而绳子是交错的,右侧勒痕明显,正好说明了左手用的力量最大。
从以上几点看来,凶手习惯用左手,而且左手比右手力量大,是个左撇子。应该是个男的,因为地上挣扎的痕迹不多,只有一个男人才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把制服一个女人。可是那勒痕上的竖立褶皱该怎么解释呢……?对了!刘村长抽烟,拿筷子都是拿左手的……这……
正想着,胡老三又叫了一句,“还愣着干啥,快把杜寡妇抬去烧了!”村民一向都比较信服他,有几个已经走了过来。
林伟一把站起,拦住众人,“不能烧,她的尸体是证据!她不是自杀的,是被别人勒死的!”
众人闻言一惊,林伟把自己的发现向大家解释了一便,大家都听懂了一点。可胡老三又叫了起来,“甭管她是怎么死的,等她尸变了,俺们都要死在她手上!快抬去烧了!”引得几个村民又走上前来。
林伟向后一步,护住杜淑娟的尸身,“这不是你们说烧就烧的,这是凶案!是犯罪!如果你们要动手抢去烧的话,我上乡派出所告你们去!”
法律村民不懂,可“派出所”他们却是晓得的,上前的脚步都停了下来。
“林医生说的对!这事要查清楚,不能就这么把杜淑娟的尸体烧了!村长去乡里开会了,等他回来再做决定!”毕竟是读过书的人,刘支书也出口同意道。
别看刘支书平常不说话,可他说的话和村长差不多,因为“文化人”在村里都比较有威望,而且村长很多事都是问过他了去办,所以逐渐在村民的感觉上,刘支书的权利比村长还大。

经过一番讨论,胡老三和村民们妥协了下来,同意这事等村长回来后再做决定。完了胡老三又想了想,交代村民,“把自屋的猫都绑好咯!千万别放出来!”村民们听到都赶紧回去抓猫。
杜淑娟的尸身暂时放在了她家的床上,盖上一条薄衾,由于没什么亲人,就一个傻子,连灵堂都没有设,就在床尾点了一盏长明灯,由胡老三看管着。

刘支书陪着林伟走回村里,正好路过八斤家,门口敞开着,房屋顶上漏了个大洞,往里面望去,桌子被碰翻了,床上都是血。林伟一下呆住了,转头望向刘支书,“这……这……”
刘支书点了点头,“林医生,知道为什么这村的名字叫篱坟村吗?”
“篱坟,我现在知道了,离坟,从坟墓里走出来的不再是人,是……僵尸!”
“是的,在我们村里,我们叫它‘走影’,也就是外面所称的僵尸。”
“走影……!”林伟猛然想起在《子不语》和《阅微草堂记》中有过记载,僵尸还有三种别名:移尸、走影 、走尸,而在《子不语》中还将僵尸分为八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 、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它是怎么产生的,这……这传说里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世上?”林伟惊讶道。
刘支书长叹一声,“在这之前,我们怕你害怕,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些,现在已经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其实说真的,我们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这村子偶尔就会有死尸变成走影,所以我们这的习俗是,尸身三天内一定要下葬。”
刘支书顿了顿,“这次的这个走影是生前叫王金贵的一个村民,病死的,谁都没想到他第二天就尸变了。不过……,走影在一般过了七八天以后,就会变回死尸,村民要是在山上发现了,可以直接扛回来烧掉……”
“那像什么千年僵尸,百年僵尸究竟有没有?”
“不知道,反正我在村里没见过能活那么久的……”
“对了,为什么昨晚我见到的僵尸是笔直腿跑的,不是跳着走的,电影里不都是一蹦一跳的吗?手还伸的笔直的。”
“刚开始前几天确实是跳着走的,但过了几天之后,它们就能笔直着腿跑了。而且速度极快,力量也大得惊人,有些薄一点的门,它能一掌打穿,所以村里的房门都是用最结实的木料做的。但始终防不胜防,像这种瓦砾屋顶……村里人都没有钱买水泥来灌平顶房,只能尽量把墙修高修厚,防止它爬上去,没想到八斤家……。唉……其实,村里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林伟低下头,陷入了沉思。人在死后2个小时,开始在颈、颌、四肢出现尸僵,10个小时之后,尸僵发展到全身到直至达到最强,但24小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