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篱坟殇尸-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人是好奇的动物,林伟边走近边打量着,心中暗道奇怪,人在死后,指甲和头发仍然在生长,这是正常的。因为人死后,部分代谢并没有停止,但这两颗尖牙是怎么回事呢…… 
已经近到王金贵身前,林伟憋住气,抬起手把正准备把符纸贴在它的额上……猛地王金贵一把睁开了眼睛,双手闪电般向林伟抓来!一把把林伟像个小鸡似地锁在怀中,力量大得可怕。糟!他在装睡!林伟的手也一伸,正好把符纸按在他的眉心,王金贵似是为了林伟这奇怪的行动顿了一顿,却没有像电影里的那样定住,相反地张开獠牙大口,一股恶臭喷出,甩头向林伟脖子咬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刘支书操起地上的石头一把砸向王金贵的脑袋,王金贵发出一声闷哼,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双手也一松,把林伟放开。
“林医生快跑,他比我们还聪明!”刘支书喊道。
林伟却不听劝,把剩下的符纸都掏出来,一把撒向王金贵,“我看你这下死不死!”
符纸砸到了王金贵的身上,却没有出现电影里的那种爆炸情形,只是碰到了衣服之后又无力地落下,惹得他发出一声怪嚎向林伟扑来,刘支书一把拉起林伟,“快跑,那都是电影里的东西,谁都没亲眼见过胡老三收过僵尸!”
两人跌跌撞撞地向洞口跑去,王金贵的速度快得出奇,几个飞奔已经一把将他们堵在前面。早已经浑浊的眼球却可怕地瞪着,发出一声又一声野兽似的低嚎。难道他的眼球还看得见东西?林伟灵机一动,把电筒一把打开,照向他的眼睛,他躲闪地一歪头,两人继续地向前跑去。

忽然刘支书一把停住脚步,“不对!这不是出洞口的方向,我们跑错了!”
林伟也一顿,对!这条路印象中根本没走过,“那怎么办?折回去?”
“往下走,洞一般都是互通的,我们再折回去也不一定能找对路,而且王金贵还在那等着呢!快跑!”刘支书拉着林伟继续往前跑去。

跑了一段路,没见到王金贵继续追来,两人才一把靠在墙上喘气,“咱……咱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啊,根本……不知道前面有没有出路……”
“林医生,你……有没有火机……”刘支书也喘着粗气问道。
“有……!”林伟赶紧掏出火机,打着,火苗向后方倾去。
“前面有出路!”刘支书惊喜地说了一声,带着林伟继续往前跑去。

跑了一段,林伟猛然停住,“不对,这路我们好象已经走过一次了!你看地上的脚印!”
刘支书顺着电筒照的方向望去,确实是,有一串脚印在前面……“不对!这不是我们的脚印……小心!”
刘支书话音未落,一个黑影已经扑向林伟,林伟一个闪身不及,胸口一辣,已经被王金贵的指甲划出一道大血口子,他一扑不中,继续欺身而上。林伟一个转身,右腿向他胸口扫去,王金贵双脚僵硬,却动作惊人的灵敏,林伟的一踢没能动他分毫,还被他一把抓住了双腿,把林伟一扳在地,托着林伟的腿就向洞里拖去。刘支书上前想抓住林伟的手,竟也被拖倒在,两个人就像一条绳上的蚂蚱,被王金贵托着跑。
林伟急中生智,足部挣扎了几下,把鞋挣掉,扶起刘支书就跑。王金贵手中一空,回身追去,才奔了几步就已经快到林伟身后,一伸手抓来,林伟觉得耳边风声一响,赶紧侧身闪过。林伟猛然记起了看过的一本古书上有写,遇到僵尸要按八卦步来跑,直跑根本跑不过僵尸,那什么是八卦步?自己根本没学过啊!反正不是正常的跑法就是了,僵尸的关节僵硬,左右侧转身肯定不灵活,有了!“刘支书,咱跑S形!”林伟大喊了一声,两人忽左忽右地跑了起来。
王金贵直跑是出奇的快,可林伟两人拐着跑,他就不行了,不一会儿就落在了后面。两人一跑了一段,总算看见了前方的光亮,“快了!前面就是出路!”

两人一路急奔,跑出了洞口,还好,虽然已经近傍晚,但太阳还在天上挂着。林伟松了一口气,忽然身后一阵阵的脚步声传来,林伟一惊,难道他连太阳都不怕!妈的,电影都是骗人的,自己还当真了!赶紧领着刘支书向前跑去,前面有片密草,林伟一指“去那躲一下!”
刘支书一看,“不行!那是风头,走影的鼻子灵得很,要躲在风尾!”拉着林伟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两人刚躲好,王金贵的脚步声就已经追了过来,林伟壮着胆子从草里偷偷望去,只见他紧闭着双眼,把头高高仰起,鼻子一挺一挺地,似乎在嗅着什么。看来他只是怕见阳光,阳光并不能杀死他。真他妈的,自己学医学到哪去了,还把电影当真了!哪有人体一接触阳光就起化学反应,像电影里僵尸一碰到阳光就化成血水的!

猛地王金贵像嗅到了什么,转身向远处奔去,林伟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胸口疼辣得很,一看,一条小拇指大小的划痕深镶入肉,血已经染红了白衬衫,赶紧从背包里取出酒精小瓶做一下粗略的消毒。酒精一倒上,一阵冷辣,林伟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林医生,要不要包扎一下?”刘支书关切地问道。
“不用了,没有伤到大血管,撒上酒精就行。对了,咱们快下山吧,天快黑了!”林伟说道。
刘支书站起身子,扫了一下四周,回头时眼里尽是恐惧,“这……这不是我们进洞的口,是另一个出口,我没来过这,我们……我们迷路了……!”
 

 第七章 惊魂 '本章字数:3247 最新更新时间:20070110 08:38:53。0'
 
 “那……那怎么办?”林伟也被惊得站了起来,张望了一下四周,确实不是来时的路。
刘支书思衬了一会儿,“我听说在山腰上有一座以前村民为了镇压走影而建的关帝庙,应该不难找,我们去那躲过一晚,现在太阳已经西斜,就算找对路下山也来不及了。我听胡老三说过,走影在夜里更加可怕,百步以内的东西都能看得到,踩树跳纵的时候和飞一样。”
林伟听完赶紧收拾好背包,和刘支书往山腰上找去。

时间流逝得飞快,太阳已经湮没在地平线,吐出最后一丝如血的黯红。林伟和刘支书还在焦急地找着,林伟一只鞋没了,只好用纱布殿在袜子里穿着,当鞋底用,“应该就在这,我听村民说就在这附近的……”刘支书边走边说着。
“你看,是不是那个!”林伟一指,刘支书举目望去,在远处几课大树后面,有一座屋角露了出来。
“是!快走!”两人往着那方向跑去,终于赶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赶到庙里。
刘支书坐在庙的门槛上喘气,林伟打量起这座关帝庙来,看起来是几十年前修建的,庙门已经腐朽;半人来高的关帝像在庙堂之上,由于长期没人打理,已经落满灰尘和蜘蛛网。林伟拿起旁边一根破旧的扫帚,帮关帝爷扫了扫,“关帝爷,古往今来,您都是大英雄,今天一定要保佑我们两个……”边扫边念叨着,反正已经到这里了,临时抱佛脚试试。
“林医生,你先等一会儿,我出去摘几个野果回来给咱填填肚子。”刘支书打了个招呼,向门外走去。

林伟扫完了,也坐在门槛上歇息,想着今天发生过的事。看来电影和书上的东西也并不是都正确的,像说僵尸怕光,遇僵尸要跑八卦步这类的,都比较切合,可说阳光、符纸能杀死它,都夸大了,也许有些玄术对它真有作用也不一定,只不过自己不会用而已。那僵尸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徘徊迷失在生死边缘的冤魂,一种畸形的生命形态?
《阅微草堂记里》有过记载,僵尸有两种形成原因:1、新尸突变,受生人阳气而生,香港一带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行雷闪电之时,有猫跃过棺材,尸体就会发生异变。
2、葬久不腐,如风水上所说的“养尸地”,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极有可能会形成僵尸,就像电影里那种全身清朝打扮的僵尸。相传道家有一种邪门太阴炼形之法,尸葬数百年,期满就会复生,应该也可以归为这类。

可这都是传说,和今天所见的僵尸,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多不同。对了,杜淑娟为什么要疯狂地杀人?像王金贵不是只偶尔抓个人当果腹之用吗,为什么杜淑娟一夜之间杀了十二口人?难道……她不只是为了果腹,是……在找杀她的凶手!那为什么她屋周围的人都杀了,惟独放过自己呢?
究竟是谁杀了杜淑娟?又为什么杀她?还有她尸变的当晚,是谁分了胡老三的心?胡老三这种学过玄术的人,和僵尸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就算杀不过她,也不至于被杀得那么惨啊,除非当时有人分了胡老三的心!从今天看到的僵尸表现看来,是暴戾的,残忍的,而杜淑娟家的屋顶没有破洞,反而门被打开了,僵尸不会那么耐心地去开门,除非在她尸变前门已经被打开了!胡老三为什么肯开门,那……那个敲门的人肯定是他熟悉的人,他信任的人!难道……真的是他!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所有的嫌疑焦点都指向他,而他恰恰在这时候及时地失踪……。一会等刘支书回来了,套套他的话,也许能得出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林伟正想着,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痒,一抓抓到了一把长头发,愣住了,抬起头来,面对面,头顶上正对着的,是杜淑娟那对浑浊的双眼……!

“林医生,林医生……”刘支书喊了几声,
林伟一把被惊醒,张望了一下,自己坐在门槛上靠着门睡着了,还好……是梦,是梦!林伟庆幸着,又朝后望了一下,看见关帝像的那一脸神威,狂跳的心静了下来。
“就找到这些野果子,林医生咱们将就一下吧。”刘支书说着递过几个青果。
林伟接过,拳头般大小,拿起一个吃了一口,有点涩,“这是什么果?”
“野大枣,就找到这些。”刘支书答道,也吃了起来。
“对了,为什么刘村长去开了一天会还不回来啊?”林伟打探着问道。
“不知道,一般一个上午就回来了,可能是因为什么事给耽误了吧。”
“他什么时候走的?”
“他只是前几天说了去开会,什么时候走的就不知道了,有可能是前天吃完晚饭就走的,也有可能是昨天一大早走的。”
猛地一个想法闪过,林伟望了一下刘支书的手,刘支书吃东西是用右手拿的,不是左撇子,林伟这才舒了口气。人是多疑的动物,特别是在危险的环境下。
“我住的那间屋子内室里装的是什么啊?怎么钉那么死”林伟没有说自己的发现,也是在考验刘支书说的话是否真实。
刘支书听问,放下手中的果子,“那……那是五具古棺木,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几十年以前,有一个军阀,告老带着一家五口回到篱坟村,然后出钱修建了你住的那间屋子。”
“难怪那屋子是独立的,而且也颇有古风,也是地位的一种表现吧,那五具棺木是怎么回事呢?”林伟又问。
“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屋子建好后的当天,从外地请了一位道长主持竣工法事,热闹了一晚。但到了第二天,却看到大门紧闭着,整整一天没有人出入。过了好几天依然没有人开门,村民打开门一看,就看到了这五具棺木摆在正厅,棺材被钉死了,村民们也不敢打开看里面是不是有尸体,就这样一直放着。后来有一个村民半夜起来解手,被一只走影追,他慌忙中跑进了那间屋子,这时怪事出现了,那只走影一直在门口徘徊,却怎么也不敢走进那间屋子,一直等到天要亮的时候,才恨恨地离去。村长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那五具棺木搬进内室,让你住在那。”
“原来是这样……”林伟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刘村长和杜淑娟的关系怎么样?”
“其实村长对杜淑娟算不错的了,每次村里有什么补助,都是优先给她的。因为她是寡妇,常常受到村民的指点挑衅,村长也常帮着她。”刘支书叹了口气。
难道……!猛地林伟一个念头闪过,会不会那天自己对那傻子的话有误解,“一起睡”并不能代表他和杜淑娟有媾合啊,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难怪他会杀她,作为一村之长,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

“那傻子那天说的把城里郎中脑袋砍下来是怎么回事?”林伟问道。
刘支书轻笑了几声,“呵呵……傻子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胡说的罢了。”
正说着,忽然一顿一顿的踏地声传来,林伟和刘支书对望一眼,赶紧向庙里跑去,难道她连关帝庙都不怕?林伟一顿,赶紧拉着刘支书躲进神像供桌的后面,供桌的后面有一块板隔着,林伟透过夹缝看去。
果然,借着月光,远远地看见杜淑娟一顿一顿地向庙门口跳来,手中揪着一个村民的头发,看来那村民已经死去多时,任由她在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