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读书室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篱坟殇尸-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果然,借着月光,远远地看见杜淑娟一顿一顿地向庙门口跳来,手中揪着一个村民的头发,看来那村民已经死去多时,任由她在地上拖着,可她只用一只手拖着一个人,这样一跳一跳地蹦来,一点吃力的感觉都没有,可想力气有多可怕。一身的衾衣已经染红了一大片,长发过胸,盖住她大部分脸,两只浑浊的眼球却在月光照耀下闪出一种透亮的光泽,看来胡老三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她的视线百步可见。
不一会儿她已经跳到了庙里,林伟看清了她的脸,那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怒表现,反而一脸的迷茫,如同一个梦游的人,可这种表情配着手中死去的村民,越发让人觉得可怖,林伟的双脚已经禁不住在发抖。
她进到庙里,把那村民的身子靠墙拉直,向着颈动脉慢慢地咬去,像是在品尝美食,又像一个饥渴的女人在偷欢,发出“咝咝”的吮吸和“咕嘟”的吞咽声,让躲在木板后面的林伟浑身毛骨悚然。她……她连关帝爷的庙都不怕,在神像面前吸血……那……那还有什么能收她……!
正想着,旁边的刘支书点了他几下,回头看见刘支书指着后面,林伟有一回头,发出一声轻呼,赶紧捂住嘴。他们的身后是三具村民的尸体,不知道是昨晚她杀了带上山的,还是今天白天又杀了人。由于是刚死的,没有什么多少腐臭味,所以林伟他们一直没发现,刚刚躲进来的时候又一直注视着前面的杜淑娟了,没有注意到身后,看来她把关帝庙当成她的储粮仓了。
杜淑娟的听觉极其灵敏,林伟的一声轻呼马上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放开手中的村民,一顿一顿地向着供桌后跳来……
 

 第八章 伤陨 '本章字数:2449 最新更新时间:20070131 18:47:55。0'
 
 随着脚步声逐渐接近,林伟的心狂跳不已,这里根本没地方可躲,要跑也不太可能,只有一个小出口,杜淑娟往那一站就堵住了,而且在晚上怎么可能跑得过僵尸。猛地一个机灵,让他想起看过一部关于松鼠的记录片:秋天的时候松鼠会把果实都埋起来,留着过冬,它会记着埋藏的地点,但它不会记得数量,哪怕有人偷偷挖出来,只在里面留下一颗,第二年它依然会把果实埋在那。
林伟一指那些村民的尸体,刘支书马上会意,和林伟一起趴在尸体的旁边,林伟还拉过一具尸体盖住两人。听着脚步声,杜淑娟已经来到了跟前,林伟大气不敢出,眯着眼睛偷看。她的那双眼睛在黑暗中竟反射出类似猫眼的那种幽绿,两根撩牙尖长,下巴还流涎着那个村民的鲜血。她跳过来扫了几眼,又伸出鼻子嗅了嗅,好象发现了什么,又凑近林伟嗅了嗅,林伟赶紧摒住呼吸。应该是身上尸体的浓重血腥味盖住了林伟本身的味道,杜淑娟又嗅了几嗅才起身跳出去。看来她的思维比较简单,只记得地方,不记得数量。

林伟长长呼出一口气,才想起身上还压着一个死人,又起了一身鸡皮,正想一把推开,被刘支书拦住,比了个手势:一会她还要过来!
果然,一阵吮吸声之后,杜淑娟拖着那个已经被吸干血的村民又一顿一顿地跳了进来,把村民的尸体丢到尸堆里,那流着血的脖子正对着林伟的头上,几滴滴在了他的脸上,林伟一阵恶心,也只好忍着。杜淑娟又扫了几眼尸堆,然后转身,又一顿一顿地跳了出去,顿步声远去,林伟长长舒了一口气,“应该走了吧?”

刘支书小心地抬起头,望了一下,不见了杜淑娟的影子,才点了点头,林伟一把推开身上的尸体,抹掉脸上的血,“是不是又出去杀人了?”
刘支书叹了口气,“唉……今晚不知道又死了多少村民。”
林伟也黯然叹了一口气,“快走吧,我估计以她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又回来了,妈的真牛逼了她,关帝庙被她拿来当储尸库了!”

两人跑出庙门,林伟望了望那一片不可见的黑暗森林,“这……我们现在该去哪?”
刘支书也一脸茫然,“走哪……算哪吧,已经没有条件给我们选择了……”

两人在黑暗中不知道摸索了多久,林伟突然顿住脚步,一指前面“那……那是什么?”
刘支书举目望去,只见远处有几双绿色的小眼睛在窥探着这边,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却发着幽幽的绿光,“那些是小动物的眼睛,在月光照耀下的反射光……”
正说着,身后传来急促的踏步声,林伟一回头,一个黑影正向他们追来,不时地借着矮树跳纵,速度如鬼魅一般,“我们……我们又绕回王金贵这了,快跑!”

林伟话音刚落,王金贵已经离他们不到十步,看来跑根本跑不过他。林伟想像上次那样跑S形,可这里不是山洞,王金贵踩着树几个跳纵就已经堵在他们面前,两人只好绕着圈和他周旋着。半顿饭工夫,两人已经气喘吁吁,王金贵倒是不着急,忽左忽右地追着,看来是想等他们累倒的时候再出手。
就在两人已经快筋疲力尽的,远处一顿一顿的脚步声传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杜淑娟也来了!几个大跳纵已经近林伟不到三十步远。
“他妈的,又……又来一个,快跑,这次连……连绕圈都不行了!”林伟上气不接下气地骂了一声,赶紧往前跑去。
跑不到一会儿,“啊??!”的一声传来,落在后面的刘支书已经被王金贵一把扑倒在地,刘支书用肘死死地顶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咬下去。林伟赶紧抓起身旁的一截枯木,朝着王金贵的脑袋扫了过去,“砰”的一声,枯木断了,可只把王金贵打偏了一下头,不过看来是把他惹火了,起身向林伟追来。
杜淑娟也赶来了,一见两人,发出一阵兴奋的凄厉叫声,向着刘支书扑了过来,眼看两人即将散命在僵尸口之下,一声大喝传来,一个黑影拿着火把堵到了两人与僵尸中间,是……是刘村长!

刘村长拿着火把朝两具僵尸扫了几下,两具僵尸也畏惧地后退了几步,刘村长持着火把与他们僵持着,“你们两个娃,上山收什么走影,快跑!”回头就朝着他们喊道。
“叔,你……你怎么来了!”刘支书也吃惊地问道。
“文生!你这也是村里长大的,怎么也跟着林大夫胡闹!”刘村长有点恼火地骂道。
林伟一股无名火起,“还不都是你害的!你要不杀了杜淑娟,她能变僵尸吗?”
刘村长愣了一愣,“啥……俺杀了……杀了杜寡妇?”这一分神,一旁的两具僵尸趁机欺身而上,王金贵一掌打掉了他手中的火把,杜淑娟抱住刘村长,一把咬住了他的脖子。
刘村长惨叫一声,“快……快跑……跑……!”

林伟呆住了,望着眼前的一切,“跑!娘……娘个腿的……啊??!” 杜淑娟又是奋力地一咬。
林伟被惊醒般地一转身,跑了起来,身后刘村长的惨叫声和杜淑娟享受的吮吸声无比清晰地传来,又迅速地静了下去,前方去的路对不对,已经不重要,林伟心中只有一个字??跑!??那是刘村长最后的嘱托和遗言……

身边的树呼啸而过,如同电影的倒带……
“一、在村里把好奇心都收起来,遵守村矩”
“二、无论发生任何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村长。村长是真正帮助你的,保护你的人。”
徐主任苍茫地望向窗外,“三、相信村长。第三条是最重要的,记着……一定要相信村长,一定要……”
“哟!都是药吧”刘村长边说着,边像宝贝一样地接过。
刘村长望着林伟手里的烟一愣,又笑了,“城里人就爱图个新鲜”
刘村长边抽着烟,边快乐地哼着山歌,抽到烟屁股还舍不得丢掉……

林伟的爷爷死的时候,他没有流过一滴泪,学医的他已经已经看得太多生死离别,也以为自己早已经麻木了人间的生死,但那夺眶而出的是什么?是泪吗?自己为什么要哭,他罪有应得,自己为什么要为他流泪?徐主任的三条规矩,自己遵守了哪条?
村长是凶手,是的,肯定是他!可那又怎么样?一条生命就这么逝去了,是为自己而逝去的……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牺牲”这两个词……原来在人性不仅仅只有自私和阴暗……原来……原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伟终于一把摔倒在地,跪着爬起来,“啊……!”发出了最撕心裂肺的一声呐喊,响彻天际……

天亮了,太阳从山那边偷偷探出了头,温暖的霞光照在林伟的身上,就像村长那双慈祥的眼睛……
 

 第九章 本性 '本章字数:3521 最新更新时间:20070131 18:50:55。0'
 
 “天亮了……天亮了!我们快找路下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支书也跌跌撞撞地跟了上来,拉起林伟就走。
林伟也呆木一般地向前走去……

不知道爬了多久山路,两人终于一把累倒在地,“这林子真是怪了,怎么也绕不出去,要是……要是叔在就好了……”林支书喘着粗气说道。
林伟也黯然地叹了一口气望向刘支书,“你左胳膊怎么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也好,可能是昨晚跑的时候被树枝拉伤的,这一停下来才发现疼得厉害……”刘支书边说着边脱去外衣,给林伟包扎伤口。
林伟从包里取出酒精和纱布,消毒后一圈一圈地帮刘支书把左胳臂包扎上,把东西又一样一样地放回包里。刘支书站了起来,把着左胳膊试着活动了一下,林伟收好东西,猛地一刹有什么东西闪过,林伟举目向刘书半裸的背影望去……!

刘支书回过头,看见林伟正拿着几粒药要往嘴里送,“哟,林医生,你生病了?”
林伟一笑,“不是,这是维生素颗粒,可以帮助恢复精神和体力的,你也吃几粒吧。”说着递给林支书,刘支书接过赶紧接过一把吞下……

刘支书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原来的那个关帝庙里,被捆在庙中间的大柱子上,林伟在一旁正在收拾背包,“林医生你……!你这是干什么?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林伟回过头来,一脸冰冷,“我给你吃的是三唑仑,安眠性麻醉药!”
“你为什么这么做?”刘支书怒问道。
“为什么,你还用问我吗?杀死杜淑娟的真正凶手是你!也是你害我错以为刘村长是凶手,害了刘村长,我是在为刘村长报仇!杜淑娟一直在疯狂地杀人,也是因为她在寻找凶手,你一手造成的,也该由你自己去平息她的愤怒!”林伟大声道。
“你有什么证据!我又不是左撇子!”刘支书边说边挣扎着,可林伟是用庙里的布联搓成绳子绑的,比一般的绳子还要结实,刘支书挣了几下也纹丝不动。
“你还敢说你不是左撇子!你一直在我刻意在我眼前使用右手,可惜,你再怎么遮掩,体格是骗不了人的,你一脱衣服我才发现,你的左胳膊比右胳膊更发达!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一直想不通杜淑娟脖子勒痕上的奇怪竖立褶皱是怎么来的,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林伟一指刘支书腰间的皮带,“你的皮带是最近才买的吧,不是老款的洞扣皮带,而是皮带上本身带着褶皱格,然后用皮带头卡住的,是时下流行的款式啊,我想在村里也只有你能买得起这种皮带了。可你错就错在不该用它来勒死杜淑娟,形成了她脖子上的那一条条竖立的褶皱勒痕,更不该把罪证一直留在身上!”
林伟把背包背上,“杀人动机也不用说了吧?为了能娶那家底好的媳妇,你把已经私下怀了你孩子的杜淑娟都给杀了,你真是连禽兽都不如!那晚快到早晨的时候,你约了杜淑娟在村口的歪脖树下见面,我想那晚我在去茅厕听到的细碎脚步声应该是你的吧,我虽然没看见你,但正好让正在找僵尸的胡老三撞见了,也许他没有看见你杀人,不过你在杀完了杜淑娟之后,还是害怕胡老三把这件事说出来,所以那晚你敲门,其实是想再杀胡老三再顺便一把火把杜淑娟的尸体处理掉。可没想到杜淑娟真的尸变了,你逃跑了,胡老三也因此分心了而被杜淑娟杀掉。”
刘支书垂下头去,“当晚我劝过她,只要她肯上医院把孩子打掉,多少钱我都给她掏,是她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而且逼我娶她,我才……”沉默了一会儿,他再抬起来嘴角却带着一丝古怪的微笑,“你……确实你说的都对,可我不是救了你好几次吗?林医生,没有我,你是走不出这林子的……!”
“救我?哈哈!你带我进山本来是想把我杀死在山里的,就像上一次的那个实习生,那傻子说的根本不是什么傻话,那个实习生是因为被僵尸咬过了,也变成僵尸才被刘村长把脑袋砍下来的吧!我想我们接到的报告应该是去向不明一类的,有了上一个,再多我这一个又何妨,呵呵。可就在你要下手的时候,遇到了僵尸,你救我,也是在救你自己而已!至少将来到了危急关头,你还可以从后面一把把我推给僵尸,你好逃跑,是吧?”林伟冷笑着说道,转身向庙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